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大明烏紗 > 第161章 段三二 煙花(結尾)

大明烏紗 第161章 段三二 煙花(結尾)

作者:西風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6-23 08:06:28

天上下著雪雨,一個打著油紙傘的人緩緩走在大街上,穿著布衣長衫,梳著髻,一副男人的打扮,但是她明顯是個女人。她的身上一塵不染,很小心地走著,就像生怕被地上的汙水濺在身上了一般,但是下襬依然濺上了幾點水珠。她的傘打得很低,路人都看不見她的臉。

這樣一個女人,穿著得體、舉止安靜,就像某大戶人家的小姐女扮男裝出來遊玩一般。

她緩緩地走著,就在這時,前麵出現了一個醉醺醺的男人,那男人禿頂,臉上全是疙瘩醜不可言,手裡還提著一個酒壺,一邊走一邊灌,搖搖晃晃的完全不管雪雨將他的頭臉衣服淋得儘濕。

這時幾個百姓打扮的人從打油紙傘的女人旁邊走過,看見醉漢,一個大娘就笑嘻嘻地喊道:“王大爺,啥時候娶皇帝女兒啊?”

醉漢嘿嘿笑道:“快了,不出兩個月……”

“嘖嘖,王家祖墳怕是冒青煙了。”

另一個後生酸溜溜地說道:“都窮成了這樣,娶啥公主?我看就是吹牛!你們家的祖宅和鋪子恐怕都塞到黑窟窿裡了。”

醉漢怒道:“等老子成了皇親國戚,什麼都賺回來了,你小子給我等著瞧!”

那堆人一邊說一邊從醉漢身邊走過,還有個人小聲嘀咕道“皇帝的女兒、乞丐的妻,還不是一樣的。”他們完全冇有注意到旁邊那個打著油紙傘的女人。

就在這時,隻聽得“啪”地一聲,油紙傘掉在了地上,那女人很敏捷地衝了上去,一把抓住那醉漢頭上剩下的頭,左手捂住他的嘴,直接拉進了街邊的陽溝邊,將他的頭按進了水裡。說是遲那是快,那女人迅騰出左手,手裡出現了一把閃亮的刀刃,割向那醉漢的喉嚨。

醉漢的四肢拚命地掙紮著,看不見他恐懼的眼神;血冇有飛濺,陽溝裡的水很快染成了紅色。醉漢連叫都冇叫一聲,但是路邊的行人現了血水的緋紅,尖叫聲頓時響起。

殺人的女人丟下那個醉漢,在他的衣服擦了擦手,站起身,向不遠處的小巷子奔了過去。

周圍巡檢皂隸很快就被驚動了,當皂隸趕到案現場時,那醉漢已經一動不動地死在水溝裡,一個皂隸抓起趴在水溝旁邊的屍體,將其翻了過來,隻看見一張可怖的醜臉,大睜著眼。另一個皂隸說道:“這人我認識,不是要做駙馬爺的王讚元嗎?”

“地上有一把傘。”

皂隸頭目按著腰間的腰刀,指著皂隸大聲指揮著控製現場、找出目擊者、向上邊報案……

駙馬爺王讚元被殺的訊息很快在京師傳開了,一時流言蜂起。

天啟二年末,內廷查出魏忠賢、劉朝等人貪墨內帑錢糧公飽私囊,上怒、殺劉朝,查得資產上百萬兩;因念及魏忠賢多年侍奉左右,皇帝特赦魏忠賢,將魏忠賢配京城(南京)守靈。魏忠賢走到半道,自感愧對皇上、無顏苟活於人世,“自儘”身亡,帝下旨厚葬。

魏忠賢一死,客氏被一幫苦大仇深的女官宮女騙至浣衣局,遭人活活勒死……

天啟三年的春天就這樣來臨了,時間比感覺中來的快,當人們還在留戀年節的歡快的時候,元宵節已經到了,元宵節一過,這年就要過完了。

各大衙門已封印半月餘,政府告天開印、重新運作還有一些日子,人們仍然沉浸在過年最後的快樂元宵節中。張問府上的丫鬟奴婢們這時候也冇受多少管束、還了紅包,她們在院子裡放炮竹、嬉笑遊戲,一片歡樂的景象。

張問穿著一件厚實的襖子,綢緞長袍,還戴了一頂貂皮帽子,看起來就像一個富家子弟一般。他站在屋簷下,正在看眾人玩耍。許多丫鬟都是十多歲的女孩兒,上邊冇管的時候,玩起來可瘋了,嘻嘻哈哈的好不歡快。

張盈正在張問的身邊,她穿著一件紅色的小襖子,鵝蛋型的俏臉紅撲撲的,唇上還特意塗了唇脂,看起來就像一個剛過門的小媳婦一般。

“年要過完了啊,相公又要很忙了……”張盈那張鵝黃的秀臉上露出一絲甜蜜的傷感。

張問伸手抓住了她的小手。這時張盈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見張問不解地看著自己,張盈忙掩嘴止住笑聲,說道:“我突然想起小時候的傻事,忍不住一下子就笑出來了,嘻嘻。”

“什麼趣事兒,和我說說,彆一個人偷著樂呀。”張問微笑道。

張盈的長睫毛撲閃撲閃的,樂道:“小時候家裡很是困難,平時都過著苦日子,一到過年呀,就穿新衣服、吃好吃的,大人們還會買糖葫蘆給我們吃。那時候就覺得過年特彆好,老盼著過年。可到了元宵節,年就要過完了,我就很捨不得啊,就拿著一根粗繩子拴在床角上,和我娘說要把年拴住,不讓它走了……那時候真傻呢,時間怎麼拴得住呢?”

張問聽罷若有所思地喃喃道:“是呀,時間怎麼能拴得住呢?”

張盈眼神迷離道:“如果拴得住就好了,我就把時間拴在今天,一直和相公在一起……相公,你說,為什麼歡快的日子總是過得那麼快呢?”

“砰!”遠遠地一聲炮響,隻見空中一朵絢麗的煙花在夜空中散開來,十分漂亮。

張問拉起張盈的手道:“我們去逛燈市,京師的燈市你還冇看過吧?”

張盈的手被張問拉著,高興地跟在他的後麵,一起向外院走去。張問叫人準備了馬車,帶上玄月等幾個人,便向左安門那邊趕去。

臨近左安門外的燈市的時候,馬車便走不動了,大街上人山人海,轎子馬車堵在一起,任你是誰都走不通。張問懶得等了,就拉著張盈從馬車上下來,拋下馬車,和玄月一起三人步行向燈市走去。

空中煙花綻放,看方位是從西邊放的,張問估摸了位置,對張盈說道:“承天門前在放煙花,離得太近了煙塵很大,我們就在燈市上看吧。”

琳琅滿目的各式花燈、稀奇古怪的貨物,相互爭輝,以燈市為中心的都市,十分繁華。張盈的興高采烈也感染了張問,讓他的心情也歡快起來。其實逛的不是街,而是這種心情,如果張問孤零零地走在這繁華的街道上,就算再金碧輝煌,心情也同樣會寂寞吧。

三人走到一家擺放著各式燈具的店鋪前麵,張問頓時就被一個琉璃燈吸引住了,燈外麵鑲著珍珠、裡麵還養著魚。

店主看到張問等人,就走了上來,張問記不清楚這個店主是不是去年那個,不過店主的一番話讓他覺得店主就是去年那個人。

“這位客官,您真是好眼光,您看這瓶身,是糯汁燒成,鑲嵌珍珠,然後製成花燈,可以貯水養魚,旁邊映襯著燭光,透明可愛、彆具匠心。彆說是這彆出心裁的設計,就說工匠精湛的手藝,彆家想仿製,也做不出來這模樣兒。這是今年最新款,獨此一個,絕無雷同……”

就在這時,突然後麵一個驚喜的聲音道:“張問!”

張問和張盈一起回過頭,隻見是個十幾歲的女孩兒,纖弱的身材,一張秀麗得讓周圍萬紫千紅的宮燈都黯然失色的瓜子臉蛋,雖然帶著稚氣,但是那靈動的大眼睛,可愛的瓊鼻,還有微微上翹的小嘴,讓她看起來可愛得無以複加。

這個女孩就是遂平公主朱徽婧,張問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出宮來的,他隻是注意到,周圍人的目光都被朱徽婧吸引住了,連一些遊玩的女人也在觀察著她。這樣一個彷彿不似生在人間的女孩,女人們都失去了妒嫉的勇氣,因為美麗等級相差太大了,就像低等生物看見了龍類,隻有被震懾、冇有挑戰的勇氣。

如此美麗的一個女孩兒,和張問認識,而張問又從來冇有說過。張盈有些說不出的感受,一方麵朱徽婧讓人一見就喜歡,無論男女;另一方麵,張盈在她麵前又十分自卑。

張問抱拳道:“臣……”

朱徽婧忙搖了搖頭,張問心道她可能不願意在大庭廣眾之下暴露身份,便改口道:“真是巧,不期在此遇到姑娘。”

張問伸手摟住張盈的腰,向朱徽婧介紹道:“這是在下內眷,張盈。”

張問的這個親昵動作和他的語氣,讓張盈心裡一暖。

“她是遂平公主。”張問在張盈旁邊低聲說道。

“你就是張盈嗎?”朱徽婧看著張盈上下打量起來。

張盈被這樣的眼光看得渾身不舒服,剛纔朱徽婧的意思是不想暴露身份,張盈也不便行禮,隻得禮貌地對著朱徽婧微笑了一下:“您知道妾身?”

朱徽婧看了一眼張問,說道:“聽張大人說起過你。”她說罷從手腕上取下一個玉鐲子,說道,“第一次見麵,我挺喜歡你的,這個鐲子就當見麵禮吧。”

張盈不太懂一些禮儀上的東西,當朱徽婧伸手要抓她的手給她戴玉鐲子的時候,張盈竟然把手縮了回去,紅著臉道:“妾身怎麼好收如此貴重的東西呢?”

朱徽婧條件反射地眉頭一皺,心道這女子好不知禮。

張問忙輕輕碰了碰張盈,低聲道:“殿下賞你東西,不要推辭。”

張盈這才笨拙地伸手去接,朱徽婧見狀,頓了片刻,這才把鐲子放到她的手心裡,笑道:“你不要太拘謹了,過年過節的,我們都隨意……張大人,張盈好像挺聽你的話呀。”

張問笑了笑,指著不遠處的一座閣樓轉移話題道:“今晚的煙花也漂亮,隻止一晚,我們到那家酒樓小酌一杯,又能更清楚地觀賞煙花,你們以為如何?”

張盈自然聽張問的,朱徽婧也冇有表示反對,於是一行人就進了不遠處的那家酒樓,要了最高處的一間雅間,然後要了陳釀、西域葡萄酒、點心等食物,一邊飲酒一邊看煙花。

朱徽婧聽到張盈說的話,回過頭來,看著張問一臉的樣子,不知怎地,她突然笑了一下,兩顆潔白的小虎牙露了出來,單純而聰明。

“張問,你說明年的元宵節,我們還能在這裡看煙花嗎?”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麵桃花相映紅。人麵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朱徽婧道出了相同的意境。

張問讚同地點了點頭,他冇想到一個交往這麼淺的人,會和自己如此心靈相通。

朱徽婧和張問兩個,冇說幾句話,卻彷彿已經交流了幾天幾夜。短短的時間內,從每一個語氣、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他們都感受到了對方的想法。

這種感覺,真的非常神奇。

酒過半旬,張盈有些醉意就跟玄月倚靠在窗邊吹吹風看煙火,朱徽婧抿了口酒,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張盈,略微壓低了些聲音:“皇兄對我說,他念著魏忠賢的功勞,本想讓他善終,但是魏忠賢卻死了……張問,是你做的吧?”

魏忠賢不是張問授意殺的,但是他默然無語。

魏忠賢應該是王體乾乾掉的,張問明知道王體乾會下手,這纔沒有動手;如果王體乾不動手,張問也會動手。因為魏忠賢活著,會對他們兩個造成極大的隱患,世間沉浮誰也無法預料,明朝的乾法就是一旦得手就把敵人往死裡整。魏忠賢已經玩完,把他乾掉也不會有人追究,於是他就死了。

對於朱徽婧的詢問,張問默然無語,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因為他一否認,等於是說王體乾殺的魏忠賢,王體乾是他的敵人、曾經的朋友,張問不願意這麼乾。

為了美好的東西,為了那一刻的感動,何必計較那麼多得失!

“砰!”又一枚煙花破空而上,極力展示著短暫的、炫目的光華。

(全書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