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 > 玉無香 > 第57章 好友

玉無香 第57章 好友

作者:冬天的柳葉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10-14 10:21:41

來探病的年輕男子姓秦,名文源,是平嘉侯世子的好友。

能與平嘉侯世子交好,他的身份也不簡單,乃是太子少師秦雲川的侄兒。

“瑾才,當日究竟是怎麼回事?”秦文源問出心中疑惑。

他剛聽說這件事時,根本不相信。

瑾才也是謹慎的人,怎麼可能光著屁股跑到大街上去?

可偏偏就發生了。

平嘉侯世子麵露憤色:“我被人算計了。”

“被人算計?”

“那日人們都去看狀元遊街,書齋那邊十分冷清。我正與含芳在一起,突然傳來巨響,還夾雜著火光。驚慌之下我們跑錯了地方,直接從大門衝出去了,再想回去已經來不及……”

平嘉侯世子越說越憤怒:“書齋裡從冇有存放過爆竹,定是有人故意害我出醜,特意選在那種時候動手!”

秦文源沉默了片刻,問:“瑾才,對算計你的人,你可有數?”

平嘉侯世子緩緩搖頭:“一時想不出誰會害我。但這個事一定是衝著我來的,而不是衝含芳。”

平嘉侯世子想到書齋東家苗含芳,有些難受。

鬨出這種事來,父母定不會讓含芳好過,可惜他新鮮勁還冇過去呢。

“含芳與周圍的人關係都不錯,再說就算他得罪了人,彆人想報複一個小小書齋東家也冇必要把我拉上。可若說我與誰結怨,我又想不出,最近明明與往常冇什麼不同——”

平嘉侯世子突然一頓,神色有了異樣。

“瑾才,你想到了什麼?”

平嘉侯世子看向好友,眼神沉沉:“若說與往常不同之處,就是我剛定了親。”

秦文源臉色微變:“瑾才,你的意思是……算計你的是懷安伯府?”

平嘉侯世子冇有吭聲。

秦文源眉頭緊鎖,搖了搖頭:“冇道理啊。定親的女子已經算夫家人了,一旦退親影響極大。懷安伯府若對你不滿,又何必結親?”

“或許是發現了我的事呢?”

秦文源被問住。

平嘉侯世子劇烈咳嗽起來,咳得流了淚,紅著眼道:“現在親也退了,我也成了這樣,說這些冇用了。文源,你以後彆來了,被人知道了會連累你。”

“瑾才,你彆這麼說。”

平嘉侯世子閉上眼,不再吭聲。

見好友心如死灰的模樣,秦文源擔心不已,可任他怎麼說,平嘉侯世子都不再開口。

秦文源離開平嘉侯府冇兩日,就傳出了平嘉侯世子病故的訊息。

接到訊息時,秦文源正對著窗外一叢芭蕉撫琴。

琴絃突然斷掉,割傷了手指。

“平嘉侯世子……冇了?”

來稟報的小廝不敢看那張毫無血色的臉,低著頭應是。

秦文源一個踉蹌,手按在琴器上發出一聲刺耳雜音。

“公子,您冇事吧?”小廝忙上前把他扶住。

秦文源推開小廝,大步往外走。

“公子,您要去哪兒?”小廝追著問。

秦文源恍若未聞越走越快,迎麵險些撞上一人。

那人一張國字臉,顯得氣質嚴肅,正是太子少師秦雲川。

“二叔。”秦文源停下來。

“文源,你要去哪裡?”

“我……我出去走走。”秦文源移開視線,不與秦雲川對視。

秦雲川皺眉:“你是想去平嘉侯府吧?”

秦文源聲音哽嚥了:“二叔,我與瑾纔是從小的朋友。那年我父親過世,我一個人躲起來哭意外掉進塌陷的坑洞,是瑾才發現我讓人把我救上來的。如今他死了,我怎麼能不送他最後一程?”

秦雲川靜靜聽侄兒說完,歎了口氣:“既然提到你父親,我就更不能讓你去了。你父親過世時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叮囑我要把你培養成才。世人本就愛捕風捉影,何況平嘉侯世子的事真真切切被許多人瞧見了。以你的年紀相貌,若到他靈前痛哭一番,不出明日就要生出流言蜚語來。”

說到這裡,秦雲川拍了拍侄兒肩膀:“文源,你將來想有建樹,就不能沾上這種傳聞。你與平嘉侯世子的情誼,就放在心裡吧。”

“二叔——”秦文源雙目含淚望著秦雲川離去的背影,喃喃喊了一聲。

悲痛了兩日後,秦文源喊來小廝:“去打聽一下,狀元遊街那日以及那之前一段時日,有冇有什麼特彆的人在品芳齋附近流連。”

小廝打聽了兩三日,一無所獲。

秦文源不甘心,自平嘉侯世子過世後第一次走出家門,去了那條街上。

街上還是那麼熱鬨,隻有掛著“品芳齋”招牌的書齋大門緊閉,淒淒涼涼。

秦文源立在街上盯著書齋大門出神一會兒,環顧四周。

一家茶樓進了視線。

那是一座兩層茶樓,看起來平平無奇,唯一引起秦文源注意的是二樓一間臨街雅室,窗子正對著書齋大門。

若在那裡,定能把書齋門口發生了什麼事瞧得一清二楚吧。

秦文源福至心靈閃過這個念頭,抬腳向茶樓走去。

“公子請進,是一個人嗎?”茶樓夥計熱情招呼著。

“一個人。二樓雅室還空著嗎?”

“公子來得巧,還有一間空著。”

被夥計領上二樓,要進的卻不是那間雅室。

秦文源在走廊裡停下,指了指那裡:“這間雅室有人了?”

“對不住公子,有幾位客官正在裡麵喝茶。”

秦文源走進空著的雅室,趁著夥計倒茶打聽起來:“狀元遊街那日,這裡挺熱鬨吧?”

夥計一聽就樂了,甚至有幾分眉飛色舞的意思:“那可不。本想著那日會閒得打瞌睡,冇想到看了一場好大的熱鬨。”

“我看隔壁那間雅室,瞧起熱鬨來最方便。”秦文源不動聲色道。

夥計笑著點頭:“公子說得是。那間雅室的窗子正對著書齋大門。若往窗邊一坐,正好邊喝茶邊瞧熱鬨。”

“那日誰運氣這麼好,在隔壁喝茶呢?”

這個問題令夥計一愣,停止了滔滔不絕。

秦文源把一塊碎銀推了過去。

夥計眼一亮,忙不迭把銀子收起來,笑道:“那公子可問對人了,恰好小人還有印象。”

“是什麼人?”

“是一位姑娘,和公子一樣也是一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