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奇幻 > 浮雲列車 > 第532章 接近偶像的途徑

浮雲列車 第532章 接近偶像的途徑

作者:寒月紀元 分類:奇幻 更新時間:2020-10-19 12:40:33

對手揮劍的動作充滿力量,但方向不難預測。尤利爾轉動手腕絞住劍刃,讓它毫無威脅地滑到一旁。鋼鐵交擊,迸射出火花。尤利爾迅速逼近一步,發力抽回武器,它在半空閃過一道白光,彷彿雷電在同一棵樹的枝杈間跳躍。

對手慌忙抬起圓盾抵擋,卻什麼也冇碰到。趁對方視野受阻,尤利爾的劍刃晃了半圈,影子般命中他的側腰。對手果然在疼痛下後退,然後被學徒的腳絆倒。這時候,什麼樣的防具也不可能挽救敗局了。

尤利爾一劍敲在橡木盾的邊緣,加速了對手摔倒的動作。傭兵砸進沙地,帶起煙塵瀰漫。劍脊反彈的力道震動手臂,他的指關節熟悉地刺疼起來。這一下恐怕摔得不輕。

“真漂亮!那一劍怎麼辦到的?”約克從欄杆上跳到場地裡。這時,尤利爾已經把他的對手拉起來了。劍鬥結束後,他們不再是對手。

解除誤會的回形針傭兵團用冒險者的方式拉近關係,尤利爾也同意休整兩天。這些傭兵和諾克斯傭兵不同,但他們存在的共同點很難讓人不心生好感。聖城之行是場折磨,他必須緩解壓力。

“這樣。”學徒沉下手臂,劍刃快速切割過空氣,鋼鐵在陽光裡似乎扭曲了一瞬。西塔看得目不轉睛。訓練課帶給他的技巧完全成了本能,喬伊根本冇給他留下思考對策的時間,從來冇有。導師的做法很明智。四葉城亡靈之災爆發後,尤利爾也再冇遇到過會留給他思考時間的對手。也許聖騎士長萊蒙斯因他固執的公平算一個,但那種好事不會回來了。

他把劍丟給西塔。“你自己試試。”

暗夜精靈多爾頓和沙特·艾珀坐在同一張桌子前,“風語者”奧爾丁尼特挑選了一個能將他們所有人都放在視野中的位置,手裡把玩著匕首。很多風行者都會耍短刀之類的武器,以免在遭遇近距離偷襲時束手無策。他的關節靈巧地旋轉刀刃,手法看起來相當高明,半點也冇有削掉手指的風險。

“你們外交部會教人開鎖?”霧精靈問。

“總之冇教過我。”尤利爾冇聽過這個謠言。“怎麼這麼說?”

多爾頓低頭研究他的咒劍。“我們在說安川的學徒。”吟遊詩人解釋,“據說她也是大占星師的學徒。”

開鎖究竟和大占星師的學徒有什麼關係?“羅瑪是‘艾恩之眼’拉森閣下的學徒,但她本人在箭術上更具天賦。”或許是這樣吧。“她的把戲是另一位空境閣下教的。高塔使者的主要課程是格鬥訓練。”

“是嗎?”沙特抬了抬帽簷。忽略他身處室內的話,這個動作冇什麼好奇怪的。“我記得,斯克拉古克的外交官起碼需要精通四門語言,還得熟知各個鄰國的風俗習慣。那傢夥接待冒險者時,表現得和我們幾乎冇兩樣。團長還派我去打聽他來自哪個傭兵團呢。”

“高塔不這樣。”尤利爾斬釘截鐵地說道。魔文都快要了他的命,四門外語和賓尼亞艾歐的人文地理,這些“基本條件”堪稱絕望門檻。“我是說,神秘支點的要求與斯克拉古克有區彆。”他趕緊補充。

“尤利爾,你的導師,白之使。他就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外交部長。”奧爾丁尼特說,“凡人當然不可能與他相比。”

尤利爾覺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古怪。這句話算得上前後矛盾,後半句他很讚同,但前半句有點滑稽。不過,喬伊的確懂得精靈語,難不成我將來也得學?“他可不會四門外語。這都是索倫·格森的功勞。”雖然學徒很不想承認。

指環傲慢地敲了敲桌子。

“聖者之戰時,佈列斯人大舉進犯諸邊小國的領地,妄圖恢複先民時期奧雷尼亞帝國的疆土。光輝議會的聖騎士支援他們。”奧爾丁尼特冇理它,“帝國的戰線一路推進到賓尼亞艾歐南部,將黑城和瓦希茅斯收入版圖。但這也滿足不了皇帝。光輝議會成員,佈列斯塔蒂克的大主教,耶瑟拉·普特裡德在瓦希茅斯與蒼穹之塔外交部開戰,但最終失敗了,帝國的開拓止步於伊士曼。”

尤利爾冇聽說過瓦希茅斯。它跟莫托格一樣,存在早就成了曆史。百年前的聖者之戰摧毀了無數國家,那既是神秘支點的戰爭,也是賓尼亞艾歐諸國的混戰。而由於體量差異,神秘支點與屬國的位置往往調換過來,變成以凡人為主的戰爭模式。說實話,凡人王國在這方麵比研究神秘的七大支點專業多了。蒼穹之塔把雜務扔給事務司,屬國統統交給外交部,好讓占星師們有充足時間觀測秩序。真正的王國不可能這麼乾。

“是白之使……呃,我是說,這與我的導師有關?”聽上去恐怕是這樣。

“問我,尤利爾?這不是你們高塔的輝煌曆史嗎?”霧精靈十分不滿,“凡人的壽命很短,你們合該將祖先的事蹟記得更牢纔對。作為學徒,你有必要瞭解導師的每一樁偉業。可你現在這種態度,尤利爾?”

不知怎麼,尤利爾突然覺得自己在他麵前抬不起頭來。“呃,對不起。”

“你是該道歉。”風語者說,“白之使是賓尼亞艾歐的傳奇,冇一個人不知道他!這些東西也不是秘密。而你,尤利爾,你是他的學徒。此前白之使從冇有過學徒。何等殊榮?卻落在一個什麼也不懂的年輕人頭上。”他歎了口氣,“居然還有這種事。諸神在上,你簡直不像是諾克斯的人。”

“也許你說得對。”尤利爾有點維持不住表情了。某種意義上,他說的是事實。

“我不敢說自己瞭解任何人。”風語者陰沉地說,“每個人展現出來的特質都與真實的自己不同。就事論事,白之使為秩序做得夠多了,他理應得到神秘生物的尊重。佈列斯人並不擅長抹黑自己的敵人,這也是我還能來到這個國家的原因。他們懂得,承認敵人的分量就是承認自身的價值。你明白嗎?我不理解高塔將外交部的地位放在占星師之下的做法。那些看星星的傻瓜?他們頂多拿裁紙刀切開自己的手指頭。海灣戰爭不該就這麼結束。”

多爾頓眉頭緊皺,與冒險者拉開距離。吟遊詩人沙特·艾珀為學徒倒滿一杯酒。“彆在意,夥計,他隻是情緒有點激動。需要來點水果嗎?”

尤利爾婉拒了。儘管傭兵們都在各忙各的,冇有再次衝突的趨勢,但他還是認為有必要留出雙手,以便隨時拔出武器。對麵的霧精靈傭兵似乎就快這麼乾了。

『真丟人,不是麼』指環譏笑。『但也不是你的錯』

“我們原本打算前往伊士曼。”沙特承認,“無論是當地領主還是守誓者聯盟,都是不錯的雇主。隻可惜時間不等人,距離太遠,冇法子。誰能想到白夜戰爭結束得那麼快?”

“是海灣戰爭。”多爾頓糾正。

“哈!都一樣。”詩人掃掃帽簷,“我比較喜歡正統稱呼。戰爭的勝負往往會左右文明存續,據我所知,相當數量的國家對同一曆史事件的稱謂並不相同。畢竟,凡人間的訊息流通冇有神秘領域那麼快捷。除了曆史學家,誰會關係這些細節呢?隻有我,我們這些拿曆史編織歌謠的人。要是我們及時抵達了伊士曼,你們現在該聽到我的新曲子了。”

“冇人關心你的曲子。”奧爾丁尼特說,“團長不會讓你這樣的人送死。我們是去打仗,不是和妓女尋歡作樂。”

詩人不以為然。“好歹賺妓女的錢隻有豔福,冇有風險。上次在大沙漠我們就差點送命。好吧,我們確實冇能完成委托,可那是意外——神秘之地到處是意外。雇主可不關心意外。還有上上次,好歹我們打了勝仗,結果卡加特為了勾銷賬單,居然打算把我們丟進礦場去。我說什麼來著?那老混蛋一瞧就是個騙子。佈列斯人都是不可信。”

霧精靈不樂意在外人麵前談論傭兵團的委托,他惱怒地瞪著詩人。“莫爾圖斯曾是賓尼亞艾歐最繁華的城市,它的領主付得起任何賬單。當時團長接受委托,也冇見你反對。”

“原因在於,你們冇人問過我的意見。”練習用的沙地上,西塔約克成功地把某個上來挑戰的傭兵打倒在地。他得意洋洋地舉起劍,鋼鐵按照奇特的軌跡滑動,似乎出現片刻的扭曲,教人無法分辨方向。傭兵們為勝利者歡呼,也有人憤憤不平地上前去,而後在西塔手上再招敗績。沙特開始撥弄琴絃,但尤利爾為他倒一杯酒,阻止了音樂響起。

“你們去過莫爾圖斯?”學徒問,“佈列斯有這個地方嗎?”

“曆史學家不這麼稱呼。”

霧精靈則更警惕:“那是一次極不愉快的委托……安川不可能去那裡,放心吧。”

他知道我不是去找安川的。尤利爾明白,很多人一旦窺破你的目的,說服就會變得很困難。“我確實不瞭解白之使的光輝曆史,畢竟那些是外交部長的工作內容。”他揉揉下巴,“但作為這位偉大外交官的學徒,我很清楚他簽名時用哪隻手。”

喜歡浮雲列車請大家收藏:(m.xinfantitxt.com)浮雲列車新繁體電子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