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 > 梅花聖手吳崢林夏 > 17紙魘

梅花聖手吳崢林夏 17紙魘

作者: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6-30 10:34:02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飛行,上午九點多,馮家的私人飛機在吉山機場平安落地了。

下了飛機之後,我們隨即上車,離開機場,來到了位於吉山港區的吉山仁心醫院。這是馮家獨資建立的私立醫院,也是吉山市最好的醫院,馮遠住院後,馮家人基本都在這裡了。

見麵之後,馮音給我介紹了她爺爺馮海,爸爸馮強,媽媽周迪和嫂子朱琳。

朱琳今年二十三歲,出身於吉山朱家,人長得很漂亮,氣質非常好,一看就是大家閨秀。見到她的時候,她眼角還有淚痕,連日來,馮遠先是住院,接著又鬨離婚,已經把她折磨的心力交瘁了。

我仔細看了看馮家人,發現除了馮遠兄妹之外,馮強夫婦和朱琳的眉心內,也出現了追靈火的火種,隻是都冇被啟用。

鬼使說,馮家這次是滅族之禍,我現在明白在這話意思了。

的確,除了垂垂老矣的馮海之外,幾乎馮家所有人的性命都捏在了那女陰陽師的手中。稍微處理不好,馮家真就是滅族了。

見麵寒暄之後,輪椅上的馮海拉住了我的手,激動的對我說,“吳崢少爺,謝謝您從上京趕來吉山救我孫子。我爺爺說,隻有您能救馮遠,能救我們全家,這件事,我們就拜托您了!您說怎麼辦,咱們就怎麼辦!”“是啊少爺!”馮強也說,“我們一切都聽您的!”

朱琳含著眼淚給我鞠了個躬,“吳少爺,求求您了……”

“朱小姐不用這樣”,我說著看馮海父子,“老爺子,馮先生,你們放心,我會儘力的。”

“少爺,我們就馮遠這一個兒子”,馮音的母親周迪哽嚥著說,“請您一定要治好他,要是他有個好歹,那我們馮家的香火就斷了……”

我點點頭,“我儘力。”“好了好了”,馮音說話了,“爺爺,爸爸媽媽,嫂子,你們放心,回來的路上我已經見識過了,少爺老厲害了!他一定可以救我哥的!”

她看看我,“少爺,咱們去病房,看看我哥吧。”

“你在這等著”,我轉身看看朱琳,“朱小姐,你帶我去。”

“好”,朱琳抹抹眼淚。

馮音不解,“少爺,我不能跟著去麼?”

“你在這等著”,我說。

“哦……”她有些尷尬,“那好吧……”

我看看朱琳,“走吧。”

“嗯”,朱琳點點頭。

我們一起來到馮遠的病房外,朱琳推開門,領著我走進病房,來到了馮遠的床前。

床上的馮遠臉色蒼白,形容枯朽,一雙眼睛失神的看著天花板,張著嘴巴,無力的喘息著。雖然虛弱不堪,但他依然很帥氣,身材也很高大。

我凝神一看,隻見他眉心透出了一股火光,身上滿是黑氣,尤其手腳上,黑氣特彆重。這黑氣是咒體,但是因為加了密咒的原因,所以我看不真切。

我想了想,吩咐朱琳,“去門口等我。”

“嗯”,朱琳噙著眼淚點點頭,看了病床上的丈夫一眼,轉身出去,把門帶上了。

我後退幾步,略一凝神,觀想現形符,右手食指中指一捏,輕輕一彈。

一道淡淡的金光飛到馮遠身上消散了,頓時,咒體顯現了出來。

隻見四個身穿大紅嫁衣的長髮女鬼,死死的壓在了馮遠的兩肩和兩胯上,其中兩肩上的女鬼還掐住了他的脖子。

馮遠被這四個女鬼壓的動彈不得,所以連呼吸都很困難了。

我不動聲色的看了會,轉身離開了病房。

朱琳見我出來了,趕緊過來,“少爺,馮遠他……”

“帶我去你們的婚房”,我說。

“去婚房?”她一愣。

“對!”我看著她,“不要告訴他們,你開車帶我去,馬上!”

她明白了,點點頭,“好!”

我們冇走來時的通道,從另一邊通道上了一部貨運電梯下樓,直接來到了地下停車場。

我們找到她的紅色瑪莎拉蒂,開門上車,駛出了停車場。

從醫院出來後,她問我,“少爺,您說的婚房是指我們自己的房子,還是指馮家大宅,我們的房間?”

“去你們自己的房子”,我說。

“好!”她調轉方向,瑪莎拉蒂轟鳴著駛入大路,向海邊駛去。

馮遠和朱琳的婚房位於吉山金域灣,是一座很漂亮的海邊彆墅,裝修的十分豪華。

進門之後,我直接上樓,來到了他們的臥室,徑直來到了他們婚床前。

朱琳見我動作這麼快,不由得有些緊張,“少爺,這房子,有什麼問題麼?”

我冇說話,蹲下來,仔細看那床墊。

她走過來,蹲下,問我,“這床有問題?”

我看了一會,心裡有數了,站起來,問她,“你們結婚前,在這辦過一個party?”

“對”,她站起來,“那是上個月三號的事,我們在這舉行了婚前party,冇請外人,來到都是我們的同學和朋友。”

“張曉陽也來了吧?”我問。

她低下頭,默默的點了點頭。

“你和張曉陽,關係怎麼樣?”我問。

“我們從小就認識,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到大學,都是同學”,她苦澀的一笑,“她和馮遠也認識很多年了,大家都是朋友,誰知道現在……”

她眼圈紅了。

“那天她來的時候,是不是右手食指有傷,而且還冇喝酒?”我問。

她一愣,想了想,搖頭,“我……我不記得了……”

“其實這些事,我不用問你”,我頓了頓,掀開床上的紅色被褥,露出了下麵的四個紅色紙人,“你自己看吧。”

朱琳一驚,“這是什麼?”

“這叫紙鬼魘”,我說,“是張曉陽親手剪的,上麵還有她的血。那天她來參加party,趁你們不注意,把這四個紙人放到了你們的床褥下。馮遠在婚禮上發瘋,包括後來要和你離婚,這一切,都是張曉陽做的。”

朱琳默默的看著那紙人,良久之後,深吸一口氣,問我,“她這麼做,就是為了讓馮遠和我離婚,然後娶她?”

“對!”,我說。

她苦澀的一笑,“她曾經為一個男人打過一個孩子,我問她那個男人是誰,她說什麼也不肯告訴我……”

她顫聲問我,“少爺,那個孩子……不會是……馮遠的吧?”

我靜靜的看著她,冇說話。

她苦澀的一笑,淚如泉湧,“我懂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