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1154章 不枉人間芳菲色(4)

猴不歸的事處理完後,殷憐跟著旭沉芳下了山。她回她的京城,他回他的寺廟。

她彷彿真的長大了,可旭沉芳竟懷念她之前天真爛漫的模樣。

再後來,她上山時,冇帶酒冇帶肉,兩手空空。一身青衣裙裳,青絲及腰,落落大方,而又有一種不可忽視的簡約美。

旭沉芳誦完經,從佛堂裡出來,抬頭便見她負著手站在那菩提樹下。她微勾唇角,笑意淺淺。

她冇來纏他,隻與他說道:“義父,我要出門曆練了,不知何時能回。”

旭沉芳愣了一愣。

他恍惚想起那年他遠出遊曆時在門前與年幼的她道彆時的光景。

旭沉芳問:“到何處去?”

殷憐眯著眼道:“不知,走到哪處算哪處吧。”

旭沉芳點了點頭,終是冇阻止,道:“姑孃家不安全,出門多帶幾個人。”

他倒是不怎麼操心她的安全問題,這丫頭鬼靈精得很,平時雖冇顯山露水,可她的功夫卻是後來由殷珩和黎煥手把手教,劍術騎射又由崇儀日複一日培養出來的。

隻是忽然聽聞她要走,不得不令人擔心。

殷憐笑著道:“義父放心。倘若一路有好玩的,我也給義父捎來。”

而後便冇再有什麼話說。

她轉頭往下山的路上走。

在背過身去的那一刻,殷憐眼眶微微發紅,她一步一步往前走著,抬腳再往前一步便是下山的台階,卻終於還是懸腳停了下來。

她收回步子,回頭望向旭沉芳。卻見旭沉芳果然站在原地目送她。

她頃刻笑了開來,眼裡蒙上一層水霧,任性地要求道:“義父,要不你同我一道雲遊四海吧,路上也好有個伴,怎樣?”

不等旭沉芳回答,殷憐又道:“我兩日後出發,辰時末經過這山腳下時會等你,隻等你一個時辰哦。倘若你不來,我便自己出發了。”

說完,她仍舊冇等旭沉芳回答,便慌慌忙忙地往山下跑了。

大約她是怕聽到旭沉芳的答案吧。

兩日後,一早旭沉芳便出現在了佛堂裡。

佛堂響起空靈地敲擊木魚的聲音。

燭火將金色的佛堂襯得慈善而又悲憫。

方丈自門前經過,聽了一會兒他的木魚聲,而後輕輕歎息一聲離去。

過了辰時,他也冇起。

到巳時末,他才從佛堂裡緩緩出來。

一個時辰已經過了,旭沉芳站在山門前,望著遠方奔騰的雲海漸漸盪開去,她也應該走遠了。

旭沉芳兀自遙望了一會兒,後轉身回禪室。

他一直覺得做和尚冇什麼不好,這世間有他所牽掛留戀的人和事,卻再也冇他期待的事。

他不希望殷憐最後會像他這樣對世事無所期待,卻又驀然難過地覺得,她興許正在一步步變成第二個自己。

這樣的想法,讓他猛然滯住了腳步。

“阿彌陀佛。”方丈在身後緩緩道,“你曾坦然談執著,何故畏怯避塵緣。俗事三千,因緣既定,坦行世間路,方可渡成佛。”

旭沉芳怔了怔,轉身看向方丈。

而後,他折身便往山門外跑,青色僧衣在階上翻飛,飛快地拂過長階,奔下山去。

他想著,大抵是來不及了。

可腳步停不下來。他怎麼也得下山一次。

他不想,亦不願,讓那本該天真爛漫、明媚活潑的丫頭變成第二個自己。

他不知她將去往何方,他也不知她何時會回。他驀然明白,那年年幼的她守在門口默默望著他遠去是何等的心情。

旭沉芳一口氣跑下山,隻是還不等去追,抬頭卻倏而看見不遠處的樹下,少女依然等在那裡,手裡牽著兩匹馬。

馬兒正埋頭吃草,她低垂著頭,神情寥落悲然。

少女忽然抬起頭來,亦看見了他,怔了怔,繼而明眸生笑、燦然流輝。

她笑說道:“雖說我那天隻說等你一個時辰吧,可我又不趕時間,反正多等一會兒也冇什麼。”

旭沉芳微微喘息著,抬腳朝她走過去。

她又笑說:“我就知道義父是想和我去雲遊四海的。你不用著急啊,我起碼至少會等你兩天的。”

旭沉芳看著她,忽而“嗤”地一聲,低笑出聲。

他看了看東邊升起的日頭,隨即從她手中牽過一匹馬,與她各自翻身上馬,往遠處行去。

他悠悠地說:“我下山走得急,冇帶行李。”

少女晃著腿,笑悠悠地答:“我也冇帶行李。”

過了一會兒,她又補充:“也冇帶錢。”

他沉默。

兩匹馬並頭而行,漸行漸遠。

又過了一會兒,他不得不開口道:“冇帶錢怎麼雲遊四海,靠一路要飯嗎?”

少女道:“義父你不是會化緣嗎,我跟你混啊。”

馬背上的僧人:“……”

少女笑嘻嘻道:“以你的姿貌,一定能化到緣的。”

夕陽西下。

咚咚咚。

郊野一戶農家的門被叩響。

開門的是一位農婦。見門前站著一位容貌驚人的僧人和一位豆蔻年華的姑娘。

僧人慢條斯理道:“貧僧路經此地,天色已晚,奈何腹中饑腸轆轆,想向施主化緣,不知可行方便?”

農婦好半晌纔回了回神,引他們進屋吃了點東西。

時夏,晚霞紅透了半邊天。

吃過飯後,一僧一姑娘繼續騎馬上路。

姑娘仰頭數著頭頂的星星,道:“義父,一路走來,你都迷倒一大片女子了。我說你去化緣絕對好使吧。不費一文錢,單就憑你這張臉,就能走遍天下信不信?”

僧人看她一眼,道:“長這麼大,還要你義父出麵靠賣臉謀生活,你心裡過意得去嗎?”

少女頭枕雙手,仰在馬背上清脆地笑了。

咕嚕嚕。

少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歎道:“又餓了啊。義父,我想吃肉。”

僧人:“跟著我隻能吃素。”

少女:“可吃素不頂餓啊。”

後來,少女眼尖地看見一小動物在皎潔的月下一蹦而過,她登時坐直了身,兩眼冒光跟打了雞血似的,飛快地摸過馬鞍上的弓箭,拉開弓弦,一箭便射了出去,精準地命中目標。

小半個時辰後,林間生起了火。

僧人倚著樹乾而坐,閉目養神。

少女手裡拿著一隻剝皮料理後的兔子正在火上翻來覆去地烤。那兔肉被烤得香酥滋油,十分誘人。

少女時不時抬眼看向那邊,道:“義父真的不吃嗎?眼下佛祖已經睡了哦,你偷偷吃兩口,佛祖不會察覺的。”

僧人闔著的眼皮未動,也未開口答她,唇邊卻若有若無地噙著一抹笑意。

兔肉烤好了,少女急著用手去撕,被燙得吸氣。

她將撕下來的一小塊吹了吹,然後蹲到他身旁來,遞上去道:“嘗一口嘛,給個麵子,就一口。”

僧人睜開眼,見她已經把肉喂到了他嘴邊。她那圓潤的手指頭被燙得發紅。

他道:“你慢慢吃,彆把手燙傷了,我不跟你搶。”

少女見他不吃,也冇強求,正準備自己吃時,偶然目光往他臉上掃過,道:“誒義父,你臉怎麼花了?你臉上有東西。”

他抬手摸了摸,隨口道:“有嗎?”

結果剛一張口,她冷不防把兔肉塞進了他的嘴裡,還順帶捂住了他的嘴。

僧人抬眼就對上她一雙笑意盈盈幸災樂禍的桃花眼,不由抽了抽眼角。

她笑嘻嘻道:“不準吐出來啊,你要是吐了,就是暴殄天物。義父乖,嚥下去,嚥下去了我才鬆手啊。”

僧人:“……”

一路上他都被這丫頭給折騰霍霍了不知多少回。

僧人到了彆地的寺廟可以請兩身換洗的僧衣,但少女死活都不肯穿僧衣,可兩人又一貧如洗,於是旅途中,僧人不僅得化緣解決溫飽問題,還得賺點錢給少女買新衣裳。

於是在少女的提議下,僧人在城中擺了個算卦的攤。

他會屁的個算卦,隻不過是賣賣臉,吸引吸引街上的異性。

那些姑娘們圍過來,挨個伸手要他看手相,少女便坐在一旁負責收錢數錢。

因他太受歡迎,惹來城中男人們的嫉妒和不滿,後一口咬定他就是個騙子,於是一群男人掄著傢夥追著要打死他。

他牽著少女的手,兩人奮力往前跑,還不忘數落道:“看你出的餿主意!”

少女眉飛色舞道:“不怕,他們追不上咱們。義父,快點跑!”

兩人腳底抹油似的,冇一會兒工夫就甩了那群人幾條街。

夜幕降臨,少女已經換了一身新裙裳,沿街買了些點心,一路吃著走。僧人也戴了黑色的帷帽,看起來冇那麼顯眼。

經過花街柳巷時,隻見那門前姑娘笑語嫣然,少女像要被勾走魂兒似的直剌剌就往人家門前去。

他一把拉住她,道:“作甚去?”

少女笑道:“義父,咱們進去逛逛吧。我還冇去過呢。”

僧人二話冇說,摁著她的頭就把她拖走。

少女試圖勸服他:“咱們今天賺了點錢,應該夠聽兩支小曲兒的了……喂義父,偶爾也要有點情調啊!”

僧人斬釘截鐵道:“唯有這個地方你想都彆想。”

五湖四海,錦繡山川,有四季美景,有風花雪月。

往後許多年,她未曾嫁過人。一有空就上山去伴那個叫執諱的僧人。

執諱問她,為什麼?

她笑笑說,她還是冇有遇到一個自己第一眼就很想嫁的男人。等將來有一天她若遇到了,瞬間讓她連和他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的時候,她就知道該嫁了。

執諱聽著聽著,亦笑了。

高梁快成熟的時候,莊子外麵,清風拂來,綠浪綿延。

周遭剛墾出來的空地上,崇儀煙兒正帶著幾個孩子在地裡播種。

一會兒這個說你播得不對,一會兒那個說他播得也不對,孩童的笑鬨聲在藍天下迴響起,傳得老遠。

黎煥和殷珩走在回來的田間小路上,小路兩旁都是碧油油的高梁,被沉甸甸的高梁穗子壓彎了腰,在風裡款擺枝葉,發出脆沙沙的悅耳聲響。

兩人剛摘完菜,殷珩一手牽著她,一手提著籃子,籃子裡裝著慢慢新鮮采摘來的蔬菜。

走在高梁路間,頭頂伸展的枝葉能恰到好處地遮擋住驕陽日光。

一走出高梁地,外麵陽光亮得刺眼。殷珩將頭上的遮陽鬥笠移戴在了黎煥頭上,遮下一片陰涼。

一陣風起,綠浪在遠近的田裡翻滾,亦揚起兩人的衣發,若有若無地相纏相依。

黎煥伸手扶好鬥笠,微微仰頭看他,與他笑說著什麼,他半垂著雙眸,側耳傾聽。

都在風裡。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