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 > 傾世醫妃要休夫 > 第494章攀咬

傾世醫妃要休夫 第494章攀咬

作者:元詩苓宇文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2-07 11:49:37

張先輝看著盛怒的陳元慶。此時他心底的慌亂已經再也控製不住。

原先相互扶持的同盟在今天的朝堂上撕裂,他竟然成了孤家寡人。

梁珪和自己的對立他早已經清楚,可是陳元慶,他為什麼……?這幾年他一直都和皇上針鋒相對,今天卻和皇上……?

“皇上,這件事情不是老臣做的,老臣就是有十個八個的膽子,也不敢做這樣的事情,誰不知道皇子現在是您唯一的子嗣,關乎國運和未來,臣不會糊塗到謀害皇子,臣……”張先輝努力解釋著,他甚至想將這禍水引到梁珪的身上,隻是本來思慮周全的他卻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陳將軍,真的不是老臣,皇上昨天已經下令,隻要良貴妃生下孩子就要送到蘭貴妃處,那已經不是我的外孫了,我冇必要再為他冒天下之大不韙,真的,我……”張先輝著急地解釋道

“皇上,老臣知道了,是梁珪,他肯定是想趁著彆人還不知道的時候,給良貴妃肚子裡的孩子打算,除了皇子和公主,那良貴妃腹中的孩子就成了皇上唯一的血脈,皇上,肯定是這樣,那刺客肯定也說過,是梁珪指使的,是不是?皇上,這是梁珪要置我於死地呀,皇上救命。”張先輝說得聲淚俱下,可是在場所有的人看向他的時候都像是看一個瘋子。

就這樣的攀咬,真是……

宋雲謙冷漠地看著眼前這個在朝堂上給自己無數掣肘的重臣,他幾乎都不敢相信,這真的是那個朋黨無數,心思縝密的張先輝?

“張司空真是會攀咬,為了你的外孫,我要去殺皇子,你真是……”梁珪已經氣得無語了,雖然和張先輝的同盟破裂,但是他們還冇敵對到這樣的地步吧?為什麼張先輝一副要置他於死地的樣子?

“明明是你要殺皇子的,是你栽贓陷害我的,是你,你……”張先輝咬牙看著梁珪,他很清楚,隻有判定了是梁珪做的這一切,自己纔有可能翻身,隻是他忘了,不是他攀咬栽贓這殺人的罪名就會落到梁珪的身上,很多時候證據都是最重要的。

現在證據確鑿,就是張先輝說破了天,他說是梁珪也隻能是胡亂攀咬。

誰都冇想到,半生奸猾的張先輝,會在朝堂上上演如此拙劣的一幕,就連梁珪都有些吃驚,他幾乎不敢相信,這是自己合作了五六年的同盟夥伴。

當事關生死,他將自己的自私和卑劣坦承在他們的麵前?

“張大人,證據確鑿,您還是……”終於有張先輝一黨的人看不下去,緩緩走到張先輝身邊,俯身提醒道。

“誰說的證據確鑿,那刺客明明說的是指使的人是梁珪,不是我,你們憑什麼說是我,憑什麼?”張先輝著急地喊著,昨天刺客們行動之前他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一旦被抓,他們就是梁珪的人,所以他高聲喊著。

這是喊聲再大都改變不了事實,隻會讓人清楚刺殺皇子這樣的事情真的是張先輝指使。

“據我所知,張大人並未見過刺客。刺客也不是你審問的,不知道你哪裡來的訊息,連此刻的供詞都清清楚楚?”陳元慶鄙視地盯著張先輝,他一直覺得張先輝聰明奸猾,卻不想竟然如此蠢笨,到這個時候了,竟然還……

而且他高聲喊出的刺客交代的話語,更是佐證了幕後主使是他。

所有人都已經心知肚明,隻有張先輝,他覺得這是自己翻身的法寶。

“我隻是猜測的,隻有梁珪纔有最有可能是幕後主使,所以我才……”被陳元慶不留情麵地指出自己的紕漏,張先輝臉色變了又變,很久才緩過神來一般,輕聲解釋道。

隻是這解釋太冇有力度,一個猜測……

張先輝竟然想憑藉一個猜測要了梁珪的性命,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梁珪冷漠地笑著,心底卻為自己昨天的決定興奮不已,幸虧早已經與張先輝這樣的人劃清了界限,不然今天,自己真的可能被他算計到。

宋雲謙也笑著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冇想到自己的計劃會進行地這樣順利,梁珪和陳元慶的助攻不說,張先輝一直是在自掘墳墓。

“張大人,現在證據確鑿,你謀害皇子的罪名已經抹不掉了,您還是乖乖認罪吧。”梁珪好心提醒張先輝,隻是臉上全是嘲諷。

張先輝看著梁珪,高聲質問道:“事情不是我做的,我為什麼要認罪,明明是你,是你做的。你快點認罪,你……”張先輝看著梁珪,臉上已經全是著急,他聰明一世,即使心底慌亂,他也已經明白,自己似乎已經迴天無力。

敗局已定,卻不需要梁珪來告訴他,他和自己一樣的人,前段時間他還被皇上懲處,他哪裡有資格來說自己,他……

張先輝不服,他惱火地看著梁珪,好像梁珪是他的仇敵一般。

梁珪隻是笑笑,然後低頭,他現在看都不想看張先輝現在自作聰明的樣子。

“梁珪,一切都是你主使的,是你的女兒設計了良貴妃,是你讓我忍不住出手,是你,就是你……”梁珪的笑刺激到了張先輝,他高聲喊著,就要衝著梁珪而去。

朝臣們見張先輝一副要動手的樣子,趕緊出手阻攔,一時間朝堂紛亂,隻有宋雲謙還安靜地坐在龍椅上,他沉默地看著自己的臣子,臉上神情莫名。

能除掉張先輝,他是高興的,可是這高興來得太快,他都有些應接不暇。

對於忠於他的人來說,張先輝倒台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可是為什麼,他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想到重樓和京默受到的驚嚇,想到溫意擔憂的神色,他心底就被愧疚侵占,他想讓朝堂上煥然一新,但是他不想用自己妻兒的安危來換。

宋雲罡一直都盯著宋雲謙,他們兩人好像已經超然於朝堂之外,他懂得宋雲謙的心思,隻是他還是想告訴宋雲謙,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