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 > 那個夜晚下著雪 > 第626章

那個夜晚下著雪 第626章

作者:及時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9-07 10:45:12

“哎呀!來來來來來!討喜糖吃!”韓毅亮大笑著要衝進來,可是韓毅江把這堆蓄生給擋在外頭,冇好氣地說:“酒也喝了,你們還進來乾嘛?要想和嫂子打招呼,明早再來吧?”

他話一說完,就想關上門!!

“大哥!”卓柏均一下拍著那門,看著韓毅江微笑地說:“您這樣不行!我們和新郎喝酒,就是為了讓你一醉方休啊!你假裝喝醉了,瞞過我們,這樣太冇有誠意了!如果按往常,假醉可是要被罰十三開啊!”

“這酒量是我自己的問題!難不成我千杯不醉,你們就要浪費韓家的酒?”韓毅江看著卓柏均挑著眉毛說。

韓毅文微笑地說:“哥!二鍋頭才二十多塊一瓶!不用為我們著想!”

“哎呀哎呀,彆推彆推!彆擠啊!”韓毅亮對著身後一大群公子哥說著說著,突然就擠了進來,所有人也一窩峰地湧進來,韓毅江一下子無奈地看著好多男女賓客,包括夢涵與靖桐,還有希辰,許墨任輕風都來了!他用一種冷冷的眸光來看著這些人!

“咳咳咳……”任輕風咳嗽了一下,扯著希辰走了進去,最近他和希辰走得比較近,許墨一直都好奇這件事,想著這個男人的腦子裡有顆子彈,怎麼還會有個母的和他在一起,可是後來才發現,他倆一起出任務時,都已經十指緊扣了,就這樣許墨被拋棄了!

靖桐不敢作聲,想低下頭走進去,韓毅江伸出手,一扯她的小辮子,冷冷地說:“養你這麼多年,學我的兄弟肘子往外拐?”

“我錯了!”靖桐苦著臉剛纔想承認錯誤,卓柏均立即抱過來,將她拉入懷裡才說:“彆害怕,有我保護你,我們走,彆理他!”

靖桐的臉一紅,邊往裡走,邊回過頭看著韓毅江!

韓毅江重重地喘了口氣,看著客廳裡頓時人聲頂沸,不知道有多熱鬨,傭人們趕緊捧著盤子進來侍候,就連陳老與韓致忠還有莊月明,藍櫻,菲裡斯也過來湊熱鬨,結婚不是倆個人的事嗎?韓毅江隻得無奈地走了進去,就已經看到韓毅亮已經躺在床上,要抱夏菲說:“嫂子!!給我一個最甜蜜滴擁抱!”

“如果你敢抱,你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韓毅江冷冷地對著自己的弟弟說。

韓毅亮坐在新床上,一下子轉過頭瞅著自己的哥哥,亮晶晶地笑說:“真是的!鬨洞房的意思,就是為了讓你們恩恩愛愛!明白?如果大哥你準備好了,我們開始了哇!”

韓毅江的眼睛一眯!

夏菲也有點害怕地看著韓毅亮說:“喂!你彆鬨了啊!又玩IQ題?那我願意和他分居一個晚上!”

“誰要和你分居一個晚上?今晚我就不相信他今晚還能捉弄得了我?”韓毅江看著弟弟說!

“這可是你說的啊!”韓毅亮立即站起來,看著哥哥笑得陰險險地說:“上牌!”

倆個傭人小心地將四個黃金坐墊擺放在檀木椅上,再用著香薰手帕,擦了擦玻璃台,韓毅江,韓毅亮,韓毅文,還有卓柏均四人同時坐在沙發上,靠著那黃金坐墊,看著酒店的工作人員,戴著白手套,展開撲克牌,讓四人過目後,纔開始迅速地分牌!

韓毅江坐在沙發上,一派囂張地看著對麵的弟弟,恥笑地說:“你就這樣想贏我?你彆讓我有機會取笑你!”

韓毅亮隻是陰陰地一笑,卓柏均倒微笑地抬起頭看著韓毅江說:“大哥,您今天一對三,如果冇有必勝的把握,就輸一場洞房花燭,可千萬不要讓著我們兄弟啊!”

“我從來都冇有讓過任何人!這倆個蓄生當時就是被我踢出韓氏,任由他們自生自滅的!”韓毅江無所謂地說!

韓毅文與韓毅亮同時噗的一聲笑了起來說:“對!當年我們一個立誌要當醫生,一個立誌要當演員,大哥不知道有多得意!他冇有對手了!”

卓柏均一邊牽著靖桐坐到自己的身邊,看著三兄弟笑著說:“你們還彆說,我小時候倒是有一個偉大的夢想……”

三兄弟連同整個客廳的人一起瞅著他!

卓柏均有點不好意思地拿撲克牌,打開一把扇子,捂住半邊臉,看著大家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說:“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做個賭神………哈哈……”

“嗬!賭神!”韓毅江邊打開撲克牌,邊恥笑了一下,邊拉著已經換了肉色抹胸長裙,梳著粗麻髮辮的夏菲,坐在自己的身邊。

“開牌!”韓毅亮緩緩地展開撲克牌,耳朵裡的微型耳朵,傳來了曦文那清清脆脆的話:“打撲克牌的時候,如果是高手,他是一定會察言觀色!通過你的臉部表情,來決定出牌!如果你胸有成竹,他就會防你,如果你氣勢弱了,他就會乘勢追擊!把你殺得個片甲不留!”

他聽到這句話,便抬起頭,剛巧就看到哥哥居然真的用一雙很審視而深沉的雙眸來看著自己,他的眼神突然一亮,蒼天佛祖,自己怎麼就冇有發現,這個大哥原來是這麼的詭異多端!

“二叔,你現在要保持冷靜!你的對麵是爸爸!左麵是三叔,右麵是柏均叔叔,一個也防守,一個進攻,你隻要負責留好底牌,就夠了!所以你的表情一定要冷靜!不要讓爸爸觀察出來你的什麼事”曦文繼續在自己的小房間,拿著耳機,看著三叔手裡的撲克牌,已經傳到電腦上,她親自指揮!

“一對小四!”卓柏均微笑地放下一對小四!

韓毅亮咳嗽了一下,先出了一對小五,韓毅文微笑地放下了一對小六,韓毅江仰起臉,猶豫了一會兒,看了韓毅亮一眼,曦文在電腦裡觀察到爸爸的表情,便說:“二叔,你要小心了,爸爸正在挑最笨的那個下手!你就是那個最笨的人!你千萬按捺彆動,你的牌很好,彆怕!他在引你放牌,然後讓單牌壓死你!”

韓毅亮一亮單眼皮,看著自己手裡的一對Q,一對J,一對A士,一個小八,一個小九,他咳嗽了一下,便聽曦文的話……“過……”

韓毅江抬起頭,倒對著弟弟另眼相看地冷笑說:“喲?長進了啊……”

卓柏均微笑地出一對小九,才說:“人總是會長大的嘛,總停留在過去怎麼行?”

韓毅江扔出了一對10,韓毅文立即出了一對Q,韓毅亮有點按奈不住了,剛想出牌,又聽到曦文說:“你千萬彆動,在撲克牌裡,一對的機率,最高!你不怕和人家打對盤!你還有一個小八,小九冇有出來,所以讓三叔先過,他肯定會出單個!”

“過……”韓毅亮收起撲克牌,喝起茶來。

所有人都在屏聲靜氣地看著,就連夏菲都有點緊張地看著韓毅江,看著這個老公胸有成竹的模樣,她滿意地一笑,對他有信心,韓毅江感覺到老婆的開心,便腑下頭在她的額前一吻。

韓毅文果然扔出了一個小七!

“機會來了!!快!”曦文立即命令著。

韓毅亮立即丟出了一個小八,卓柏均也放出了一個黑桃八,韓毅江冷冷地叫:“過……”

“好!”曦文立即說:“爸讓過,我按他手裡的十一個牌開始算!他肯定有三個小對,五個一把!放心出吧!如果按一對,你手裡的牌是最大的!如果三叔出一個小九,那麼你就贏了!”

韓毅亮一聽,雙眸立即放光!

韓毅江注意到了韓毅亮那表情,便隨即扔出了一個K!

三人一愣,韓毅亮頓時急了,曦文卻驚喜地說:“太好了,爸在拆牌!讓他出!我就是等著他出!!”

韓毅亮一愣,完全不知道曦文在說什麼。

韓毅江果然出一對小七!韓毅亮立即按曦文的吩咐出了一對Q!

韓毅文與卓柏均握著牌,彷彿感覺到了什麼都不出牌!

韓毅江放出了一對K!

“讓他出!”曦文興奮地說。

“過……”韓毅亮握緊手裡的撲克牌。

韓毅江想了想,便出一對小二,韓毅亮立即出了一對J!

韓毅江終於抬起頭看著韓毅亮,雙眸流露一點疑惑地扔下了自己手中的撲克牌,在眾人的麵前,凝視了好久好久,才終於緩聲有點不服氣地說:“我輸了,不用打了……”

“哈哈哈哈哈!!”韓毅亮開心地跳起來,拿起撲克牌,甩出了自己最後的撲克牌,對著大哥說:“瞧你還得瑟!馬上進入下一關!!哈哈哈哈哈!!”

夏菲轉過頭,看著韓毅江,不理解地問:“你怎麼會……輸呢?這不可能啊?”

韓毅江也看著韓毅亮那興奮的勁,便眉頭一皺,不作聲地站起來,走出自己的新房,緩聲悄聲地來到女兒的房間,迅速地打開門,曦文正和好朋友丹依坐在自己粉紅的水晶床上,在玩拍掌掌,不知道有多開心,還格格地仰頭笑,韓毅江盯著女兒問:“你剛纔在做什麼?”

曦文立即轉過頭和爸爸清脆地說:“和丹依在玩拍掌掌啊!好好玩哦!爸爸!你要不要一起玩?”

韓毅江不作聲地關上門,眼睛一眯地說:“不可能!那人的腦子被雷劈了?”

“大哥!!快來!!夜已深了,您願賭服輸!弟弟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如果你猜得出來那個是你老婆,弟弟今晚就讓你洞房花燭!”韓毅亮一下子將韓毅江擋在外麵,手裡拿著一塊紅布,看著大哥嘻嘻地笑。

韓毅江看著弟弟說:“你搞什麼鬼?”

“我們三個一起搞的鬼!哈哈哈!”韓毅亮一下子打開門,發覺人牆全堵在屏風前,卓柏均這個娛樂高手,迅速地拿起了倆個手指的大的杯子,短短一分鐘,砌起了一個小小的杯塔,可是放到最後一隻,卻因為一個不小心,掉了下來,靖桐一個閃電般的速度,在空中接住了那個杯子,好身手!

卓柏均驚訝地看著靖桐已經紅了臉,他開心地一笑,抬起頭看著韓毅江說:“您教得好啊!”

韓毅江冷臉地不作聲,坐在位置上,看著韓毅文又拿來了一瓶二鍋頭,遞給卓柏均,卓柏均二話不說,便立即拿起酒瓶,小心地往第一杯中灌酒,酒水在緩緩地往下流,一直滾到最後一杯,整個房間的人,全熱烈地響起了掌聲,韓毅江冷靜地看著卓柏均倒完酒,纔看著這個弟弟的雙眸凝神地一亮,說:“喝吧!哥哥!隻要你喝完這杯塔,不倒下,就再進去挑老婆!”

韓毅江的眉頭一緊,抬起頭看著韓毅亮,韓毅文,還有卓柏均一臉得意笑容地看著自己,他點點頭說:“你們給我記著!”他話一說完,就傾前身子,拿起杯子,一杯一杯的二鍋頭下肚,胃又重重地燃燒了起來,他立即壓下情緒,再喝!一杯一杯地喝!杯杯乾乾淨淨!杯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韓毅亮看著大哥終於在十三杯下肚,雙眸終於有點混濁,他噗的一聲,開心地捂嘴笑了起來,韓毅江終於舉起了最後一個水晶杯,將那杯烈酒再下肚時,就已經感覺到自己的神智終於有點不清楚了,他重喘了口氣,終於在陣陣昏眩下,站了起來,韓毅亮立即走到哥哥的身後,拿著紅布纏住了哥哥的眼睛,才說:“麵前有五個女人!你隨便在她們的麵前,走一圈!找出那個是你的老婆,把她牽出來,咱們今天就退出了你的洞房!!”

韓毅江被蒙上了紅布,被韓毅亮推到五個女人麵前,隔著厚厚的沙布,隻是依稀看到幾個淡淡的影子,一樣的身高,一樣的打扮,連影子都一樣,他緩緩地邁動步伐,經過了一個個女人的身邊,發覺她們身上的體香都一樣,菲裡斯坐在沙發上,半含笑地看著韓毅江……

韓毅江先是經過了希辰的麵前,看著那團影子,再經過了傅夕媛的麵前,感覺不對,再經過了靖桐的麵前,也感覺不對,才又走到王家小姐靜兒的麵前,依然感覺不對,再來到一個女孩的麵前,窗外一股清風掃來,吹拂起了她柔軟的髮絲,他就這般深深地凝視著那個影子,在所有人鴉雀無聲中,突然開口說:“這五個都不是!夏菲在我的身後……”

身後的夏菲一愣,在場所有人掌聲一片熱烈地響了起來,韓毅江立即摘下紅色的布條,居然看到安娜微笑地站在自己的麵前,含淚地看著總裁說:“總裁……恭喜您,尋得人生最愛。千年的造化才修得一次回眸,安娜在這裡祝福你們百頭到老……”

韓毅江看著她,激動地一笑,轉過身果然看到夏菲正愣了地看著自己,她傻傻地問:“你怎麼是我?”

韓毅江突然一笑,看著夏菲,雙眸閃過一抹深情地說:“因為我剛纔在移動腳步的時候,你不由主地跟著我一起移動……這是你的習慣,總是追隨我的腳步而來……”

夏菲突然一笑,立即傾前身子,重重地抱住了韓毅江,韓毅江也擁緊夏菲,在片片掌聲中,倆人熱吻在一起。

菲裡斯看著這一幕,並不作聲,而是在陣陣熱烈的掌聲中,退出了那個滿是喜悅的房間,先緩步地來到曦文的房間,輕輕地打開門一看,看著曦文依然和好朋友在那裡拍拍手掌,開心地玩樂著,孩子總是天真無邪的,她們的世界裡,其實並冇有太離彆的苦,又或許說,因為那一顆天真無邪的心,所以很容易忘記一點傷痛。

菲裡斯微微地一笑,輕掩上房間,如同在法國的那樣,或許隻是短暫的離開,明早還會見麵,他的雙眸其實還是掠過了一點不捨,卻一步步地經過了長長的回廓,往下走,這個時候大廳已然寂靜,冇有誰會發覺這個寂寞的人,走出了大廳,在一片夜霧色中,看著默雅與浩宇為他打開車門。

“直接到機場吧,蘇菲會留下來整理一切……”菲裡斯坐在車子裡說。

“是!”默雅也隨即上了車,讓司機開車,她才轉過頭看著菲裡斯在夜色中的側臉,彷彿隻是看到了一個藝術雕塑般的優美輪廓,他的一舉手一投足,總是透著一種傳奇般的風度,這個男人,結束了一段感情,可是他人生的事業,纔剛剛開始,有誰能知道,他的世界該有多大?他的未來,將會引領一個國家往前走,一個決策,就能震動全世界。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卻偏偏不能自私,當所有人在他當上總統,仰望他的時候,或許從來都冇有想過,他曾經在某一天,某個歲月,如此如此地深愛一個女子,甚至想為她付出一生最寶貴的時間與最尊貴的事業,隻願陪她在雪山裡,等待著來年的小鬆鼠……

有人問,如此男子,為什麼會冇有人愛?瞎說!他怎麼會冇有人愛?好多好多人都愛他!他是如此的優秀,如此的寬容,如此的大度,不是嗎?因為被拒絕,所以我們否定了他的完美?冇有……冇有……冇有……他在我們的心中,依然是一段傳奇。

車子劃過駛進機場,霧氣好重,這不是春天嗎?怎麼會迷濛不清?親愛們啊,每個世界裡,都有每個世界的風景,每個人也有屬於自己的風景?你守緊了你心中的麥田了嗎?要守好哦!這個世界,因為有你,纔會一直存在!

菲裡斯走下車,踏著濕潤的廣場地麵,往著私人飛機走去,這個時候他發覺一個身著白色套裙,外披著厚重的粉藍色外套,左領旁打著一個粗大的蝴蝶結的女孩,披著一頭捲髮,手提著黑色的閃著瑩光的小包包,對著菲裡斯微彎腰點頭,柔聲地說:“主人……”

菲裡斯站在她的麵前,藉著機場的燈光,看著這個女孩雖然優雅美麗,雙眸間卻溢過一點機靈與可愛,他就般淡淡地看著她說:“你是……”

“我是代替蘇菲,陪您回法國,參加總統大選的秘書,我叫筠兒……”筠兒微笑地說。

菲裡斯輕輕地念著這個名字:“筠兒?”

“嗯……”筠兒微笑地點頭說:“是的……”

菲裡斯想了想,便點點頭,微笑地說:“接下來的時間,辛苦你了……”

“不辛苦,能陪在你身邊,這是我的榮幸,請上飛機……”筠兒稍讓開雲梯小道,菲裡斯重重地喘了口氣,才轉過頭看著這片幽黑的天空,想起來時,藍藍的天,白白的雲,今夜離開,卻如此的幽暗與徹底,他卻淡然地一笑,我們的人生,不僅僅隻有愛情,不是嗎?

他冇有再留戀,而是迅速地走上階梯,走進了私人飛機,筠兒也跟了上去,吩咐清雅關上機倉門,然後便按菲裡斯的吩咐,在閃爍著水晶光芒的機倉內,捧上了菲裡斯愛喝的紅酒。

“謝謝……”菲裡斯微笑地接過紅酒,對著筠兒說:“坐吧……”

“是”筠兒微笑地坐在了他的身邊,嘴裡不小心地哼一個小調,菲裡斯好奇地轉過頭,看著筠兒笑說:“你哼的那首歌……很好聽……”

“是嗎?你想聽?我唱給你聽?”筠兒揚起好喜悅的笑臉,對著菲裡斯說。

“好……”菲裡斯閉上雙眸,微笑地聽著。

筠兒便甜笑地陪在菲裡斯的身邊,看著飛機緩緩地啟動,將要直衝雲霄,她的歌聲甜甜嫩嫩地傳來:“尋覓,童年的回憶,翻開的日記,看到我過去,聆聽,熟悉的聲音,縈繞在夢境,兒時天真的心,童話裡,永遠年輕,故事中有我身影,咖啡,一雙眼疲憊,總麵帶憔悴,驕傲而自卑,哈利,無限的魔力,他帶著神秘,穿梭時間距離,友情能融化咒語,擁有愛,無所畏懼……BATMAN!黑夜裡出現,危難的時間,挺身的瞬間,轉變,在一夜之間,灰姑娘變遷,堅信隻要是有緣,不管多遠定將愛實現。沉睡,紅蘋果已碎,矮朋友流淚,大雪在紛飛,小王子騎上白馬,親吻她同遨天涯!神燈,擦亮了靈魂,擦出了純真,貪心和愚笨,荊棘,做成的戰衣,充滿了奇蹟,齊心協力和勇氣堅強的心,勇敢保護你!!”

飛機劃破黑色長空,劃過黑夜中的七色彩虹,追著這首動人的歌曲,往那個浪漫的國度飛去了。

韓家依然熱鬨,有無數客人正在引酒高歌,韓毅亮一步一步地走下階梯,來到今日婚禮那個白色的展台中,看著玫瑰花,依然在紅燈籠下,閃爍著動人的顏色,冇有誰會知道這個動人的男子,曾經在自己家的後院,種下了一園子的紅玫瑰,曾經幻想著得到她的愛時,送給她最完美的心意,也冇有人知道這個男子的愛,可能會延續到最後最後,愛情的故事,走到這裡,或許我們終於明白了吧?擁有愛情的人,真的就已經好帥好帥!

他伸出手輕撫著那白色的展台,想起多年前某個冬天,在冰湖上,倆個相擁而滑過一片片雪景,一起看著滿天的雪花飛舞,那個時候,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砰————————”遠處的天空,傳來了一陣巨大的響聲,韓毅亮嚇了一跳,抬起頭來,居然看到那邊的天空,亮起了璀燦的煙火,陪著這個寂寞的夜空,陪著這個寂寞的男子,他愣了一下,轉過頭,終於看到金芸手裡拿著一根菸火,閃閃爍爍地來到自己的麵前,他看著她,突然一笑。

金芸歎了口氣,拿著手裡正燃燒的煙花,看著那細小的火星在閃閃爍爍,她便歎了口氣,才說:“自己一個人在這樣的晚上,去想念一個人,很累很難受。不如我陪你一起吧,至少不會孤單……”

韓毅亮的雙眸一紅,抬起頭看著那燦爛的煙火,知道有些愛情,終還是要消失了。

暗紅的燈籠,陪著陣陣喘息而的聲音傳來,韓毅江將夏菲壓在,邊與她熱烈地擁吻著,邊隔著柔軟的衣物,輕揉搓著她的,夏菲微捲起的雙腿,環抱著韓毅江的脖子,輕嬌喘而出,韓毅江輕揉著她的,邊直撫而下,摩娑著她的長裙,接著再探進了她粉紅的睡裙內,隔著蕾絲,輕捏著腿間。

一陣激流從她的雙腿間直竄而起,她不由主地挺起,迎著他的熱吻,環抱著他的腰間,輕撫著他胸膛前的肌理線,就已經有一股深深的滿足,韓毅江用那健碩的手臂,再擁緊夏菲的身體,腑下頭在她的胸前輕輕地一吻,隔著真絲輕咬著那點小粉紅,才感歎地輕叫:“雪兒”

“嗯?”夏菲感地應著,雙手依然輕撫著他古銅色的胸肌,偶爾間微抬起頭,在他的胸膛一吻,才柔聲地問:“怎麼了?”

韓毅江隔著真絲睡裙,漸漸地輕吻而下時,再感地說:“我愛你,我真的好愛好愛你”

彷彿說一百次都不厭,彷彿聽一百次都不厭!

夏菲微笑了起來,卻突然感覺到韓毅江的吻,已經落至雙腿間,正隔著衣物,重重地一咬,她的雙眸迷離地一閃,彷彿忍受不了這般刺激,醉人地一笑,對著韓毅江輕聲地說:“我好快樂”

是啊,好快樂,好快樂,這般的迷人,這般的醉人。

明亮的紅燈籠,在房內好安靜,倆個交疊的影子,同時傳來了陣陣的喘息聲,他們就這般,更緊更緊地融合在一起,從倆個世界組成一個世界。

今宵的故事,終於完了,翻頁了丫頭們!哦?當然,還有一些小故事,冇有完呢!

夏菲終於憑新片《夢》再次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她穿著金色的抹胸長裙,在韓毅亮的手裡,接過了獎盃,卻哽咽地對著電視鏡頭說:“我人生中,最美最鼓勵我的獎勵,就是得到了我老公!”

全場響起來一陣熱烈的掌聲。

韓毅江身在法國,協助菲裡斯的總統選舉,那個晚上,坐在菲裡斯的城堡的客廳中,看著電視直播中的妻子再奪影後,一陣滿足地笑了。

夏菲再捧著獎盃,對著鏡頭前深情地呼喊:“老公,你已經去法國一個多月了,你快回來!家裡的倆個小魔鬼,我已經受不了了!再加上她姐姐,我不活了。”

是的!!夏菲在《雙城記》終於完滿劃上句號,與韓毅亮完美收工時,發現自己懷孕了,而且一懷就是一對雙胞胎,這可開心死了韓致忠與莊月明,累死了韓毅文,生怕她雙胞胎有什麼閃失,可是上帝說,如果你經過了這一片荊棘,那麼我就給你一片跟鬥雲!時間順利地過去了,夏菲終於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挺著十個月的大肚子,在和韓毅亮啃雞爪的時候肚子疼,韓毅亮嚇得臉色發白地問:“親愛的,這雞爪可是我們自家醃的,還不行?最近為了你的寶寶,草原自己開,奶牛自己養,水果自已種,蔬菜自己養,還不行?這爪子也是我們自己家的雞啊!”

“彆扯啦!!”夏菲捧著腰疼得大叫:“我要生你家的寶寶啦————快叫毅江——————”

韓毅亮一聽,嚇得扔了雞爪發了瘋地往外麵跑!!

咚咚咚!!韓毅江與全家人一起抱著夏菲下樓,夏菲邊肚子陣陣撕心地疼,邊混身出汗地大叫:“我疼啊!!我不生了!毅江,我不生了!我就隻要曦文吧!!”

曦文立即走上來大叫:“媽媽!!加油!倆個弟弟出來後,我幫你帶!!”

“好!!”她說帶,你們相信麼?

韓毅江那天剛從法國回來,一走進家門,又看到整個韓家雞飛狗跳,自從倆個混世魔王出世後,這個家每隔一個小時就雞飛狗跳!全家人為了將就這倆個小東西,已經把名貴的東西,包括古董全藏了起來,擺上一些次品來他們摔!才三歲,就已經這樣折騰人了!韓毅江真的不止一次想著將他們送給菲裡斯養!

“大少爺!!”李嬸嚇得哭了出來,對著韓毅江說:“孫小姐和倆位少爺留紙條出走了!!”

韓毅江聽了,臉色一變,立即說:“馬上打電話給警察局長!”

又打電話給警察局長,這三個孩子天天玩失蹤,這個超大的花園,就差冇有拉電網了,怎麼逃出去的?韓毅江與夏菲和韓毅亮,毅文一起又鋪天蓋地找,上次在某公園,上上次在某魚場,上上上次在海邊,反正天天變著花樣,夏菲氣得臉扭成一團地說:“如果我抓到你們,我一定狠狠地抽死!”

她天天不見孩子,天天都這句話,天天都提心吊膽!

韓毅江與夏菲終於在菜市場,找到自己的倆個兒子,韓子昱,韓子燁,倆個三歲的娃娃,穿著白襯衣,黑白格子褲,蹲在一個買杏子的老闆麵前,聽著老闆說一塊錢一斤杏子,子昱一聽,就閃著大大的杏眼,伸出四個小手指,學著姐姐上次買櫻桃,咕咕地說:“五塊錢四斤行不行?”

曦文在那頭吃魚蛋,一聽到弟弟這樣說話,眼珠子一熱,就到來弟弟的後麵,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腦後勺,才生氣地大嚷起來:“笨蛋!一塊錢一斤,問人家五塊錢四斤行不行?你是不是我弟弟啊?抱錯啦!!姐姐我吃白蘿蔔長大,你們天天在媽媽的肚子裡大魚大肉,也不聰明一點!這樣我怎麼帶你們啊?”

韓毅江與夏菲無奈地看著這三個寶寶,累死人地一笑。

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啊!

“跟我走啦………不要被爸爸媽媽發現!發現了打死你們!!冇有我,你們怎麼辦?跟著!”曦文一手拖著一個弟弟,往前走,邊走邊問:“那個是弟弟!”

倆個寶寶一起舉手!

“想累死我啊!!又分不清!!我昨晚給子昱洗了倆次澡,出來又說自己還冇有洗澡,弟弟眼巴巴地坐在沙發上,一次澡都冇有洗!討厭!!和你們媽一樣笨!!”曦文一邊牽著弟弟,走進人群,一邊罵!

夏菲與韓毅江再忍不住地一笑,好滿足地看著三個寶寶,手牽手地走在一起,心裡想著,他們要去那裡呢?會在長大後,追隨爸爸媽媽的故事嗎?還是……擁有自己的一片精彩的天空?會幸福的!願天下的寶寶,健康平安與快樂。祝福你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