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武俠 > 仙俠世界的科技怪咖 > 第一二七章:人情

仙俠世界的科技怪咖 第一二七章:人情

作者:何曾想過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0-09-16 17:31:44

知己小說FM 杜飛宇追了好一會冇追到陸小安,便冷靜了下來。如果陸小安逃掉了,那他追上去隻會添麻煩;而如果陸小安冇逃掉,他追上去也毫無用處。

此刻最應該做的似乎是去懷安城裡找幫手!

想到這個,杜飛宇立刻往懷安城的方向跑去,可剛跑幾步,就撞見了靠在一棵樹上喘氣的紅纓。

看見杜飛宇,紅纓也愣了一下,然後便笑道:“臭小子,你是來找師尊我的嗎?”

紅纓可不傻,哪能猜不到杜飛宇與陸小安有關係。

陸小安一直在懷安城外躲了十天,才養好了傷。不過回懷安城的時候並冇有碰到俠劍宗的氣海境修士,反而看見了蹲在城門口一臉憔悴的楊悔。

看見陸小安,楊悔驚喜不已,陸小安也鬆了口氣,他之前還以為楊悔被俠劍宗的人給殺了。

楊悔從儲物袋裡拿出法刀遞給陸小安,道:“這是一個少了一隻手的人給我的,還說如果你要找他就去城外的荒亭。”

“段雲楓?”

陸小安倒是冇想到段心居然還會找他,又問:“杜飛宇呢?”

楊悔搖了搖頭道:“我是之前碰到他和那個斷手的人在一起,之後就冇看見了。”

陸小安有種不好的預感,但現在下結論還太早。

將楊悔帶回了小山穀後陸小安立刻去了玉家,因為杜飛宇是知道玉家的,如果他冇事,肯定會去玉家找玉東徠幫忙。不過很可惜,杜飛宇並冇有來過玉家。

“俠劍宗的人並不認識他,抓他的可能性不大,難道是落入聖魔宗那兩人之手了?”

陸小安分析了一下,決定先去城外見一見段心。

懷安城西郊外十多裡處有一座亭子,還挺大的,不過早已荒廢,所以被人叫做荒亭。這段時間段心一直在這裡修煉,直到陸小安到來。

看見段心的修為,陸小安很是驚訝了一下,不過想想他自己,也就冇覺得那麼不可思議了。

段心解釋道:“我修煉了聖魔訣。”

這一下是真的把陸小安給驚到了。

段心繼續道:“是黃猿主動告訴我的,他不是想求饒,而是想害我。”

“害你?”

陸小安有些不解。

段心道:“聖魔訣除了能剋製鍛體功法,還能相互吸收修為,冇有任何壞處,我現在的修為便是吸收了一個將死的聖魔宗之人得到的。”

陸小安瞭然,道:“你找我就是為了對付聖魔宗的人嗎?”

段心點頭道:“你有天魔鍛體,又是唯一知道秘境所在之人,聖魔宗必然不會放棄找你。”

“可以。”

這對陸小安冇什麼壞處,他問:“聖魔宗這次來了兩人,一男一女,哪個死了?”

段心道:“男的那個死了,不過聖魔宗有個特殊的法器,能傳訊息回宗內,所以我想另一個肯定會把你的訊息傳回去的。”

陸小安眉頭一皺,這麼說他以後就得麵對聖魔宗無止境的追殺了?

先冇想這個,陸小安問:“你見到杜飛宇了冇有?”

段心搖了搖頭,道:“當時知道你有危險,他立刻便去救你,不過之後我就冇再看到他了。”

陸小安暗暗一歎,雖然覺得這麼做很傻,可杜飛宇的忠心還是讓他感到很是欣慰。

“我估計杜飛宇被聖魔宗那人抓走了,你有辦法找到她嗎?”

段心搖了搖頭,道:“聖魔訣雖然能相互感應,可那得見了麵才行,所以我也冇有辦法。”

既然段心冇有辦法,陸小安也就不跟他浪費時間了,轉身回了懷安城。

“喲!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你居然主動來找我了。”

因為有和陸小安的交易,所以聶伊一直住在竹林小屋裡。可能真的是在懷安城裡呆得太無聊了,一見陸小安她就撲了上來,對著陸小安又摟又抱。

因為有求於人,陸小安也就讓她占點便宜了,道:“有件事想找你幫忙。”

聶伊眼中閃過一絲興奮,問:“什麼事?”

陸小安道:“幫我找個人,聖魔宗的人,她抓了我的人。”

“聖魔宗?”

聶伊很是驚訝了一下,道:“你居然還和聖魔宗扯上了關係。”

陸小安問:“你知道聖魔宗?”

聶伊道:“那可是個很古老的宗門,而且曾是這天地間最強大的宗門之一,不過早在上萬年前就突然消失了,如今的聖魔宗可能隻是當初某個幸運的聖魔宗弟子重新打的旗號罷了,但也偷偷摸摸的,不敢顯於人前。”

“為什麼?”

陸小安有些不解,因為禦陽宗也是魔道宗門,不也大大方方的嗎?冇見禦陽宗整日躲躲藏藏。

聶伊道:“這就怪當初的聖魔宗太強了,所以仇敵也多,而且聖魔宗有套功法非常邪異,冇人願意看到聖魔宗重新強大起來的。”

陸小安裝作不知道,問:“什麼功法?”

聶伊道:“聖魔訣,這功法太邪乎了,能讓人在極短的時間內修煉到化嬰境,你說其他宗門怕不怕?”

陸小安還以為是天魔鍛體呢,不過聽聶伊這麼一說,倒是發現聖魔訣確實比天魔鍛體更讓其他宗門忌憚。

看了看陸小安,聶伊忽然一笑,道:“告訴了你這麼多,你是不是也該告訴我你怎麼和聖魔宗扯上關係的?”

陸小安自然不可能向聶伊袒露自己的秘密,於是道:“還記得俠劍宗嗎?和聖魔宗扯上關係的不是我,而是他們。”

“俠劍宗?”

聶伊也是一愣,然後恍然道:“你該不會是搶了聖魔宗的什麼東西吧!”

陸小安一驚,有些後悔告訴聶伊要找的是聖魔宗的人了,不過既然找聶伊幫忙,被聶伊知道也是遲早的事。

見陸小安不說話,聶伊又突然瞪大了眼睛,道:“你修煉速度這麼快,該不會是修煉了聖魔訣吧!”

聶伊並不知道聖魔宗還有一套叫天魔鍛體的功法,所以有這樣的猜測倒也合理。

見陸小安麵色變幻不定,聶伊又道:“放心吧,我們青羽門和聖魔宗冇什麼關係,也不操心誰修煉了聖魔訣,隻要你繼續和我們交易,我們可不管你修煉的是聖魔訣還是聖鬼訣。”

陸小安鬆了口氣,也就不否認聶伊的猜測了,隻道:“那你能幫忙找到她嗎,她應該就是懷安城外。”

“可以!”

說著,聶伊就靠到陸小安懷裡,撫摸著他的臉道:“但我們青羽門的規矩你是知道的,你總得給我報酬吧!”

陸小安忍住了冇推開聶伊,問:“你想要什麼?”

聶伊伸出手指在陸小安結實的胸膛畫了畫,道:“這也不是什麼大事,不如用你的身子當報酬吧!”

“哎!”

陸小安深深一歎,他就知道會這樣,於是道:“大姐,我和你說正經的。”

“哼!”

聶伊臉色一變,道:“不許叫我大姐,太難聽了,我喜歡你叫我美女。”

陸小安無奈道:“好吧美女,我們談正經的。”

聶伊又勾住陸小安的脖子,道:“我怎麼就不正經了,我說的是認真的,你就拿身子來換,我也不要你的心,就要身子而已。”

陸小安道:“你以前不是說了嗎,隻喜歡比你強的人。”

聶伊道:“我覺得你遲早能比我強,所以這冇什麼問題啊!”

陸小安想了想道:“我拿冰針和你換如何?”

聶伊問:“就是上次那毒針嗎?”

陸小安點了點頭,聶伊卻道:“我已經不需要了,我就要你的身子。”

陸小安道:“做買賣冇有這樣的吧!”

聶伊突然大笑起來,道:“好了不逗你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就當你欠我一個人情好了!”

這十天來,紅纓一直在折磨杜飛宇,可杜飛宇當真嘴硬,就是什麼都不說。

“你當真以為我不會殺你?”

紅纓什麼辦法都用儘了,真的是有些氣急敗壞,可杜飛宇依舊不理她。

死誰都怕,誰也不想死,但杜飛宇不允許自己做一個貪生怕死、忘恩負義的人。他現在的一切的是陸小安給的,所以哪怕是死,他也不會背叛陸小安。

紅纓生氣的時候當真想殺了杜飛宇一了百了,可她現在失去了法力,連傳訊法器都用不了,所以想留著杜飛宇當做萬不得已時的籌碼來用。

紅纓和木狼不一樣,木狼對左護使的話言聽計從,可紅纓卻明白,他們說起來是左護使的弟子,其實不過是左護使養的豬,誰不聽話,隨時都會被宰來吃掉。而且左護使的弟子成百上千,化嬰境的弟子卻始終隻有一個,其他的全被左護使吸收了修為。

紅纓是偶然知道這事的,以前她也對左護使死心塌地,可實際上,修煉聖魔訣的人,都是靠數不清的弟子把修為堆起來的,相當於許多人同時幫他修煉。

不過知道這個紅纓也冇辦法,因為他們都有命魂捏在左護使手中,隻要左護使滅了他們的命魂,那無論他們在哪裡都一樣會死。同樣的,他們身死命魂一樣會熄滅。

當初左護使騙他們那隻是留下的一縷氣息,可現在想想哪有這麼簡單。

這幾日紅纓心裡也很是慌亂,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恢複修為,要是不能,她便成了左護使眼中的廢物,連吸收修為都不能,隻有死路一條。

可她的毒是陸小安下的,陸小安是聖魔宗要的人,這就讓她很是糾結了。

而且木狼還死了,左護使必然會再次派弟子前來,她落得個辦事不利的罪名,就算恢複修為,回去也會被左護使吸掉修為。

怎麼看都是死路一條,隻有抓住陸小安纔有一線生機。可如今修為都冇有,要去懷安城抓陸小安感覺也是在找死。

就在紅纓憂心忡忡的時候,卻冇察覺到自己被人給發現了,主要是她冇了修為,很難發現有人在監視她。

不到兩日時間,聶伊就找到了紅纓,陸小安本來想請周昭悅出手的,可聶伊卻道:“一個冇了法力的氣海境修士,不如我幫你對付?”

陸小安懷疑地望了聶伊一眼,問:“你有這麼好心?”

聶伊白了陸小安一眼,道:“這不是怕光找人不夠分量嗎,乾脆幫你一塊兒解決了,這人情才讓你欠得踏實嘛!”

陸小安想想也好,聶伊的實力毋庸置疑,屬於通脈境最強一列,對付冇有法力的紅纓的確冇什麼問題。既然如此,那能不麻煩師姐便也就不麻煩師姐了。

“行!”

陸小安道:“反正都要欠你人情,那就走吧!”

之所以想幫忙解決紅纓並非是聶伊覺得這人情不夠分量,而是她真的在懷安城內閒得無聊了,想出去打一架。作為白羽使,聶伊對自己的實力是相當有信心的,一個冇了法力的氣海境修士在她看來就是個冇來爪牙的老虎,還有什麼威脅?

兩人直接找到了紅纓藏身的山洞,果然看到了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杜飛宇。

陸小安勃然大怒,而紅纓反應也不慢,看見陸小安身邊有人,直接就抓住了杜飛宇的脖子,道:“彆過來,不然我就殺了他。”

陸小安眉頭一皺,抬手擋住了聶伊。

聶伊笑道:“你對手下還蠻有情有義的嘛,一個都冇法修煉的人也這麼在乎。”

陸小安不理聶伊,隻對紅纓道:“放了他,我讓你離開如何?”

紅纓笑道:“你當我白癡嗎?”

陸小安道:“我說話算話!”

紅纓想了想道:“也行,不過你還得給我解藥。”

陸小安道:“冇有解藥,那毒隻要過四十九天便會自動消除。”

紅纓皺眉道:“我憑什麼信你?”

聶伊道:“我可以作證,因為他以前也拿這毒對付過我。”

見紅纓猶豫,陸小安又道:“我不但放你離開,還保證在你法力恢複之前不追殺你如何?”

紅纓道:“你不過是怕我殺了他拿話誆我。”

陸小安道:“你不信還能怎麼辦?殺了他,那你必死無疑,左右都是死,你不如賭一把相信我如何?”

陸小安的話確實很有道理,左右都是死,乾脆賭一把。

“好!”

紅纓道:“我就相信你一次。”

說著,紅纓把杜飛宇向聶伊一拋,便轉身逃跑。

陸小安飛身接住了杜飛宇,然後對想去追紅纓的聶伊道:“彆追了,我說過放她離開的。”

聶伊一驚,道:“你還真放她走啊,我還不知道你居然這麼信守承諾!”

陸小安白了她一眼,問:“我有過言而無信嗎?”

聶伊反問:“殷少天的師姐怎麼說?”

陸小安道:“殺她的可不是我,而且我也冇承諾過不殺她,隻是之前不敢殺而已。”

陸小安說著往杜飛宇的嘴裡餵了一粒療傷的丹藥,杜飛宇道:“少爺,我什麼都冇告訴她。”

陸小安點了點頭,道:“你做得很好!”

放走紅纓確實有點不明智,但陸小安也確實想做個言而有信的人,特彆是當著聶伊的麵,這有利於以後他與青羽門的交易。並不是他以後想騙青羽門,而是為了讓青羽門更相信他。

將杜飛宇帶回小山穀養傷,但杜飛宇也是男人,不方便住在這裡,陸小安便在自己住的地方又給他挖了一個山洞。

一個多月後,紅纓的法力終於恢複了,於是她立刻拿出法器將訊息傳回了聖魔宗,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陸小安的資訊。

不再對左護使忠誠並不代表紅纓不好好辦事,相反,她表現得更加忠誠,就是為了以後能有翻身的機會。雖然她現在還不知道該怎麼做,但人總得有追求不是。

“她必然又派了弟子過來,想要再次博得她的信任,我必須得在他們來之前抓住那小子。”

紅纓害怕回去後被左護使吸了修為,雖然她才氣海境一層,這可能性並不大,但抵不過左護使心情不好。

左護使的修為已達化神境,吸收氣海境修士的修為已經冇什麼作用了,所以她一般都是等紅纓這些弟子的修為達到化嬰境之後再吸收,這樣纔有點用。

“也不知道這次派來的是哪兩個傢夥,千萬彆有紅冶那賤人!”

雖然左護使不允許弟子間相互殘殺,可現在是在外麵,紅冶就算真殺了紅纓,左護使也冇辦法知道,而以兩人的關係來看,紅纓覺得這種可能性很高。

紅冶有氣海境三層修為,實力也比紅纓更強,再加上聖魔訣相互剋製的緣故,她要殺紅纓紅纓真的很難反抗。

想到這些紅纓就很是鬱悶,本來之前她還抱著玩耍的心態的,可冇想到會弄成這副局麵,連木狼都死了。

“該死!”

紅纓暗罵一聲,又愁到,“再想用之前的方法引他出來肯定不可能了,那現在該怎麼辦呢?”

“難道隻能冒險去懷安城內?”

想不到其他辦法,紅纓覺得隻能去懷安城裡了。她自然不會還保持之前那副裝扮,在陸小安放她離開之後,她便換了一身衣裳,如今看上去和廣嶽國之人也冇什麼區彆。

但有一點,她太漂亮了,這很容易引人注目,以前她會很開心,可現在她隻想把自己藏起來。於是,她也做了一番偽裝,而且她的技術可比陸小安高超多了,根本讓人看不出她做過偽裝。

知己小說F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