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三國之宅行天下 > 第十三章 留名於史!(大結局)

建安二十五年,一代霸主曹操曹孟德率軍擊孫權,於半途頭疾犯,大軍還朝。

曹操膝下有子,曹昂、曹丕、曹彰、曹熊、曹衝等等,眾子之中,他最為喜愛曹昂。

雖當麵不曾誇得曹昂半句,但是曹操時常對身旁眾人自豪笑道:“此子似孤最甚!”

隻可惜天不佑人,曹昂於中道病故,得悉此事,一代梟雄吐血昏厥,從此臥病難起。

江晟、江睿,昔司徒江哲之子,至司徒辭官遠遊之後,曹操將二子接入府中,親自教導。前者乃百年治國能臣,後者乃不世善戰猛將。曹操視二子如己出。

臨走之時,曹操曾喚來眾子,一一囑咐。

待得眾子梗咽而退之後,曹操又喚來江晟、江睿二人,時江晟已官至司徒長史、祭酒,江睿拜虎賁中郎將。

“孤與你父乃至交,親若兄弟,無不可暢談之事,惜你父不喜為官,掛金上表而去……孤此生之憾事,莫過於此……你二人亦算孤半子,待孤死後,你等要好生輔佐子桓,莫要叫孤失望……”

江氏兄弟連連點頭應下。

曹操又喚來鎮遠大將軍陳到,耳囑道,“叔至,你與子脩交厚,親若兄弟,孤早早便知,唉!隻惜此不孝兒英年早逝、早早便棄孤而去……子脩之弟,亦你之弟……”

陳到含淚而退。

隨後,曹操又喚來曹昂之母丁夫人,以及卞夫人並諸妻子一一囑咐。

待得諸事畢,丁夫人含淚詢問曹操還有何遺憾,曹操哈哈大笑說道,“我曹孟德一生諸多事……不枉此生,死而無憾!”

言畢,昏厥。繼而又醒,反覆幾次,諸位夫人心疑之時,終聽到曹操在榻上笑罵道,“你這廝,且找孤飲酒耶?哈!豈有這等美事?同去同去……”

言畢,逝。享年六十六歲。

曹操既死,其子曹丕繼位,追尊其父為魏武帝,追尊江哲為武德侯,按著曹操意思,不避諱,以表江哲之功。

建安二十五年十月,曹丕廢漢室自立為帝,改年號黃初,重賞朝官,大犒天下。建安二十五年,即黃初元年。

時江晟已官拜司徒,雖年幼卻居廟堂;而其弟江睿官至車騎將軍。

次年,陳到加封大將軍、大司馬,司徒公江哲女婿鄧艾任司隸校尉、長安令、威遠將軍,總督西北事宜,以擋西蜀大將軍薑維。

一時之間,江家勢頭鼎盛,不遜夏侯。

或有旁人讒言江家之事,對於此事,曹丕毫不在意。

也是,眼下江家與曹家,正如當初曹家與夏侯家,親密無間……

不過就是這親密無間,有時卻叫曹丕有些難以自處……

黃初三年,秋,曹丕設朝於洛陽。

正值朝會,忽聞車騎將軍江睿至,驚得曹丕暗呼一聲:這廝怎麼回來了?

隻見區區弱冠之齡的江睿大步走上金殿,神情古怪望了曹丕半響,忽然大拜道,“臣江睿,見過陛下!”

這一記大拜,叫曹丕很是彆扭,偷偷望了一眼台階下江晟,見他正閉目養神,心下有些鬱悶,咳嗽一聲,訕訕說道,“平身平身……愛卿不是去青州剿賊了麼?”

“多謝,陛下!”江睿聞聲而起,抱拳說道,“賊子已平,臣回京覆命!”

“什麼?”曹丕瞪大了眼睛,一聲驚呼。

百官亦是議論紛紛,禦史大夫陳群出列疑聲說道,“傳聞青州賊勢浩大,似是黃巾複燃,數萬人雲從……”

“不過烏合之眾罷了!”打斷了陳群的話,江睿環顧朝上百官,笑著說道。

百官麵麵相覷,或有人古怪說道,“洛陽距青州,路途遙遠,兼之江大人又有剿賊之事在身,這區區月餘……”

“是一月又三日,共計三十三日!”江睿鏗鏘說著,隨即環顧四下說道,“此去青州,末將隻需十五日,一月來回,三日剿賊!是故,共計三十三日!”

一番話直聽得朝中眾百官麵色動容,叫曹丕極為鬱悶……

該死的!那個混賬說青州賊勢浩大來著?!

似乎是望見了江睿,回想起幼年的某些事,曹丕的好心情一下子消磨得精光,身旁的老宦顯然是看出了曹丕的心思,尖著嗓子喊道,“有事早奏,無事退朝!”

於是乎,一場朝會草草落罷了……

待得退朝時,坐在帝位之上的曹丕抬手喊道,“江愛卿留步!”

話音剛落,就見江睿神情玩味轉過頭來,急得曹丕連忙擺手說道,“朕指的江司徒……江司徒……”

顯然,江晟有一點是繼承了其父……猛翻白眼。

望著江睿大步走出朝堂,曹丕扯著江晟的衣袖,低聲說道,“子旭,這廝這麼回來了?朕琢磨著,少說也得要個一年半載吧……”

江晟麵色有些古怪,低聲說道,“陛下,當著微臣的麵,數落微臣之弟,這似乎有些於理不合吧?”說著,他搖搖頭,笑著說道,“我弟自來勇武,子桓又不是不知……”

“這我當然知道!”曹丕顯然是心有餘悸,擺擺手鬱悶說道,“得得得,朕得再琢磨一個法子……”說著,他好似想到了什麼,遲疑說道,“子旭,你說若是朕將其調往長安……”

隻見江晟神情古怪地望了曹丕幾眼,哂笑說道,“這個嘛,我想子淵倒是樂意,不過子桓,若當真如此,叫我姐夫如何自處?回頭若是姐姐怒了,那可遠比子淵……”

“額?”曹丕愣了愣,點頭訕訕說道,“那倒也是……”

二人正說著,忽然一名朝官去而複返,望見曹丕,大拜說道,“陛下,徐州牧陳登來報,言泰山賊寇叛亂……”

“叛得好!”曹丕神情激動地大喝一聲,叫守在附近禁衛軍儘皆愕然側目。

那名朝官更是傻眼,結結巴巴說道,“叛……叛得好?”

在江晟搖頭中,曹丕咳嗽一聲,勉強辯解道,“朕……朕的意思是,他既叛亂,朕當可調重兵剿之,”說著,他話語一頓,沉聲說道,“你即刻前去擬招,著車騎將軍江睿,出兵平亂……”

“原來如此,”那名朝官這才恍然,隨後曹丕正欲下旨,急忙擺擺手恭敬說道,“陛下,恐怕不必勞煩江將軍了,徐州陳大人發來的是捷報,十日之前,他已調兵剿滅了泰山賊……”

“……”曹丕傻眼了,張張嘴,望了一眼東南麵,嘴裡鬱悶地吐出兩個字,多事!

不說那愣在原地的朝官,江晟搖搖頭,跟著曹丕走在皇宮中,走著走著,他見四下無人,笑著說道,“子桓,子淵乃我弟,亦是你弟,何以至此?”

曹丕鬱悶說道,“此話不假,子淵也可以說是我等看著長大的……自幼便與我不合,我當他乃我弟,他不當我是兄,我又能如何?”說著,他好似想起什麼,詫異問道,“對了,還是找不到江叔父下落麼?若是能尋來江叔父,我便不信,他敢這般……”

江晟翻了翻白眼,搖搖頭,微歎說道,“至曹世叔在世起,夏侯叔父接連派人尋找,據賈叔言,父親乃一慵懶之人,既脫身而去,又如何會叫我等尋到?我尋思著,希望不大……”

“可惜了……”曹丕一合拳掌。

“你呀!聽說你欲立後……”

“唔……”

“怎麼打算的?”

“這個嘛……我琢磨著……”

“啊?!這……”

“噓!噓噓!”

最後幾聲,已遠不可聞。

-----------------------------

而與此同時,江睿已歸其府邸,摟著其妻室甄宓哈哈大笑。

“夫君,有何喜事,叫夫君這般喜悅?”在江睿懷中,甄宓疑惑問道。

“不不不,並非喜事,而是趣事!”說著,江睿伸手撫摸著愛妻的後背,笑著說道,“你是冇見到今日朝會,為夫出兵青州剿賊,三十三日凱旋而回,驚得那些朝中大員……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甄宓掩嘴一笑,搖搖頭無奈說道,“妾身還以為是什麼喜事呢……夫君既然立下這般功勞,陛下可曾封賞?”

“封賞?”江睿哂笑一聲,撫著下巴古怪說道,“我尋思著,這廝多半是在琢磨,如何再想個法子,把我給調出去……選什麼不好,儘選些烏合之眾!”

“夫君!”甄宓小臉有些驚慌,望瞭望門外,細聲說道,“這可是欺君之罪啊……”

“嗬嗬,”有些好笑地摟著愛妻,江睿說道,“從小到大,叫慣了,一時間難以改口,曹叔父在世時,我便這麼叫……”

“今時不同往日啊,畢竟陛下乃天子,乃是君,夫君乃是臣,君臣有彆,豈能……”

甄宓正勸著,忽然門外一聲清響叫她收了口。

“老爺,夫人,司馬大人求見!”

“是他?”甄宓愣了愣,望著自家夫君正色說道,“夫君,妾身以為,要小心司馬懿此人……”

“放心!”溺愛地捏了捏愛妻鼻子,江睿淡淡一笑,自信說道,“此人,為夫鎮得住他!”

甄宓一愣,繼而掩嘴一笑,在夫家夫君慵懶挑逗道,“那麼……夫君早早打發此人,妾身等著夫君……”

“嘿!”江睿嘿嘿一笑,拍拍愛妻後背,笑著起身往府內大堂而去。

於堂上,司馬懿正接過府內下人遞來的茶水,一見江睿大步走來,起身拱手笑道,“二公子!”

“仲達多禮了!”江睿微微一笑,抬手說道,“坐!”

一聲仲達,雖不是首次聽聞,但是仍叫司馬懿有些鬱悶,心想我一不是你父門生,二與你父年紀相仿,早早在他麾下。你一聲稱呼,竟是硬生生叫我矮了一輩……該死!

搓搓手,接過下人遞來的茶盞,江睿笑著說道,“仲達隨我出征青州,為何不早早歇息,卻來我處?”

“這個嘛……”司馬懿笑了笑,放下手中茶盞,正色說道,“下官本欲歸府歇息,卻聽聞洛陽某些傳聞,似乎對將軍不利……”

“哦?”江睿眼眉一挑,似笑非笑說道,“說來聽聽!”

“是!”司馬懿拱拱手,見四下無人,低聲說道,“在下以為,大公子與二公子同為司徒之子,當初,大公子自幼與陛下交好,平步青雲,而二公子則輔佐陳王……在下以為,論本事,二公子有勇有謀,勇可比霸王,謀不遜陳留侯,但是陛下卻將二公子閒置,僅委任一些出兵剿賊的小事,朝中大事皆不經將軍之手……曹公在世時,將軍可也是曹公耳囑之人,為此,在下實為將軍叫屈……”

“哼,”輕笑一聲,江睿瞥了一眼神情憤慨的司馬懿,淡淡說道,“說完了?”

“額?司馬懿愣了愣,卻見江睿緩緩起身,走到堂口,望著天際沉聲說道,“仲達,你知道天下最大的是什麼麼?”

“最大?”司馬懿猶豫一下,遲疑說道,“人心?”

“對!”江睿點點頭,繼續說道,“那麼……人心中最大的又是什麼呢?”

司馬懿一愣,似乎明白了什麼,麵色有些不好看。

“看來你知道了,”緩緩轉過身來望著司馬懿,江睿一字一頓說道,“管好你的野心!若是你管不住,本將軍可以幫你……”

“將……將軍說笑了……”

“嗬,”微微一笑,江睿轉過身去,淡淡說道,“本將軍於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如物……”

“將軍勇武,在下已多番見識過……”

“仲達,這可不是本將軍想聽的……”

“額……在下唯將軍馬首是瞻!”

“哈哈哈!好!”

半個時辰之後,司馬懿麵色鐵青從江睿府邸出來,回頭望了一眼牌匾上偌大的‘江’字,暗暗怒罵。

真該死!這兩個混賬小子一個比一個精明!

該死!該死!

在腹中狠狠罵了幾句之後,莫名的,司馬懿有些懷念當初在江哲麾下的日子了……

那麼江哲呢?

-----------------------------

公元二零零九年,浙江杭州,一處公寓臥室……

牆上掛著的電視正播放著《三國演義》最後幾幕,司馬篡位,天下歸晉……

房間裡很亂,一眼望去,全是一些資料與書籍,堆得滿地都是,真看不出這裡住的是一名人……

女聲:女人?

題外音:額?我說了麼?好吧,我說了……

女聲:女人?

題外音:劉芸,女,二十歲,浙江大學三年級生,誌向是考古學家……

女聲:女人?

題外音:額,我錯了……是女孩!

女聲:哼,這還差不多!

彆管那該死的題外音,本小姐……唔,本姑娘……本人姓劉單名一個芸,嘻嘻,很好聽吧,可能,我是劉備某某某代的子孫之一喲,雖然我不是很看好他……

我的誌向是考古學家,當然了,如果你以為本人長得很對不起觀眾,那你可就錯了,小女子好歹也是校花兼班花……之一。

嘛,其實在三個月前,冇有那個‘之一’的,一切都得自從我的好姐妹轉學過來之後說起。

唔?我的好姐妹?

咯咯,她的名字很古典喲,她叫喬瑛!

跑題了,跑題了……

其實,我在找一個人……

彆彆,彆誤會,可不是什麼電視中很狗血的言情劇哦!

是這樣的,畢業前,我得寫一篇論文,但是呢,我又不想跟風……我要寫一篇叫所有人大吃一驚的論文!

在翻閱爸爸的考古文獻時,我翻到了那個名字……

‘漢司徒江……’

可惜的是,隻有姓,冇有名……

大家都知道,這司徒在古代,可是三公的職位,可不是一般能當的,第一次望見這個姓,我感覺很陌生……

繼續翻閱爸爸的考古文獻,我終於察到,這個人出現在東漢末年,是曹操的部下,官至司徒,位極人臣……

可奇怪的是,東漢末年幾任司徒,我為什麼見過有這個人呢?

昨天翻了徹夜的資料,但是關於這個人,一無所獲……

不行不行,這可關係我那篇叫所有人大吃一驚的論文呢!

繼續找!

唔?你問我有冇有男朋友?

這……這種事……

嘻嘻,本小姐向來不對那些無聊的男生加以顏色,感覺他們好無聊……

唔?有冇有感覺不無聊的?

這個……算是有吧,說起來,我倒是遇見過一個很神秘的人……

是的,很神秘,我前前後後見過他一次……

額……是在慶祝一個女伴的生日之後,我在路邊遇到的他。

那時,我與正好姐妹喬瑛在路上走著

-----------------------------

“瑛瑛,打電話給你姐麼?”望著好友咬著嘴唇望著手中的小巧手機,劉芸疑惑問道。

對於好姐妹喬瑛的影響,劉芸隻粗粗記得她好像很內向,很喜歡一些新奇的事,班裡的男生時常拿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來討好她,但是喬瑛從來冇有收過彆人任何東西,也不會和彆的男生靠的太近。

劉芸曾經在私底下偷偷問她,問她是不是有了喜歡了的。

在猶豫了很久之後,喬瑛纔有些臉紅地點點頭。

感覺很好奇,劉芸笑著追問她知道不知道那男的身份?

隻見喬瑛很古怪得說了句,“怎麼可能會不知?”

“你認識他?”

喬瑛下意識地點點頭,又慌忙搖頭。

總之……很古怪就是了!劉芸如是想道。

“恩……是的,”喬瑛點點頭,左手握著手機,右手一個鍵一個鍵按著號碼,古怪歸古怪,看上去很可愛。

“姐,是我,瑛兒……唔,對……我纔不要呢!唔,好的……”

前前後後不過幾十秒,喬瑛就收起了電話。

“你姐過來接你麼?”

“唔!”

“對了,”狡黠得望著喬瑛,劉芸嘻嘻笑道,“經常聽你說起你姐,倒還冇見過呢,你姐長得有你漂亮麼?”

喬瑛愣了愣,望著劉芸說道,“我姐比我漂亮……”雖說是陳述句,但是話語中淡淡的失落,叫劉芸不免有些愣神。

冇過多久,劉芸就見識到了喬瑛口中那所謂漂亮的姐姐……

天啊,現在竟然還有這麼漂亮古典的女人麼?從小到大,對自己容貌很自信的劉芸,這一刻,感覺自己就好像是一隻在天鵝麵前的醜小鴨……

望著好姐妹喬瑛的姐姐從一輛藍色的跑車中出來,劉芸不禁稍稍退後了一步哇,望著那古典的女子指了指妹妹,無奈說道,“為何……為什麼不打電話給他呢?害得姐姐那般遠趕來?”

“纔不要!”喬瑛哼了哼。

無奈地搖搖頭,擁有古典氣質的成熟女人轉頭望向了劉芸,疑惑說道,“這位是……”

“姐,她是我的好朋友,劉芸。”

“哦,”女人釋然一笑,抬手笑道,“妾……我妹妹比較頑皮,日後……以後還請多多照顧,我叫喬薇……”

“應該的應該的,”劉芸慌忙抬手與她握手,感受手中的柔軟,勉強說道,“我叫劉芸,與瑛瑛同班……”

“原來如此,”喬薇釋然一笑,打量了劉芸幾眼,好心說道,“我見你好像在等車,不如我送你吧?”

“不,不用不用,”劉芸連連搖頭,與好姐妹說了幾句便離開了,在那個女人麵前,她感覺有些……有些自卑……

“果然是一個大美人呢!”對於剛纔的事似乎還‘心有餘悸’,劉芸一人走在路邊,兩邊,是一幢幢的高樓大廈。

走著走著,突然她望見一個男人,不不不,是望見距離那人頭頂十幾米的高空,一隻花盆正急速下落……

不用計算劉芸就明白,按著那男人行走的速度,那花盆鐵定是要落在他腦袋上的,妥妥的……

“小……”一聲驚呼戛然而止。

因為劉芸望見那個男人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衝著自己微微一笑,輕輕說了句,“謝謝!”

而同時,那隻花盆狠狠砸碎在那男人腳邊……

望著那個男人毫不在意、不顧附近行人的驚呼,跨過那隻碎裂的花盆繼續朝前走,劉芸嚇得全身發軟。

天呐,自己作為旁觀者都感覺心跳不止,那個男人為什麼這麼平靜呢?難道他早就知道?

……怎麼可能!

懷著心中疑問,劉芸急忙趕了上去,四下尋找那個男人的身影,終於,在一處四岔路口,發現了那人正站在紅綠燈前,現在,是紅燈……

小心翼翼地走上去站在他身旁,劉芸不停偷偷打量著身旁的男人,心中暗暗給他做了一個評價。

不帥,很普通,極其普通……

“請問有什麼事呢?”男人轉頭微笑問道。

“冇冇!”劉芸連連搖頭,同時心裡愣了一下,這個男人說話時,很有氣勢啊……

似乎冇有瞧見劉芸麵色微紅地低著頭,那男人似乎也認出了劉芸,微笑說道,“謝謝你方纔的提醒,我叫江哲……”

江哲……心中默默唸叨著這個名字,劉芸一抬頭卻見他微笑著望著自己,心中冇來由一慌,正巧此刻綠燈亮,劉芸急急忙忙朝前走……

突然,一隻手抓住了劉芸的手臂,將她拽了回來……

他……他想做什麼?

還冇等心慌的劉芸回過神來,轉角處忽然疾馳出一輛黃色跑車,如風一般,在劉芸麵前奔馳而過,緊跟其後的,是一輛輛閃著警燈的警車……

“好了,現在可以了!”男人,不,是江哲微笑說道。

望了一眼那呼嘯的聲音越來越遠,劉芸這才感到陣陣後怕,要是冇有他拉著,那……那……

當劉芸回過神來,才發現那名自稱江哲的男人已經走得很遠了……

“等等……”

追了幾步,她忽然想到一事,轉頭望了一眼後方,在那人古怪男人原本站著的後方,有一塊巨大的廣告牌……

費了很大勁,劉芸才追上了那個古怪的男人,他正蹲在路邊一個小攤上,與一名頭髮花白攤主老頭說著什麼。

劉芸好奇地走了上去,聽到老頭正歎息說道,“小夥子,不是老頭子願意出來,是冇辦法……我兒子以前讀書很好,但是家裡冇錢,冇辦法,於是他就出來打工了……我兒子很孝順的,以前每年都寄很多錢回家,但是去年,他在的工廠發生的事故,一條命……眼看著就那麼冇了……”說著,老人那渾濁的眼睛有些濕潤。

“他才二十來歲啊,和你差不多大……”說著,老人似乎意識到說錯話了,急忙擺擺手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頭子不會說話……”

那名為‘江哲’的男人毫不在意地搖搖頭,笑著說道,“不礙事的……”

這男人不帥歸不帥,脾氣倒是蠻好的……劉芸如是想道。

“醫院說了,能治,但是要好幾十萬的錢,還是至少的……但是我們家裡怎麼拿得出那麼多錢?”老人歎息者,“這不……老頭子想起了以前收集了一些小玩意……”他指了指攤子上的一些式樣古老的首飾,說道,“小夥子心腸不錯,陪老頭子聊了這麼久,看看,有冇有中意的,送你……大多都是一些銅質,不值錢……”

“不值錢?”江哲微微一笑,從攤子上取過一個銅質的手鐲,似笑非笑說道,“老人家,僅這個,就足夠老人家你、還有你兒子、你孫子,一輩子的所需的……可能,還要加上你曾孫、曾曾孫……”

“嗬嗬,”老人搖頭笑了笑,說道,“彆哄我了,老頭子冇文化,不過什麼值錢,什麼不值錢還是認得出來的……”說著,他又一聲長歎,“家裡值錢的東西,早就賣光了,這些……小夥子既然喜歡,就送給你吧……”

“老人家這份大禮,可是貴重的很喲!”江哲微微一笑,望著手中的銅質鐲子,摸了摸口袋,麵色微變。

冇帶錢包!劉芸心下暗暗偷笑。

似乎是瞧見了江哲動作,老人有些生氣了,皺眉說道,“又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老頭子說了送你……”

“是是是,”江哲一麵敷衍著點頭,一麵環顧四周,忽然,他眼睛一亮,起身衝著身旁的劉芸尷尬說道,“可以借我十塊錢麼?”

“……”劉芸張張嘴愣住了,半響纔回過神來,從錢包裡取出一張十元的紙幣,遞給滿臉尷尬的江哲,劉芸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答應他。

“謝謝!”江哲微微一笑,將手中的青銅鐲子交到劉芸手上,對她與老人說道,“等我一下!”

他想做什麼?

劉芸滿臉疑惑地望著那個古怪男人,望著跑到一處售出彩票的店鋪之中……

“……”

冇過幾分鐘,江哲回來了,將手中的彩票遞給老人,笑著說道,“老人家,我用這‘不值錢’的玩意,換你‘不值錢’的玩意,可以麼?”

老人似乎是愣住了,半響冇回過神來。

抬手從劉芸手中接過那個青銅鐲子,臨走前,江哲微笑為老人說道,“老人家患有心臟病麼?”

“冇……”

“那就好!我想,大醫院,會比較不錯……若是專家的話,應該會更好……”

老人苦笑著搖搖頭,望著這一男一女走遠。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便到了傍晚,老人除了那五張同樣數字的彩票之外,毫無收穫……

長長歎了口氣,老人收了攤子,顫顫巍巍揹著袋子準備回家,突然望見一大群人正圍在一個彩票網售點。

老人這纔回想起來,右手從懷中摸出已經是皺巴巴的彩票,猶豫了一下,他還是走了過去。

在頒佈的中獎名單上,老人自下而上,一個一個對著,但是,都冇有中……

終於,他望見了最最頂上的那個……

花白的鬍鬚猛顫,老人感覺自己全身都在哆嗦著,耳邊,似乎回想起方纔那人的笑語。

“老人家患有心臟病麼?”

-----------------------------

“這不是很好麼!”

遠在數萬米之外,江哲掂著手中的青銅鐲子,微微笑著。

但是笑過之後,他又頗為鬱悶地轉過身去,古怪說道,“這位小姐,拜托,你跟我了一路了,為十塊錢,不至於吧?”

“誰說是為那十塊錢?”正出神想著什麼的劉芸猛然一驚,辯解說道。

“好!”江哲點點頭,指指四周已無幾人的街道,鬱悶說道,“我呢,是忘了帶錢包,冇錢打車,隻好走回家,那麼小姐你呢?”

“噗,”劉芸噗嗤一笑,隨即望著眼前古怪男人的古怪神色,咬著嘴唇強自說道,“我……據科學統計,運動有利於身心……”

說完,她也覺得這個理由很爛,訕訕望著對方,卻見他似笑非笑地望著自己,點點頭說道,“很好!”

話音剛落,突然一輛跑車在路邊停下了,車窗搖下,有一女聲詫異說道,“夫……老公,你怎麼在這?”

“這不等你麼!”江哲微微一笑,拉開車門坐了上去,還不忘回頭對劉芸說道,“確實,科學統計,運動有利於身心,這話真不錯……”

在他說這話的同時,開車的女人疑惑地望了一眼劉芸,“老公,你朋友?”

“嘛……算是吧,今天剛認識的……”

“哦,”開車的女人點點頭,打開車門對劉芸說道,“這段路車子比較少,要不要載你一程?”

“額……”望著那女人不同於喬瑛姐姐的完好容顏,劉芸搖搖頭,說道,“冇……冇事的……”

見劉芸拒絕,女人也不堅持,開車走了。

望著那個古怪男人對自己招招手,劉芸狠得牙癢癢。

“這個混蛋!還欠本小姐十塊錢呢!”

說著,她好似想起了什麼,望瞭望四周,掩嘴呼道,“天啊……這是哪啊!”

一刻鐘後,氣鼓鼓走在路上,劉芸越想越氣,眼見天色越來越晚,她急得想哭。

就在這時,一輛的士停在她旁邊,中年司機從車窗裡探出頭來,說道,“小姐是在等車麼?”

“唔!”劉芸愣了愣,回過神來,一臉欣喜地上了車,拍拍胸口後怕說道,“我還以為自己一輛的士都冇呢……”

“確實冇,”中年司機聳聳肩,笑著說道,“是有位先生說,劉小姐在這裡打不到車,所以叫我來……”

“啊?”正回想著那傢夥可惡模樣的劉芸愣了愣,感覺有些奇怪,警覺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姓劉?”

中年司機笑了笑,說道:“那位先生說的,我見路上就小姐一人,所以……”

“哦……”劉芸點點頭,但是心中疑惑卻越來越大,那個傢夥怎麼知道自己姓劉?

甩甩頭將腦袋中的胡思亂想拋之腦後,劉芸說道,“我要去……”

“我知道,”中年司機點頭,“馨園小區嘛!”

“咦?”

強忍著心中猜忌,劉芸總算是看到了熟悉的小區,直到這時,她的心才放了下來,正要取錢,卻又聽那中年司機說道,“那位先生已經付過了……哦,還有句話要轉述給劉小姐,唔……據科學統計,合理的運動纔有利於身心……就這樣。”

“那個混蛋!”

-----------------------------

“那個混蛋!”

回想著前幾日的事,趴在床上的劉芸恨恨地磨了磨牙。

“看樣子他已經結婚了呢……”

“天啊,我在想什麼啊!”

拍拍自己臉蛋,劉芸趕忙從床上起來,去洗手間洗了一個冷水臉。

怎麼會想那個混蛋呢,應該想想論文!論文!

“嗚嗚嗚嗚……”這在此時,劉芸好似聽到床邊的的手機傳來一陣震動。

這個時候?

劉芸疑惑地走了過去,卻發現是自己老爸打來的電話。

“喂,爸……”

還不等劉芸這邊說完,劉父在那邊大喜若狂地喊道,“芸兒,芸兒,你知道老爸這次發現了什麼麼?”

用一根手指堵著耳朵,劉芸把手機拿得遠遠地,小聲問道,“爸,我纔剛起來……”

“大發現啊!大發現啊!”不顧女兒的牢騷,劉父大笑著喊道,“知道麼,老爸發現了曹操墓,曹操墓啊!”

“爸,拜托,曹操墓不是早發現了麼?”

“笨蛋!那些都是疑塚,傳言曹操有七十二座疑塚……”

“爸,那你保證這次發現的,不是那其中之一?”

“占地!知道麼?占地!我們粗粗統計,有四分之一個杭州市那麼大!”

“真的?”劉芸猛地將手機貼在耳邊。

“當然了!”對麵傳來了劉父的哈哈大笑。“爸,等我!”

“等……等你做什麼?”

“我也要去,我正寫論文呢,可能對我有幫助……”

“這可不行,有規定的!”

“爸,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就弄個什麼相關人員把我弄進去了不就完了麼……”

“這可是曹操真墓啊!”

“爸……頂多我在老媽麵前,多說幾句好話咯……”

“這個……九點的機票可能趕得上……”

“耶!”

-----------------------------

“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張穎,我現在在河南安陽市西北約七公裡的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為你做現場直播……據考古學家考證,這是東漢末年霸主曹操七十二座疑墓之外的唯一一座真墓……好的,對此我們來詢問一下王教授……請問王教授,對這墓有何看法?”

“我是王濤,據我們多日研究考證,這座墳墓,的的確確是東漢某年曹操的墳墓,是真墓……”

“請問王教授,額,我們是否可以向全國觀眾全程報道呢……”

“我想可以的,不過得等我們打開曹操墓的入口……對於這座曆史悠遠的古墓,我們實在不忍心用比較激烈的手段……不過請大家放心,在這裡的都是考古專家,區區一扇門,難不倒我們的……”

“說得好聽,”朝著遠處瞥了一眼,劉父搖搖頭對女兒劉芸說道,“折騰了半天,竟然連扇門業打不開……”說著,他取出一隻煙,想了想又將它放了回去。

“爸,這門有什麼特彆之處麼?”剛到不久的劉芸奇怪問道。

劉父愣了愣,納悶說道,“整扇門由精鐵打造,由一種類似於機關的東西掌控,這是所有疑塚所冇有的,一時之間難以入手……”

“那,從旁邊挖進去呢?”

“我們也想過,但是失敗了,土層裡麵,是一層密不透風的岩石,類似於大理石,若是太過激烈,難免要破壞裡麵相關建築……”

“哦!”劉芸點點頭。

忽然,遠處傳來一聲大喊。

“打開了,打開了!”

附近等待的人群猛地轉頭望個那個方向……

“大家好,我是張穎,我現在站在曹操墓外麵,嗬嗬,這扇墓門似乎阻擾了我們考古專家們很久啊……不過,曹操墓還是打開了,好的,我進去了……哦!天啊……”

“兵馬俑?”緊緊拽著父親的衣袖,隨著人流混入墓中的劉芸驚呼一聲。

“太不可思議了!我是張穎我現在已經在曹操墓裡麵了,天啊,到處是兵馬俑,天啊……這數量……太不可思議了!”

“這數量,倒是比得上秦始皇的墓了,”帶著女兒小心翼翼朝前走著,忽然劉父眼神一變,腳步頓時為之一頓,大聲喊道,“大家注意腳下!”

“天呐!”

“地圖?”

“太不可思議了!”

“怎麼可能?”

進入墳墓的眾人紛紛驚呼著,震驚地望著腳下,不,應該是腳下的一塊塊石板……

隻見那些石板上,細緻刻一副地圖,一副極其酷似現在世界地圖的地圖,而眾人,恰恰站在亞洲那一區域上……

戴上白手套,劉父蹲下身,撫摸著腳下的石板,喃喃說道,“雖然有些地方存在誤差,不過就一千八百年,這……太不可思議了……”

“各位,你們看我找到了什麼!”

一聲大喊將眾人目光吸引過去,隻見他站在眾多兵馬俑的前方,大喜若狂著喊著。

“曹操的塑像?”劉父眼睛一亮,丟下女兒急忙朝著前麵走去,劉芸鬱悶地跟在後麵。

在眾人細細觀察了一陣後,劉父點頭說道,“能有資格在千軍萬馬之前的,恐怕也隻有曹操了……確實,不過嘛……”他頓了頓,轉頭望向那尊在曹操對麵的塑像,古怪說道,“這人是誰?”

墓中眾人麵麵相覷。

有資格與曹操平起平坐,在千軍萬馬之前談笑、飲酒、弈棋的這人……他是誰?

“郭嘉?”

“不不不!”那邊已經找到了郭嘉的塑像。

“荀彧?荀攸?”

“二人的塑像在這呢!”一名考古專家指著身旁兩尊塑像說道。

“這就奇怪了……”劉父圍著那尊塑像轉了一圈,古怪說道,“看他身上服飾,至少也是漢末重臣,好像是個文官,可是這文官……怎麼會有資格在眾多兵馬之前呢?”

“大家好,我是張穎,我們發現了曹操的塑像,在海量的兵馬俑前麵,曹操正與……唔,神秘的是,在曹操身旁,距離附近百官塑像四五米的地方,還有一尊塑像,但是這塑像的來曆……咳,我是張穎,在這裡為各位觀眾做全程報道……”

“天啊,大家看,這尊塑像手中握著兵符,這說明什麼,他不是一名文官!”

“這虎符……怎麼是整塊的?半塊不是應該在曹操手上嗎?”

“那麼說,那是一名將軍?”

“這不可能!他明明穿著文官朝服……依我多年的經驗,三公!絕對是三公之一!”

“三公?”遠遠聽著一群人在那議論紛紛,劉芸的腦海中不由跳出一個念頭。

“難不成是‘司徒江’?”

望瞭望四周,見彆人冇注意,劉芸悄悄走了上去,細細一望立在曹操塑像之前的那尊神秘塑像,這一望,卻是叫她有些愣神。

“這個人……好像在哪裡見過……天啊,太像了……”

“劉教授,我們發現曹操的棺木了!”

“什麼?”劉父心下一驚,急急忙忙走了過去,見那些人正準備開啟棺木,連聲喊道,“小心,小心……”

棺木被打開了,裡麵有一具骸骨……

“考古史上的一重大發現啊!”正感慨說著,劉父忽然望見那具骸骨旁邊,端端正正放著一直黑色小盒。

“這是什麼?”

-----------------------------

而與此同時,杭州某區一處住宅中,門鈴響了……

“叮咚!”

“忘記帶鑰匙……”門外,一男子朝著身旁的豔麗女人訕訕說道。

女人無奈地搖搖頭,從包裡取過鑰匙,將門打開。

隨著門一打開,一股油煙撲鼻而來……

“我的天,琰兒一定忘了開油煙機!”

好吧,話說到這個份上,我想大家也明白了,咳!這一家人,恐怕也不用介紹了吧?

嘛,還是介紹一下吧……

家主,自然還是江哲了,眼下自己開了一家公司,前前後後就他一個人。

平日裡冇事閒逛上網打遊戲,若是有客戶來嘛……

他做什麼的?很簡單,算命的!

當然了,肯定是不用於路邊擺攤看相的那些人……

若是閒的無聊,江哲也會炒炒股,看著那一百塊錢變成一百萬、一千萬、以及……

最後嘛,江哲會把它們全部輸掉,他認為,這很有趣。

當然了,外國的金融巨頭們並不這麼想……

至於江哲公司,一般人將他看做是皮包公司,不過對於一些特殊的客戶,江哲的公司,名氣很大……

可以說,中國金融界的巨頭們,幾乎冇有知道的,而外國金融界的巨頭們,更是恨得牙癢癢。

秀兒,是江哲大婦,現在與喬薇經營著一家女式服裝公司,主要生產銷售古代式樣的服飾,銷量不高,但每一套,都是價值連城的……嗬嗬,這有點誇張了,總之是價值不菲就是了。

蔡琰的職業很神聖,人名教師,現在在浙江大學執鞭,主教古文。

糜貞說起來是五女中最富經商頭腦的,現在正經營著一家規模不小的批發公司,隻不過比起當初在許都、她可以打著江哲的旗號……不過幸好,他還有個夫君,他夫君不缺錢,不是麼?

喬瑛在五女中歲數最小,現在正就讀於浙江大學,至於這位分數遠遠低於錄取線的小美人如何進入浙大的,嗬嗬……

好了,介紹便到此為止吧!

足足折騰了半個多小時,江哲、秀兒、蔡琰三人這才合力將滿屋子的油煙趕了出去。

“夫君……”望著蔡琰委屈地望著自己,江哲隻能再一次地提醒一句,“琰兒,下次切記切記,記得開!”

“唔……”

“哢嚓,”隨著門鎖的打開,一身時尚打扮的喬薇走了進來,見房內三人望著自己,一麵脫著鞋子一麵疑惑說道,“怎麼了?”

望了一眼腰間的小手,又望望身旁微笑著蔡琰,江哲鬆了聳肩,忽然望見喬薇身後的喬瑛對自己皺皺鼻子,心下有些無奈。

搖搖頭,秀兒忽然想起一事,低聲問道,“夫君,婆婆那裡……”

話音剛落,另外四人心下一驚,皆轉頭望著江哲,卻見江哲長歎道,“我媽估計是有些不習慣,一下子多了四位兒媳婦……”

這麼一說,似乎惱了五女其中一位,隻見喬瑛沉著小臉走到江哲身旁,狠狠踩了他一腳。

“啊!你搞什麼啊!”

“哼!”一撇頭,喬瑛徑直回了自己的房間,絲毫不顧疼地倒抽冷氣的江哲。

“薇兒,你妹妹這是怎麼了?”

“這……”喬薇咯咯一笑,說道,“這夫君得問瑛兒纔是呀……”

“這丫頭,脫線!”江哲恨恨說道。

話音剛落,就見喬瑛忽然打開房門,狠狠瞪了江哲一眼,隨即“砰”的一聲,猛烈關上了。

隻看得江哲眼角一抽,古怪說道,“不要錢也不能這麼使啊……這才換的門。得!我估計那門還得換!我還是趁早打電話預約!”

眾女咯咯直笑。

待溫馨的晚飯罷、眾女收拾完碗筷,江哲摟著蔡琰坐在沙發上,低聲說道,“琰兒,最近似乎見你悶悶不樂的樣子……”

“夫君說笑了……”

“莫不是後悔……”

“冇!”急忙打斷了江哲的話,蔡琰在江哲耳邊溫溫說道,“夫君,永遠是琰兒心目中的夫君……妾身隻是有些掛念睿兒,想來秀兒姐姐也是極為掛念晟兒的……”

“嗬嗬,說實話,為夫還掛念著鈴兒那丫頭呢……”說著,他轉身取過電視遙控,打開牆上的掛式電視,心下一愣。

隻見電視裡正全程播放曹操墓探索經過:“太不可思議了!我是張穎我現在已經在曹操墓裡麵了,天啊,到處是兵馬俑,天啊……這數量……太不可思議了!”

直感覺眼角一抽,江哲喃喃說道,“天,孟德還真夠倒黴的……天啊,我想他若是知道,一定會生氣的……”

在他身旁的蔡琰,亦是掩嘴驚訝地望著電視畫麵。

繼而,電視畫麵一轉,直直對著曹操、以及那尊神秘的塑像,蔡琰驚呼道,“天呐,夫君的塑像……”

“什麼?”眾女聞聲而來,望著電視畫麵嘰嘰喳喳議論著。

“大家好,我是張穎,我們發現了曹操的塑像,在海量的兵馬俑前麵,曹操正與……唔,神秘的是,在曹操身旁,距離附近百官塑像四五米的地方,還有一尊塑像,但是這塑像的來曆……目前我們還不知道,不過相信,在場的各位專家教授,可以給各位觀眾一個合理的解釋……”

“呼,”長長呼了口氣,江哲眼中露出幾分溫情,微笑說道,“孟德,你這傢夥……”

話音剛落,電視畫麵一轉,轉到了曹操的骸骨以及骸骨旁的黑色木盒……

“大家好,我是張穎,現在呈現在大家麵前的,便是一代梟雄曹操的骸骨,振奮人心!不過令人匪夷所思的人,在曹操的骸骨旁,留有一隻黑色的木盒,嗬嗬,我們猜測,難道是什麼價值連城的寶貝?嗬嗬,說笑說笑,大家都知道,這一切,以後都得轉呈於博物館……那麼,讓我們來看看……額,在我說的時候,工作人員已經小心地將那隻盒子打開了……請問王教授,裡麵究竟是什麼?”

不會是……江哲感覺眼角有些抽畜。

“這個……似乎是紙張,哦,上麵寫著字,咦?”

“王教授,難道又有什麼發現麼?可以的話,可以向全國觀眾念念上麵的字麼?”

哦,不……江哲眼角猛抽。

“我想可以的,”電視中的王濤教授一臉古怪著望著攝像機,讀道,“唔,這是一張借據,啊不,這些都是借據,至於為什麼曹操要將它帶在身邊,現在我還冇弄明白……唔,建安二年秋,借孟德……這是曹操表字,說明借錢的人,與曹操交情不淺。借孟德兩千千錢,來日奉還……這幾張都是,就當時來說,數額很大,共計……”

“啪!”猛地關上了電視,無視眾女暗暗偷笑,江哲的麵色很是鬱悶。

“孟德,你個混蛋!”

(全書完)

Ps:大綱一改再改,總算是寫完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