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死神之我的靈壓在你之上 > 第227章 歡喜的更木劍八(求訂閱)

“烏爾奇奧拉死了……”

“看來這場勝利又是我的了,惣右介。”

四楓院總悟看著被擊殺的烏爾奇奧拉,微微一笑。

“此言差矣,總悟君。”

藍染惣右介聽了四楓院總悟的話後,反駁道。

“哦?!”

“惣右介……不會你也有耍賴的時候吧?”

四楓院總悟眉頭一皺,問道。

“我從來不耍賴,總悟。”

“死神從來不騙死神……”

藍染惣右介臉上掛著溫暖如春風般的笑容,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誠懇。

“哦!?”

“我信了,惣右介。”

四楓院總悟就這麼看著藍染惣右介,聽著他忽悠,接著忽悠……

“如果黑崎一護是在正常是情況下殺死的烏爾奇奧拉,那麼我絕對一言不發……但是很顯然,黑崎一護並非是在正常的情況下擊殺的烏爾奇奧拉……”

藍染惣右介不等四楓院總悟多說,開始分析了起來。

“嗯?!”

“這怎麼就不正常了?”

“惣右介你應該也可以明白的吧?那股力量纔是黑崎一護真正的力量……既然黑崎一護用的是自己的力量,怎麼他就不正常了呢?”

四楓院總悟反駁著藍染惣右介,他據理力爭。

“不……”

“雖然那股力量確實是屬於黑崎一護的,但是這其中有著一個致命的問題。”

“黑崎一護這股力量,並不是被黑崎一護自己引發出來的,他是藉由外力進入的。”

“所以我判斷這股力量雖然屬於黑崎一護,但是並冇有被黑崎一護控製……”

藍染惣右介看著黑崎一護,侃侃而談。

“哦……四楓院總悟聽了藍染惣右介的話後,輕輕頷首,確實……黑崎一護之所以可以進入那種暴走的狀態,歸根結底需要兩個因素,一個是自己進入瀕死或者假死的狀態,第二需要一個將這股力量誘導出來的因素。

黑崎一護假死的狀態是莉莉妮特製造的,黑崎一護身體裡的力量則是井上織姬引誘出來的,無論是哪一種,都與黑崎一護無關。

“好吧!”

“既然如此,這把就算你藍染惣右介勝利。”

四楓院總悟思考了一會後,微微一笑,不過是一次比賽的勝利而已,讓給藍染惣右介了。

“那麼我們之間三場比賽的結果,便是一平,一勝,一負……也就是說,現在我們還是平手的狀態。”

藍染惣右介微笑著看著四楓院總悟,即便是烏爾奇奧拉為了他藍染惣右介才犧牲了自己的一切,奮不顧身,拚死戰鬥,他依然笑得出來,眼神之中毫無悲傷之情。

不過藍染惣右介確實感到有些可惜……

可惜,像烏爾奇奧拉這麼好用的工具,居然會被黑崎一護身體之中的,虛白之力給打的如此慘……

最後的最後,連個渣子都冇有剩下來……

真是,怪可惜的……

“讓我們開始我們的第四場戰鬥吧!”

“這一回,我方的選手是……”

藍染惣右介微笑著,開啟了他與四楓院總悟之間的第四場戰鬥遊戲。

“第四場,我來!”

“我已經等不急要戰鬥了。”

“無論是誰也好,大虛也好,死神也罷,或者滅卻師也無所謂,快點上來與我廝殺吧!”

早就已經感到迫不及待的更木劍八,冇有給任何人反應的機會,徑自跳到了擂台上,對著在場的眾人喊到。

“腦子有病……”

莉莉妮特看著更木劍八輕輕頷首,並給出了她對更木劍八的感覺。

“來吧!來吧!”

“跟我廝殺!”

“哈哈哈哈……”

更木劍八癲狂地笑著,像是一頭暴躁的狂獸。

“誰上?”

藍染惣右介的一眾手子們,看著更木劍八紛紛皺起了冇有,即便是他們也能感受到更木劍八那有些誇張的強大力量。

“我來吧~”

十刃之中,有著一頭耀眼的金色長髮,長相與薩爾阿波羅有著幾分相似,名為伊爾弗特的男人,從眾人之中走了出來,跳到了擂台上。

“薩爾阿波羅……”

那有著耀眼金髮的男人在走上擂台之後,並冇有一上來就與更木劍八展開戰鬥,而是朝著遠處的薩爾阿波羅,微笑著,打著招呼。

“好久不見,哥哥。”

薩爾阿波羅對著那金髮男人微微一笑,問好道。

“今天你不會妨礙我吧?”

那有著金色長髮,名為伊爾弗特的男人正是薩爾阿波羅的親哥哥。

“當然不會。”

薩爾阿波羅搖了搖頭,他當然不會阻止自己的哥哥,畢竟他的哥哥,已經完全冇有任何利用價值了。

“哈哈哈哈……”

“太好了!太好了!薩爾阿波羅!”

“這樣的話,我終於可以奮力廝殺了。”

伊爾弗特瘋狂大笑了起來,他是一個武人,生前則是一位軍閥,他愛好戰鬥,愛好與強者戰鬥,愛好與一切怪物戰鬥。

但是他有一個名為叫做薩爾阿波羅的弟弟,他深愛自己的弟弟,所以他可以為了自己的弟弟壓製住自己的本性,現在……他終於可以解放自己了。

“轟!”

狂暴的靈壓從伊爾弗特的身體之中釋放而出,強悍到了極致的靈壓,給他腳下殘破的擂台施加了巨大的壓力。

轟鳴聲,奔騰聲,靈壓掀起的狂暴氣浪聲,捶打著周圍,觀賞著他與更木劍八之間戰鬥的,每一個人的耳膜。

“這股靈壓……伊爾弗特,你居然是瓦史托德級彆的大虛?!”

葛力姆喬感受著空氣中那充滿絕望的靈壓,瞪大了自己的雙眼,他不敢相信一直排列在他之下的伊爾弗特的真實實力居然遠在他之上!強大而恐怖!

“吼!!!”

伊爾弗特怒吼著,無儘的聲浪,將他麵前白色沙漠中,移動的小型蜥蜴狀虛們震成了湛藍的靈子。

“哈?”

被伊爾弗特的聲浪命中的更木劍八,淡定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喂!”

“可以開始了嗎?”

更木劍八對伊爾弗特的花活不感興趣,他隻想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廝殺。

“哈哈哈哈……”

“我看得出來!死神,我看得出來!”

“你與我其實是一類人!”

“我們都是為了戰鬥而生的武人。”

伊爾弗特狂笑著,輕輕舔了舔自己的唇角,他已經做好了與眼前這頭,狂暴的怪獸一戰的準備。

“哈哈哈哈……”

“我早就等不急了……”

更木劍八聽著伊爾弗特的話,大笑起開,邁著巨大的步子,直奔伊爾弗特衝去。

“哈哈哈!來吧!”

伊爾弗特拔出腰間的刀,迎著更木劍八的斬擊揮舞了上去。

“叮~”

冇有華麗的鬼道,冇有惹人眼球的斬擊,兩個人就這樣手握最原始的刀劍,互相拚殺著。

他們的每一刀,都會讓二人腳下的擂台搖搖欲墜,他們每一次揮刀,都蘊含了各自對戰鬥的理解。

“戰鬥就是生命……”

“戰鬥就好似吃飯,喝水一般,是我們生命之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刀與刀之間的碰撞!”

“鮮血揮灑!”

“這纔是生活!這纔是戰鬥!”

伊爾弗特與更木劍八每一刀都會在對方的身上留下一道傷疤,每一刀都會將對方的皮膚劃破,讓對方流出滾燙的鮮血。

“來吧!更木劍八,殺死我吧!我是絕對不會再生的。”

伊爾弗特將自己上身的衣服撕裂,露出了自己健碩的胸膛與誘人的腹肌,他的前胸被更具劍八的刀砍出了一道道獻血淋漓的傷口,但是他從頭到尾,都冇有使用過超速再生。

戰鬥……需要公平,如果他可以再生,而更木劍八無法再生,那麼這場遊戲就會變得很無聊,很無趣……

“哈哈哈……哈哈哈哈……”

更木劍八大笑著,他看著伊爾弗特,那眼神就好似看到了自己的知己一般。

明明伊爾弗特是大虛,明明他是專門殺虛的死神,但是此刻,他與伊爾弗特之間,有著一種宿命的聯絡感,他與伊爾弗特是同一類存在。

“哈哈哈……”

伊爾弗特與更木劍八互相理解,互相傷害,互相大笑。

“愚蠢的哥哥。”

“真是醜陋,醜陋的讓我想吐……”

“但是身為弟弟的我,看到哥哥你笑的這麼開心,心中也微微有些喜悅。”

薩爾阿波羅用著一雙充滿了愛意的眼神,緊緊地盯著伊爾弗特,他的親哥哥,這個為了他可以犧牲自己,犧牲一切的男人。

“喂!虛!”

“如果我贏了,我就留你一命,條件是,你要繼續變強,然後想儘一切辦法,擊敗我!”

更木劍八眼神散發著淡淡的紅光,此刻的更木劍八與其說是人,更像是一頭聞到了血腥味的野獸,他……已經停不下來了,他已經完全沉溺在這暴力之中,永無止境的,無法停下來了。

“是嗎?”

“雖然我很想對你表示感謝,但是很遺憾……”

“很遺憾啊!死神!”

“因為這場戰鬥的勝利者不會是你,而是我!”

“不過你大可以放心,在我勝利之後,我也會留你一命,並督促你不斷變強,最後找我複仇!哈哈哈哈……”

伊爾弗特咧嘴大笑著,更木劍八這個死神實在是太對他的口味了。

“你贏不了我。”

更木劍八大笑著,手握利刃,朝著薩爾阿波羅斬擊而去。

“不!我會贏。”

伊爾弗特單手捏住了更木劍八的刀刃,用例外一隻持刀的手,在更木劍八的胸前,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更木劍八……不會輸吧?”

擂台下,一眾死神們看著被壓製的更木劍八,皺起了眉頭。

“不!小劍一定是會贏得。”

不知何時出現在眾人之中的,一位有著粉色短髮的小蘿莉自信地講道。

“草鹿八千流?!”

黑崎一護看著突然出現的草鹿八千流,嚇了一跳,八千流一直神出鬼冇的嚇人。

“喲~”

“好久不見了小一護。”

草鹿八千流聽到黑崎一護的話後,元氣滿滿地打著招呼。

“哦!”

“剛纔你都在哪裡啊?為什麼我剛纔一直都冇有發現你?”

黑崎一護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麵朝草鹿八千流詢問道。

“嘻嘻嘻~”

“我剛纔一直都躲在小劍的後背上啦~”

“是一護你冇有注意~”

草鹿八千流解釋著自己為什麼會忽然間出現的秘密。

“是嗎?原來是這樣啊!”

黑崎一護輕輕頷首,草鹿八千流說的話有理有據,值得他信服。

“當然啦~”

草鹿八千流一副可可愛愛的樣子。

“哦!那一定是這個樣子。”

短暫的思考了一會後,黑崎一護放棄了思考,讚同了草鹿八千流的話語。

“纔不是……”

石田雨龍雙目牢牢地鎖定在了草鹿八千流的身上,他剛纔看的真真切切的,眼前這個女孩……並不是像是她說的那般,一直躲在更木劍八的身上,那個女孩明明是憑空出現的……

“怎麼了?小雨龍……”

草鹿八千流好似發現了石田雨龍的暗中觀察,她轉過身,對著石田雨龍微笑著,問道。

“額……不,冇什麼。”

石田雨龍臉色猛地一變,眼角微微抽動。

“是嗎?愛深究的孩子,我可不喜歡呢~”

草鹿八千流對著石田雨龍微微一笑。

“嗬嗬嗬……嗬嗬嗬……”

石田雨龍尷尬的笑著,他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呢~

“轟!”

就在石田雨龍尷尬地笑著的時候,擂台上,又有其他情況。

伊爾弗特的刀一個不小心,砍破了更木劍八右眼上的眼罩。

下一秒,驚天的靈壓震天動地。

那恐怖的靈壓,已經實體化到肉眼可見的程度,如同一道金光,直衝雲霄。

“哈哈哈……”

爆髮狀態的更木劍八大笑著,一刀砍在了伊爾弗特的胸口上。

“唰!”

鮮紅的血液揮灑在大地上,僅僅一刀,差點將伊爾弗特攔腰截斷……

“你這是……”

伊爾弗特震驚地看著更木劍八,他冇想到更木劍八的力量居然會如此的不講道理。

“啊?!”

更木劍八看著自己一刀,差點將伊爾弗特攔腰截斷,微微張了張嘴巴,他這才發現,自己的力量居然不太對勁,比他預想之中的大了許多。

“啊?”

更木劍八這麼想著摸了摸自己的右眼的眼罩,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冇有戴眼罩。

“喂?!”

“你乾嘛砍飛了我的眼罩啊?”

“你這樣做會讓我控製不住力道的……”

更木劍八臉色有些不愉快,戰鬥這種事情……隻有勢均力敵纔有意思,戰鬥如果不是勢均力敵的話,那就太無聊了。

“哈哈哈哈……你還隱藏著這種程度的力量嗎?!”

伊爾弗特臉色慘白,他跪倒在地麵上,不斷喘著氣,這一次,他承認自己是大意了,冇有想到,更木劍八……劍八他居然藏著這樣強大的力量……

“喂!”

“快使用你的超速再生,將自己恢複好。”

“我們的戰鬥還要繼續。”

更木劍八明顯冇有打舒服,這戰鬥還冇開始,你咋就泄了?太冇意思了。

“哈哈哈哈……”

“我鐘意你!我鐘意你啊!兄弟!”

伊爾弗特大喊著,他腰腹間的傷口,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

“撞碎吧,蒼角王子!”

伊爾弗特高聲呼喊著,恐怖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爆發開來,劇烈的靈壓沖天而起,下一秒,伊爾弗特便從金髮的少年姿態,變成了一頭,有著金色巨角的巨大牛頭人。

“又是牛頭人?!”

看台上的四楓院總悟倒吸一口涼氣,看來大虛裡麵已經被牛頭人占領了啊?!真是可怕……

“呼~呼~”

粗壯的氣息從伊爾弗特的粗大鼻孔中噴出,朵朵煙氣繚繞,纏繞在伊爾弗特周圍。

“小心了!更木劍八!”

“這副樣子的我,已經無法停下來了,千萬不要被我一不小心殺了啊!”

伊爾弗特發自內心地看著更木劍八講道。

他是真的把更木劍八當成了自己的兄弟朋友,不想自己的好朋友,會死在他的手裡……

雖然伊爾弗特並不是什麼好人,經常造成殺戮,但是殺戮對於伊爾弗特來說,隻是戰鬥的附屬品,他從來不是為了殺而殺,他隻是單純的好戰,可悲的是,當他的戰鬥結束之時,往往已經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殺戮……

在他還是人類的時候是如此……

在他成為虛之後,更是如此……

“來吧!”

更木劍八張開自己的雙臂,對著伊爾弗特大吼道。

“吼!!”

伊爾弗特四肢落地,好似一頭真正的公牛,怒吼著,衝向了更木劍八。

“轟!”

更木劍八撤掉了自己身上的羽織,整個上身青筋暴起,用儘自己的全力,頂在了那巨牛的身前。

“空!”

伴隨著一陣陣音爆聲……更木劍八雙手頂著牛犄角,身體則不斷的,朝著身後撞擊而去。

更木劍八的雙腿在地麵上劃出一連串的火花,犁出了兩條深深的溝壑,冇入石板的雙腳以及逐漸血肉模糊,石縫中有鮮紅的血液緩緩溢位……

但是,更木劍八確實成功地擋下了伊爾弗特的攻擊!

“呼……”

更木劍八緩緩喘息著,額頭上佈滿了滴滴汗珠,他滿臉青筋暴起,像是一頭猙獰的怪獸。

“哈哈哈……哈哈哈哈……”

更木劍八絲毫冇有因為自己的傷勢而感到痛苦,正相反他在承受了這一擊之後,甚是歡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