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其他 > 輪迴樂園 > 第二十五章:老朋友

輪迴樂園 第二十五章:老朋友

作者:那一隻蚊子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12-07 04:37:52

第二十五章:老朋友

凜冬封地,相鄰北側白龍封地的一座小城內。

此地被稱為烏鐵城,因地勢偏遠,以及處於兩片封地之間,同時受兩位領主管轄,但又冇有明確歸屬,外加此地盛產高品質礦脈,滋生出了大量的開采與尋寶者,讓此地更加魚龍混雜。

毋庸置疑,這是黑暗神教最喜歡藏匿之地,外加他們進行各類儀式與黑暗學研究等,需要海量資金,這讓此地成為周邊幾個封地內,最大的奴隸販賣中心。

可在今天,烏鐵城的地下市場內一片死靜,上方鋼架上的燃氣燈通亮,綠色濃霧貼著地麵彌散,整個地下市場內,無論是奴隸主、買家,再或是等待被賣的奴隸,都涕淚橫流的倒在地上,因已死亡,那痛苦的表情定格在他們臉上。

呼~,吸~

一道身披異獸皮,戴著自製防毒麵罩的身影走在綠霧間,他臉上的防毒麵具有些獸族的科技感,更多則是原始風格,大部分材料,都采用骨骼與皮質,邊緣處還有一圈獸牙作為修飾。

地下市場內雖冇發生戰鬥,可鮮血近乎在地麵蔓延了一薄層,配合倒流香般流動的綠霧,讓此地給人種毛骨悚然感。

吱嘎一聲,通往地下市場深處的大鐵門,被麵罩老人推開,冇錯,這正是巫毒術士·巴澤。

通過一條遍佈死去守衛的通道,和地下市場相連的,竟是一座風格黑暗、詭異的幽暗教堂,此刻,綠霧同樣彌散在此,正在此聚會的百餘名黑暗神教成員,大部分都倒地身亡,一些體魄強的,則扶著座椅,口鼻不停噴血,準確的說,是在七孔淌血。

“為…什…麼,我們,冇得罪過…你。”

瀕死狀態的光頭黑暗主教開口,他臉上與頭上遍佈黑色紋路,還冇有眉毛,讓他看起來格外冷戾與殘忍。

“東西,在哪。”

巫毒術士·巴澤沉聲開口,聽聞,光頭主教既憤怒又疑惑,他低聲咆哮道:“什麼東西,你想要什麼,事先直說,至於這樣嗎!”

“……”

巫毒術士·巴澤低垂著眼簾,冷冷俯瞰半躺在地的光頭主教,依舊語氣平淡的問道:“東西,在哪。”

“到底什麼東西!!”

光頭主教要氣瘋了,可下一秒,一隻紋滿圖騰印記的手,按上他的麵門,一隻隻黏稠、滑膩的綠色蠕蟲,順著他的口鼻湧入,幾秒後,滲人的慘叫與求饒聲傳開。

半小時後,快被折磨到不成人形的光頭主教,顫巍巍的遞上一個木盒,巫毒術士·巴澤將其打開後,看到裡麵封裝的一小瓶「靈性萃取物」。

巫毒術士·巴澤合上封蓋,取出一塊柔軟的獸皮,將木盒細緻的擦乾淨後,纔將木盒珍重的踹到懷中,隨後,他坐在長椅上,俯看倒在地上的光頭主教,目光殘忍到,彷彿在看一隻爬蟲,他聲音平靜的說道:“向你的同夥求援,就現在。”

“什,什麼?”

光頭主教懵了,一時間這惡貫滿盈的傢夥,竟愣在那,他的表情也定格於此,直到被一隻飼從砍下,裝入到木盒內。

……

領主莊園,三樓的書房內。

哢噠~

木盒打開,蘇曉看了眼裡麵的首級,這是巫毒術士·巴澤的一隻動物飼從送來,這頭顱是誰的,蘇曉自然清楚,隻是冇想到,巫毒術士·巴澤這麼快就出手。

看了眼時間,才晚十一點,巫毒術士·巴澤那邊這麼快就收拾了黑暗神教,蘇曉這邊自然要給出一定的誠意,他上到四樓,走進白天時佈置好的鍊金實驗室內,開始調配藥劑。

想治療巫毒術士·巴澤的長孫,隻飲用藥劑是不夠的,但現階段先飲下一瓶靈魂藥劑,從而壯大對方的靈魂,能大幅度減輕被深淵能量侵蝕靈魂的苦痛,那邊拿出足夠的誠意了,蘇曉自然要給予回饋。

當調配好所需的三瓶靈魂藥劑時,已是淩晨一點,閒來無事,蘇曉取出這次對付邪神陣營,所得的兩件物品,【濕焰之心臟】與【神殿鑰匙】。

前者是獸形邪神的巨大心臟,隻要飲下這心臟內的源血,即可獲得「濕灼之焰」能力,這火焰會點燃敵人的生命力,持續灼燒敵人,並且難以撲滅,直至敵人的生命力燃儘,化為乾屍而死。

乍一看,這能力很一般,可這名為「濕灼之焰」的力量具有成長性,隨著燃燒敵人的生命力,它的威力會越來越強,屬於永久性威力成長,如果從一階開始發展,而且專一發展這能力,到了九階將非常可怕。

見麵直接點燃,然後開始與敵人周旋,等著敵人被燃儘生命力即可。

蘇曉感覺,把這【濕焰之心臟】內的源血提純出,然後向輪迴樂園支付一定量的時空之力,從而明確的公證出這職業或血統,那這東西能在大聚地賣出高價。

之前剛看到這巨大心臟時,蘇曉其實冇想這麼多,因冇有持有權,他都無法檢視其屬性,選這巨大心臟,主要原因是上麪包著厚實的橫隔肌,也就是俗稱的護心肉,回去可以讓夏烹飪成乾煸護心肢。

將【濕焰之心臟】冷藏收起,蘇曉拿起工作台上的鑰匙,這鑰匙的屬性,是他見過最奇妙之物,原因是:

【神殿鑰匙】

簡介:這是一把鑰匙。

……

先不說這少到離譜的資料,單是這簡介,就讓人感到詫異,這讓蘇曉想到一種可能,就是這玩意被虛空之樹所公證,但冇被輪迴樂園公證,因他的虛空之樹信譽度太低,檢視其屬性後,纔會出現如此奇幻的一幕。

蘇曉仔細觀察鑰匙上的花紋,並通過獵殺者權限谘詢到,這上麵的花紋與儀式風格,都是本世界邪神陣營的風格,也就是說,這鑰匙是本世界的物品,而非來自虛空之樹。

虛空之樹為什麼會以獨占的方式,鎖定此物的公證權?如若這是來自虛空之樹的產物,那還說得通,問題是,這就是本世界,也就是風海大陸的本土物品。

在什麼情況下,纔會導致此等情況出現?戰爭任務?本世界不會有明確的戰爭任務,因為本世界的所有陣營任務,其實都是戰爭任務。

不是戰爭任務,那就是爭奪任務與世界任務了,前者概率不大,本世界有排行榜公證,再釋出爭奪任務,多少有些畫蛇添足。

如此排除,那就隻剩世界任務,想到這點,蘇曉來了興趣,他倒是冇時間執行世界任務,那都是至少7~8環的大任務,但他想到,這【神殿鑰匙】,是不是這世界任務的核心任務物品?乃至於,重要到冇有這任務物品,這世界任務都無法繼續進行的程度。

如此想來,冇能得到任務核心物品的那個人,或是那幾人,此時應該相當焦急,世界任務簡直可遇而不可求。

蘇曉打開世界聯絡平台,釋出一條出售訊息,把【神殿鑰匙】的照片掛在上麵,在幾十條出售資訊中,這條資訊並不算明顯。

蘇曉不知道是誰在執行世界任務,既然如此,那就願者上鉤,他不信,那世界任務觸發者,能一直按捺的住,不來買這鑰匙。

閒來無事,蘇曉打開封地列表,檢視封地評價是否有所提升,可誰想到,封地評價冇提升,封地的軍團數量卻從6個變成了7個,檢視詳情發現,現階段厄格因統領3個軍團,哈維統領2個,蝰蛇統領2個,惡齒則遭到海族長老會的暗殺,已身亡。

那邊纔剛到主戰場半個晚上,與海族軍團進行一場遭遇戰而已,就出現如此大的變化。

以及在軍團的戰鬥記錄中,凜冬封地的軍團,簡直強悍到離譜,剛到主戰場,厄格因所率領的兩個軍團,就被海族的五個軍團合圍,這顯然是要給剛到主戰場的厄格因一記當頭棒喝。

凜冬軍團的戰力,本就是獸族陣營上遊梯隊水平,眼下有了戰爭領主的高額加成,以及開戰後菌毯展開的增益,厄格因率領兩個軍團,和海族的五個軍團,打的有來有回,並且始終占據上風,等蝰蛇帶人來增援時,厄格因已經把敵方的五個軍團給打退。

相比此事,來增援的蝰蛇與惡齒就更離譜,這一次冇開戰的增援,直接把惡齒這軍團首領之一給送走。

惡齒死的比較冤,主戰場出現厄格因這種悍將,海族自然要立即想辦法清除,厄格因首戰以兩個軍團捶海族方五個軍團,最後不僅把海族五個軍團打退,還收攏了兩個半潰散的獸族軍團,將其二合一,組成一個軍團,並納入麾下。

此等悍將,海族長老會當晚就得知訊息,並派出暗殺者,原本這暗殺者是來刺殺厄格因,可誰知厄格因當晚飲酒後,就直接住在集體營帳中,那暗殺者又不傻,怎麼敢進幾百名大頭目級獸族一同住的集體營帳,但那暗殺者秉承著來都來了的理念,就把住在首領營帳內的惡齒給暗殺掉。

當厄格因在號角聲中驚醒,以最快速度衝近惡齒的營帳後,看到被殺害的惡齒,厄格因‘傷心’到強忍著纔沒笑出聲,惡齒死了,他麾下的軍團顯然不會被調回暮冬城,也就是說,這個軍團,不是到厄格因麾下,就是由哈維或蝰蛇統領。

最終是哈維牽製厄格因,蝰蛇趁機把這個軍團收攏到麾下,對此,蝰蛇是既心驚膽戰,又必須這樣做,他是有些怕厄格因的,但更怕厄格因不斷壯大,一口將他吞下,這裡是主戰場,他們的領主遠在暮冬城,一直拴著厄格因的鎖鏈,已經解開了。

看到這些軍團資訊,蘇曉皺起眉頭,厄格因到了主戰場後,可謂是反骨瘋長,不過好訊息是,因凜冬封地經過公證,所有凜冬封地軍團的變化,與所進行的事件,封地資訊的記錄內,會同步著出現文字提示,有些重要事件,還附有圖文資訊,乃至於能觀看的影像。

想辦法直接束縛厄格因本人,並不明智,眼下主戰場那邊,的確得靠這二五仔,哈維雖忠誠,但當不了軍團的主心骨,蝰蛇雖有能力,可風格太過牆頭草。

以現在的情況來講,蘇曉不擔心厄格因搞出什麼幺蛾子,時間已經不早,他回到臥室後就睡下,當第一抹初陽透過窗簾縫隙時,已是早上九點。

蘇曉起身坐在床|上迷茫了片刻後,打開封地資訊檢視,下一秒,他的目光就不再迷茫,而是凝重了幾分,因為凜冬封地麾下的軍團,已經從七個變成了八個,打開詳細資料,果不其然,厄格因所統領的軍團,已經從三個變成四個。

蘇曉以封地權限,開啟主戰場的虛擬地圖,隨後發現,厄格因所率領的四個軍團,此時正位於主戰場的中部地帶,從地圖的一大片紅點來看,這傢夥正和七個海族軍團打的不可開交。

更為離譜的是,己方凜冬軍團所在的位置,顯然代表其成為了獸族陣營,幾個主力軍團之一,不同於戰熊軍團的穩重,鋼羽軍團的穩紮穩打,以及鐵紋軍團的不動如山,己方的凜冬軍團,完全是肉食動物,激進又凶悍。

彆人家的軍團都是開戰後平穩前推,而己方的軍團,打著打著,就因為人馬族的重騎兵,導致陣形拉扯成尖錐形,非常凶悍。

正在蘇曉檢視主戰場地圖時,臥室的房門被急促敲響,開門後,斑狐族·皮魯快步走進來,壓低聲音道:“大人,不好了,厄格因在主戰場私招其他領主麾下的軍團,現在有好幾位領主的執事官,都來找我們要說法。”

“讓芬裡斯去應付。”

蘇曉知道皮魯不太擅長應付這類事,而城主·芬裡斯,則對這方麵很擅長。

看著窗外明媚的陽光,蘇曉的心情不錯,那幾名損失軍團的領主冇親自找來,已經說明一點,就是那幾方,不想和己方鬨翻。

獸族領主何時這麼慫過?顯然,那幾位領主,不會無緣無故的慫了,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見識到了菌毯的強大,纔來此試探菌毯是何物。

就在蘇曉思索此事時,床頭櫃上的通訊器震動,拿起後發現,竟是大統帥·凱恩那邊,猶豫了下,蘇曉冇接起通訊器,而是拿著通訊器下樓,到二樓的餐廳落座。

到了餐廳,蘇曉發現小領主·古爾薇正在吃早餐,他坐在主位後,一言不發的看著古爾薇,這讓古爾薇逐漸低下頭,吃飯的動作越來越小,最後低聲喃喃道:“我以後再也不10點起來吃早餐了。”

聽聞此言,蘇曉才收回目光,他對身旁的女仆囑咐道:“給我弄份早……午餐。”

聽到這話,古爾薇愣住,她很想說什麼,但礙於有點莫名的怕蘇曉,就隻能更用力的吃著盤中的早餐,不過冇一會,她的心情就好起來,因為她有新朋友了。

關於古爾薇的新朋友是誰,並不是仙露露,而是古堡下方母巢內的棘拉,也不知這兩人怎麼成為的朋友,現在古爾薇最喜歡做的事,是去聽棘拉給她講故事,那些故事雖有點嚇人,但古爾薇很愛聽,可不知為何,古爾薇總感覺,棘拉講的那些,吞掉一個世界內近乎所有巨獸或強敵的故事,講得和真的一樣。

蘇曉正吃著午餐,手旁的通訊器又響起,他等了幾秒纔將其接起,那邊的大統帥·凱恩說道:“白夜,有幾名領主向我告狀,說你麾下的將領,吞了他們手下的軍團,有這事嗎。”

“有,千真萬確。”

蘇曉不僅冇反駁,反而語氣格外篤定的承認,這讓對麵的凱因沉默了幾秒,轉而直接不提此事,說道:“我知道你來自那邊,有些手段是我無法理解的,但我們現在都在一條船上,好東西,要分享。”

大統帥·凱恩雖冇明說,但大致意思為,蘇曉來自樂園陣營,手段比較多,這次拿出的菌毯,最好能分享下,讓所有獸族軍團,都用這東西提升戰力。

蘇曉雖很想看到這一幕,那可是巨量的進化點收益,但他不能立即這樣做,所以他‘狐疑’的問道:“什麼好東西?凱恩,有話直說。”

“那我就直說了,你麾下軍團用的那種菌類地衣,是不是能提高軍團的戰力?”

“哦,那是防滑的菌毯。”

聽到蘇曉這話,對麵的凱恩無語了幾秒,但依然帶著笑意的說道:“可我聽說,那菌毯會攀到重傷者身上,幫重傷者恢複傷勢,昨晚的混戰,有一名戰熊軍團的戰士,倒在菌毯上,他說,能強烈的感受到,菌毯在治療他,而且站在菌毯上,他跑的更快,生命力更強,體力恢複的也更快,比平常快三成以上。”

“還有此事?我之後試驗下,不過我猜測,這應該是錯覺,菌毯隻是用來防滑。”

蘇曉依然堅持原本的說辭,對麵的大統帥·凱恩接茬道:“能防滑其實也很不錯,不妨送給我幾包菌毯,據說那東西平常隻是一個大圓球,還算方便攜帶。”

“當然可以,一個月後,我讓人把菌毯送到永環城。”

聞言,大統帥·凱恩被氣的無語了幾秒,他當然知道,一個月後,蘇曉還在不在風海大陸都不一定。

“我這邊還有急事,之後談。”

蘇曉掛斷通訊,繼續享用自己的午餐,菌毯這方麵急不得,太早拿出去,獸族的一百多位領主,大半都會保持懷疑態度,並且研究菌毯的由來。

一旦那些領主與獸王發現,蘇曉把戰爭蟲族召喚到本世界內,那他就成了眾矢之的,反之,眼下死死攥住菌毯,讓那些領主以各種方式討要,最後鬨到獸王那,並在獸王的命令下,蘇曉纔不太情願的拿出菌毯,那一百多位獸族領主,有九成以上,都敢給他們麾下的軍團用菌毯。

菌毯會吸收生靈死後飄散的靈魂能量,並將其儲存起來,之後由母巢轉化成進化點,試想一下,當獸族陣營有九成以上軍團,都用菌毯,那己方每天能獲得多少進化點?

局麵發展到這程度,蘇曉感到輕鬆了不少,後續就等著獸王下場,對他這邊施壓了,因此可以考慮下,後續去部落陣營的地盤,去對付靈魂死神,以及對付海族那邊的絕強·施法者。

靈魂死神蘇曉可以單挑,但麵對絕強·施法者,必定要圍攻的,再者說,即將要去部落陣營的地盤,難免會被部落的術士、巫醫等盯上,這時找些‘隊友’一同,是絕佳的選擇。

可惜兩名好隊友不在,但蘇曉轉而就想到,這次除了巫毒術士·巴澤,還可以找神父,一同去部落陣營。

從剛進入本世界時,蘇曉就感覺神父實在太安靜了,安靜到讓他隱隱有些不安,之前在太陽聖地·奇利亞德與樹生世界,蘇曉被神父暗中算計了兩次,眼下在風海大陸,熟悉的感覺又來了,神父那傢夥,有不低的概率在暗中憋著壞。

如何對付神父?殺掉對方?不可行,根本殺不死,時刻防範對方?這老傢夥能苟一整個世界進度,然後在最後關頭站出來,根本防範不了,對付神父最好的辦法,是與他臨時組隊,一旦離的太近,對方計劃的殺傷力將大減。

況且神父的確有實力,是一同前往部落陣營領地的絕佳隊友,能大幅度分擔來自部落的仇恨值。

至於怎樣邀請神父入隊,這還要凱撒的協助,蘇曉取出一枚靈魂錢幣,叮的一聲彈起,冇等落地,一隻手已經接住,之前凱撒已在這古堡定過座標,來此地,真的是瞬間的事。

“我親愛的朋友,你是想讓我幫你對付黑暗神教?”

“不,我想讓你幫我邀請神父入隊。”

聞言,凱撒有點疑惑,他冇想出來,用什麼辦法,把正藏身暗處的神父給引出來。

蘇曉打開傳說度排行榜,將自身的-???傳說度給展示出來。

“契約者與契約者間無法轉讓傳說度,但契約者或許能把傳說度轉讓給違規者,畢竟,在曙光樂園沉寂後,違規者近乎是無公證狀態。”

蘇曉此言,讓凱撒立即靈感爆棚,蘇曉之所以想到這點,是因為神父在「傳說度排行榜」第四名的排行,前五名中,狠人兄、魔鐮·泰莉德、恩左、黑魔,都在各個區域比較活躍,狠人兄在主戰場大殺四方,魔鐮·泰莉德則是潛入海族腹地,水哥與黑魔,也都是在主戰場。

反之,神父一直冇露麵,而且還在不斷的勻速獲得傳說度,這有一種可能,就是神父集合了本世界的多名違規者,他們利用違規者的公證不全麵,私下把傳說度都交易給神父,這東西除了帶來高排名外,冇其他用,還不如集合起來,讓一名違規者排在高位,拿到排行榜獎勵後,所有參與此事的違規者一起分。

而且在虛空之樹的判定中,這或許是被允許的,屬於違規者公證不全麵,所得到的一定補償,無論怎麼說,曙光樂園依然還存在,因此在虛空之樹的判定中,違規者在本質上,是另一種契約者。

如果蘇曉這個猜想屬實,他或許都不用操作一類,而是能直接把傳說度,轉給神父,想到這點,他嘗試把10點傳說度,轉讓給神父。

【提示(虛空之樹):你的傳說度為-???,無法進行常規轉讓。】

【檢核到所轉讓目標為半公證狀態的違規者,你可進行本次轉讓,但如果轉讓數額巨大,所轉讓目標所持有的傳說度,有高概率被同步為與你相同的-???。】

……

蘇曉將這提示展示後,他與凱撒對視,在這一瞬間,靈感爆棚了,似乎都已經看到,本世界內的幾十名違規者,全都變成傳說度-???被掛在傳說度排行榜的最上麵。

倘若神父這次不同意組隊,想繼續苟在暗處,時機恰當時,算計蘇曉第三次,那蘇曉就給神父轉過去100萬的傳說度,可以確定,神父會立即排到首位,然後在下一秒,傳說度變成-???,掉到末位,和蘇曉一起被掛在傳說度排行榜的最上麵。

打開世界聯絡平台,在列表內找到神父後,蘇曉嘗試和對方以文字形式聯絡,內容如下:

白夜:“一同組隊,去部落陣營那邊撈些好處。”

冇讓蘇曉等太久,不知身在何處的神父回覆道:

神父:“拒絕。”

意思簡單明瞭,苟在暗處的神父,並不願意站出來,而且冇選擇客套,前兩次算計蘇曉時,神父也都是類似的態度。

神父這老傢夥,不得不防,因被算計過足足兩次,蘇曉與這老傢夥同在一個世界時,要是十幾天都冇聽聞對方的訊息,心中就開始冇底,不要忘記,死靈之書,就是這老傢夥轉讓過來。

正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倘若神父這次不願意和蘇曉去部落那邊,幫蘇曉分擔火力,那作為對方轉讓死靈之書的答謝,這次蘇曉準備給對方轉讓100萬傳說度過去。

蘇曉嘗試轉讓給神父10點傳說度,冇什麼波折就成功,很明顯,在這方麵,神父那邊已經操作一番,因此才這麼容易就能轉過去傳說度。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十幾秒後,神父發來訊息,內容為:

神父:“老朋友,我們好久冇見麵了,剛纔開個玩笑而已,我最近也準備去趟部落那邊,我們結伴而行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