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玄幻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輪迴

宮殿正門前,煙波浩渺之中,除了隨處可見的大批鬼兵外,還站著兩個身形極高的魁梧鬼將,手持兵刃,巍然佇立。

其中一個雖有人身,卻生著一顆碩大無比的猙獰牛首,身上披著厚厚的黑色鐵甲,手中則握著一根鐫有骷髏鬼紋的镔鐵棍,一半赤紅,一半幽藍,好似水火兩生。

另一個同樣是人身,卻生著一張狹長醜陋的馬麵,身上穿著一件猩血色的重鎧甲,一手拎著一串紅色晶石鎖鏈,一手則握著一把白森森的剝皮鬼爪,上麵似乎還侵染著些許黑色血跡。

這兩人一動不動的鎮守門前,仿似兩座雕塑一般,卻使得本就陰森的整座大殿看起來更顯鬼氣森森,好似傳說中陰曹地府的閻羅殿一般。

不過,大殿門楣之上,卻冇有掛任何匾額,兩扇巨大門扉也都緊緊閉合著。

此時,在那宮殿地下極深之處,有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裡麵到處亮著篝火,將每個角落都映照得一片光明。

在那地下空間正中處,有一座方圓足有千丈的六角石台,高出地麵不過三尺,通體光滑如鏡,渾然天成,在其正中處向內凹陷出一個六邊坑池,裡麵盛滿了暗紅色的水液。

而在那水池的正上方,則亮著一團暗紅色的光芒,其上光絲如縷,層層環繞,正當中處懸空漂浮著一個巨大的六角輪盤。

輪盤之上刻滿了各式符紋,上麵有陣陣奇異波動傳出,更散發出一種與天地相攜的古怪氣息,令人光是站在跟前,就生出無限渺小之感。

此刻,在那水池邊緣處,正麵向六角輪盤,站著一個身形高大的黑袍男子,其頭上帶著鬥笠,黑紗垂下,將麵容完全遮蔽了進去。

然而,更加古怪的是,這鬥笠男子明明身上氣息內斂,看似平平無奇,可站在那裡就好似山嶽雄峙,氣勢竟然壓過那六角圓盤一籌。

鬥笠男子微微頷首,低垂的黑紗貼在他的胸膛上,似乎正低頭沉思著什麼。

這時候,一陣腳步聲從遠處傳來,一名容貌嬌美,皮膚白皙的黑裙女子,其正手挽著一名身著藍色宮裝的美貌女子,踏上石台朝這邊款款而來。

這黑裙女子不是彆人,正是蛟三。

其姿容已屬絕美,而那宮裝女子比她還要猶勝三分,卻也不是彆人,正是被輪迴殿人稱為“如霜”的女子。

若是韓立在此,自然不會認可這種說法,因為這“如霜”無論是模樣還是舉止神態,都和南宮婉一般無二,事實上,也的確正是南宮婉。

蛟三挽著她的手,隻覺得肌膚滑膩,卻微微有些冰涼,與她此刻有些發燙的手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相比於手心的熱度,蛟三此刻的心緒更加的紛亂,她的眉頭微微蹙起,臉上神情也有些凝重,忍不住時不時地偷眼看上如霜一眼。

自打得知如霜便是自己母親以後,蛟三便無法再以原先的眼光看待她,隻是後者神魂不全,對於她的觀察渾然不覺異樣,隻是麵容平靜地跟著她朝著石台中央走去。

“殿主。”

來到那六角水池邊,蛟三鬆開瞭如霜的手,向鬥笠男子施了一禮。

如霜也同樣如此施了一禮。

“進去吧。”輪迴殿主轉回身,目光落在兩人身上,說道。

蛟三聞言,牽起如霜的手,走到了水池邊。

如霜略微遲疑了一下,看向蛟三。

蛟三衝她溫和一笑,示意她走進水池。

如霜便提起裙邊,沿著水池邊的台階一步一步朝著水池中央走了過去。

池中水並不算太深,她走到中央時,也不過齊胸而已。

然而,當她剛一站定,想要轉身看向蛟三這邊時,忽然雙眼一陣昏沉,身軀向後一倒,竟是直接昏睡了過去。

蛟三見其昏睡之後,身軀向後仰倒,漂浮在了水麵之上,臉上並冇有什麼驚訝之色,似乎對此早已經知曉,隻是目光之中多少還是有些疑慮。

“殿主,你讓我帶……孃親她來這裡,是為了什麼?為何孃親她對於我冇有半分記憶,絲毫不知道我與她的母女關係?”蛟三秀眉蹙起,忍不住問道。

“你母親記不得你,是因為她已經輪迴過了一世,自然記憶全無,記不得你。”輪迴殿主說道。

“已經輪迴過一世,這是何意?”蛟三問道。

“我的意思……便是說她的上一世纔是你真正的孃親,名叫‘甘如霜’。而這一世,她複姓南宮,單名一個婉字。想要讓她記得你,須得幫她恢覆上一世的記憶才行。”輪迴殿主沉吟片刻後,緩緩說道。

蛟三乍聽到“南宮婉”這個名字,隻是覺得有些耳順,但卻並未在意,隻是愣了愣,問道:“甘如霜……我叫甘九真,是隨母親姓嗎?”

她的腦海裡,一瞬間冒出無數個問題,母親上一世因何而亡?自己的父親身在何處?已經輪迴過一世的母親,還算是她的母親嗎?

不過最終,她也隻是問出了一個問題:“為何我也記不得孃親?”

“你孃親上一世亡故之時,便是你降生之日。你隻在出生時見過她一眼,又怎會有記憶?”輪迴殿主說道。

“孃親是因我而死嗎?”蛟三渾身冰涼,問道。

“不是。”輪迴殿主斬釘截鐵道。

“可孃親……”

“九真,你的問題太多了,一切等她回覆記憶之後再說。”輪迴殿主冷冷打斷了她的話,說道。

蛟三聞言,便沉默了下來,站在一旁,凝視著水池中那個身影。

輪迴殿主雙手在身前一合,口中響起一陣吟誦之聲,開始掐動起法訣來。

隻見他身上衣袍無風自鼓,身上盪漾其一陣陣暗紅色的法則波動,並指朝高空那六角輪盤一指,一道凝實的紅色光柱便打在了輪盤之上。

緊接著,一陣呼嘯之聲響起,六角輪盤隨即開始旋轉起來,速度越來越快。

圍繞在其四周的紅色光暈,也被其旋轉之力帶動著環繞飛旋起來,當中一道筆直紅光從上方直灌而下,將南宮婉的身軀籠罩其中。

身處紅光之內的南宮婉,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眼皮下的兩顆眼珠來回滾動起來,像是陷入了什麼激烈的夢境中一般。

隻不過很快,她就停止了異動,但是整個人卻開始緩緩下沉,最終冇入了水池中。

……

黃泉大澤當中,血色雲牆遮天蔽日,原本的峽穀之勢已經不複存在,韓立幾人乘坐竹舟此刻如同穿行在山穀涵洞,就連頭頂上方,也都交織血雲。

“等出了這片區域,距離湖心就不遠了。”鬼巫開口說道。

韓立點了點頭,冇有答話。

這一路行至此處,還算順利,先前兩次差點被正反旋風捲到,最終也都化險為夷,可見鬼巫所言的這條隱秘水道並無問題。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竹舟從一道高捲入空的正反旋風下方穿梭而出,前方水域霍然開朗,近千裡的範圍內,非但看不到血雲,就連旋風也冇有了。

“奇怪,這裡怎麼會有一條無風帶?”鬼巫見狀,有些意外道。

“無風豈不是好事?”啼魂疑惑道。

“未必。此處出現無風帶,意味著我們預計的路徑上發生了變化,這裡無風的話,原先可以通行的水道處,就未必無風了。萬一原來的路被堵上了,我們就要被困在這大澤中了。”韓立搖了搖頭,說道。

就在這時,他的神色忽然微微一變,目光一轉,朝著另一邊的血雲高牆方向望去。

隻見原本相對靜止的雲牆,忽然發生異動,朝著這邊的無風帶區域湧了出來。

緊接著,雲牆後方就出現了一道龐大無比的陰影。

“這是……”鬼巫神色一變,喃喃說道。

啼魂神念一動,眼中卻閃過一絲古怪之色。

血雲翻騰之際,一頭身形巨大足有千丈,形如鱷龜的黑色巨獸,竟然貼著湖麵,低空飛掠了出來。

韓立蹙眉望去,就見其身下生有四隻蒲扇般的巨大獸鰭,上下煽動之間,便有一層黑色旋風吹卷而出,在其龐大的身軀和大澤湖麵中間形成一道特殊氣流,托舉著身子浮空而行。

“這是什麼異獸,竟然不受正反旋風影響?”啼魂問道。

“不可能啊,這幽浮冥龜早就已經絕跡數十萬年了,怎麼可能還會出現?”鬼巫滿臉驚詫,難以置通道。

“上麵有人。”韓立目光一凝,說道。

鬼巫和啼魂聞言,忙朝那邊望去,隻見巨龜背上影影綽綽,赫然站立著七八道人影。

其中為首一人,身形異常高大,身披一件灰色長袍,內裡卻是一具瑩潔如玉的白色骷髏,渾身上下縈繞著一層若隱若現的白色氣流,渾身散發著一股強大氣息。

白骨骷髏身後,稍微落後半個身位,則站著一個身高三丈,渾身血紅的無頭男子,其以**做眼,單手握著一柄血色巨斧,卻正是血厲。

血厲身後並排還站著幾人,其中就有之前統領鬼物追殺韓立他們的那名鬼兵首領陰羅。

韓立看到他們的同時,這些人也注意到了韓立。

血厲眼中厲色一閃,身形一躍,便飛入了高空當中,手中一杆巨斧一個掄轉,朝著韓立當頭劈斬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