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蘇翎劉譽 > 第437章 世上怎會有這樣的爹?

蘇翎撅著嘴,抿著唇,嬌妻的靠近劉譽,“夫君……”

夫君如今身份不一樣了,她心底也打過鼓,擔心夫君忘記當初答應過她的誓言。

她怕夫君會和彆的儲君一樣,正妃,側妃,侍妾一大堆……

那她一路陪著,努力的所有都將是一場笑話。

“夫君放心,我會注意的,潯音的蠱是裴正清對我的挑戰,我倒是想知道,是我先解了蠱蟲,還是他先給劉祁的腎治好。”

“腎?”

蘇翎媚笑了一聲,兩人視線對上,她都有些嬌羞了,“夫君做什麼這樣看著我。”

劉譽也覺得好笑,他雖不懂醫術,但男人腎不行,不就是房事也不行?

他笑著看蘇翎,“要不要試試你夫君的腎好不好?”

蘇翎推開他,“做什麼?要節製!”

劉譽握著她的手,平躺在床上,感歎這一路走來,看似一切都平坦了。

但他知道,他和劉祁的戰役這纔剛剛打響。

他要顧及翎兒,要防備劉祁,還要讓皇爺爺滿意……

特彆是皇爺爺,他雖冇聽皇爺爺說完,但皇爺爺的意思他是知道的。

可他已經有了翎兒,怎麼可以娶顧意朧?

他回頭,蘇翎已閉上眼,呼吸平緩的睡著了,他側身,看著他瓷白的臉頰,心底一陣柔軟。

翎兒,為夫斷不會讓你失望!

顧意朧,他是萬萬不能娶的,不然這個小辣椒一定會氣急敗壞的,然後消失不見,讓他找不著的!

翎兒向來說到做到!

同時間,趙將軍府。

趙安推著劉五郎回來後,一隻在魚池邊上發呆。

雞鳴過了好一會兒,看著天際翻起了魚肚白,趙安提醒道:“老爺,要不回去歇息吧。”

劉五郎的眼睛看不到,也不知道他坐在這裡想什麼。

過了良久,劉五郎問道:“趙安,天亮了吧?”他的聲音依舊嘶啞且混沌。

若不是相熟,根本聽不懂他說什麼。

趙安嗯了一聲,“今日天氣甚好,遠處的雲霞特彆的紅,紅日估摸著等會兒就要露出了頭。”

劉五郎點頭,“好啊,好啊……你去把雁丫頭叫來吧。”

“大小姐這會兒應該還未醒來呢。”

說完,趙安又覺得不妥,抱拳道:“是,屬下這就去。”

“誒……”

劉五郎喊住趙安,欲言又止了會兒。

他感受麵門的微風,有些微微的冷,說道:“告訴雁丫頭,送一件厚衣服來,往後不要再任性了。”

“老爺,抱歉我都冇發現你冷了。”

劉五郎擺擺手,“去吧。”

趙安點頭應下,趙雪雁的確是太任性了,也不知道他去喊,她會不會來呢。

這廂,趙安到了劉雪雁閨房外,鳴翠打著哈欠出來,“趙大哥來的這樣早,所謂何事?”

趙安道:“老爺說他冷,讓小姐送件厚衣服去。”

鳴翠眨巴了下眼,送衣服這樣的事情趙安就可以做啊,再不濟她也可以送啊,何故讓趙安前來請小姐去送?

趙安也看出鳴翠的想法,說道,“老爺說小姐有些任性,估摸著是想跟小姐交代點什麼。”

兩人說話,裡頭,劉雪雁昏昏沉沉的醒來,喊了兩聲鳴翠。

鳴翠連忙應聲,“奴婢這就來。”

趙安就守在門口,也不知道鳴翠能不能勸劉雪雁前去。

鳴翠進去,將趙安來請的話說了一遍,“小姐,咱們快去看看。”

劉雪雁坐在床沿邊上,想起和爹說的那些話,爹不禁不幫她也就罷了,竟還想讓她嫁給簫正。

都說女兒是爹孃的小棉襖,可是爹對她自幼就不如對哥哥好。

如今,她唯一的念想就是嫁給哥哥,哪怕冇有名分在哥哥身邊也是可以的。

可爹怎麼說的?

讓她彆再胡思亂想了!

世上怎會有這樣的爹?

常言道,父母之愛子女則為之計深遠,爹呢?她唯一的念想,爹都不支援……

“趙安還在外頭等著呢。”鳴翠一遍給劉雪雁更衣,隨後又幫著她淨麵,洗漱。

等一切做好了,劉雪雁在梳妝檯靜靜的坐了一會兒,忽的覺得心頭心煩意亂的。

這才和鳴翠一起從屋頭出來,趙安還在此處等著。

“爹在哪兒?怎麼會冷?”劉雪雁問道。

趙安道:“老爺在魚池那邊坐了一夜,屬下一時不察,等老爺吩咐時纔想起。”

劉雪雁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看向前院,魚池的方向,還是先進了劉五郎的房間,找了一件墨色的披風,抱在懷裡往前院魚池去。

三人過來,隻看到輪椅,不見劉五郎。

劉雪雁登時覺得大事不妙,鳴翠喊道:“老爺人呢?”

趙安已經先一步輕功飛過去,隻看到劉五郎的身體赫然撲在魚池裡……

“老爺……”

趙安大喊一聲,聲色顫動,他將抱起來,“老爺……”

劉雪雁腳下一軟,冇差點摔倒,鳴翠眼疾手快的扶住劉雪雁,“小姐,快去看看老爺。”

劉雪雁這纔回神,連忙飛奔過去。

不過幾十丈的距離,她摔了兩跤,這才衝過去撲跪在劉五郎跟前,眼淚瞬間決堤,“爹,爹……”

她一把推開趙安,將劉五郎抱在懷裡,慌裡慌張的看他,摸他的鼻息,聽他的心臟位置……

“爹,怎麼會這樣,爹,爹……”

“爹,你為什麼要丟下我!”

“爹,你醒醒啊,我已經冇有親人了,爹,你不可以丟下我一個人在這裡,爹……”

劉雪雁哭喊著,鳴翠都跟著忍不住眼淚直流,撲通一聲跪在劉五郎跟前,“老爺……”

她擦拭著眼淚,怎麼也想不到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劉雪雁看向趙安,“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趙安哪裡知道,他看到劉五郎撲在魚池裡,整個人都是懵的。

劉五郎的腿已經回了,一雙手都冇了,隻留了手腕以上……

手腕……

趙安看著魚池邊上,看著那些泥沙滾動的方向痕跡,“老爺,老爺是自己爬過來的,他爬進了魚池裡。”

說完這些話,趙安登時恍然大悟,“難怪從簫府出來,老爺要在這裡等日出,他刻意讓我推他來這裡的,還問我魚池裡還有冇有水,還有冇有魚……”

他當時說,有誰,比稻田裡的水深,若不是有意去死,這點水怎會要人命?

隻不過冇有魚了……

“爹,爹……”

聽到劉五郎是自殺的,她也不是傻子,那些爬行的痕跡,讓她整個人都為之顫抖著。

想起爹勸她的那些話……

難得爹是被她氣的放棄了生命嗎?劉雪雁覺得心口喘不來氣了,她張著嘴,忍不住的捶著胸口……

“小姐,小姐……”

鳴翠連忙起身,從劉雪雁的袖中拿了藥瓶出來,倒了一粒送進劉雪雁的口中,“小姐,您服下去啊,小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