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封侯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站隊

封侯 第五百四十九章 站隊

作者:高月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29 20:39:05

‘砰!’房間裡傳來物品摔碎的聲音。

站在門口的幾名使女嚇得戰戰兢兢,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混賬東西,虧我那麼高看你,現在看你就是一蠢豬!”

房間裡,完顏昌怒髮衝冠,指著跪在地上的李成破口大罵,“你要錢我給你錢,要物給你物,兵力不足我從中原給你調,可你是怎麼回報我的?居然十萬大軍全軍覆滅,你還有臉回來見我?”

李成低頭一言不發,他不可能直接逃回汴梁,這一關他必須要過。。。

“卑職能力不足,讓都元帥失望了。”

“十萬大軍冇有了,你一句能力不足就完了嗎?”

完顏昌氣得渾身發抖,指著李成道:“也罷!也罷!你不是女真將領,我也無權處置你,你今天就給我滾回汴梁,我會寫信給劉豫,讓他來處置,給我滾,滾!”

李成嚇得抱頭鼠竄而去。

這時,旁邊完顏喝離撒勸道:“都元帥何必生這麼大的氣?反正不是女真士兵,漢人嘛!就算死二十萬人也不必著惱,都元帥還是保重身體要緊。”

完顏喝離撒一邊勸,一邊示意旁邊使女趕緊上茶,再把碎裂一地的茶盞收拾走。

幾名使女上了茶,又收拾走了茶盞碎片。

完顏昌稍稍冷靜下來,他喝了口茶,心中十分鬱悶道:“我倒不是心疼那十萬大軍,我是擔心陳慶,他得到這麼多戰俘,實力肯定又會大漲,萬一狼主駕崩,我們都得回去,我真擔心陝西路是否守得住?”

完顏喝離撒想了想道:“實在不行,我就不回去了,有我坐鎮陝西路,我就不信陳慶能從我手上占到便宜?”

完顏昌剛要發作,又忍住了,完顏喝離撒就是這種性子,說他一萬遍都不會改,從骨子裡瞧不起漢人,自己還真不能把五萬軍都交給他,這可是自己在朝廷爭奪地位的本錢。

想到這,完顏昌緩緩道:“這樣吧!我再給劉豫施壓,讓他再調五萬軍隊來陝西路,協助你防禦陝西。”

........

自從完顏兀朮坐鎮中原後,他就開始有了地盤意識,把中原地位視為他的地盤,在謀士範拱的勸說下,他一改之前的掠奪殘暴,決定放水養魚,要求偽齊國降低稅賦,鼓勵農桑,鼓勵商業,他接替了完顏昌,又成了偽齊國的太上皇。

但問題是,他的十萬大軍要偽齊國來供養,偽齊國自己還有四十萬大軍要養活,現在殺雞取卵都湊不夠軍費糧食,怎麼可能輕徭薄賦,怎麼可能減免商稅?

所以完顏兀朮雖然有心放水養魚,可實際上並不現實,完全做不到。

這天上午,謀士範拱匆匆來到完顏兀朮的官房,抱拳對完顏兀朮道:“卑職剛剛得到一個新訊息,完顏昌要求劉豫再向關中調兵五萬。”

完顏兀朮早已聽說偽齊軍兵敗成紀縣的訊息了,十萬大軍居然全軍覆滅,著實讓他有點幸災樂禍,他攻打和尚原幾次大敗,女真軍損失超過二十萬,偏偏完顏昌攻打漢中就成功了,整個金國高層都普遍認為他完顏兀朮不如完顏昌,給完顏兀朮帶來巨大的壓力。

現在十萬大軍在秦州全軍覆滅,雖然不是完顏昌直接指揮,但完顏昌是主帥,他得承擔失敗的責任,這讓完顏兀朮大大鬆了口氣。

“又要調兵五萬,他以為這是銅錢嗎?剛剛花掉十萬貫,現在又來要五萬貫。”

完顏兀朮冷笑了幾聲,又問道:“劉豫是什麼態度?”

“劉豫不想調兵,但他又懼怕完顏昌,所以他派人把這個訊息告訴卑職。”

“哼!他懼怕完顏昌就不懼怕我嗎?”

完顏兀朮不滿地哼了一聲,對範拱道:“你去告訴劉豫,他想調兵就把自己的五萬雲從軍調去關中,其他地方的軍隊,一兵一卒都不準他調動。”

五萬雲從軍就是劉豫身邊的侍衛軍了,劉豫怎麼可能調給完顏昌,完顏兀朮的言外之意,就是不準劉豫調兵。

“卑職明白了!”

停一下,範拱又道:“那是不是少給一點,比如給兩萬軍隊,或者給一筆錢糧,讓完顏昌自己在陝西招募軍隊?”

“不行!”

完顏兀朮一口回絕,“這是態度,不容商議,要麼他效忠於,要麼效忠完顏昌,我平生最恨這種首鼠兩端之人。”

完顏兀朮的地盤意識非常強烈,完顏昌的地盤是陝西和河東,有本事自己籌集錢糧自己招兵,居然要中原的軍隊去支援他,簡直是癡心妄想。

..........

大慶殿內,劉豫聽完宰相張孝純的彙報,半晌才苦笑一聲道:“我記得完顏兀朮和完顏昌不都是一夥的嗎?怎麼現在勢同水火?”

張孝純抱拳道:“完顏昌是主和派,完顏兀朮是主戰派,兩人意見本來就比較衝突,但微臣聽說在立金國儲君的鬥爭中,完顏兀朮和完顏宗翰是一條線,而完顏昌支援完顏宗磐,據說他們鬥爭非常激烈,完顏昌再三抨擊完顏兀朮的川陝之敗,完顏兀朮在盛怒之下,拔劍險些斬了完顏昌,在爭奪儲君之事上,他們完全翻臉了。”

劉豫惱火道:“他們翻臉就翻臉,可把朕夾在中間算什麼?”

張孝純歎了口氣道:“完顏兀朮的意思,是要陛下站隊,到底是支援他,還是支援完顏昌?”

劉豫負手在禦書房內來回踱步,他著實心煩意亂,兩個人他都得罪不起,讓他怎麼選擇?

張孝純遲疑一下道:“陛下,這一天其實遲早會到來,不可能一直曖昧下去,而且我們剛剛損失了十萬大軍,又要我們拿五萬軍隊過去,我們自己也承受不起啊!”

劉豫看一眼站在一旁的李成道:“李都統,你不要再沉默了,你也說說吧!”

李成半晌道:“微臣認為張相公說得對,不應該再派兵了去關中了。”

“理由呢?”

李成憤恨道:“完顏昌和完顏喝離撒都把我們軍隊視為豬狗一樣,在漢中為了試探宋軍守關兵力,便驅趕我們的士兵去送命,我們的士兵被烈火燒死大半,剩下的士兵逃回來,卻悉數被女真軍法兵用利斧砍死,可他們女真士兵一個都不上,再派去五萬人也是去送死。”

劉豫終於點點頭,“好吧!朕就聽你們的勸,拒絕完顏昌,就說是完顏兀朮否決了我們的派兵計劃。”

..........

在汴梁大相國寺旁邊東大街有一座占地十畝的大官宅,這裡便是河南府經略使關師古的府宅,此時府內掛滿白幡,隱隱有哭聲不斷,府內上下籠罩在一片淒風慘雨之中。

二十天前,齊國朝廷便已將關師古在秦州陣亡的訊息傳給了他的家人,關師古全家哭聲一片,關鍵屍體都冇有,連骨灰都送不回來,一家老小陷於巨大的悲痛之中。

按照風俗,像關師古這種屍骨無存的情況,必須請高僧做法事七七四十九天,才能超度亡靈,最後建衣冠墓下葬。

但關家怎麼也想不到,這才二十天,開封府官員就上門通知他們搬家了。

開封府的官員姓梁,是一名推官,他乾笑兩聲,裝得一臉無辜道:“這個朝廷製度,官宅不能繼承,如果暫時冇地方住,可以去租房子嘛!關都統有百貫錢的撫卹,租房子問題應該不大。”

關師古的長子關孝麟憤怒斥責道:“我父親為國捐軀,甚至屍骨無存,你們口口聲聲要我們節哀,可一轉臉就要把我們趕出家門,這就是替你們賣命的下場?你們良心都被狗吃了嗎?”

梁推官臉一沉,冷冷道:“關公子,說話要當心點,誹謗朝廷可是重罪!”

“我倒要看看朝廷怎麼向三軍將士交代?”

旁邊另外一名負責唱白臉的官員連忙把關孝麟拉到一旁,一臉無奈道:“衙內不要生氣了,有人看中這座宅子,給上麵施壓,我們也冇有辦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