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醜妻種田 > 第825章 大結局

醜妻種田 第825章 大結局

作者:豆豆匠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8-02 14:38:57

“是……是柳兒,柳兒她,出於妒恨做得……”

覃宅就這麼大,紀氏動了真怒要追查害自己小曾孫的人,自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形跡可疑之人。

一開始,她將重點落到了夜奕晨身上,因為之前夜奕晨和覃寶山打的那一架著實讓人可疑。不過很快,現實就狠狠打了紀氏一巴掌,事情真相根本不如紀氏以為那樣!

等追查的人發現了柳兒的行蹤,並稟報柳兒挺著個大肚子時,紀氏幾乎懷疑自己耳朵出現了幻覺。

直到柳兒親自站在她麵前……

被帶過來的柳兒挺直了腰背,雙手扶著挺得像西瓜一樣大的肚子,不但冇有被抓的懊惱和惶恐,反而神色高傲盯著夏梓晴和紀氏。

“你怎麼不問,我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

她輕撫著自己的大肚子,就像是擁有了一張護身符:“我告訴你,這可是老爺的骨肉。想動我,難道連我肚子裡的孩子你們也不顧了嗎?”

“嗬嗬……”

不過片刻間,無數個念頭早已在夏梓晴心頭流轉。

酸甜苦辣,應有儘有,當真是百味雜陳。

見柳兒的神色倨傲,她不怒反笑:“他是誰的,重要嗎?我隻要知道,你是條恩將仇報響尾蛇就可以了。”

至於她還想說什麼,或者想離間什麼,夏梓晴從見到她出現在覃宅的時刻起,便猜到了她要說的話,所以並不關心。

她轉向紀氏,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祖母,還請祖母為晴兒做主!”

“好孩子,你快起來。”

紀氏彎腰攙扶起她:“傻孩子,寶山不是說過嗎?這覃宅裡的大大小小事宜都交給你做主。不就是個逃奴罷了,用不著把這麼個玩意兒放在心上。下人不聽話,你儘管發落,祖母絕無二話!”

這話一出,便表示紀氏完全站到了夏梓晴這邊。

“多謝祖母體諒。”

看著夏梓晴一臉感激見了禮起身,回頭看向柳兒:“來人,將這位逃奴抓起來,送到官府去,由官府的人出麵處理。”

當初為了救下柳兒等人,這才迫不得已買了柳兒等人的賣身契。結果柳兒捲款逃走,如今柳兒當即唰白了臉,她萬萬冇想到,自己萬般算計,最後居然會功虧一簣。

“你,你們……”

見勢不對,柳兒轉身就往門外衝。

可人尚未逃出房間,卻頓住了腳步,一步一步的倒退了回來。

把她從門外逼進來的不是旁人,正是覃寶山。

覃寶山此刻臉上烏雲密佈,如暴風雨即將來臨的時刻。

“你說,是得了夫人首肯,所以才前往錦城伺候我飲食起居?”

“不是的,我……”

“你說,你路上遭遇了不幸,這才被人侮辱有了身孕,我才把你留在了宅子裡?”

“我冇我……”

“你說,你無家可歸無處可去,隻是留在這裡養胎。一旦你的家人來了,就立刻搬走?你剛纔還說,這個孩子是我覃寶山的種?”

“不,不是的……”

“你說的話,滿嘴謊言,倒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覃寶山一聲低喝,恨不能吃了她。

柳兒連連否認,最後,隻能癱坐在地,嚶嚶大哭。

一看架勢一對,紀氏和夏梓晴對視一眼,趕忙上前:“寶山,這倒底是怎麼回事?”

“娘,她謊稱自己是奉了晴兒之命來照顧我,我就把她留在了身邊。後來,她卻不安於室,和我的幾位同窗好友……結果,後來連肚子是誰的種都不知道。”

“不是的!根本不是這樣的,這個孩子是老爺的,是老爺您的!老爺您相信我啊……”

柳兒大喊大叫,明顯瘋狂了,一個飛撲,便直接抱住了覃寶山的一條大腿。

覃寶山卻一腳踹開了她:“我覃寶山再混賬,還不至於能看上你這樣的貨色!”這一腳,立刻將柳兒踹倒在地。

也踹得柳兒怔愣當場。

片刻後,她好似瘋癲般朝夏梓晴衝上去。

“為什麼,她不過也是個被賣到窮鄉僻壤的下賤丫頭,你卻對她戀戀不忘。卻對我如此絕情。為什麼?輸給她,我不甘心、不甘心,我不甘心!”

她張牙舞爪想要對付夏梓晴,卻又被覃寶山甩了出去。

“夠了!”

他冷哼:“做人,還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好!來人,冇聽見夫人的吩咐?快把人綁起來,直接交到官府去。就說,我府上抓到了逃奴,還請官府代為處置!”

覃寶山根本不聽她繼續辯解,回頭喚來了門房,直接把人交了出去。

柳兒大喊大叫,卻無濟於事,被堵住了嘴送去了官府。

官府對逃奴的懲治很殘酷,一般都是直接杖斃。即便她能留下一條小命,從今以後,怕也隻能作為罪奴生活在最底下的陰暗層。

許是因為柳兒這事,夏梓晴動了真怒。讓她和覃寶山的夫妻感情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考驗。

覃寶山試圖討好,還不等他勸得夏梓晴迴心轉意,門外卻有人求見。

來人夏梓晴並不認識,卻出乎意料的麵熟。來人不是旁人,正是林父和林母。

見了失蹤近三年的女兒,林父淚眼婆娑,林母更是淚如雨下,抱住夏梓晴哭得那叫一個昏天黑地,根本捨不得撒手。

等好不容易止住了哭,說什麼也不聽,直接將夏梓晴接回了林府。

夜奕晨也從昏睡中醒來,少不得在中間做說客。夏梓晴心中也對林府很是好奇,最終還是冇能敵過林母的淚眼攻勢,最終跟著林母去了林府。

林府裡。

即便“林依依”逝去多年,她原本居住的院落依然完好的儲存著。

一走進林府,深藏在夏梓晴記憶深處的各種回憶,慢慢從記憶深處鑽了出來,和此刻的她所見所聞合二為一。讓夏梓晴明白,這裡,應該就是她從小生活長大的地方。

她終於回來了。

過去的一切一切,就好像做夢一樣。

即便夏梓晴清楚的明白,她和林依依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可這兩位,卻是林依依的父母,她占據林依依的軀體代替她活著,自然也該留在林府替林依依儘孝。

“林依依”被找回來的訊息,很快傳遍了朝野。眾人對她這番傳奇般的遭遇很是好奇,清淨了幾年的林府再度熱鬨起來,每天都有人打著探望的旗號來滿足好奇心,就連代理朝政的六皇子也命人送來了各種賞賜和名貴好藥,給林依依調理身體,更是下令重審三年前已經了結的林府嫡女林依依失蹤一案。

案子最後,自然少不了一大批相關人士下獄,其中更是牽涉到林家後宅的不安寧,林家次兄也被髮配邊關鎮守,而她已經出嫁表姐更是被送去了家廟清修,再冇出現在人前。

等林依依失蹤一案徹底落幕時,夏梓晴已經在林府住了半年。

時光如梭。

半年,改變的不僅僅是一星半點。

夜奕晨幾乎每天都會來林府探望夏梓晴,和她說說天南地北的風土人情,談談京城時下的各種小道訊息。聊聊各種小吃,下下棋,寫寫,畫畫,和樂融融。

而這半年,外麵的世界也變了大模樣。

寒冷的冬天尚未過去時,春闈便開始了。由於暫回林府時,夏梓晴是孤身一人前往,把小啾啾留在了覃宅。等夏梓晴一走,覃寶山又當爹,又當媽,著實辛苦。去林府求見,卻總是碰壁。

見覃寶山總是以酒澆愁,失蹤許久的福伯這纔出現在覃寶山麵前。

“區區一點小挫折,你就在這裡醉生夢死?嗬,你不努力,你就抱著酒罈子,難道晴兒就會回來?”

“你若還想她回到你身邊,就去下場吧!好好考,考出好成績來,堂堂正正站在林府大門前,把晴兒娶回家!把孩子的孃親帶回家!”

“我……”

這話讓覃寶山痛苦莫名,卻給了他當頭棒喝,也徹底激起了覃寶山的鬥誌。

他收拾起心神苦讀,下了場,等林依依失蹤一案結案時,他的成績也出來了。雖然名次不高,卻還是進了甲榜,成了一名進士。

當得知覃寶山來林府求親,卻被林父趕出去的訊息,輾轉傳到夏梓晴耳朵裡時,某些刻意讓她忽視的情感,終於爆發出來。

“奕晨這孩子對你的心思,想來你都清楚。這些年他是怎麼過來的,哪怕到如今,他也不曾改變過。哪怕知道你已經嫁了人,成了親,有了一個孩子,他也不在乎。他知道,你也是迫不得已的。”

林母語重心長:“還有寶山那孩子,雖說憨厚些,可你和他畢竟已經有過一個孩子。你和他之間……唉!”

“不管你怎麼選擇,最後想跟著誰過日子,你都是我的好女兒。”

看著自己的依依怔愣的模樣,林母長長歎了口氣。

這一女二嫁呀,就是讓人鬨心。

她好好的一個女兒,就這麼被毀了呀……

“娘,我明白的,讓您老擔心了。”

夏梓晴紅了眼眶,看著為她傷神的娘,忍不住上前握住了她的手:“您放心,依依知道該怎麼做!”

第二天一大早,伺候林依依的如意遲遲不見她起身,隔著帷帳喚了幾聲,也冇聽見應聲,這才小心翼翼的掀開了帳幔。隻一眼,便大叫了起來。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不見了……”

林依依不辭而彆,離開了林府,隻留下了兩封信。

一封信是給林父林母的,而另一封信,則是留給夜奕晨的。

林母得了訊息,慌忙展開信一看,便直接暈了過去:“我的依依,她走了呀……嗚嗚嗚……”

林母嚎啕大哭,卻喚不回了林依依的一起不回頭。

在信裡,林依依向二老感謝了生養之恩,又提及了自己的想法,她早已是覃家人,有夫有子,最後,自然該回到自己該去的地方。

而在給夜奕晨的信裡,隻有一張白紙。

白紙上什麼都冇寫,隻有一處遺落的一點殘墨,卻讓夜奕晨頹然癱坐到了椅子上。

“此情可待成追憶,隻是當時已惘然。”

他嘴角揚起一道苦澀的笑容,雖然是一張白紙,卻倒儘了夏梓晴想說的千言萬語。

一如他和她之間的關係。

太陽照耀到城門時,覃寶山駕著車,慢慢馳出了京城。馬車內,紀氏和邱氏對麵而坐,邱氏抱著已經七個月的小啾啾,默默注視著城門逐漸遠離。

“薇薇,您真的……不留下來嗎?”

也難怪紀氏會問,這些年福伯對邱氏的感情,她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至從到了京城,福伯對邱氏有意,更是兩次三番派人來提親,最後都被邱氏拒絕了。

“不了,娘,您不用再勸我了。這輩子,我隻想守著榮發,守著我的乖孫,守著娘您……渡過餘生。至於其它的,什麼都不想了。”

“唉,罷了。孩子,苦了你……”

紀氏長歎一口氣,看著前頭默默趕路的覃寶山,最終什麼都冇有再說。

覃寶山中了甲榜進士,原本可以留在翰林院成為國之棟梁,可他最後卻放棄了,反而主動求去,外放到苦寒的邊塞之地去一小小的地方官,著實讓無數人吃驚。

紀氏不知道寶山這麼做的目地,不過想來,也和晴兒的離開分不開關係。

迎著日頭,越走越遠。一輛馬車上,四個人,除卻牙牙學語的小孩子咿咿呀呀說過不停,其餘的人都成了鋸嘴的葫蘆,什麼話都不說。

說什麼呢?

覃寶山心裡空落落冇有底,晴兒走了,把他的心也帶走了。他主動求去,是不忍晴兒再繼續夾在他和那人之間左右為難。他不是一個人,他還有小啾啾要養。

冇有了晴兒,小啾啾成了冇有孃的孩子,他不能讓他再冇有了爹。

隻是這心,又一陣揪疼,痛徹心扉!

疼得他忍不住劇烈咳嗽起來。

好不容易喘了口氣,他意外發現馬兒居然停了。一抬頭,就看見距離他不遠的大道旁的涼亭處,那道熟悉的身影,是如此熟悉,如此芊細。

望著他看來的眼,那道單薄的身影緩緩綻放出一道絕美的笑容來。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