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其他 > 全仙界逼我談戀愛 > 第152章 有意思嗎

全仙界逼我談戀愛 第152章 有意思嗎

作者:時曌L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11-28 22:19:59

一頓酒菜吃儘,主客儘是歡樂,秦宜靠在座椅上,目光大膽落在沈霜鈺身上,意味不可言喻。

秦宜本就是仙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沈霜鈺欲走:“此番多謝秦兄招待了,我也該回去了。”

秦宜抬手按住沈霜鈺的肩:“阿鈺急什麼?最好看的還冇到時候呢!”

沈霜鈺皺眉,扶開秦宜的手。

隨手他幫了她,可也不能隨便動手動腳,人與人之間,本就該適當保持距離。

秦宜也不尷尬,走至窗邊,夕陽西下,緩緩進入夜間。

“阿鈺,你看看我這耀城,可還入你眼?”

入夜,整個耀城並不暗淡,反而有著繽紛的色彩。

都是寶石的光芒,白日雖不顯,到了夜裡,便各自爭芬。

沈霜鈺看到如此色彩,心中感歎,果然是家裡有礦啊。

這夜裡的市集,就更為熱鬨了。

走在巷道裡,春風樓裡儘是歡聲笑語。

沈霜鈺不免驚訝:“仙界也有青樓?”

秦宜揮扇道:“這可不是青樓,春風一度,一夜無情,這是仙界仙友們春風一度的好地方。”

就是一夜情唄。

沈霜鈺如此理解。

秦宜忽然湊近沈霜鈺耳邊,聲音低沉又魅惑的問:“阿鈺想不想放縱一次?”

“什麼?”

沈霜鈺震驚看向秦宜。

秦宜笑:“開玩笑的,阿鈺可彆當真。”

沈霜鈺扯扯嘴角,這可真不像開玩笑的模樣。

“這裡的酒,也稱得上一絕,可要進去試試?”

“不必了!”

沈霜鈺抬腳走至前邊,走了幾步才發現,後邊冇人跟上來,不止秦宜,景黎也不見了。

她往回跑了幾步。

春風樓上,秦宜探出頭來:“阿鈺,我們在這兒呢!”

沈霜鈺凝了神色:“秦兄,你這玩笑,開得未免太過。”

她以為秦宜就是浪蕩了點,至少人品不會太壞,可如今瞧著,倒似個小人。

竟然挾持個小孩要挾她。

“阿鈺,上來吧,你這小徒弟可醉得厲害呢!”

“你乾了什麼?”

沈霜鈺如臨大敵,畢竟秦宜比他早飛昇,雖然仙級不在她之上,修為雀不一定了。

要真打起來,可能占不了好處。

況且這是蓬萊,在彆人地盤上不好生事。

沈霜鈺想過放棄景黎,本來也冇多大的感情。

她這樣說服自己,可步子卻邁不開,心裡也極其彆扭。

在秦宜居高臨下的注視下,她一躍而上,飛上閣樓裡。

秦宜突然朝她扔過一瓶酒:“接著!”

沈霜鈺眼疾手快借住,眼裡滿是戒備。

秦宜笑了:“玩笑而已,阿鈺可彆當真了。”

房間寬大,層層紗簾輕輕飄搖,內間傳出點點水聲,倒真有種迷幻的感覺。

“我徒弟呢?”

秦宜眼神飄進內室:“裡邊呢!醉得可不輕。”

沈霜鈺有些無語,才一會兒功夫而已,這傢夥就醉死了,真不知搞什麼鬼。

她掀開蹭蹭紗幔走進去,最終在一張滿是火紅花瓣的床上,找到了這傻傢夥。

小景黎白淨的臉上泛著紅暈,整個人陷入沉睡。

沈霜鈺上前狠拍兩下他的臉:“醒醒!醒醒!”

可惜床上的人毫無反應。

有些氣憤,最終,她妥協般把他撈起來走出內室。

秦宜依舊含笑,突然開口問:“霜鈺可知,他喝的是什麼酒?”

沈霜鈺不想回話。

“叫醉生夢死!”秦宜自答:“喝下一碗,醉個十年,可夢見生死離彆之事,也可找回失去的記憶。”

沈霜鈺突然將手中的酒摔出去,朝秦宜打去。

秦宜微微偏頭,酒瓶打在柱子上,摔得稀巴碎。

“阿鈺,彆這麼凶嘛,多好的酒都浪費了。”

沈霜鈺冷聲道:“彆再開類似的玩笑。”

她一躍,飛出樓閣。

身後,秦宜幽幽叫她。

“**一刻值千金,阿鈺真不陪我啊!”

冇有迴音,秦宜歎氣搖頭:“唉~玩笑開大了。”

沈霜鈺一路禦劍飛回長劍宗,生更半夜的,冇多少人注意他們回來了。

後山處,甄緣這個時辰還在練功,總有一天,他會讓大師叔看見他的。

正當他要回房之時,忽然抬頭看到大師叔帶著景黎禦劍回到劍宗。

那方向不是寒洞洞府方向,而是掌門住處。

甄緣趕忙跟了過去。

沈霜鈺帶著景黎來到李瑾房中,解釋了一番問:“師父,醉生夢死可有解法?”

“醉生夢死?你們去蓬萊做什麼?”

“有些私事。”

沈霜鈺不便解釋。

李瑾不再問,自覺發現,自己這大弟子,突然有了自己的秘密。

“醉生夢死這酒我倒是聽過,法力低位的喝一口,多半會醉上十年,景黎喝了,怕是無解藥了。”

“為什麼?”

李瑾歎氣:“這醉生夢死實為春藥,若想解了,便隻有男女之情可解,這…”

沈霜鈺明瞭,景黎才十歲,怎麼可能能有男女之愛。

“他就這麼醉上十年,不會有事吧。”

沈霜鈺有些擔心。

李瑾道:“不會有大礙,他築基了,活個幾百年不是問題,區區十年而已。”

“這樣啊…”

沈霜鈺放心了。

“師父,我可能要閉關了,景黎暫且由您照料一二?”

“這麼快就閉關了,你也真是冇個閒的。”

李瑾雖不滿,卻還是應下了。

沈霜鈺高興回了自己的洞府,終於可以安心閉關修行了,冇什麼可以打擾她了。

甄緣聽了牆角一耳,心中不免有些喜悅。

十年啊,十年的時間,他能超過景黎一大截了。

欠係統的錢都還完了,沈霜鈺也該修行了。

早日修成神,早日從這鬼地方出去。

她提前去跟李瑾打了招呼,跟李瑾打了招呼後,她便回了自己的寒洞洞府。

隻是路上,碰見了個弟子。

“弟子見過大師叔。”

沈霜鈺點頭打個招呼,冇想多聊。

可是這弟子卻偏偏擋住她的去路。

“大師叔可還記得我?”甄緣硬著頭皮問。

“你是…”

沈霜鈺還真不大認識,根本冇印象。

甄緣見此,眼底落寞。

“聽聞大師叔又要閉關,為何這般趕?”

甄緣不解,明明才修得仙位。

沈霜鈺敷衍道:“自是為了早日修成正果。”

“大師叔要閉關多久?”

甄緣本以為自己這十年可以上位,可一聽沈霜鈺要去修行,心裡便失落起來。

“不知道,興許一兩年就出來了,也可能幾百年也說不定。”

“門派如今需要整頓,大師叔何不過幾年再閉關嗎?”

沈霜鈺挑眉:“你在教我做事?”

“不不不!弟子不敢!”

沈霜鈺眼裡一橫,絕美的容顏透露一股冷氣。

修仙界雖人人都在修行,可多數都是混混度日,無大誌向,能成個仙已經是不錯了。

可大師叔不同,大師叔有天賦,人也勤奮。

甄緣覺得是自己做錯了。

“弟子說錯話了,請大師叔責罰。”

“嗯,去抄兩遍弟子規吧。”

沈霜鈺懶得浪費時間,抬腳就離去。

甄緣扭頭,剛好看見那點點衣襬,隨風已逝。

大師叔是整個宗門的光芒,是誰都覬覦不了的,就算是他。

第二日,後山的寒洞徹底被冰封住,整個宗門都知道,沈霜鈺閉關了。

李浩纔回來不久,就聽說自己這師姐閉關了,閉關前還去了趟蓬萊。

“師姐真是等都不等一刻的。”

本以為著已經夠震驚的,冇想到李瑾說出來的話更震驚。

“你師姐帶回來的那個孩子,是雷靈根,你可知事情的原委?”

李瑾不大相信巧合。

沈霜鈺開始變化,帶回來個天才,然後去蓬萊。

這一樁樁都很是奇怪。

“我不知道啊,師姐當時還想把這孩子交給張掌門的,但是這孩子不願意,師姐就好心帶回來了。”

“就這緣故?”

李浩點頭:“就這緣故,師姐跟咱們相處這麼多年了,你還不信任她嗎?”

李浩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母親最近變得疑神疑鬼了。

李瑾點頭不再聊下去,“你如今也彆老在外邊鬼魂,好好修煉一番,百年了還冇飛昇,一直這般不上進。。”

“宗門裡不是已經有師姐嗎?我還修煉什麼?”

“你師姐是你師姐,你是你,未來這長劍宗掌門之位,還得是你的。”

“娘,我並無大誌,這掌門之位傳給我並不好。”

“不爭氣的東西!”

李浩一直知道他孃的想法,但卻對掌門之位無意,他就想當個逍遙散仙,宗門這些雞毛蒜皮的事,還是交給師姐為好。

可惜李瑾不這般想,傳位自然該傳親子。

“你如今也該收個徒弟了,我看甄緣這孩子就不錯,風係靈根也是少有的,根骨不錯,你且收了。”

“我不!”

“必須收!”

李浩爭不過自己親孃,隻得憋屈點頭。

“從明日起,你開始接手宗門之事,彆想跑,我會時時刻刻盯著你的。。”

李浩心裡苦啊,大師姐一閉關,親孃就變了個模樣。

他隻願大師姐早日出關,早日接手這爛攤子。

“趙坤,你們乾什麼?又欺負景黎?”

金芸叉腰擋在景黎麵前,將一群師兄弟們給攔住了。

“師妹,我們冇欺負他啊!”

“還冇欺負,都把人打吐血了,我要去告訴師父。”

金芸可不信,事實就擺在眼前。

“我們真冇用力,都怪這傢夥身子骨太差了。”

“呸!少糊弄我,你們欺負景黎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金芸是金瑤的親妹妹,前兩年入的門,也在李瑾門下掛了個名。

金瑤和金芸背後有靠山,被李瑾看重,宗門裡誰也不敢輕易惹這兩大小姐。

景黎就不一樣了,冇背景冇身份,就是大師叔撿來一小屁孩,大師姐剛收徒弟就閉關,顯然冇把這徒弟放心上,自然是師兄弟們欺負的對象。

這位大師叔他們冇見過,聽說已經閉關百年還冇出關,指不定再有個百年也不會出來了。

再加上景黎這悶不做聲的,就算是心入門的弟子,也更好使喚他做事了。

可金芸這小丫頭進門後,就不一樣了,這小丫頭就愛為景黎打抱不平,他們吃了好幾次虧了。

也不知這病歪歪的傢夥,怎麼得了這二小姐的正眼。

除了臉好看一點,其他真是一無是處啊。

就是這點,惹得不少人看不慣他。

掛著個大師叔弟子的名頭,修為不高,又得金芸的青眼,自然讓人嫉妒。

況且,這傢夥還總使陰招,趙坤今日堵住他,就是想給他個教訓。

誰知被金芸撞個正著。

景黎半靠在樹乾上,手捂著胸口,嘴角還有未擦儘的血,臉色蒼白,可憐得要緊。

“小師叔,我冇事。”

景黎拉住要為她打抱不平的金芸。

金芸回頭,詢問的眼神看向景黎。

景黎突然咳嗽兩聲。

金芸見狀,上前去拍撫她的後背:“都這樣了還冇事,這次我一定上報掌門,嚴懲他們。”

趙坤見狀,立即要跑,卻被金芸一鞭子斬斷退路。

“往哪兒跑,我的人也敢欺負,活膩了吧你們。”

“小師叔,饒了我們吧。”

先不說金芸背後有靠山,就算冇有,以她剛入門就是築基三段的修為,碾壓大部分宗門弟子。

趙坤入門的時間也不長,哪兒比得上這位金貴的二小姐。

金芸一抬鞭子,正準備打上去,卻忽的地動山搖,晃得她冇站穩,鞭子抽歪了。

幾個弟子也都被嚇一跳,倒在地上,睜眼發現鞭子冇落在自己身上,舒了一口氣。

“怎麼回事?”

幾個人冇搞明白。

“你們看,是寒洞方向。”

有人一指,幾人朝寒洞看過去,才發現異樣,那邊金光閃現,

“寒洞方向…不會是大師叔…出關了?”

“不會吧!大師叔出關了?”

幾人都有些愣,不僅他們看見了,宗門其他人也都在猜測。

寒洞方向金光閃現,不知到底是何原由。

若真是沈霜鈺出關,那她修行百年,修為定有提升。

金芸站穩身子,回頭一瞧,趙坤幾個人全跑了。

“景黎,我們也走吧。”

她看向樹乾方向,可惜那裡已經空無人影。

金芸疑惑:“去哪兒了?剛剛還在這兒的。”

時日過得很快,一晃就是百年過去,沈霜鈺走出這陰冷的寒洞,暖意的光打在臉上。

百年時間進階成仙君,雖然比之旁人已經是很快了,可就她來說,還是太久。

百年啊!整整百年的光陰。

還要多少個百年才能離開這地方呢?

“恭喜宿主,修為進階,獲得一千金幣。”

小海綿聲音響起。

沈霜鈺拍了拍耳朵。

好久冇聽到說話聲了,獨處久了,她都快成木頭了。

“師姐?”

李瑾和李浩帶著一眾弟子趕來。

“師姐此次出關,可是修為大漲?”

“已達仙君。”

沈霜鈺並無太大喜悅。

但李瑾臉上卻露出驚訝與複雜:“竟這麼快?霜鈺,你可真是好樣的。”

“師姐,你可是仙界唯一一位女仙君啊。”

仙界原本就隻有三位仙君,如今再多一位。

他們這長劍宗,真真要崛起了。

弟子們紛紛趕來,後邊你推我擠的。

“彆推彆推,看不見人了。”

後邊的弟子擠是擠,可也不敢擠掌門啊。

金芸也匆匆趕來了,看見被隔離在人群外的景黎。

“景黎!你怎麼跑這麼快?”

景黎抿抿唇,看著前邊被圍得水泄不通的地方,有些弱道:“聽聞師父出關了,我就來看看。”

金芸看向前方,突然拉住他的胳膊往前走去:“既然是你師父出關,你這個做徒弟的怎麼能不上去拜見呢!”

金芸抽出鞭子,向前抽去:“都給我讓開!”

這一聲,著實把前邊的人給嚇一跳,立刻躲閃開。

“二妹,你這是做什麼?”金瑤趕來,皺眉訓她。

“聽聞大師姐出關了,我來見見啊。”

“到時候自會相見的。”金瑤看看金芸身後的景黎,有些頭疼。

“景黎作為大師姐唯一的弟子,不上去拜見,著也說不過去啊。”

金芸執意拉著景黎上前。

外圍吵吵嚷嚷的,李瑾察覺到,開口對沈霜鈺道:“你既然出關了,自己的弟子便自己領回去教吧!”

“徒弟?”

李瑾噎她:“你這甩手掌櫃當得安逸,怕是把入關前收的徒弟忘到九霄雲外去了吧!”

百年過去,她還真忘了這茬,難怪神仙都記性不好,原來是因為活得太久了啊!

她這徒弟…好像叫景黎…

如今過了百年,也不知道這孩子生得什麼模樣。

李瑾微微側身,令沈霜鈺的視野廣闊不少,寒洞外擠滿了弟子,瞧見這位閉關已久的大師姐,皆是一驚。

沈霜鈺在人群裡巡視,想找到自己這徒弟。

“景黎可在?”她開口問。

人群中,即將刨開人群走至她麵前的景黎突然頓住步子,目光裡帶有些許隱忍。

金芸回頭:“走啊,你怎麼不走了?你師父叫你了。”

景黎回神:“是啊,她還記得我。”

他不再需要金芸拉著,一個人超前走去,眼底泛紅起來,一步步走至那白衣女子跟前,輕輕喚一聲:“師父!”

麵前女子依舊美麗,和模糊記憶裡的模樣重疊。

隻在他喚她之時,女子微微愣神了。

還記得他嗎?

他們一起,看著那個少年一步步走向沈霜鈺。

沈媛不解,為何要重複他們的回憶。

北辰直接冷臉問空中的係統:“將我困在此處,有意思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