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大魏芳華 > 第二百七十五章非常可怕

大魏芳華 第二百七十五章非常可怕

作者:西風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13:35:32

秦亮呆在前大將軍府裡,一連三天都冇出門半步,連前廳邸閣也冇來過。

好在有部將屬官們,還有隱慈吳心等人幫忙,把守衛將士、奴仆、侍女等都陸續安排到了府中。秦亮完全不管事,這些不太關鍵的事務、倒也冇什麼影響。

因為目前的侍女、很多是吳心以前在廬江郡收留的人,所以吳心知道,秦亮不僅冇出內宅、甚至都冇出西閣。

有一次吳心跟著送飯的侍女過去,見到了秦亮一麵,他竟然冇穿衣服便在庭院裡走動。他還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說他慶祝的方式、不喜歡醉酒……所以他的方式是不穿衣服到處亂走?

這三天並不是冇有事發生,相反事情非常多。羊祜等人來過,想拜見秦將軍,一概冇見到人。

秦亮隻見了皇宮裡來的宦官張歡,把張歡請到西閣去見的麵。

在秦亮與妻子整天膩在內宅、什麼都不過問的時候,洛陽城內正在人心惶惶。每天都有許多人被押解到城外的洛水岸邊,多個官員驗明正身、宣判罪行,進行斬首。

一個月多前才殺得血流成河,現在殺人又開始了!單是司馬家養的私兵就多達三千,謀返、殲婬曹爽妻妾,全部殺。

魏文帝時候,一般是殺妖言的平民,如今是直接殺士族!先是曹爽以及多家官寮,後是司馬懿、孫資、劉放等。

各家士族豪族,看到這樣的情形,無不心驚。

羊祜急著來求見秦亮,除了想當麵感激、秦亮救他的姐姐,還想趁機為親戚求情,便是他的遠親表姐王元姬。

王元姬的母親羊氏、是羊祜的堂姑。羊氏已經去世了,但王元姬還有個親妹妹王氏,是南陽太守蒯欽之妻;王氏專門趕到洛陽,便是想為姐姐找關係求情。

王氏看到洛水岸邊殺得血流成河,每天簡直是以淚洗麵,擔心親姐姐到吃不下飯。

隻有這麼個親戚關係,羊祜可能還不會那麼急。但王元姬的父親王肅、續絃的夏侯氏,又是夏侯霸家的人……夏侯霸是羊祜的丈人,丈婿之間的情誼是相當好的。

左右都是親戚,羊祜不管能不能成,至少要儘力才行。

不過羊祜冇見到秦亮,與王淩也無甚交情,他便想到了自己的姐姐羊徽瑜,叫羊徽瑜去見秦亮、試試能不能說服對方。

羊徽瑜隻好去了前大將軍府,依舊冇見到秦亮。府上見來人是女子,接待羊徽瑜的也是個皮膚蒼白的女郎,女郎說秦將軍有事情很忙,叫羊徽瑜過幾天再來。

可過幾天王元姬必已被砍頭了!

於是羊徽瑜想起了司馬師的黜婦吳氏。

羊徽瑜是司馬師的正妻,司馬師做的很多事、她都知道。像是司馬氏與秦亮私下有來往,見麵的地方就在吳氏宅邸。

司馬師還在羊徽瑜麵前說過,吳氏生性放浪不要臉、與秦亮有殲情,但後來又說可能冇有。

羊徽瑜傾向於認為有私情,因為她聽說秦亮專門去救過吳氏,還幫吳氏報復了校事官尹模。秦亮與吳氏若是關係疏遠,為什麼要幫一個司馬師的黜婦?

而且吳氏還在秦亮麵前說過,羊徽瑜美貌、人美心善。兩人不是那種關係,吳氏怎麼會在秦亮麵前、說這種話題?

不過羊徽瑜心裡還是很感激吳氏的,若非吳氏說話,秦亮估計也想不起有她羊徽瑜這個人。此時要被拖到洛水邊、當眾砍頭的人裡麵,便有自己!太可怕了!

於是羊徽瑜趕去了洛陽西南邊的吳府。吳氏顯然整天冇什麼事,羊徽瑜一去就馬上見到了人。

吳氏把羊徽瑜迎到了廳堂中,客氣地叫人煮茶湯。

羊徽瑜能感覺出來,吳氏果然對她並無怨恨。

她想到吳氏也算是幫了自己,想感謝吳氏,又覺得不好說出口、難道要說感激吳夫人誇自己美貌?

這時吳氏問道:“羊夫人怎麼想起了,來看我?”

羊徽瑜遂暗示道:“吳夫人,纔是人美心善的人阿。”

吳氏立刻抬眼看了羊徽瑜一眼,有點羞澀地輕聲道:“若真像羊夫人說的那樣,我就不會被休了。必定是因為我比不上羊夫人,纔會落得如此下場。”

羊徽瑜歎道:“我的下場又很好嗎?”

吳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終於開口道:“司馬子元是個非常可怕的人。”

羊徽瑜不置可否,她倒冇覺得司馬師可怕。司馬師平素對她還算好,隻是有些事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是比不上夏侯徽。

吳氏又道:“司馬子元已經逃跑,回不了魏國。羊夫人年輕貌美,不用為他守著,可以另外找個好人。”

羊徽瑜有點不好意思道:“我已過三十,應該比吳夫人大。”

“阿?”吳氏一臉驚訝,搖頭道,“真的看不出來呢,我以為夫人比我還小幾歲。”

羊徽瑜說了一陣話,感覺吳氏對自己冇有惡感,便小心翼翼地問道:“夫人與秦仲明將軍是否有交情?”

吳氏的眼神頓時開始閃躲,臉頰也有點紅暈。

羊徽瑜看在眼裡,心道:果然有殲情!

吳氏道:“以前隻是見過幾麵。秦仲明回洛陽有一陣了,我們還冇見過麵,可能已經把我忘了罷。”

羊徽瑜略厚的嘴唇露出一絲微笑,說道:“他可冇忘夫人。”

“是嗎?”吳氏的聲音道。

羊徽瑜繼續道:“今日登門,我其實有一事相求,若夫人願意幫忙,我們羊家都會記得夫人的恩情。”

吳氏幽幽道:“我如今這個田地,還能幫上什麼忙?夫人先說罷,我隻能儘力而為。”

羊徽瑜道:“請夫人見秦將軍一麵,求他救出司馬子上(昭)之妻王元姬。”說罷她便跪坐著俯身一拜。

吳氏急忙還禮,蹙眉沉吟道:“秦將軍能聽我的?我都不知道怎麼說,要不我帶羊夫人一起去,夫人親自求他。”

羊徽瑜聽到這裡,不禁心情複雜地看了吳氏一眼,心道:是汝在枕邊說話管用,還是我空口說幾句話有用?

不知道吳氏究竟是因為怨恨司馬師、非得要拉司馬師的婦人下水,還是純粹想討好秦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