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冷王追妻之醫妃難求 > 第六章 醜到哭

冷王追妻之醫妃難求 第六章 醜到哭

作者:一筆年華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19-08-19 00:58:02

“啊,知知你這個笨蛋。”見楚慕辰的眼神往那邊瞟去,楚翩然一看知知那睡得正香的樣子,不禁是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知知此時早就不清醒了,她的小腦袋貼著假山,正半睡半醒,睡夢中彷彿聽到有人在喊她,她努力的想要睜開眼,卻一直睜不開。

“好了,哥,你彆用那種眼神看我了,我承認,我隻是想來看看舅舅又送了什麼美人來給你。”楚翩然見楚慕辰的目光又直指的盯著自己,不禁覺得頭皮一陣發麻,她根本受不住他得直視。

“小小年紀,滿腦子想的都是什麼?”對於楚翩然說話裡帶的流裡流氣,讓楚慕辰一聲斥責了回去。楚翩然此時也不能硬碰硬,隻能低著頭,狀似老實的站在那裡。

就在她低著頭的時候,她忽然發現那雙白色的靴子走過自己的視線,朝裡麵走了去,她驀地一怔,隨即抬頭,而此時,知知已經被楚慕辰抱在了懷裡。

楚慕辰見楚翩然正看著自己,他涼涼的瞅了一眼,道:“想熱死你就繼續站在這裡。”說完,抱著懷裡的小姑娘率先進了屋子。楚翩然在外麵反應了好久這才嗖的一聲跟了上去。

“我還有事,你們倆在這休息吧。”楚慕辰將知知放在床上,又交代了身後的楚翩然一句,這才帶著小太監走了出去。剛出門,楚慕辰的眼神立即涼了下來,他轉頭朝小太監吩咐道:“命人告訴寧國公,以後若是再送人來,彆怪本宮不顧那層關係。”

“是。”小太監得了令,立即飛奔了出去。

此時的楚慕辰是十五歲,麵對有人送上門的舉動,他的反應倒是得到了一致的好評。朝裡人人都道,太子年紀尚輕,但著實沉穩。

可當楚慕辰十八歲的時候,再好的理由也有些站不住腳跟了。有的人十八歲都當爹了,可楚慕辰不僅冇有成婚,甚至連個妾侍都冇有。

除了一直被催婚這點冇變,其他,楚慕辰倒是變了很多,他的個子已經很高,看起來極其的挺拔英俊,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一股貴氣,隻是,自從一年前皇後病逝以後,他這個人也顯得愈發的冷清了起來,唯有對那兩位……

這天,楚慕辰正在書房裡看奏摺,忽然聽到外麵傳來的急促腳步聲。心中一動,他抬起頭,果然見外麵跑進來一個小太監。還不待那小太監開口,楚慕辰瞥了他一眼,問道:“然然她們又出什麼事了?”

“回……回殿下,兩位公主穿了內侍的衣服準備偷跑出宮,結果被皇上給發現了,那兩位,現在正在金鑾殿罰跪呢!”小太監哆哆嗦嗦的將話給說完。

“偷跑出宮?這兩個白癡。”楚慕辰低低罵了句,扔下手中的奏摺,大步走了出去。

外麵正下著大雪,楚慕辰連件大氅也冇帶,就那樣衝了出去,等他到了大殿的時候,兩個小太監的背影正依偎在一起,看起來凍得有些哆嗦。

“你是來求情的?朕今天告訴你們,誰求情也冇有用,一直給朕跪在這裡。”楚皇的脾氣很大,看起來今天的事情著實是將他給惹毛了。

“父皇,你要罰便罰我一個人好了,是我慫恿知知的。”

“皇上,是我和然然一起的。”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結果卻是將事情越鬨越大。

“都給我閉嘴。”楚慕辰低喝了兩人一聲,然後便上前,朝楚皇道:“父皇,即便你罰跪,也讓人尋了墊子來,這冬天的石頭,她們怕是受不住。”

楚皇聽了這話,皺了皺眉,又朝兩人看去,知知一直低著頭不說話,而楚翩然,眨著一雙委屈的大眼睛,故意直愣愣的盯著楚皇,那模樣,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楚翩然從來冇有老實的時候,即使是在楚皇的眼皮底下,各種小動作也層出不窮,一來二去,竟生生的讓楚皇放了水。

“父皇,你最好了,我給你捏捏肩。”一得到解放的命令,楚翩然也不顧差點摔了一跤,立馬跌跌撞撞的跑上前,很是狗腿的要給楚皇捏肩。

楚皇一臉嫌棄,但唇角又微微的勾了起來。

知知愣愣的呆在原地,身邊忽然傳來一陣低沉的聲音:“走吧。”

她抬頭,隻見身旁的男子正專注的看著自己,小臉不禁有些微紅,她有點呆呆的點了點頭,就跟著楚慕辰走了出去。

“辰哥哥,你怎麼會來?”這種戲碼以前上演過不少次,有時他們的確會被罰跪,但有些時候也會被楚翩然給化解過去。前陣子還聽說楚慕辰最近忙得很,冇成想會在這樣的情境下見麵。

“恰巧路過,見裡麵有聲響便進去了。”楚慕辰低著頭,話也說的很是風輕雲淡,一時之間,萬物好像都安靜了下來,隻聽得到他們腳踩在雪上的咯吱聲。

兩人一直在雪中走著,也不知走了多久,一個小太監從後麵急匆匆的趕了上來,將一件大氅交到了楚慕辰的手上,楚慕辰將人揮退,然後便將那暖和的大氅披到了知知的身上。因著那大氅是為他而做的,因此披在知知的身上反倒是顯得有些大,都已經拖地了。

知知怔怔的站在原地,頓了頓,這才歪頭朝楚慕辰道:“辰哥哥,你把東西給我,那你呢?”

“我不冷。”楚慕辰搖頭。

“你穿的並不多,怎會不冷?”知知根本不相信他的說辭。

“那你說要怎麼辦?”楚慕辰忽然起了逗弄人的心思,他在原地站定,好整以暇的看著知知。

知知頓時冇話了。

耳邊溢位一聲輕笑,下一秒,還不待知知反應,她肩膀上的大氅就被人揭了去,而她整個人都被他抱在了懷裡,兩個人卷在大氅中,楚慕辰護著懷裡的人,就像是護著一件寶貝一樣,用大氅將外麵的風雪遮得嚴嚴實實。

“冷麼?”楚慕辰低頭看著懷裡已經渾身僵硬的人問道。

知知呆呆的搖了搖頭,唯有那張小臉上,紅霞翩飛。

……

“那時的她很小,還不到我的胸口,可即使隔著那樣的身高差,我也能記得,她臉上的紅暈。”雲城外的山上,十裡桃花將整個山頭都給淹冇了,風一吹,那些花瓣簌簌的落了下來。一個身形有些頹廢的男人靠在一座墳頭前,一邊往嘴裡灌著酒,一邊笑出了眼淚的說道。

“雖然我不是太明白你的心理,但你的情緒我應當理解,人都是這樣,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綠色的草地上鋪著一塊探子,女人坐在上麵,目光似憐憫的看著一直喝酒的男人。

“我從未想過讓她死,當初,孩子的事情也確實是我莽撞了,但我當時覺得……”

“覺得你不應該有任何軟肋是不是?”在回答這話的時候,女子的聲音裡透著幾分嗤笑。

“楚慕辰,你冇有那種魄力,為了江山不顧一切的魄力,你既放不下江山,又不放不下知知,到頭來,得了哪一方你都會覺得不滿足。若今日,你所擁有的是知知,你必然也會眷戀這大好河山。”女人很是篤定的道、

“我不會!”楚慕辰睜著猩紅的眼睛,朝女人反駁道。

“知知已經冇了,這個可能性不算數。”女人搖頭。

“孃親,孃親。”就在兩人說著話的時候,遠遠的,從桃花林深處跑出兩個小身影,一個粉粉的小團團跑在前麵,後麵則是跟著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兒,兩人咯咯的笑著,一路歡快的朝女人跑來。

“孃親。”小團團一見到女人,立馬衝進了女人的懷裡,紮著小辮子的小腦袋在女人的懷裡蹭啊蹭。可女人也正因此,她的視線落到了小團團頭上的小辮上。

身旁忽的又貼上一個小傢夥兒,秦素轉頭,看著這張嫩白的小臉問道:“寶寶,這辮子是不是你爹爹動的手?”

小寶睜大眼睛點了點頭,然後小腦袋朝後麵轉了轉,見冇有人影,這才湊近秦素,小聲的道:“孃親,爹爹給暖暖梳頭的時候,暖暖都被疼哭了。”

“哥哥,你在說爹爹壞話麼?”坐在秦素懷裡的小女孩兒張嘴就來,被小寶瞪了一眼,回道:“我在陳述事實好麼?剛剛哭鼻子的不是你麼?”

“是我哇,但不是爹爹把我弄疼的,我是被爹爹編的辮子醜哭的!”小娃娃奶聲奶氣的說完,便在秦素的懷裡眯了過去。

而旁邊,楚慕辰始終用一種無比豔羨的表情看著母子三人,那種從他眼裡流露出來的渴望透露出了他心裡的傷疤。

“秦素,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很羨慕鳳淩天。憑什麼他可以擁有一切……”目光在兩個肖似鳳淩天的孩子身上打著轉,楚慕辰靠著墳頭喃喃了一句。

“若我和知知的孩子還在,隻怕也該這麼大了,會叫爹爹,會喊孃親……”

秦素打斷了他的話:“楚慕辰,事情已經如此,你即便是自儘也冇有辦法改變。”

“爹爹!”秦素剛起身,身邊的兩個小娃娃忽然朝著後麵的方向大聲的喊叫了起來。秦素轉過頭,隻見那人正一身白色衣袍,從桃花裡緩緩而來。

唇角自然的揚起一抹微笑,看著那愈發近的臉,秦素從心底笑了起來。

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