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玄幻 > 一胎兩寶:蕭少的逃跑嬌妻 > 第1576章 不是聽之任之

一胎兩寶:蕭少的逃跑嬌妻 第1576章 不是聽之任之

作者:花開緩緩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0-11-27 15:57:46

周珍珠說完,靜靜的看著小傢夥。

那小可愛雖然是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但此刻聽她這麼說,仍舊是有種不敢相信的感覺。

他眨巴著大眼睛,仰著小腦袋,很單純的看著眼前的人,抿了抿唇,才說:“你……你真的是我奶奶嗎?”

“當然,我不會騙你的哦,我是你奶奶。”周珍珠臉上儘是慈祥的笑容,她蹲下來,雙手按著小傢夥的肩膀,像是看稀世珍寶一般的,看著眼前的小傢夥。

說起來,她也不是多喜歡這個孩子。

她隻是覺得有了這個孩子,墨時琛就必須聽她的,也隻能聽她的,按照她說的來。

所以,她現在急需將這個小傢夥給抓在手裡。

隻有她好好的抱著這個孩子,纔會一直壓著墨時琛。

“所以……你是墨時琛的母親?是我的奶奶?”小傢夥還是一臉的難以置信,奶聲奶氣的問著。

周珍珠聞言,輕輕的點頭,臉上寫滿了溫柔,“對啊,我是墨時琛的母親,而你是墨時琛的孩子,當然就是我的孫子啊。來……叫一聲奶奶聽哦。”

“可是……”小傢夥抿著唇,似乎是有些疑惑。

他快速向後退了幾步,然後搖頭說:“我…… 我要問我媽咪。”

周珍珠是可以理解一個孩子的心情的,她也很想見見許薇音。

她猜測現在的許薇音,可能更想纏著她,更需要她幫忙撐腰。

小傢夥向後退了好幾步後,那躲在角落裡的許薇音才假裝著急的衝出來,還是一邊跑一邊對著兒子招手,“寶貝,你怎麼在那裡啊,快點來媽咪這邊。”

小傢夥聞聲回頭,然後像是一隻小兔子一般,嗖的就竄了過去,乖巧的站在許薇音身旁。

而許薇音假裝冇有見過周珍珠一般,對著她輕輕點頭微笑,冇有再說什麼。

但是周珍珠見到她,自然是不會再放開了。

她三步並做兩步的,快速衝向許薇音,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溫柔的笑笑,“你就冇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

許薇音眨了眨眼睛,故意露出狐疑的神色,笑道:“這位夫人,請問你有什麼事?”

“我姓周,是墨時琛的母親。”周珍珠介紹著自己。

許薇音手一顫,假裝受了很大的刺激一般,快速抽出手,然後向旁邊走了兩步,將兒子穩穩的護在身旁。

她看似防備的說:“原來是墨老夫人,不知道您有什麼指教。我跟您兒子早在五年前就分手了。”

聽到這話,周珍珠淺淺一笑,溫柔的說:“你們五年前分手,你兒子今年多大啊。”

許薇音搖頭笑道:“這就不方便告訴您了。”

周珍珠猜到許薇音不會跟自己說,便低頭看著那粉雕玉琢的小傢夥,溫柔的笑笑,輕聲問道:“小朋友,你告訴奶奶,你今年多大啊。”

許薇音故意做了捂著孩子嘴的動作。

然而孩子卻掙脫了她,跟周珍珠說:“還有兩個月就五歲了呢。”

“嗯,跟我兒子分手五年,孩子又兩歲,這個小傢夥真像我們家墨時琛啊。”周珍珠看著許薇音,那意思再明確不過。

許薇音心中得意,但是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來,她輕輕點頭說:“是不是,總要有親子鑒定吧。”

“是不是,你自己不是知道嗎?”周珍珠反問。

許薇音冇有回答,就聽到那個小傢夥舉著手說:“有親子鑒定的,我媽咪給我們做過,我是爸比的孩子。”

“哦?”周珍珠挑眉笑笑,一臉的喜悅,“看來,你家寶貝還是比你誠實。怎麼……許薇音,你不想你兒子找到爸爸,不想他幸福嗎?”

“那也該找個愛他的爸爸。眼前這個,真不是值得他依靠的。”許薇音故意說著,時不時是,還要偷偷的觀察一下週珍珠的反應。

果然,周珍珠在聽到這話的時候,臉色微微的發生了變化,她眯著雙眸,笑的像是一隻狐狸般,緩緩的開口說:“你怎麼知道我家阿琛不值得人依靠呢?小丫頭啊,你要給你也要給阿琛機會,明白嗎?”

聽到這話,許薇音輕輕點頭,但是又說:“伯母,不看看親子鑒定嗎?”

“當然,如果你帶來了,我自然是要看看的。”周珍珠眯著眼睛笑笑。

都是千年的狐狸,誰也不用在誰麵前裝一次善良。

周珍珠自然是可以反應過來,此刻許薇音在搞事情,她是想為自己謀求更好的。

對於這種操作,周珍珠表示可以理解,但是她如果算計的更多,周珍珠就要防備一下了。

因為周珍珠也不是傻瓜,她可不允許彆人的算計剛好到她頭上。

“我帶來了,您先稍等。”許薇音也不隱瞞,將自己放在包裡的親子鑒定書找了出來,親手遞給周珍珠。

此刻,周珍珠微微挑起眉梢,似乎是明白了什麼。

她打開親子鑒定書,看到上麵確實寫著墨時琛跟眼前的孩子是父子關係後,稍稍的鬆口氣,然後笑眯眯的說:“你放心……你所求的,我一定滿足。”

“我要的是我兒子有個疼他的父親,其他的我不需要。”許薇音忽然也端起了的架子,抱著胳膊,麵帶微笑的跟周珍珠說:“伯母,您要知道,我如今的身份地位,招招手什麼男人冇有,不是必須纏著墨時琛的。”

“嗬嗬……我當然清楚,你放心,這件事啊,我知道該怎麼做。”周珍珠將親子鑒定書摺疊好了,然後蹲下來繼續看孩子。

她笑眯眯的滿臉慈祥,一字一字的說:“寶貝兒,來……告訴奶奶,你小名真正叫什麼?”

小傢夥聞言,回頭看一眼許薇音這個親媽。

許薇音輕輕的揉著他的腦袋,微微頷首,笑道:“我叫他念晨。”

“嗬嗬……很好的名字,你果然對我兒子還是心存感情,有些事我知道了。我會給你跟孩子一個好說法的,即便是你不需要,我們墨家也該做。你說呢?”周珍珠看著女人。

許薇音點頭道:“行,那就是你說的。”

“自然,我這人說話還是有一定分量的,你若不信,日後再看。”周珍珠點頭,一派女王姿態。

許薇音眯著眼睛,淺淺一笑,似乎是認可了她這種說法,眯著眼睛緩緩的說:“那我就等您給我孩子一個說法。我說過……我不在乎他怎麼看。甚至我也不需要名分,但我兒子跟父親分開那麼多年,他需要一份疼愛。”

“放心好了,現在不隻是他會疼愛他,我也會好好疼愛他,斷然不會讓你們失望。”周珍珠輕輕點頭,臉上寫滿了慈祥跟堅定。

許薇音跟周珍珠就冇有再討論這件事,他們同時帶著孩子去離開,然後周珍珠體驗了一把含孫弄奕之感。

離開的時候,她特彆給那個叫許念晨的小朋友拍了幾張照片,就高興的直接去了墨時琛的彆墅這兒。

說來也巧,她晚上過來,正好看到蕭二小姐來這邊蹭飯。

所以她很自然的認為兩人是同居的。

她一下車,便徑直的來到蕭二小姐麵前,帶著些許頤指氣使的意思,輕輕一笑,“還不讓我進去?”

蕭二小姐抬起眼皮,掃了她一眼,就差冇禮貌的說您哪位了。

不過剛好門開了,墨時琛也看到周珍珠。

他一把拉住蕭二小姐的手,要將人帶進去。

周珍珠自然是不高興了啊,她也抓住蕭二小姐的手,滿臉的不滿的看著墨時琛,輕哼一聲,“這就是你對媽媽的態度嗎?”

“我說過了,在我眼中你已經不是我媽媽,你怎麼還看不透呢?”墨時琛臉上寫著些許嫌棄。

周珍珠倒是一點都不生氣,她深深的吸口氣,然後緩緩的吐出來,笑道:“好……我知道了。你是不喜歡我再說是你媽媽。那我們換一種方式,我今天來找你是說正事的,你讓我進去,好不好?”

“有什麼正事?”墨時琛一臉不相信。

這個女人總是會打著說正事的旗號糾纏,以前跟他爸爸爭吵就是如此,現在又用同樣的招數對付他?

開什麼玩笑呢,他纔不要這樣。

“我有一份親子鑒定,你到底要不要看?”周珍珠問。

一聽親子鑒定,墨時琛的臉色微微的發生了些許變化,他輕笑道:“您眼中的親子鑒定,是什麼意思?”

“你多了個兒子,你不想關心一下嗎?”周珍珠也不管蕭二小姐怎麼想,她就直接喊出來了。

蕭二小姐聽到這話,歪著腦袋,笑眯眯的看著墨時琛。

必須說,她對這個孩子非常有興趣。

墨時琛的女朋友那麼多,真就冇有管住自己,然後造出了一個孩子?

其實蕭二小姐可以理解,但是真讓她去喜歡這樣一個人,她又表示無法接受了。

她要的感情,必須簡單的,必須冇有人能夠介入的。

如同這樣的前任麻煩,她是很嫌棄的。

即便墨時琛很好,她也不想給彆人當後媽,每次看到孩子,就看到兩人的聯絡。

“咳咳……”墨時琛輕咳一聲,忍不住笑了,“我冇有孩子。”

“你冇有孩子,我手裡的親子鑒定又是怎麼回事?墨時琛,就算你不給墨家一個交代,你也總該給這個女孩一個交代吧?”周珍珠指著蕭二小姐。

原本墨時琛覺得自己根本不用在意這些的,但是他看到蕭二小姐微微挑起的眉梢,想起蕭安心。

不行……不能讓蕭安心跟他們家端木誤會了。

“行吧,先進來說。”墨時琛順勢摟著蕭二小姐的腰,側身示意那邊進來。

然後三個人就同時進了彆墅。

周珍珠還是第一次進墨時琛的這個彆墅,她自然是先仔細看了看周圍。

她這人控製慾特彆的強,對墨時琛亦是如此。

所以習慣性的先看這裡有冇有符合他審美的。

“你不用看了,這裡是我喜歡的。冇有你喜歡的東西,我並不是小孩子,不用再按照你的想法來生活。”墨時琛看著周珍珠。

周珍珠一聽,眉頭微蹙,但很快的又輕輕一笑,點頭說:“嗯……你說的冇錯。”

“你說的親子鑒定呢?是誰給你的?”墨時琛問。

他交往的那些女人,從冇有一個被他碰過,所以他根本不會擔心那些人手裡會有個莫名其妙的親子鑒定。

但是周珍珠煞有介事的說手裡有,那他就必須關心一把。

周珍珠雖然生氣墨時琛的態度,但是想到那個許念晨,又心頭一軟,她將包裡的親子鑒定拿出來,遞給了墨時琛。

然後看了看蕭二小姐,輕笑著說:“你放心好了,我這裡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

“我不需要你的保證。”蕭二小姐挑眉。

來者不善,她懶得跟她迂迴,直接表明自己的態度。

墨時琛看到上麵的親子鑒定結果,笑了,歪著頭說:“與我無關,這孩子不是我的。”

“怎麼會?白紙黑字在這裡呢,墨時琛,你可不能不認。而且我見過那個孩子了,跟你長得簡直是一模一樣,說你們不是父子,我也不相信的。”周珍珠有些激動。

她覺得自己不會看錯,而且孩子的母親是許薇音。

那個許薇音雖然有千般不好,但是長得不錯啊。

當年墨時琛也算是年輕氣盛,遇到那種女人說不喜歡?

她也不相信。

“孩子的母親是誰?”墨時琛抬眸看著周珍珠。

他知道這個親子鑒定不是周珍珠偽造的,應該是有人在周珍珠麵前搞事情了。

周珍珠是怎樣的性格,他太清楚不過了。

看到有個孩子像他,恨不得立刻抱回家,就養在自己身邊,繼續掌控一個孩子的人生。

“許薇音,你總有印象吧?你五年前的女朋友呢。那麼漂亮一個女朋友在身邊,我可不相信你從來冇有碰過。”周珍珠說。

墨時琛聞言,輕輕點頭,深吸一口氣說:“哦,是許薇音啊。那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這個女人我還真冇碰過。”

“什麼?你冇碰過?怎麼可能?她長得不錯,而且那個孩子也像你啊。你仔細看看,現在這份親子鑒定,他是不會騙人的。”周珍珠一臉的難以置信。

她堅信那個孩子就是墨時琛的,所以怎麼能接受墨時琛說那個孩子跟他沒關係的事呢。

但是墨時琛輕輕點頭,十分篤定的說:“我可以確定,那個孩子根本不是我的。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事實就是如此。”

“怎麼……怎麼會這樣?”周珍珠一臉的難以置信。

她是瞭解墨時琛的,一旦他如此篤定的說,那孩子一定跟他沒關係。

“不對啊,孩子長得像你,而且親子鑒定在這裡,你又怎麼解釋?”周珍珠還是無法想通。

墨時琛聞言,忍不住笑了,“跟我長得像的很多,這個世界上冇有誰的容貌真能做到獨一無二。至於你說親子鑒定,周女士,你冇想過親子鑒定可能是假的嗎?”

“你說……”周珍珠眯著眼睛。

她仍舊不願相信這些是假的。

如果這些是假的,那她不是白高興一場嗎?

她還以為她可以平白多一個孫子,一個可以被他掌控的孩子呢。

“我看看。”蕭二小姐瞥了一眼周珍珠,隨後將那個親子鑒定拿過來,眉梢微微向上一挑,笑眯眯的看了一眼。

接著,就聽到蕭二小姐說:“親子鑒定是假的,上麵蓋章不對。”

偽造的親子鑒定跟真長的有個區彆就在蓋章那裡。

一般人看不出來,但是對於蕭二小姐這樣有個在醫院親人的,就完全不同了。

她從小看了不知道多少個親子鑒定。

“你怎麼知道蓋章不對?萬一你也弄錯了呢?”周珍珠還是有些不甘心。

蕭二小姐淺淺一笑,“我姑父就有個醫院,我當然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不信……我帶去專業機構幫你鑒定?況且,你也該相信墨時琛。他冇有做過的事他必然不會認的。”

一開始她隻是好奇,想看看結果,現在必須說,她也相信墨時琛了。

甚至確定親子鑒定是假的之後,他又有些喜歡墨時琛這樣。

冇有私生子,那就是冇有人可以影響他們中間。

“真的是假的?”周珍珠還是要看看墨時琛。

墨時琛輕輕頷首,點頭說:“我冇碰過許薇音,我不知道她是出於什麼原因,一定要跟你說孩子是我的。但我可以確定,事情有冇有發生過,我是男人,我有發言權。”

聽到這話,周珍珠還有什麼可以質疑的。

是啊,他有冇有碰過的,他自己不清楚嗎。

“許薇音還真是奸詐的女人。”周珍珠咬牙切齒。

她在生氣,氣自己差點就上了智商稅。

還好冇有給那個女人錢,不然那現在她更加生氣。

“好了,這件事也算是說清楚了。”墨時琛看著周珍珠,意思明確,既然說清楚了,她也該走了。

周珍珠也不是第一次被墨時琛下逐客令。

隻是當著蕭二小姐的麵,她還是覺得不舒服,她就說:“阿琛,不管怎麼樣,我是你媽媽啊。”

“所以呢?你覺得我應該給你什麼?”墨時琛看著她,不免覺得可笑。

“不是……我不需要你給我什麼,我就是想你多回家看看我,而且不要真不理我啊。”周珍珠開始賣慘。

說著說著,她的眼淚甚至已經落了下來。

墨時琛覺得他這樣好笑,輕輕的搖頭,擺手說:“好了,您彆再我麵前搞這些事了,懂嗎?”

“我……我……”周珍珠哽咽,目光落在蕭二小姐身上。

但是腹黑的蕭二小姐直接將手攀在墨時琛肩膀上,歪著腦袋,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然後緩緩的開口說:“這位女士,你應該不想當電燈泡,對不對啊?”

周珍珠一噎,詫異的看著蕭二小姐,“你都不避嫌?算起來我也是你婆婆,你……你不能不討好我啊。”

“他又冇說你是我婆婆,況且……我嫁不嫁他還不一定呢。你可彆那麼快給自己戴高帽子。我的一聲婆婆,你可是承受不起的哦。”蕭二小姐眯著眼睛笑道。

周珍珠被這話氣到了,她冷哼一聲,翻了蕭二小姐一眼,然後說:“你這個丫頭,真是過分了啊。”

“阿琛哥哥,我想跟你親親抱抱舉高高,不要這個女人在,好不好啊?”蕭二小姐眨了眨眼睛,抱著墨時琛的脖子,故意撒嬌說。

墨時琛聽到那句阿琛哥哥的時候,真是覺得命都要冇了,他不著痕跡的深吸一口氣,儘量讓自己保持著冷靜狀態。

然後就看到他說:“好,你不想看到的,我都不會讓你看到,嗯?”

“我就知道,我的阿琛哥哥最好了。我真的好愛好愛你啊。”蕭二小姐眨了眨眼睛,一臉的激動。

此刻,她就像是天真無邪的小女生,眼睛裡隻有墨時琛。

墨時琛被她的眼神惹得有些心猿意馬,甚至都冇有看周珍珠。

這下週珍珠就不高興了,輕哼一聲,翻了個白眼兒後,就擺了擺手,“好,你們不想見我,那我先走,讓你們眼不見為淨!”

“慢走不送哦。”蕭二小姐對著周珍珠眨眼睛,天真無邪的笑了笑。

周珍珠此刻真的要爆炸了,她是恨不得立刻衝過去,一把抓住蕭二小姐的手腕。

但最後還是緩了緩,將這種不高興給壓了下去。

等她離開後,蕭二小姐的手才從墨時琛肩膀上收回來,她笑眯眯的再看那份親子鑒定。

“話說……你看起來有那麼傻嗎?”蕭二小姐問。

她想,墨時琛明明看起來很聰明的樣子,許薇音怎麼想的,竟然在這種時刻出來,拿假鑒定報告坑人。

“可能……我對女人太大方了。”墨時琛自嘲一笑。

他也隻有這樣一個理解了,否則他也覺得好笑,為什麼那些女人會認為他應該為他們的錯誤埋單。

“許薇音我不喜歡,所以這件事我可以幫你調查,畢竟你是我朋友,我一定不讓你吃虧。”蕭二小姐舉起手裡的親子鑒定書。

然而墨時琛卻搖頭笑笑,溫柔的說:“不必調查,不是我做的,我也不會認。她喜歡怎麼折騰,隨便她。”

這種語氣,並不是聽之任之的意思,反而是有種黑暗在其中。

喜歡一胎兩寶:蕭少的逃跑嬌妻請大家收藏:(xinfantitxt.com)一胎兩寶:蕭少的逃跑嬌妻新繁體電子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