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 610 等東風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610 等東風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22:27:45

最新章節!

“近五年,和義海對內投資達15億港幣以上,其中超一半在基建項目,有三分之一投在商業地產。”

“義海集團帶動的投資超25億港幣,其中有洪數集團,港燈集團,大業集團,和合集團,新世界發展……”

“我個人替您辦的事也不少,和義十二萬兄弟都尊一個祖國政策,台島和義加大了跟內地的貿易。”

“你在我身邊安臥底,摧毀的並非一人之信任,而是天下洪門之信任,往後,洪門兄弟該如何處事?”

張國賓不禁感歎:“人啊,就怕走錯路。”

“讓人看低一輩子!”

柳文彥搖搖頭:“張先生,您的心情我理解,不過,我同安全部屬於兩個部門,一個管轄經貿合作,民間交流,一個管轄安全範圍,我希望您理解。”

“陳稷這幾年跟著您一直勤勤懇懇,照規矩辦事,有些針,是為了引線,不是為了害人。”

張國賓攤開雙手:“江湖規矩,有二心者,誅!”

柳文彥嚥了口唾沫,據理力爭:“為了國家,為了信仰,張先生能不能小節先放一邊,上述的兩個地塊國內銀行可以全資放貸。”

“您遞一份標書上去,相關程式我來打通,售出後還貸就行,按最低息計算。”

這等於是免費送地、送資、空手套白狼。

張國賓不相信陳稷和一個同誌兩條命能值80年代五百萬港幣的利潤,相關利益讓出來是為了彌合雙方關係,平複他的怒火。

張國賓作為一個江湖大佬,底色卻是一道灰,有利益又怎麼會不賺?

拿到手的利益纔是真,其餘一切都是談利益的價碼,為一個臥底把數年心血付諸東流不值得,所以,他在猜出陳稷是臥底的時候,並冇有立即拆穿陳稷身份。

留到現場就是等著拿到主動權,既要做出有豁出去的勇氣,又要留給對方談判的空間。

若是對方硬骨頭拿槍頂著他交人,他也會交,不把事做絕,但卻隻能立即割捨對內地的投資項目,該換到歐洲、日韓其它國家,再轉身去北美接管大公堂。

現在他贏了,拿到了利益,又能下台階。

於是他笑了:“拿錢堵我的嘴?”

“改和義海的規矩?”

柳文彥恭維道:“朋友間的互相幫助罷了。”

張國賓吸了口煙,彈彈菸灰,麵色嚴肅卻沉聲答應:“好!”

“乾的好!”

“江湖規矩,為義立,為利改,你做的對,唯有錢纔可以堵我的嘴,改我的規矩,這兩年我確實需要很多錢,換作社團裡彆的人來,你都談不攏,唯有跟我才談的攏。”

“人我全須全尾的交給你,但是除了上述的條件外,你們要把陳稷留在我身邊。”

柳文彥表情驚訝:“張先生,你留下陳稷是想要……”

“若讓人知道我收的門生有內鬼,我向你保證,陳稷躲不過的,和義海那麼多兄弟搶著立功,我壓都壓不住。”

“我要是壓住了,江湖上邊個驚我?”他說的很直接:“所以,陳稷必須留下,繼續幫我做事!”

“你們喜歡針,就插吧,不要搞得鬼鬼祟祟。”張國賓暢快道:“朋友間,坦誠些。”

柳文彥不禁歎道:“張生,你這胸襟。”

“害。”

“就算陳稷留下來,該插的針還是會繼續插。”

張國賓道:“我懂!”

“以防萬一嘛。”

“不過,不紅的人身邊纔沒針,你們插的越多,代表我越紅。”

柳文彥點頭道:“稍等。”

“我們商談一下。”

張國賓望著他起身離桌,走到餐廳門口同孔sir聊了幾句,又撥打電話一陣彙報。

五分鐘後,柳文彥彎腰走進餐廳,點點頭:“張生。”

“照你說的辦。”

張國賓滿意的道:“OK。”

他拿起大哥大打出一個電話,乾脆利落道:“放人。”

“送到公司樓下。”

東莞苗接到電話,滿口答應:“知道了。”

“大佬。”

十幾分鐘。

一輛麪包車抵達大廈樓底,幾名兄弟把陳稷和一名警察送下車交給孔sir,孔sir見到二人冇有刑訊、拷問的傷勢,表情好了不少。

張國賓笑著道:“要不要送你們走?”

“不用。”

孔sir揚言拒絕:“我們有車。”

兩分鐘後。

三輛車就駛抵現場,把孔sir和兩人拉走。

張國賓回頭看向柳辦:“老柳,往後不要把生瓜蛋子派來跟我聊天,有關安全的小事,讓陳稷直接跟我溝通。”

“大事通過保安部,有差人幫忙,我也插不上手,什麼經濟貿易、慶祝活動,出席有關會議之類的好事情你在來找我嘛。”

“我們這麼好的關係,彆被人攪渾了。”

他拍拍朋友肩膀:“是不是有人眼紅你?”

柳文彥嚇了一跳:...最新章節!

一跳:“這可不能亂說。”

心底卻琢磨著……

這件事情東莞苗全程冇有過問一句,淩晨,莫妮卡酒吧,李成豪卻不滿道:“大佬,怎麼把人給放了?”

張國賓雙手握著酒杯,輕輕一笑:“嗬嗬。”

“阿稷是自己人。”

“現在回去探親,過幾天就回來上工了。”

李成豪瞪大眼睛:“自己人?”

“看他思想覺悟好高,半點不想古惑仔,你這樣……”

大頭坤適時的把一瓶酒放在前邊:“豪哥,飲酒啦!”

“賓哥做事有道理的,我們一班打仔好好乾活就得。”

“去去去。”

李成豪舉起酒瓶,不滿道:“老子是食腦的!”

他飲下了酒。

倒也不再詢問。

在其位,謀其政,打仔往前衝,負責打就行,話事人負責的人是公司前景,社團兄弟前途,做事方法自然不一樣。

張國賓根本不是重利、而是重情!

若為一時之氣把兄弟前景毀於一旦,那纔是真正的大不義!

“講真的,傍晚跟柳文彥算賬的時候,心臟砰砰跳的可快!”張國賓喝了一口威士忌,想起幾個小時前的場景,不禁也有些後怕。

怕!

誰不怕!

可有膽子玩下去才叫魄力,纔有錢賺。

“大哥!”

“警察把陳稷和黃海送過口岸了。”

楚壞推開門踏入辦公室,叫道:“這兩個人是張國賓親手送給警察的,張國賓已經不是我的朋友了。”

“他是我們的敵人!”

“嗙!”

沈鑫一掌拍在桌麵,整間辦公室頓時寂靜。

隨後,他靜靜閱讀完一份檔案,起身說道:“敵人?”

“如果每一個得罪你的人,你都當成敵人,世界上還有的朋友嗎!”

楚壞握拳道:“我去解決那兩個人!”

“不行!”

沈鑫果斷講道:“陳稷名義上是張國賓的門徒,動他就是打張國賓的臉,實際上更是警方臥底,動他更是打局裡的臉!”

“黑白兩道你都得罪,你膽子真大。”

楚壞低下頭。

沈鑫歎了口氣,摘下眼鏡:“這件事情不怪你,看來各方都算計好了,有人見上頭風向變了,就想踩遠鑫試試水。”

“明麵上,和義海依賴我們遠鑫集團賺錢,暗地裡,我們遠鑫集團也依賴和義海。”

“雖然大部分財路是我們給和義海的,但是,冇有和義海,這些生意也不好做,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一件事情。”

楚壞看見希望,問道:“哪件?”

“等!”

“等?”

沈鑫講道:“等風來。”

“等東風。”

……

半島酒店。

張國賓跟海關總監督上官高翔見了一麵,吃了一頓晚餐,今年,負責荃灣碼頭的上官高翔表現優異,再度晉升。

當中,少不了和義海為之活動,拉攏關係,貢獻資金。

上官高翔是海關內徹頭徹尾的義海人。

除了冇有斬雞頭,喝血酒,錄入海底名冊,其餘同義海兄弟相差無幾,地位甚在義海大底之上。

老晉、元寶、鹹水等涉及關口貿易、水路生意的大底,常常都跟上官sir一起飲酒吃飯。

陳稷回到香江以後,繼續負責歐洲跟香江間的日化原料線,對於內地發生的事情隻字不提,一切彷彿都跟冇有發生過一樣。

不過,他到刑堂走了一遭,錢勳基、孟池等兄弟,有意無意跟他多了一層隔閡,或許是怕受到牽連,或許是察覺到什麼,其餘門徒漸漸開始以錢勳基為首。

這個二黑代威望上漲不少,何況還受到叔父們看重,身邊彙聚了一些骨乾,開始接管歐洲路線的實權。

正常江湖人受到同門競爭都會奮起直追,陳稷卻表現得非常佛係,導致錢勳基事情辦的很順利。

人各有誌,有時候江湖,真的更歡迎江湖人。

月餘後,陳稷運了一批貨回港,來到和記大廈拜見大佬。

“阿稷啊?”

“什麼事!”

辦公室裡。

張國賓語氣隨意,好像之前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陳稷卻麵色嚴肅,語氣鄭重的道:“張生,內地警方希望協助幫忙摧毀遠鑫製毒集團。”

前幾年和義海放棄**生意之後,全盤市場就被遠鑫集團接手

可以說,遠鑫集團旗下的工廠已經發展為世界最大的一個製“冰”工廠!

也許走粉老牌社團都有渠道,但是製“冰”,隻能一家進的貨夠純、都正、都便宜!

“你連我一聲大佬都不願意叫了?”張國賓笑著放下鋼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