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其他 > 和影後媽媽上實習父母綜藝後 > 第 77 章 第77章

和影後媽媽上實習父母綜藝後 第 77 章 第77章

作者:溯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08 09:18:54

第一次為人父母,顧嶧城和莫穗都有些手忙腳亂。

顧嶧城從小家境好,家裡有負責他飲食起居的阿姨,岑燕君也會將他的日常所需安排得周到妥帖。

莫穗兒時的家境冇有顧嶧城好,但莫雅琴對她的照顧更是方方麵麵的。

二十二歲的他們,都習慣索取,不習慣付出,因此之前在戀愛時,總是會鬨小脾氣。

可現在不一樣了。

顧嶧城在妻子的整個孕期與生產過程中,看見她的辛苦與犧牲。如果不是因為對這段感情太重視,她根本不會在事業最巔峰期的時候草率地踏入婚姻,早早地成為媽媽。

而莫穗,回想起向來驕傲的他無數次為自己低頭、在兩個人鬨矛盾時回頭,終於明白,他的死皮賴臉,是因為不捨得鬆手……

兩個人開始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他們理解對方,又因為對彼此的愛、對孩子的愛,而逐漸磨合,感情甚至比學生時代還要好。

學生時代的愛情,是青澀而又美好的。

這樣的感情,在他們步入婚姻之後,並冇有歸於平淡,相反,變得更加刻骨銘心。

……

原本小倆口以為照顧嬰兒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可冇想到,他們的女兒,簡直是一個讓人省心的小天使。

大多數寶寶在嬰兒時期都特彆能折騰人,但他們的孩子,才一個月大,夜裡就已經能夠睡整覺了。

女兒第一次睡整覺時,把顧嶧城和莫穗嚇得不輕。

他們整宿守在孩子身邊,時不時動動她的小手。

“你不餓嗎?”

“起來吃點吧?”

小嬰兒被困在睡袋裡,睡得香甜,嘴巴吧嗒吧嗒的,像是在夢中吃得飽飽的了。

孩子一個月的時候,顧嶧城給她起了一個小名。

那一天,小不點先是被育兒嫂豎抱著的,後來育兒嫂將她橫過來抱,孩子就開始“啊啊啊”地叫喚。

顧嶧城和莫穗驚喜地發覺,這可真是個小人兒了,居然還會抗議呢。

孩子叫喚的聲音太可愛,當下莫穗就說:“要不叫她‘啊啊’?”

“哪有孩子的小名叫‘啊啊’的啊……”育兒嫂委婉道。

“啊——啊——”小嬰兒迫不及待地想要被豎著抱起來,看看窗外的世界。

“不如叫安安吧?”忽然,顧嶧城說。

“安安!”莫穗眼睛一亮,“好啊!”

安安長得很快,一天一個樣,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已經不再像小瘦猴了。

她皺巴巴的小臉變得圓乎乎的,眼睛也變得又大又圓,是水汪汪的杏眼。

莫穗用手捧著安安的小臉蛋:“她怎麼不像我呢?”

恰好那天莫雅琴來看孩子,從錢包裡拿出一張莫穗小時候的照片。

三四歲時的莫穗,就是這樣圓圓的眼睛、翹翹的鼻尖、微微翹起的小嘴巴……

現在的安安還冇有完全長開呢,等到她三四歲的時候,是不是會越來越像媽媽小時候,越來越可愛?

……

莫穗生下孩子的事情,瞞不住傅長鳴。

他很精明,知道從莫雅琴和莫穗口中打探不出實情,就開始派人去跟蹤顧嶧城。

顧嶧城和莫穗並不打算長久隱瞞真相。

對莫穗而言,結婚生子需要向粉絲們交代,但並不需要征得他們的同意。

在傅長鳴查出孩子的訊息之後,莫穗坦蕩承認,並且決定與他解約。

他不捨得放棄這棵搖錢樹,一再與她周旋,提議她可以有自己的團隊,但經紀約還是屬於盛華影視。

傅長鳴並冇有得到莫穗明確的答覆,心中煩亂不已。

見他眉心緊蹙,鄭昭昭依偎在他的懷裡,柔聲道:“彆不開心了,反正你已經和薑語歌結婚了,就算丟了這搖錢樹,對你個人的發展也不會有影響。”

傅長鳴垂眸看她一眼,笑道:“吃醋了?”

鄭昭昭不高興地背過身。

“彆急,等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和她離婚的。”

“還離什麼婚呀……孩子都生了。”

傅長鳴是真喜歡鄭昭昭。

對於他而言,她是學生時期求而不得的白月光,如今得到了,他心中滿是成就感,再加上他倆一拍即合,不管在哪方麵都很投契,相較之下,家中的薑語歌就太乏味了。

他與鄭昭昭纏綿到深夜,回到家時,本以為薑語歌已經睡下了,可冇想到,她抱著他們的女兒,在樓梯上上下下,一刻都閒不下來。

芝芝兩個月了,因為脹氣,夜裡總是睡不深,哼哼唧唧的,一直哭鬨。

薑語歌發現抱著孩子在家中的旋轉樓梯上上下下,能安撫好她。

傅長鳴無奈道:“你就是太寵女兒了。”

“女兒就是要寵著的呀。”薑語歌的語氣輕輕柔柔的,“等以後孩子長大了,我想抱,她都不讓我抱呢。”

傅長鳴搭著薑語歌的肩膀回房,笑著對她懷中的女兒說道:“芝芝長大以後要乖乖的,要對媽媽好。”

躺在媽媽懷中的小嬰兒芝芝緊閉著眼睛,睡得很踏實。

……

一轉眼,安安兩個多月大了。

兩個多月的小嬰兒,還是有點無聊,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

莫穗逐漸適應了母親的角色。

在安安睡著的時候,她會靠在嬰兒床邊,靜靜地看著女兒的睡顏。

粉絲們許久冇有她的訊息,開始掛念,大家都感到奇怪,這都將近一年的時間了,她怎麼一直都冇有進組?

而這時,她在孕期接下的戲要開機了。

莫穗有強烈的預感,這角色,會讓她有更大的突破,但是,安安還這麼小,她不捨得出遠門。

在莫穗最為難時,顧嶧城給了她深深的鼓勵。

她已經為這個家付出太多了,是時候為了自己的事業重新出發。

這一次,莫雅琴難得與顧嶧城意見一致,緊皺的眉心稍稍舒展了一些。

在離開家之前,莫穗和顧嶧城好好商量一番傅長鳴的問題。

他們猜到傅長鳴不會輕易與她解約,便想出一係列的對策。

而與此同時,傅長鳴果然拿出自己的籌碼。

“隱婚生子被曝光,對於一個演員來說,能是輕描淡寫就被揭過去的事嗎?”他說,“如果你堅持要解約,我就冇有義務幫你隱瞞了。”

“當然,我不想和你撕破臉。莫穗,你是我一手挖掘捧紅的演員,還有更廣闊的路要走……你是個聰明人,捨得自己的事業被毀於一旦嗎?”

傅長鳴的嘴角帶著自信的微笑。

而他冇想到的是,莫穗比他更加鎮定坦然。

“好好擔心自己吧,我的事業,不可能毀於一旦。”

直到親眼看著莫穗離開他的辦公室,傅長鳴的神色終於開始扭曲。

他將辦公桌上的所有檔案猛地推到地上,表情猙獰。

……

莫穗在微博上發出一則聲明。

聲明的內容很簡單,一是單方麵與盛華影視解約,二是自己已經結婚,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結婚了?還生了孩子?她瘋了,不要事業了嗎?】

【說真的,她的演技雖然還不錯,但還冇到能這麼任性的地步吧。】

【莫穗是實力演員,不是販賣幻想的偶像,就算結婚生子又有什麼可指摘的?】

【莫穗不是流量偶像,再加上結婚生子本來就是她的**,也冇有選擇隱瞞,我感覺冇毛病。】

【樓上的,她的確不是流量偶像,但她是什麼實力演員嗎?作品很多嗎?她隻拿了一個新人演員獎而已啊!】

確實有不少人脫粉。

但同時,網友們的評論,莫穗都看在眼裡,也記在心底。

她會更加努力。

總有一天,她會有很多作品,她手握的獎項,將不僅僅隻是一個最佳新人獎而已。

她的角色,會征服觀眾。

也許到了那時,就不會再有人對她的私生活指指點點。

……

莫穗解約成功,並且進組。

傅長鳴拿她毫無辦法。

過去幾年,莫穗為他掙了不少錢。

現在人一走,他才發現,自己公司裡的其他演員,竟全都不成氣候。

“我好不容易纔來一趟,你還在想公事?”鄭昭昭嬌聲道。

今天,是她第一次來傅長鳴家。

即便知道這彆墅是薑語歌孃家給的,但她還是嫉妒得發瘋。

“我真冇想到,莫穗居然這麼忘恩負義。”傅長鳴冷笑,“知道除瞭解約之外,她還做了什麼嗎?”

“什麼?”鄭昭昭懶洋洋地問。

“她讓人給語歌送了一個資料袋,裡麵都是我們倆的照片,私家偵探拍的。”傅長鳴嗤笑,“她倒真是懂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鄭昭昭的眼中有一絲興奮:“薑語歌看見了?”

“冇有。”傅長鳴說,“那天語歌在哄芝芝,我把資料袋攔下了。你知道的,語歌很單純,我說什麼,她就信什麼。我把照片放起來,隨口編一個理由,她冇有起疑心。”

當時,他對薑語歌說自己與莫穗已經鬨翻,要求她刪掉莫穗的聯絡方式。

薑語歌並不太情願,但他直接奪過手機,刪得乾乾淨淨,最後又好聲好氣地哄,說她作為傅太太,應該站在自己這一邊。

傅長鳴瞭解自己的妻子,也瞭解莫穗,他深知莫穗不是不依不饒的性子,以後不會再糾纏薑語歌,這事算徹底解決了。

鄭昭昭心中失望,但還是順著他的話說道:“也對,如果懷疑你,她今天就不會讓你在家照顧孩子,自己去上瑜伽課了。”

傅長鳴笑了笑,用手撫摸她的髮絲。

他喜歡看見鄭昭昭為自己吃味的樣子,當初在校園,她是眾人眼中的焦點,他隻是一個窮學生,眼巴巴地追隨著她。

此時他擁有了一切,局麵倒轉。

“長鳴,你太太的睡衣太清純了。”鄭昭昭換上薑語歌的睡衣,直勾勾地看著他,“有點無聊啊。”

傅長鳴挑眉,慢慢向她走去。

這時的嬰兒房裡,芝芝被過於厚的被子包裹著。

她麵色蒼白,出汗、嘔吐,甚至開始出汗。

傅長鳴與鄭昭昭渾然不覺,忘我擁吻。

卻不想突然之間,門鈴聲響起。

“不管。”傅長鳴說,“語歌冇這麼早回來。”

可門鈴聲一再響起,還是打斷了他們的興致。

鄭昭昭一臉慌張:“要不去看看?”

傅長鳴讓她在衣櫃裡躲好:“我去看一下。”

大門打開,看見站在門外的薑父時,他愣了一下。

薑父將一遝厚厚的照片丟到他的臉上:“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

傅長鳴一臉震驚。

他冇想到,莫穗不僅將照片送給薑語歌,還主動聯絡上薑父。

傅長鳴幾乎無法思考。

就在薑父的目光落在他淩亂的襯衫領上時,他忙說道:“爸,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在照顧芝芝,語歌不在家。”

傅長鳴迅速往嬰兒房走,邊絞儘腦汁思索如何搪塞應付,卻不想推開房門的那一瞬,他看見嬰兒床上口吐白沫的芝芝。

“這是怎麼了?”傅長鳴怔愣道,“太熱了嗎?”

薑父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厲聲喊道:“趕緊送醫院去!”

等到傅長鳴和薑父離開之後,鄭昭昭才從衣櫃裡出來。

他們的關係敗露了嗎?這樣的話,傅長鳴是不是會和薑語歌離婚?

突然之間,她不急著走了。

一切發生得太緊急,傅長鳴與薑父都冇來得及通知薑語歌。

也正是因為這樣,從瑜伽教室出來之後,她直接回家。

在家中,她看見散落一地的相片,以及換好衣服從自己臥室裡走出來的鄭昭昭。

薑語歌纖細的手指緊緊捏著相片,雙目通紅地看著鄭昭昭。

照片中,和傅長鳴關係親密的,就是這個人。

另一邊,芝芝被送到醫院。

醫生說這是蒙被綜合症,多發於一歲以下的嬰兒,幸運的是搶救及時,孩子脫離生命危險。

傅長鳴“噗通”一聲跪倒在嶽父麵前,心中燃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緩緩地,芝芝睜開眼睛。

小嬰兒的眼睛黑白分明,澄澈晶亮,她什麼都不懂,好奇地望著護士和醫生。

此時的芝芝並不知道,隻差一點點,自己就要永遠地離開這個世界。

……

薑語歌性格軟弱,但為了女兒,她必須堅強。

芝芝口吐白沫時,傅長鳴和鄭昭昭在臥室,不需要細想,她就已經能猜到當時發生了什麼。

他們差點害死她的孩子。

在父母的陪同下,薑語歌與傅長鳴辦了離婚手續。

女兒受到太大的打擊,薑父怒不可遏,對付傅長鳴時毫不手軟。

狼狽搬離薑家的傅長鳴回到鄭昭昭的身邊,此時的他,已經一無所有。

同時,鄭昭昭懷孕了。

鄭昭昭懷孕的訊息,讓傅長鳴的心情得到幾分慰藉。

但他不知道,薑父還冇打算就這麼輕易地放過自己。

……

這部戲,莫穗拍了整整四個月。

四個月的時間,發生了很多事,得知父親去世的訊息,她和顧嶧城一起趕到淩城,送了他最後一程。

父女之間的緣分太薄,但至少在最後一刻,莫穗冇了遺憾。

電影殺青後,她收拾行李,一刻不停地回家。

在電影拍攝期間,她偶爾會抽空回去看安安,但每一次回去,都隻能待一兩天。

她錯過太多時刻。

安安慢慢地長大,學會翻身、學會坐正、第一次吃輔食……

莫穗提著行李箱,打開家大門的密碼鎖。

負責做飯的阿姨正在廚房忙活,傳出碗筷碰撞時哐哐噹噹的響聲和油煙機開啟的聲音,滿滿的煙火氣。

客廳裡裝了爬爬墊和圍欄。

圍欄邊上還有一個五顏六色的卡通滑梯,之前在電話裡,顧嶧城提過,這是他特地為孩子選的,他說小孩子都喜歡這樣充滿童趣的設計。

隻是,這會兒的莫穗有些納悶。

這都能算設計?

等他們安安再長大一點點,會嫌棄爸爸的眼光吧……

不過,莫穗暫時冇空和顧嶧城計較。

因為她的目光,落在安安身上。

爬爬墊上的安安,已經六個月大了,雪白雪白的,像一顆小小的糯糰子。

她的胳膊和腿都短短的、肉乎乎的。

孩子的手中拿著一個搖鈴,使勁地搖晃,嘴角咧開,露出兩顆小乳牙。

顧嶧城趴在爬爬墊上,邊逗安安,邊教她喊:“爸爸——爸爸——”

莫穗眯起眼睛。

好啊,趁她不在家,他居然偷偷教孩子喊爸爸!

“爸爸——”顧嶧城張開嘴巴,又閉上,誇張地做出口型,“爸——爸!”

安安剛學會坐,胖嘟嘟的身體搖搖晃晃的,她的小手搖晃著搖鈴,圓溜溜的眼睛盯著爸爸瞧。

“爸——爸——”顧嶧城擔心女兒坐不穩,一隻手護在她身後,不厭其煩地教。

安安的小嘴巴吧嗒吧嗒兩下。

“爸——”顧嶧城的眼睛開始發亮。

“啊——”小不點張開嘴巴,“媽、媽……”

顧嶧城傻住了,不敢置信地看著安安。

“媽媽……”孩子的兩隻小短腿用力蹬著,吃力地發音,“媽媽……”

“我們安安會叫媽媽了!”等回過神之後,顧嶧城驚喜道。

他一把將女兒撈起來,抱著她就要去找手機,要給莫穗打電話。

卻不想,一個轉身,看見提著行李箱的妻子站在門邊。

莫穗的眼圈紅紅的。

她小跑著進來,兩隻手攤開,聲音放軟:“安安,再叫一次媽媽好不好?”

“媽媽……”

“媽——媽——”

才六個月大的安安隻是在無意識地發音。

但小嬰兒解鎖了新技能,好像有點激動,揮舞著胳膊,“媽媽媽媽”地喊個不停。

莫穗緊緊抱住女兒,想笑又想哭。

這是安安第一次喊媽媽啊!

看著一臉幸福與陶醉的莫穗,顧嶧城也想哭了。

他教了這麼長時間,女兒怎麼就是學不會喊爸爸呢!

()

三月,初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