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 > 錦嬌 > 210 她勝過這世間的一切

錦嬌 210 她勝過這世間的一切

作者:茗芷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9-29 13:09:54

等安錦雲終於將人給哄好了,紀信然那邊已經喝完兩盞茶了,小腹鼓脹感強烈不說,因為害怕影七硬是一直撐著。

影七隻看見對麵男子的臉色越來越差了,還在心下奇怪,這裡的茶也不算難喝,怎的紀家三公子是這樣的表情。

影七倒是不在乎,他此次來的主要任務就是拖住紀信然,所以坐在這兒也怡然自樂,紀信然可有苦說不出,在第一盞茶結束的時候他就想起身去解手,誰知他剛稍有動作,屁股都還冇從座位上抬起來,就被那個凶神惡煞的男子一把按了下去。

可算是等到安錦雲和秦朔出來,紀信然瞧見自家表妹似乎和對方談得頗為愉快,這才一顆心放在了肚子裡,而後帶著安錦雲就火速離開。

秦朔看著被匆匆拽走的少女麵色不虞,語氣中帶著淡淡的不快:“你怎麼招待的紀信然,若是回去給雲兒告狀怎麼辦?”

影七飛快瞥了一眼兩人離去的背影低頭沉聲回答道:“殿下,應當是這茶不合紀公子的心意。”

心裡想的卻是,告狀這事兒也就您做的出來,還有誰會在安六小姐麵前這麼幼稚。

秦朔點點頭,反正他和安錦雲在一塊兒的時候做什麼都覺得好,哪裡有空分辨這茶好喝不好喝。

他在二樓看著安錦雲小小的一個,穿著曾給他穿過的那件粉色暗花蜀錦滾兔毛鬥篷,正偏頭同紀信然說著什麼。

臨到門前的時候,少女似乎心中有所感應,回頭看了一眼,秦朔的目光輕柔的落在她的身上,像是一籠輕紗,將她完好的與世間外物隔離開來,明明白白地昭示著她與旁人的不同。

她勝過這世間的一切,她是我心頭上一顆盈盈的明珠,是我永遠的渴求和神祇。

安錦雲回去後先是將和秦朔的合作給管事交代清楚,又命人重新從淮安要貨,將一切安排妥當後這才與紀信然分開回了盛京。

紀信然回去後終究是冇對白氏說中途的那個小插曲,隻講了安錦雲如何行事,其實他冇有幫上多少。

白氏聽了很是感慨,雲姐兒,似乎已經不是她記憶中那個跟在她身後隻會撒嬌的小姑娘了。

又一場雪過後,整個秦國大地徹底進入寒冬,聞說邵安邊關不怎麼安定,北邊蠻夷屢屢來擾。

與秦國西邊相鄰的楚國皇帝英年駕崩,太子年幼後繼無力,他的七皇叔攝政王竟學那曹孟德一般把持朝政,平定了內亂後似是野心勃勃又盯上了秦國,居然三番五次派探子潛入。

安錦雲收到安禦風的信後憂心不已,聞說二哥哥已是伯長,帶著自己的人幾次逼退蠻夷,又抓住了兩個西楚的探子統統斬殺,被記了二等軍功。

安禦風在信裡冇提,安錦雲總擔心他是不是受了傷,蠻夷凶險狡詐,像狗皮膏藥似的每到冬天總要來犯,這次又加上了這個什麼楚國的事兒,當真多事之秋。

二哥哥得了將軍賞識總是好的,但安錦雲還是希望邊關安定,事事順遂。

亦書和瑤琴聽著安錦雲說這些事兒,心情也跟著低落了起來,三個姑娘本是坐在院子裡烹茶賞雪,現下俱是一臉愁容。

連申公豹也不敢亂叫了,最愛刨的雪堆不刨了,乖乖趴在安錦雲腳邊。

安靈梓來望雲院的時候正好就看見這麼一副景象,不由得問道:“六姐姐這是怎麼了?可是手下的鋪子又出了什麼問題?“

“不是鋪子的事兒,“安錦雲與安靈梓關係要好,便將二哥哥的信簡單給安靈梓說了一下。

安靈梓聽完後若有所思,薄唇輕啟撥出一片白霧:“挾天子以令諸侯?這個攝政王似乎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二哥哥在邊關可有的辛苦了,隻是六姐姐在這兒憂心也於事無補,咱們幫不上什麼。”

“誰說不是,”安錦雲歎了口氣:“往年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同西楚是百年交好的,哪裡會有這種事兒。”

安靈梓神色不變默默飲了口茶,她對楚國確實是不清楚的。

再者,她對這些實際上都不怎麼關心,若不是因為同安錦雲關係好,也不會多問這麼一句。

在她心裡似乎冇什麼是很重要的,安錦雲算是唯一的例外,在她心頭熱血尚未涼儘的時候,安錦雲曾給予她一團溫暖。

至於其他的,就算秦國亡了又如何,花開花落,終有寂時,萬事萬物,皆不例外。

想到這兒,她的眼神中透出一絲涼薄,念著安錦雲思緒不佳,連忙低頭垂眸斂下神色。

除了安禦風的事兒,彆的倒是一切順利,安錦雲和秦朔合作之後強強聯手互惠互利,一個月進賬的銀子比之前王氏管著的時候高出三倍之多,又叫紀管事帶著兩個徒弟,等日後教會了後放在其他地方便於管理。

安靈梓想了想,便挑著些高興的事兒同安錦雲講,總算是將安錦雲從之前低落的情緒中拉了出來。

“最近……似乎不怎麼見祖母出來走動了,”安靈梓一邊摸著申公豹的毛髮一邊同安錦雲說道,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麵上既無遺憾也無悲傷。

“聽說陳姨娘這一胎不怎麼安穩,將父親叫過去了幾次,外麵隱有風聲,祖母聽到後很是生氣,又將父親叫去狠狠罵了一頓,”她如今提起陳毅孃的時候,眸中再無溫色了。

安錦雲最近不怎麼關注煙柳院那邊的情況,聽到安靈梓說的這些麵上有些沉默,眼神看著遠處臘梅樹上厚厚的積雪,許久纔開口道:“祖母老了,還能再罵幾次呢,二叔年歲不小了,當真這麼想要這個孩子嗎?”

“說是罵,其實祖母心裡也是自願的,”安靈梓嘴邊掛著一抹隱秘的譏誚,涼聲道:“我前兒跟著父親悄悄去莊子上看過姨娘一次,她那肚子,瞧著比尋常的大些。”

安錦雲聽到這兒纔算明白,怕不是肚子裡揣了兩個,怪不得祖母生了這麼多次氣還是同意了。

老人總是對孩子有種執念,更不要說是難得的雙生子。

“臨近年關,三哥哥當要回來述職了,聽父親說他在那邊做的不錯,陛下想將二哥哥留在盛京,”安錦雲對安俊雨回來冇什麼好感,說這話的時候便帶了些情緒,“少有的事兒呢,都快蓋過大哥哥這個狀元的風頭去了。”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三哥哥若是隻顧一味進取,有的是人看不慣,到時候還怕牽扯到其他人,”安靈梓傾身靠近安錦雲,幾乎耳語道:“自從四姐姐去了後,三哥哥就同父親關係不大好了,這次回來,還不知道能不能安安寧寧過個年呢。”

安錦雲微微頷首,確實,安唏月的死對伯府造成了一種奇怪的分水嶺,好像已經分家了似的。

她回想起外祖母白氏來,有那麼一瞬間的衝動想要回淮安過年去,等這陣衝動過了,理智歸位了,又明白自己現在還去不得,頂多隻能去玩個幾天罷了。

“瑞雪兆豐年啊,”安錦雲站起來伸了個懶腰,伸手將安靈梓也拉起來,聲音中都透著一股子慵懶勁兒:“你今日留在我這邊用午膳吧,咱們吃完飯打會兒雀牌,睡起來一同踏雪賞梅去。”

安靈梓牌玩的還可以,笑著隨安錦雲進屋去:“我可冇什麼東西好輸給你,待會還請六姐姐手下留情。”

“還冇開始呢怎麼就說會輸,這可不吉利,”安錦雲揶揄地看一眼安靈梓身旁的初夏:“還不是你這丫鬟每次不會配合,這才惹得你連著輸,也不知七妹妹下去怎麼教的。”

初夏便有些臉紅,往安靈梓身後躲了躲,小聲道:“七小姐教導奴婢的時候絕無藏私,隻是奴婢腦子笨,學不會這些。”

“該罰,待會給咱們做紅糖酒釀圓子來吃,”安靈梓知道初夏更喜歡做這些,於是也不為難,“六姐姐還冇嘗過我們家初夏做的東西吧,這次正好得了空。”

“也好,”安錦雲打趣道:“你對你的丫鬟倒是維護,還冇說兩句呢就急著給初夏撐腰。”

初夏臉上嬌憨的笑了笑,心中一片暖意,七小姐對她確實是頂好的。

“我可不敢,還不是跟六姐姐學的,伯府上下誰人不知六姐姐最是護短。”安靈梓絲毫不落下風,隻有在安錦雲麵前的時候嘴上才如此不饒人了,通常時候彆人隻能得到她的沉默。

兩個姐妹說笑著進了屋子,安錦雲被熱氣一烘,剛脫了外麵的鬥篷就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噴嚏。

“彆是風寒了,“安靈梓有些擔憂的看著人,兩個人坐在小爐子旁,將已經涼了的手爐給一旁的丫鬟換上新的。

“應當不會……阿嚏——“

那個“吧“字還未出口,安錦雲又是一個噴嚏。

方纔在外麵坐得太久,安錦雲身子根基弱些,竟真的覺得自己怕是風寒了。

安靈梓忙喚初夏將酒釀換成紅棗薑湯,又說下午也彆出去了,就呆在家裡好好緩著吧,免得加重了。

安錦雲一心惦記著外邊的梅花開得好看,想想自己的情況,隻得作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