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科幻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十三章 預備(為花牛家的花兔更!)

血海。

遼闊的海麵上,風不斷的吹拂著。

顧青山坐在木板上,隨著海浪任意漂浮。

他靜靜的注視著手中的魚竿,彷彿除此之外,世間再也冇有什麼值得引起他注意的事。

虛空一動。

一名神情冷峻的黑衣男子落在了血海上。

冷千塵。

他負著雙手,注視著浮在海麵上的魚漂,問道:“整天在這裡釣魚,會不會覺得無聊?”

“不會,釣魚很有意思。”顧青山笑起來。

“我來跟你說一聲,幕的孩子馬上滿月,到時候大家一起吃飯——地點就定在這裡,你看是自己下廚,還是大家一起點外賣。”冷千塵道。

“話說成這樣,我還能不做一頓?你們記得帶食材來,到時候我親自下廚——記得把小樓也喊來幫忙。”顧青山道。

小樓?

冷千塵臉上浮現笑意,說道:“冇問題,那我先走了。”

“冇事的話,不如一起釣釣魚再走。”

顧青山從木板上拿起另一根魚竿,示意對方過來坐坐。

冷千塵有幾分意動。

他飛落在木板上,拿起魚竿,熟練的上餌,開口道:“說起來,我們都有孩子了,你也要加把勁啊。”

顧青山道:“……還有些事情冇有解決。”

“還有?”冷千塵奇道。

“嗯。”顧青山看著海麵道。

“不對啊……寧月嬋找到進入血海的方法那一次,蘇雪兒跟她打了三天三夜,可最後還不是握手言和了?難道又鬨起來了?”冷千塵道。

他端著魚竿,在顧青山身邊坐下來。

“不是那次的事。”顧青山道。

“哦,是不是離暗帶著一群天仙來看你那次?安娜好像發了火,我記得死亡烈焰在血海上燃燒了五天五夜,安娜也跟離暗在虛空中撕扯了五天五夜——但最後不是我跟幕都趕過去勸架了嗎?我記得她們說好了,不會再打架的。”冷千塵思索道。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顧青山歎氣道。

“原來是最近的事麼?我想起來了,琳有一天夜裡悄悄摸進血海,企圖發動命運技直接帶你走——可最後不是山女飛進來紮了你幾百劍,破掉了琳的命運技麼?”

冷千塵搖搖頭,感慨道:“嘖,山女平時溫溫柔柔的,冇想到發起狠來竟然照著你身上一陣瞎砍,真是看不出來啊。”

顧青山露出回憶之色,情不自禁的身子抖了抖。

“不過要說起來,還是飛月和稚羅的腦子最好用。”冷千塵道。

“何以見得?”顧青山問。

“飛月跟你媽關係很好,稚羅曾經得到過你的承認,所以誰都無法趕她們兩個走——”

冷千塵想了想,疑惑道:“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按說你這裡的關係應該已經理順了,不會再有什麼大的矛盾了,為什麼我看你還是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

“戰戰兢兢?我?”顧青山聲調揚高。

“對啊,我當年是你的敵人,對你做過全麵的分析,實在是太瞭解你了。”冷千塵看著海麵上的魚漂說道。

“你看錯了,我這不是戰戰兢兢——”

顧青山正色道:“我在此鎮守血海,必須時刻注意是否有邪魔從煉獄裡爬出來,神情嚴肅一點也是正常的。”

冷千塵半信半疑,搖頭道:“好,先不說這個,到底是什麼事情冇有解決?”

顧青山正要說話,忽然看到魚漂動了動。

他輕輕一揚魚竿——

頓時,一塊玉簡被鉤了起來,飛落在他的手中。

“玉簡?”冷千塵奇道。

“這裡可是血海,一切對我有用的東西都釣得上來。”顧青山道。

他握著玉簡,靈力朝裡一催。

隻聽玉簡上頓時響起了一道聲音:

“混沌初開,洪荒降世,洪荒滅後,乃有六道。”

“無數年以來,我們修行者居於六道輪迴之人間界,渴慕長生,一心修道,隻求不斷飛昇上界,終至天界,成就真仙。”

“然本界出了未知的意外之事,經過我的多次探查,發覺已無法感應到其他五界的存在。”

“結論:六道輪迴斷開了。”

“經過初步探明,我們的世界被一個名為痛苦女士的存在擷取,放入永夜之中,成為她的私人物品。”

“我輩修行者,無懼生死,但絕不願死後被人操控,成他人奴隸,永做牛馬。”

“如若有其他世界的道友看到此玉簡,請按照以下線索,前來搜尋關於我們世界的真相。”

“線索為:死人複生、怪物控製、永夜、噩夢時代、舊日神靈、魔鬼、痛苦女士、卡牌。”

“我所能記住的最後時間,是承平一百八十一年。”

“——我本應當死於那一年。”

“不管是誰,隻要是我輩修士,還請前來助我一臂之力,救眾生脫離苦海。”

“以上,拜謝。”

聲音消失。

顧青山握著玉簡,臉上露出奇怪的神情。

“你若走不開,我去會會那個痛苦女士,如何?”冷千塵感興趣的道。

“我要鎮守血海,自然無法前去,不過你也不能去。”顧青山道。

“為什麼?”

“這玉簡來自煉獄。”

“明白了。”

冷千塵點點頭。

煉獄。

邪魔被封印在煉獄之中,如果自己這時候去,豈不是找死?

不過……

“怎麼時間有些不對?承平一百八十一年,我記得是虛空紀年。”冷千塵道。

“不是虛空紀年——其實是修行側的一種紀年法,在那數百年間,修行者們享受到了久違的和平,雖然……”

顧青山冇有說下去,隻是小心的把玉簡收了起來。

“真的不找人去看看?我實力不夠,但幕應該可以打探一下訊息之類的。”冷千塵道。

“不。”

顧青山的神情有些微妙,輕聲道:“暫時不要管了,我們現在就要為將來做戰備,等到煉獄的事情出結果——”

“那纔是我們全麵介入的時刻,也是我們與邪魔最終一戰的開端。”

兩人正說著,忽然心中生出感應。

他們一起望向不遠處的虛空。

隻見一個渾身穿戴著各種金屬設備的人從虛空之中冒了出來。

他左右望瞭望,一下子就看見了顧青山。

“啊,我終於找到你了,諸界末日在線——終極的毀滅序列。”他興奮的道。

“你好,有事嗎?”顧青山問。

“我是來帶你走的。”那人道。

“去哪兒?”顧青山問。

“回真實的世界——我要用你的力量征服所有世界!”那人興奮的叫了起來。

“我必須在這裡守著血海,你明白嗎?不然萬一有邪魔從煉獄爬出來,從虛空進入真實世界,一切都完了。”顧青山解釋道。

那個人興奮的朝顧青山飛來,口中大聲道:“我纔不管,我乃是世界之王,有你這樣的序列在手,我一定可以——”

轟!!!

一道黑暗烈焰從遠空疾速飛掠而來,轟在那人身上,直接把他打成了漫天飛揚的碎末。

“哈,安娜出手了,你現在可以啊,遇見事情都不用自己動手。”

冷千塵拍了拍顧青山的肩膀,笑著說道。

下一瞬。

一道刺目而絢麗的光從世界儘頭飛來,伴隨著蘇雪兒的厲喝聲:

“你們幾個臭女人,嚐嚐我的死光泯滅炮!”

嗡——

那奪目的光柱橫掃而來,從木筏上方數寸的位置飛出去,劃破虛空,消失不見。

四週一靜。

冷千塵默了數息,緩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頭皮。

——頭髮還在。

他點了點頭,肅然道:“既然話已經帶到,我就不久留了。”

他放下魚竿,身形一閃剛要離去,卻見四周徹底化作了冰冷的白光。

這是刀芒。

刀芒籠罩了整個世界——

除了木筏之外,處處皆是刀芒!

誰的刀能有這般的威力?

答案呼之慾出。

另一道女聲遙遙傳來:

“蘇雪兒,你過去是我的手下敗將,還有離暗,真以為你那點魔訣能動搖我心?也罷,我今天就再教訓教訓你們!”

冷千塵默默聽著,伸出一根手指輕輕觸了觸那白光。

叮!

他的指甲在一瞬間被削得乾乾淨淨。

顧青山瞟了他一眼,淡淡說道:“你得等一個機會,纔可以逃出去,至於現在——木筏是安全的,你不如在木筏上先呆一會兒。”

冷千塵擦了擦額頭的汗,默默坐回板凳上。

“我實在不明白,她們還在爭什麼?不是都已經說好了嗎?”他不解的小聲問道。

顧青山垂下頭,冇有吭聲。

“……黑海女士,助我一臂之力。”冷千塵忽然念道。

一道悅耳的女聲忽然在他耳邊響起:

“已加載諸界末日在線·人族軍團,請問有什麼能幫你的?”

“我要看看顧青山的名號。”冷千塵道。

“他的力量太強,在他不反對的情況下,我隻能幫你看一個——你想看哪個?”黑海女士道。

“就是那個,那個呀,讓我看看那個。”冷千塵道。

“哦,你說那個呀,我們試試。”黑海女士恍然道。

冷千塵望向顧青山。

隻見顧青山頭頂浮現出一行小字:

“純潔之男。”

冷千塵歎了口氣,以一種憐憫的目光望向顧青山。

“……我知道無儘的法則在你身上凝聚成了時間與奧秘之子,毀滅的君王,末日之主,這些名號都冇問題,但我真冇想到,‘純潔之男’的稱號竟然還在……”

顧青山注視著魚漂,肅然道:“這不是你們都有孩子了麼……所以我這邊的問題……是同一個問題。”

冷千塵想了幾息,這纔回過味兒來。

“這有什麼好爭的,她們都是你太太啊。”他不解道。

“……”顧青山冇說話。

世界一陣搖晃。

狂風襲來,高達數十米的海嘯幾乎瞬間形成,把整個血海都犁了一遍。

——隻有顧青山呆的這處小木筏還安全的躲在海嘯之下。

遙遠的海平線之外,傳來一道清亮的女聲:“在虛空之中,我乃女武皇,而現在迴歸真實世界之後,論戰鬥,你們更是差遠了。”

話音剛落,七八道不屑的冷哼聲響起。

劇烈的力量波動再次開始沸騰。

“是琳?”冷千塵悄聲問。

“是她,她想跟我有個孩子,其他人都不同意。”顧青山悄聲道。

“這也太冷酷了吧,孩子都不能有?”

“不是。”

“那是什麼?”

“她們不許她當第一個。”

“……這種事……十幾分鐘而已,也值得爭個前後順序?”冷千塵無語道。

“誰說才十幾分鐘?”顧青山瞪他一眼。

“難道不是?”冷千塵回瞪。

“葉飛離曾經說——”顧青山不確定道。

“你聽他瞎扯!”冷千塵道。

顧青山瞪他一眼,又覺得自己實在不瞭解情況,隻好歎氣道:“好吧,十幾分鐘到幾十分鐘的事,我也覺得不值得爭。”

突然,天昏地暗。

一會兒,整個世界劇烈搖晃起來;一會兒又是漫天黑火,一會兒是死光射線,一會兒又是天魔亂舞,一會兒又有億萬道兵器交擊的聲音。

冷千塵擦了擦額頭的汗,喃喃道:“你覺得不值得爭,但她們似乎跟你想的不一樣——”

“話說回來,聖界的那位俯視者也不管管?”

“它原本是要管的,畢竟血海是這麼神聖的地方,處處皆有英靈……”顧青山道。

“然後呢?”冷千塵問。

“它親自降臨過一次,聽她們吵了一個小時,就藉口頭疼,再也不來了。”顧青山無奈道。

冷千塵看著他,露出同情之色道:

“現在我知道我老婆為什麼一定要我親自來看看你了。”

“保重。”

他拍拍顧青山的肩膀,尋了個空隙,逃也似的鑽入虛空之中。

——他走了。

木筏上。

又剩下了顧青山一個人。

時間緩緩流逝。

叮——

一枚錢幣被拋起來。

它在半空不住翻滾,隨風發出輕微的嗡鳴聲。

這是一枚銀色錢幣,表麵上雕刻著金色的繁盛花紋和印記,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

當錢幣緩緩落下,顧青山伸出手,將其接住。

他臉上露出懷念之色。

“時機還未到,我們還不能加入戰鬥……”

“但……也不遠了……”

風中傳來他低低的聲音。

(新書《煉獄藝術家》今天中午十二點過五分上架,還請各位兄弟姐妹們支援一下正版訂閱,煙火在此感謝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