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兵起秦川 > 第362章 白玉柱的忠心

兵起秦川 第362章 白玉柱的忠心

作者:一顆很甜的糖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11-26 10:21:46

趙勝看著眼前的田原和白玉柱,臉上的神色要多難看,便有多難看。

敗了,這兩個人都敗了,還在同一天出現在他麵前,趙勝收拾心情的時間都冇有。

白玉柱帶走一千騎兵,帶回了五百人馬,折損了一半。

田原帶走了五千騎兵,帶回了一千餘人,折損接近五分之四。

“現在都不會打仗了嘛?”趙勝冷聲質問道。

“請大王治罪!”白玉柱和田原開口道。

“治罪!治罪!”

“你們就知道治罪!”

“治了你們的罪,死去的兄弟就能活過來,還是正在來襲的黃得功和楊國柱能退回去?”趙勝很是覺得煩惱。

眼下,白玉柱和趙勝兩人的同時戰敗,讓他麵臨了一個艱難的選擇。

過去的六天,為了減少損失,趙勝並冇有全力進攻。

以至於六天過去了,盧象升還在堅守,而眼看著楊國柱和黃得功卻即將來援,自己一番謀劃,就要付諸東流。

如今最安全的做法,是趙勝放棄瑋困盧象升,領兵離去,尋找新的戰機。

可是真的還會有這樣的戰機嘛,趙勝捫心自問,可能不會有了。

可要是不撤,隻剩兩個選擇,要麼攻克盧象升堅守的地方。

要麼打敗正在趕來支援盧象升的兩路兵馬。

“湯先生,你覺得咱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遇事不決問湯綸,趙勝於是向湯綸問道。

“大王,以我之見,十二個字,可應對眼下的局麵,那便是破盧象升,打楊國柱,擋黃得功。”湯綸笑著說道。

在湯綸看來,盧象升如今隻剩最後一口氣了,至於楊國柱和黃得功,也有辦法對付。

趙勝問道:

“先生,破盧象升,打楊國柱,擋黃得功,該從何著手?”

湯綸聽了這話,看了眼田原和白玉柱,然後說道:

“可命田將軍去打楊國柱,白先生領兵繼續圍攻盧象升,大王自領大軍應對黃得功。”

趙勝又問道:“兵力該如何分配?”

湯綸答道:“大帥和白先生各領一萬人馬,再將剩餘的四千人馬調與田原將軍即可。”

“兩位,你們可能承擔這個重任?”趙勝問道。

“末將定將全力以赴!”田原立刻答道。

白玉柱卻是冇有出聲,趙勝於是問道:

“白先生,你以為如何?”

白玉柱聽了這話,看向趙勝,然後拱手道:

“大王,在下實在冇有領兵的天賦,不如讓惠登相將軍領兵吧!”

“你不願意領兵?”趙勝冷聲反問道。

“大王,不是不願,是不能。”白玉柱答道。

兩人間這幾句對話,使得原本就壓抑的環境,變得更加壓抑了。

湯綸此刻心中感慨萬千,有時候誤會就是這樣產生的,白玉柱也許真的覺得,自己並無領兵的才能。

可是趙勝卻不會這樣覺得,畢竟丘之陶的話,言猶在耳,趙勝這些天都是自稱我,而不是本王的。

白玉柱剛回營,還不知道丘之陶的事情,卻說了這番言論,等於是在傷口上灑鹽。

若是他知道了那番關於秦王的論述,怕是不會說出不能領兵的話來。

可是他已經說出來了,誤會已經產生,就冇有那麼容易消解了。

“好,既然白先生如此認為,我也不好強求了。”趙勝隨後說道。

“湯先生,我想改變一下你的計劃,盧象升這裡交由你來應對,我留一萬大軍給你,隻要不讓他突圍就行。

剩下的兵馬,由我親自統領,先滅楊國柱,再打黃得功。”

趙勝最後一個字說完,不容置疑的氣勢展露無遺。

趙勝這是在賭,賭楊國柱和黃得功不會同時到達,隻要兩人到達的時間,能夠相差半天,義軍便能大獲全勝。

湯綸看出來了,今日的趙勝是不會聽任何人的話了,於是他道:

“大王,這樣做,甚好,將力量集中到了一處,更容易取得勝利!”

“好,盧象升我就交給先生了!”趙勝看著湯綸說道。

“大王,在下想讓白先生和惠將軍協助我,不知可否?”湯綸問道。

趙勝聽了這話,把手一揮,然後說道:“自然可以!”

“大王,不可!”就在一切安排停當之後,白玉柱出聲阻止道。

趙勝看著他,問道:“什麼不可?”

“大王,若是楊國柱和黃得功同時抵達,又該如何應對?”白玉柱質問道。

趙勝冷笑道:“他們不會同時來到!”

“若是來了又如何?”

“你一介敗軍之將,懂得什麼軍事!”趙勝怒道。

“大王……”白玉柱萬萬冇有想到,趙勝會說出這樣的話,全然冇有了平日的虛懷若穀。

“白先生,大王說得對,他們不會同時來到的。”湯綸立刻拉住了還要再說的白玉柱。

…………

一個時辰之後,趙勝便領著田原,趙賁帶著一萬五千騎兵出發了。

看著趙勝離去的背影,湯綸纔對白玉柱道:

“白先生,你今日不該說那番話的。”

白玉柱不解的問道:

“這是為何?”

哎!

湯綸先是歎了口氣,然後將丘之陶說過的話全部告知於他。

白玉柱聽完,臉色蒼白的說道:

“難怪,難怪,丘之陶,真是害人不淺呀!”

當日趙勝稱王是他一手策劃,可是秦王的稱號,絕對冇有居心叵測呀,他對趙勝可謂是忠心耿耿的。

隻是君王與臣子相處,曆來是論跡不論心的,自己心中的想法,對趙勝而言並不重要。

“湯先生,你是大王的心腹,我該如何去化解這個誤會!”隨即,又對湯綸問道。

對白玉柱而言,他其實不在乎自己在趙勝心中是個什麼地位。

對於功名利祿的追求,在王嘉胤身死之後,他便看得清了。

如今所做的不過是為了王雀兒,為了雀兒之子趙平。

白玉柱心裡想到,要因為自己的原因,影響到趙平的地位,心裡就格外不安起來了。

“白先生,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大王是個豁達的人,這些個不愉快,過些日子就好了。”湯綸寬慰道。

“先生說得有理,大王是個豁達的人。

不過,即使大王怪罪於我,我也是不在乎的。

大不了不在軍中任職,我正好可以去專職教導平公子。”白玉柱淡漠的說道。

湯綸聽了這話,詫異的問道:

“白先生,你說這話未免早了點吧?”

“哈哈!”

“湯先生,我白某這一生,唯一覺得虧欠的隻是嘉胤大哥,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的!”

白玉柱先是大笑,然後坦然的說道。

湯綸聽了這話,點了點頭,便冇有再說什麼了,他算是知道白玉柱內心的想法了。

他的忠心從來隻在王嘉胤身上,對趙勝忠心,僅僅是因為他延須了王嘉胤的血脈和衣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