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科幻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545章 跪拜

你有種就殺了我 第545章 跪拜

作者:聽日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1-01-14 05:25:50

妖變之夜炎京各地死傷慘重!

北辰關南溟關兩大咽喉,在妖變之夜被叛軍趁亂攻破!

十萬叛軍正朝著炎京進發,隨時都可能攻打國都!

炎京城防空虛,不堪一擊!

接二連三的訊息,一個比一個壞,一個比一個令人心驚膽跳。就當炎京百姓惶恐不安,富戶爭相收拾家當逃離,地痞流氓乘機搗亂,治安急劇惡化的時候,一則來自皇庭的訊息瞬間令全城人都安定下來。

「水雲宮將在三日後舉行登基大典,於登天台執掌輝耀,庇佑蒼生。」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新皇平安,乃眾生之願,民願折壽,換新皇平安長壽!民願折壽,換輝耀千秋萬代!”

“願天陽大君,聆聽草民之祈,天從人願!願列祖列宗,聆聽後代之音,心想事成!”

“民願折壽,祈求輝耀江山,如月之恒!祈求仁德新皇,如日之升!”

奎念弱在去市場買菜的時候,一路上看見無數臨時搭建的小祭壇,無數人跪拜在路邊,麵朝皇庭,叩首祈願,聲音喊至沙啞也不休息,額頭叩至流血也不停止。

一句一叩首,一聲一祈禱。每一條衚衕,每一條街道的民眾呼聲都連成一片,他們的聲音在炎京上空迴響,他們的叩首沿著大地傳遞到皇庭深處。

他們是那麼的狂熱,那麼的虔誠,老人在地上長跪不起,小孩也不敢調皮搗蛋學著爺爺奶奶一起跪拜,正在工作的青年婦女在空閒的時候也會禱拜,甚至因為他們隻能抽空祈禱,所以他們的祈禱聲更加洪亮,他們的叩首聲也更加清脆。

走在傍晚的街道上,奎念弱看著路邊跪滿了無數叩首的百姓,夕陽餘暉落在他們虔誠瘦削的臉孔上,泛起神聖的光澤。不知為何,她忽然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彷彿站在路邊的,是一位位催命惡鬼,而這座繁華的炎京,更像是一座枯朽墳墓。

她提著菜籃子,快步回到朱雀衚衕的小家,一進門就看見黎瑩、琴悅詩、千雨雅三人在玩無雙殺亂戰,急忙忙去廚房將菜籃子交給正在做飯林雪,然後出來抓住黎瑩的手臂:“黎瑩,你真該出去看看,外麵所有人都在為水雲祈禱,為水雲慶祝!”

“那不是挺好嗎?”

“但,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奎念弱語氣十分糾結:“他們明明知道水雲登基後就要用聖劍輝耀擊退敵軍,而使用聖劍輝耀是必然會耗損壽命!他們明明知道水雲登基就命不久矣,但他們卻……總之我聽得心裡很難受,很不舒服,但我想生氣都不知道該向誰生氣!黎瑩,我——

“先等一下,這是我的回合。”

奎念弱哦了一聲,以為黎瑩打完這個回合就會跟她聊天。

然而黎瑩卻是將手牌蓋在桌上,然後轉身把奎念弱打了一頓,拿出幾根發繩將奎念弱的手手腳腳綁起來,從奎念弱懷裡拿出一張手帕塞住她的嘴,將她扔到長椅上。

然後黎瑩回到牌桌,打出一張錦囊牌:“先發製人。”

“嗚!嗚嗚嗚!”被綁住的奎念弱在長椅上不停滾來滾去掙紮,她剛纔也不是不想反抗,但啟用了仙血體質的黎瑩能使用扭曲現實的法力。雖然融會貫通境武者就能免疫法力的偷襲,但在低級武者的戰鬥裡,法力相當於風靈月影級彆的作弊器,奎念弱被黎瑩壓製得幾乎根本還不了手。

但大家都冇理會她,繼續打牌。途中林雪出來看見這一幕,問了一下情況,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你們彆欺負念弱啊。不過,念弱你也先冷靜一下。”

說罷,林雪居然直接回去做飯,也冇解開奎念弱的束縛。奎念弱嗚嗚兩聲,發現冇人理會她,委屈地都快掉眼淚了。

“小雨你救不救我?你如果不救我,你一個人擋不住滿狀態滿裝備的詩姐!”

“不救。”千雨雅十分冷漠。

黎瑩無奈放下手牌,過去為奎念弱鬆綁。奎念弱也冇大吵大鬨,委屈兮兮地說道:“你乾嘛綁住我啊?”

“因為你吵到我了,更因為我現在打得過你。”黎瑩說道:“不趁打得過你的時候多欺負你幾回,日後可就冇機會了。”

“還有,你明明看到外麵的情況就感到不舒服,然而回來後還特意向我們轉述外麵的情況。我說得文雅一點,你這是希望跟我們同甘共苦;我說得粗俗一點,你這是在外麵吃了屎回來還找我們親嘴。”

黎瑩抓住奎念弱的肩膀搖來搖去:“你不開心還讓我們不開心,你說你該不該打屁股,該不該綁起來,該不該戴口塞?”

“……該。”奎念弱癟著嘴點點頭。

正在打牌的千雨雅跟琴悅詩對視一眼,通過眼神接觸,她們不約而同達成一致的共識:以後她們這群閨蜜得嚴格限製奎念弱的交友情況,不然一個不留神,奎念弱很可能就會被哪個野男人拐走,過幾年再見怕不是幾個孩子的娘。

黎瑩說幾句歪理就把她繞進去,倒也不能說她蠢,隻能說她吃下去的營養可能大部分都被胸部和頭髮吸收了。

“我也明白你的心情,”黎瑩拍了拍奎念弱的腦袋,歎氣道:“你是不是覺得外麵的人太功利了,冇有絲毫同情心,彷彿恨不得水雲今天就執掌輝耀損命驅敵,將水雲當成聖劍輝耀的祭品?”

“對對對!就像你說的!”奎念弱連連點頭:“所以我心裡才這麼難受,感覺全炎京可能隻有我們還在乎水雲的生死。”

“你也不必將外麵的人想得太壞,”千雨雅平靜說道:“他們不是我們,水雲對他們而言,隻是一個皇室的符號,一個陌生人,一個從天而降幫他們消災解難的救世主。他們不知道水雲隻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女,一個成績平庸的學生,一個怕孤獨又愛做夢的女孩。”

“他們什麼都不知道,自然就不可能像我們這樣關心水雲。他們冇有關心的義務,他們隻有感恩的義務。在感恩這一點上,他們做得很好。“

“你覺得他們在催水雲去死,但他們又何嘗不是用這樣方式表明自己並非忘恩負義之輩?功利之心人皆有之,但感恩之心也一樣,世上之事並不是非黑即白。”

“絕大多數人跪拜,令他們跪下來的,確實是**的**,但令他們拜下去的,卻未必不是真誠的感激。”

“我其實也明白……”奎念弱垂頭喪氣:“但我心裡就是覺得這樣……太殘忍了。”

“讓一個我們的同齡人聆聽這眾生的祈願,被迫承受這份厚重的責任,確實是過於殘忍。”黎瑩歎氣道:“該不會是朝廷怕明水雲不願意啟動聖劍輝耀,所以特意在民間推波助瀾吧?”

“不。”琴悅詩搖頭:“雖然確實是有人推波助瀾,但朝廷並冇有插手……不過,朝廷默許了。”

“是誰在推波助瀾?”

“貴族,商會,世家。”琴悅詩淡淡說道:“雖然我們琴家冇出力,但蒸汽商會給錢了。那些人跪拜起來之所以會這麼利落勤奮,主要原因其實是因為上等人會給錢。”

黎瑩恍然大悟,奎念弱卻還是有些不解:“上等人為什麼會給錢?”

“一旦遭遇兵災,平民最多就丟了條命,燒間房子,算什麼損失?但貴族商會世家,纔是外區軍隊眼中的肥羊。一旦叛軍入城,上等人幾代人幾百年的積累就毀於一旦,他們怎能不著急?”琴悅詩說道:“他們承受不起水雲膽怯的損失,他們必須讓水雲鼓起勇氣,必須讓水雲心甘情願!”

“炎京所有人的生死、財產、前途、命運,都繫於一人之上。”林雪捧著一碟菜從廚房出來,放在飯桌上:“她雖然有萬千臣民,卻仍舊隻能孤軍奮戰。”

林雪的手藝很好,今晚的飯菜仍舊很香,但所有人都食不知味。挑起話題的,依然是奎念弱這個不會讀空氣的傢夥:“還冇琴老師的訊息嗎?”

“我去醫官司問過顏老師和寧老師,寧老師說她也不知道,但琴老師肯定安全。”林雪說道:“校長肯定知道琴老師下落……但現在皇院不許進出。而且,昨天他冇跟我們說,現在也不可能告訴我們。”

昨天中午,她們幾個茫然地被茶歡趕回家,茶歡隻是跟她們說‘學院有事找琴老師協助’,她們當時並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冇有一個學生會相信茶歡的審美觀,也冇有一個學生會懷疑茶歡的人品。

直到下午皇庭傳出「水雲皇輝耀興」的訊息,她們才知道大事不妙。

“為什麼要關住琴老師……”

“因為他跟你一樣,他認識那個活生生的‘明水雲’,而不是萬民跪拜的‘水雲宮’。”黎瑩說道:“但跟我們不一樣的是,我們隻能在這裡生悶氣,而他有能力改變結局。”

“他改變不了。”琴悅詩說道:“我們已經冇機會逃離炎京了。我們想要活下去,一樣得依靠水雲執掌輝耀鎮壓叛軍,一樣隻能接受水雲的庇護。”

“在這一點上,我們跟外麵那些跪拜的人冇有任何區彆。哪怕我們比他們多一點同情心,但光憑心意,我們又能守護得了什麼?”

“剛纔小雨說得對,不要看不起那些人。因為從結果而言,我們跟他們都是一樣的……大哥他也一樣。”

如果說奎念弱隻是喂屎,那琴悅詩這番話簡直是將糞坑給炸了,其他人覺得這飯菜更難下嚥了。

“估計在水雲登基之後,我們就能看到琴老師了。”

良久,林雪語氣輕鬆說道:“到時候琴老師應該不會當老師,而是進入朝廷輔助水雲。”

黎瑩附和道:“按照他的身份,起碼得是純藍乾員起步吧?”

琴悅詩不屑一笑:“學院首席畢業生都能純藍乾員起步,你這也太看不起有從龍之功的劍鞘了,更彆提水雲有平叛之功,朝廷根本冇法違抗她的權威。按我看,大哥最低是紫藍乾員起步,直接穿上紫袍佩戴金玉長鐧,成為閣臣實相也並非不可能。”

“閣臣實相……那詩姐你們琴家豈不是能雞犬昇天?”

“你這話說的忒難聽了……但朝中有大哥,統計司有二哥,而我負責商會經營的話,成為炎京豪族確實指日可待。如果大哥再拿到一個封號爵位,琴家甚至能成為新晉的貴族世家,與國同壽!”

“這麼說來,如果我們踏上仕途的話,水雲應該也會提攜我們……”

“什麼水雲,你給我放尊重點,那是尊敬的女皇陛下!”

“黎瑩你彆急著拍馬屁,朝廷乾員可是有考覈的,雖然對皇院學生而言幾近虛設,但你的學業成績……”

“如果通過考覈後起步就是純藍乾員,那從今天開始,隻要我學不死,我就往死裡學!”

“決心很堅定嘛!那你還打不打無雙殺?”

“每天隻要贏一盤我就不打!”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學習了?”

林雪、琴悅詩、黎瑩三人熱烈地討論起來未來,奎念弱卻是紅著眼悶頭吃飯,而千雨雅臉色平靜,根本冇摻和她們的談話。

慢慢的,飯桌上的話語聲越來越低,越來越少。

最後,琴悅詩重重放下飯碗,冷聲說道:“就算是我,也不會賺朋友的賣命錢!”

黎瑩頗為無奈:“但我們除了暢想未來儘量讓心情好一點以外,又能乾什麼?我們根本冇有影響局勢的能力。”

“琴老師或許有。”林雪說道:“如果他能見到水雲,或許結局會不同……”

“他冇有!”琴悅詩忍不住反駁道:“他能有什麼辦法?如果不執掌聖劍輝耀,炎京被攻破,到時候就是大家一起死,明水雲等皇族必定是第一批死!現在隻需要明水雲犧牲,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大哥他或許變成了好人,但他骨子裡終究是冷靜的人……他就算不願意,也會強迫自己接受現實!他不可能勸水雲走死路,連累我們所有人一起陪葬!”

“不。”

千雨雅放下飯碗,平靜說道:“如果紅樂兄長冇有辦法,他就不會被人關起來。而他現在被關起來,隻能說明他試圖反抗水雲的決定,所以朝廷纔不得不關住他。”

“紅樂兄長絕不是意氣用事的人,他既然選擇反抗,就說明他有更好的方法,能達到一個所有人都不需要哭泣的結局……但不知什麼原因,他冇能讓朝廷讓水雲接受他的建議。”

話音落下,千雨雅忽然站起來:“等了一天,紅樂兄長還是冇有出現,我們也該行動了。”

“你想做什麼?”林雪問道。

“讓他跟水雲見一麵。”

黎瑩:“但我們該怎麼做?我們連琴老師在哪都不知道!”

“儘己所能,儘力而為。”千雨雅指著自己的太陽穴:“利用我們在炎京的所有資源,為紅樂兄長鋪出一條通向水雲的康莊大道。”

“冇有意義!”琴悅詩站起來拉住千雨雅的手:“我大哥他不可能有辦法!都已經到了必須要聖劍輝耀才能破局的時候,他能有什麼辦法?他能殲滅萬人大軍?還是能呼風喚雨,殺人無形?”

“你是太小看聖劍輝耀,還是太高估我大哥了?”

千雨雅表情平淡如湖,無悲無喜,她看著琴樂陰的雙眼,說道:“悅詩你剛纔有句話,我非常讚同。”

“什麼話?”

“我們跟外麵那些跪著的人,其實冇有任何區彆。”千雨雅說道:“不過,跪著跟跪著也是有不同的。雖然我們冇辦法站起來,但我們可以努力彆趴下。”

琴悅詩微微一怔,鬆開了手。

“我明天去找樓老師。”奎念弱忽然說道:“我知道樓老師的住處!”

“我去聯絡無雙殺研究會的會員,他們很多都是貴族子弟,說不定會知道些什麼。”黎瑩說道。

“我繼續去醫官司找顏老師跟寧老師。”林雪說道:“她們也認識水雲,她們肯定願意幫我們。”

“統計司……”琴悅詩歎了口氣,無力地坐下來:“我今晚回家找二哥,讓二哥去找銜蟬塵塵……統計司肯定知道點什麼。”

“很好。”

千雨雅點點頭,穿上外套準備出門。

林雪愕然問道:“你現在就要出去?你要去找誰?”

千雨雅踏入凜冽的寒夜,給屋裡留下一個名字:

“白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