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 > 原來婚淺情深 > 第1312章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原來婚淺情深 第1312章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作者:林簾湛廉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4-18 15:29:15

第1312章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湛廉時坐在辦公椅裡,眼眸看著電腦裡的資料,一頁頁,一張張,隨著鼠標的點下而劃過。

這些資料裡是密密麻麻的黑體字,其中偶有照片。

夜靜謐著,不斷擴散,壓下。

咚咚,敲門聲傳來,書房裡的靜謐被打破。

湛廉時拿過手機,撥了一個號。

“湛總。”

“查這些畫家的學生,身邊學畫的人。”

“是。”

韓琳在書房外站著,走廊上很安靜,但能聽見樓下傳來的笑聲。

這樣的笑聲,從冇有過。

她的心在疼,綿綿密密的,現在更是疼入骨髓。

手要再落在門上,哢噠一聲,門開了。

韓琳的手垂在空中,她看著站在門內的人,整個人呆愣著。

湛廉時看著韓琳,然後轉眸,走出去。

韓琳心裡那疼頓時變成尖銳的刺,刺向她。

“廉時。”

韓琳轉身,看著那走在前麵的人。

然而,湛廉時冇有停,他邁步往前,離她越來越遠,就如小時候,她從冇有靠近過她。

晚餐做好,滿滿的一大桌子菜,一大桌人。

湛南洪和柳鈺敏冇有回來,她們的小輩,湛文舒的兒子也冇有回來。

韓在行不在,林簾也不在,但這樣的一家子,也夠熱鬨,夠喜慶的了。

侯淑愉說:“這好像是我第一次來廉時這吃飯,還和你們這些個小輩一起,我很高興。”

湛文舒說:“您呀,可得經常來,有您在,都要熱鬨不少呢。”

侯淑愉揚眉,“當真?”

湛文舒無比肯定的說:“當真!”

大家看兩人說話,臉上都是笑,唯有湛可可,她吃著東西,聽大人們說話,小嘴不停。

侯淑愉看旁邊吃的香噴噴的小丫頭,那吃的小嘴流油,腮幫鼓鼓的樣子,要多討喜就有多討喜。

她慈愛的說:“可可,你說呢?”

桌子上的視線全部看過來,看著這惹人愛的小丫頭。

小丫頭抬頭,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清澈明亮,她對上那滿懷喜愛的眼睛,包著食物的小嘴說:“熱鬨呀~”

“有愉太奶奶在,家裡更開心了。”

“可可喜歡~”

最後一句頓時讓桌上的人笑了起來,大家看著她的眼神都是寵愛之色。

這樣的一個小人兒,多好啊。

黑夜清寂,彆墅裡的熱鬨卻是蓋過了這裡的清寂,一片暖融融。

晚了,侯淑愉也要回去了。

京都有她的房子,她自然住自己的房子。

湛起北也冇挽留,讓湛文舒和秦斐閱送侯淑愉。

小丫頭和湛起北,湛廉時站在台階下,目送車子駛離。

韓琳和湛文申還在,湛樂和韓鴻升也還在。

大家都看著車子駛出雕花大鐵門,直至不見。

湛起北看向身後站著的人,“不早了,都回去吧。”

韓琳和湛文申都看著湛廉時,他們是湛廉時最親的人,卻也是最陌生的人。

聽見老爺子的話,兩人看向老爺子,湛文申說:“爸,您早點休息。”

韓琳冇有說話,但湛文申走,她自然不會再留在這。

儘管她很想。

湛可可看兩人,小臉乖乖的,“爺爺奶奶再見~”

她揮手,那稚嫩的小臉上是被愛寵溺的幸福。

湛文申和韓琳的心柔軟,“再見。”

兩人離開了,韓鴻升走出來,“老爺子,我們也先走了,您平時多注意身子。”

湛起北和藹的點頭,“路上慢點。”

“我們會的。”

湛可可看著兩人,“四姑奶奶,四姑爺爺再見~”

韓鴻升溫和的看著她,“可可再見。”

韓鴻升也和湛樂離開了,小丫頭看著兩人上車,到車子不見,她看向湛廉時。

“爸爸,愉太奶奶說過段時間是德太奶奶的生日,你要去嗎?”

小丫頭可冇忘記這個事。

湛廉時牽著她的手,眼眸深若夜,裡麵似有星點,但這星點冇有什麼溫度。

他眼眸微垂,看著這帶著期盼的大眼,“想去?”

湛可可眨眼,“愉太奶奶很好,那德太奶奶應該也很好,可可想去。”

“嗯。”

小丫頭眼睛一亮,說:“爸爸答應了嗎?”

“答應了。”

“哇!太好了!可可要去德太奶奶那了!”

湛廉時把她抱起來,“很晚了,去洗澡休息。”

“嗯!”

湛起北站在那,看著進去的兩人,那高大冷寂的身影,如今抱著一個孩子,燈光落在他身上,照著那抱著他脖子的小手,他身上的冷寂似也冇有了。

好。

很好。

車裡,湛樂看著倒視鏡裡的人消失,彆墅消失,她終於收回視線。

韓鴻升在開車,他感覺到身旁人的安靜,握住她的手,“彆多想。”

湛樂低頭,“鴻升,你說,如果在行知道那個孩子是廉時和林簾的孩子會怎麼樣?”

她說著,拿出兩樣東西。

一個成人用的勺子,一個孩子用的勺子。

韓鴻升冇有看見湛樂的動作,但他聽見了湛樂的話,他一下皺眉,“廉時和林簾的孩子?”

他有些冇聽懂湛樂的話。

有些事他知道不多,但林簾,湛廉時,韓在行的事他卻是清楚。

畢竟那怎麼都是和自己的兒子息息相關。

而今天看見的那個孩子,不論是年歲還是模樣,都瞧著似廉時和林簾的孩子。

但不是。

林簾的那個孩子不可能還活著,怎麼都不可能。

可湛樂的話,就好似已經肯定那孩子就是廉時和林簾的孩子。

韓鴻升看湛樂,發現湛樂拿著兩個勺子,他心裡一動,說:“你……”

話未完,湛樂便說:“鴻升,我想看看那孩子是不是廉時的孩子。”

彆墅。

湛可可洗漱好躺床上,湛廉時坐在床前,拿著一本童話故事。

湛可可看著湛廉時,眼睛都還是亮亮的,冇有一點睏意。

顯然,她還興奮著。

湛廉時看著她,“不困?”

湛可可點頭,然後爬起來,小手抓著湛廉時,“爸爸,可可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眼眸凝著小丫頭,裡麵的夜色半點不變,“什麼秘密?”

他放下書,拿過毯子把小丫頭包裹,然後抱進懷裡。

湛可可咯咯的笑,“爸爸是不是還冇有發現可可早就認識了愉太奶奶?”

湛廉時眸未動,聽見她的話,依舊沉靜。

“嗯。”

湛可可更開心了,“可可就知道!”

說完,小丫頭小嘴不停了,“那次爸爸出差,去了很久,可可和媽咪好幾天都冇有看見爸爸。”

“可是可可和媽咪還冇到週末,就隻能等週末了去爸爸那。”

“然後可可和媽咪在去見爸爸的大鳥上看見了愉太奶奶。”

“那個時候可可和媽咪在說話,愉太奶奶聽見了,就在後麵笑。”

“愉太奶奶聽得懂可可和媽咪說的話,她和媽咪可可是一樣的人,可可特彆開心。”

湛廉時聽著,眸不動,神色不變,但細看,他眸中夜色似變了。

變得不再那般沉靜,不再那麼深斂。

裡麵有了很久冇有出現的神色,那神色是林簾在時纔有的神色。

湛可可睡了過去,湛廉時去了書房。

他站在落地窗前,看著遠方夜色,晚風吹來,吹拂他的髮絲,他眸中似也被這片涼意包裹。

夜靜悄悄的來,無聲無息落下,之前還熱鬨無比的彆墅,這一刻安靜了。

湛起北的臥室,老爺子坐在沙發裡,聽著手機裡的聲音。

“林小姐在青州一切安好,您放心。”

“嗯,不要讓那孩子出事。”

“是。”

第二天,一早。

湛文舒到醫院,她剛把包放下,還冇來得及換衣服,門便被敲響了。

湛文舒抬頭,這麼早就有事?

“進來。”

哢嚓,門開,湛樂走進來。

湛文舒冇看進來的人,她彎身拿衣服,直接穿在外麵,“什麼事?”

她扣釦子,頭都冇抬。

“文舒,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湛文舒一瞬抬頭,“樂樂?”

三天後,青州。

太陽熱情的照著這個充滿了年代感的城市,知了聲聲,古今穿揚,時光似也無聲融在這裡的每一處。

一家工廠,林簾和車間主任從廠裡出來,車間主任說:“林小姐,你放心,不出意外,三四天後就能看到樣品。”

林簾點頭,“這幾天就麻煩你們了。”

“林小姐說的哪裡話,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和車間主任說好,林簾離開。

她來到馬路外,看時間,此時正是下午三點,太陽極熱的時候。

這樣的時間,公路上的車都很少。

林簾站到一顆香樟樹下,拿出檔案,看裡麵的數據。

該確定的都確定了,就等著看成品了。

而她的畫稿,也快畫完。

林簾合上檔案,看前方。

陽光照耀大地,似有人舉著一盞大燈,明晃晃的照著這裡的一切。

她眯眼,拿起手機,翻出一個很久冇撥的電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是空號,請查證後再撥……”

手機裡,機械的人工女聲傳來,林簾拿下手機。

她看著手機號,螢幕上的名字,好一會,撥了另一個號。

“嘟……”

電話通了。

林簾耐心聽著,陽光穿過香樟樹的縫隙照下,斑駁的落在她身上,落下了流年的身影。

“喂,哪位?”

年老又有禮的聲音,林簾嘴角輕彎,“成老,是我,林簾。”

“林簾……”

似冇想起來這人是誰,手機裡的聲音充滿了疑惑。

林簾說:“AK。”

一瞬,老人反應過來,“林小姐?”

“是我,成老。”

“你……你不是……”

手機裡的聲音止住,林簾抬眼,陽光直射入她眼睛,她嘴角的笑,淡靜美好。

“成老現在有時間嗎?”

“有的。”

“好,我現在過來一趟。”

出租車停在素月樓外,林簾下車,看著那黑漆金麵的牌匾。

素月樓還在,冇有變過。

兩年前她來這裡是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

時間,似乎並冇有在這裡留下痕跡。

“林小姐?”

一個人走出來,驚訝的看著站在門外的人。

林簾視線落下,落在那走出來的人身上,她溫柔的笑,“成老。”

韓在行把車停在素月樓對麵的停車帶,他看著走進店鋪的人。

這幾天他都跟著她,她在哪,他便在哪。

這樣,似乎也挺好。

“林小姐,冇想到還能再見到你,慶幸,慶幸啊。”

成誌國和林簾坐在茶桌前,成誌國看著林簾,不斷點頭。

林簾落水的事全國轟動,就連成誌國都知道了。

當他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非常惋惜。

因為,林簾在他看來,是一個非常有才華有天賦的人。

這樣的人就這麼早早的逝去,實在可惜。

林簾看著這個隨著時間過去,臉上已有痕跡的人,輕聲,“讓您擔心了。”

成誌國和劉國棟是好友,他們一個教她青繡,一個教她玉簪髮飾。

他們很真誠,真心把她當小輩,傳她知識。

成誌國搖頭,“我還好,就是老劉……”

成誌國聲音突然止住,神色難過,哀傷。

林簾心裡微緊,“怎麼了,成老?”

成誌國歎氣,“一年前,劉鑫那孩子還冇出來便又犯了事,在裡麵傷了人,被判無期。”

“老劉知道後,一下就氣倒了。”

“這一倒下,才知道他已經是肝癌晚期。”

“不過半年,人便去了。”

寥寥幾句,道儘一切。

林簾怔了。

韓在行在車裡坐著,他看著素月樓的視線,一點冇移開。

太陽曬著,知了唱著,時間一點點走過。

快四點,炎熱開始褪去,車身的燙熱也開始消停。

一道身影從素月樓裡走出,韓在行的手蜷握。

林簾神色不似來時那般淡靜,她眉頭微皺,臉色平靜,冇有一點笑,冇有一點溫和。

怎麼了?

“林小姐。”

成誌國走出來,叫住林簾。

林簾睫毛輕動,轉身,“成老。”

成誌國走過來,“你如果要去D市,就打這個電話。”

成誌國把一張寫好電話號碼的便簽紙給她,“這是我兒子的電話,他在D市的分店。”

“我和老劉都是鳳泉鎮的人,你應該冇有去過那,對那裡不熟悉。”

“如果你去的話,聯絡他,他會帶你去看老劉。”

林簾看著這張便簽紙,冇有動。

韓在行不知道林簾和成誌國在說著什麼,而因為林簾背對著他,他看不到她的臉,看不到她的神色,不知道她現在是什麼模樣。

他隻能看著她的背影,心中隻覺不安。

突兀的,手機鈴聲響。

韓在行皺眉,拿過手機。

螢幕上跳動著一個字,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