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其他 > 不一樣的日本戰國 > 第五百一十七章添香隻為君

不一樣的日本戰國 第五百一十七章添香隻為君

作者:五四四五五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01-14 05:25:42

尾張武家們很糾結。

一方麵,她們跟隨織田信長擴張,吃得盆滿缽滿。

另一方麵,這位主君卻在大張旗鼓,要斷了武家特權的根本。

她們矛盾的心境,禁不起任何挑動。

而佐佐成政在這個敏感的時候,主動向織田信長靠攏跪舔,織田家臣們怎麼可能看她順眼。

佐佐成政如坐鍼氈,前田利家冷眼旁觀。

她與織田信長都在足輕改革。

這次東美濃蠶食,前田利家能立功顯眼,亦是斯波足輕勇猛的緣故,但她冇有織田信長那麼過分。

斯波家的足輕法度偏向照顧夫孺,撫卹未亡人,免除足輕的後顧之憂。

上升通道亦有,給予勇猛者入贅的機會,繼承武家家名,成為姬武士。

這種方式相對溫和,也隻有足輕中少數佼佼者,纔有機會跨過兩個階級的阻隔,武家們能容忍。

畢竟是亂世,拳頭硬纔是真理,為了活下去,少許變通是可以理解的。

但織田信長卻不願意如此。

她對於足輕的家眷與後事冇興趣,死人冇有價值,不值得浪費資源。

她要在有生之年完成天下人的野望,就必須采取更激進,見效更快的軍製。

她把重點放在了階級跨越。

姬武士出仕,奉公主君,求取恩賞,這是屬於武家的特權。

一邊,織田信長建立足輕頭,足輕大將兩階軍職,讓姬武士出任。

另一邊,允許足輕以戰功擔任足輕頭軍職。要知道,足輕頭是有職祿的,就是姬武士出仕的職祿。

如果足輕與姬武士擔任一樣的軍職,有著相同的職祿,那麼兩者還有什麼區彆!

今天是足輕頭,明天就是足輕大將,最後是不是可以加入直臣團,家臣團,成為譜代家臣?

這不就是武家的禮崩樂壞嗎!

前田利家冷冷看著織田家內部的混亂,卻不看好織田家臣們的無能狂怒。

他斷定,織田信長必定成功。

足輕將徹底脫離農兵的範疇,農兵分離後,成為織田家對外征戰的最重要助力。

織田家臣們比起織田信長差得太遠,那位看似離經叛道,但每一步都是在貪婪得增加自己的實力。

不論是攻略美濃獲取整個濃尾平原,樂市樂座積攢財力,皈依日蓮宗獲取工匠商町,還是現在的農兵分離。

她的目標都很明確,要糧,要錢,要器,要兵。

她的實力隻會越來越強,抱殘守缺的織田家臣怎麼和她鬥?武家行事,說到底還是用實力說話。

你說傳統,我拳頭硬。你要鬨事,還是我拳頭硬。

隨著雙方實力的逐漸拉開,織田家臣們一定會屈服。因為你不服氣,可以去死啊!

對此,前田利家感覺到深深的興奮。

織田信長越來越強大,她遲早會上洛,會威脅到近幾斯波領。

我前田利家也會跟隨她越來越強大,成為斯波家必須重視的力量。

義銀君,你一定會需要我,拉攏我。到那個時候,我什麼都不要,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我想要的,唯有你。

———

得到柴田勝家全力支援,前田利家迅速組織軍勢,向三河行軍。

尾張南部山區本就是尾張斯波領地界,就近組織軍需補給,進軍速度極快。

進入西三河後,沿途忠於鬆平家的武家紛紛予以協助。

各地一揆眾都向岡崎西尾兩城靠攏,前田利家並未受到阻擊。

等她到來矢作川中段,與岡崎城方麵聯絡上的時候,鬆平元康一方也是喜事連連。

鬆平元康在小豆阪,成功伏擊打退了勝鬘寺尼兵。

有大久保分家相助,本多重次集中兵力在上和田與大久保宗家合戰,擊潰之。

隨後,北方也傳來好訊息。

本多忠勝埋伏在河邊,對渡河的上野酒井軍半渡而擊,竟然一戰打退了岩津方向的一揆眾。

鬆平家幾支軍勢剛纔在岡崎城重聚,前田利家的援軍就到了。

鬆平元康冇想到援軍來的這麼快,大喜過望,親自出城迎接。

岡崎城外,鬆平元康向前田利家連連表達了感激,帶她回到天守閣議事。

等兩方姬武士坐下,鬆平元康急問道。

“利家姬,你這次帶了多少人馬來?”

前田利家鞠躬回答。

“斯波軍連同織田軍共四支半備隊,一千一百人。”

鬆平元康握了握拳頭。

“太好了!非常感謝你,利家姬,你來的可真快呀。”

前田利家謙虛道。

“是織田殿下下令,我隻是依照她的命令做事。

斯波領緊貼三河國,補給線不長,自然來得快,算不得什麼本事。”

鬆平元康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疑惑。

前田利家可是斯波家的臣子,開口閉口聽命於織田信長,這說法有些刺耳。

此姬才智高絕,不似粗莽說錯話的那些武婦,其中可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緣由?

鬆平元康當初與織田信長聯盟,雖然是迫於今川家的內亂,不得不另選她家,尋求支援。

但讓她下決心與織田信長背靠背的很大原因,就是斯波義銀在近幾的強勢崛起。

前田利家作為斯波家在尾張的代官,出麵協調織田鬆平兩家的盟約,她纔敢走出這一步。

如今前田利家態度怪異,怎能不讓她心存疑慮,便試探道。

“吉法師姐姐待我的好,我自然記在心中。利家姬你迅速來援,我也是放在心上。

真是歲月如梭,轉眼大家都長大了。當初吉法師姐姐還帶我,去過斯波守護府玩耍。

誰想到那位俊朗的小哥哥,竟成了天下聞名的謙信公。如今回想起來,亦是不甚唏噓。”

前田利家忍不住想笑,鬆平家都快被一向一揆掀翻了,鬆平元康還有閒情逸緻與自己墨跡。

這人太過謹慎,真是長壽命。

她知道,如果不給個說得過去的理由,這位鬆平家督放心不下。

前田利家肅然道。

“往事如煙,亂世之中誰又說得清未來如何,還是要時時反省。

謙信公在近幾留下基業,又去了關東做事。真乃武家奇男子,我不及也。”

鬆平元康驚訝看了她一眼,原來你不甘心在尾張坐冷板凳,又投向了織田信長,難怪聽她號令行事。

亂世之中,不甘寂寞的姬武士多了,也不多前田利家一個。

搞清楚了尾張斯波領與織田家的最新情況,鬆平元康也不再多打聽,隻關注於自己的麻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