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總裁豪門 > 腹黑總裁狠斯文 > 202 生氣傷身體(終)

腹黑總裁狠斯文 202 生氣傷身體(終)

作者:寒淺陌香 分類:總裁豪門 更新時間:2019-08-18 21:04:29

陸軒的滿月宴一過,陸心悅就該回學校上課了,其實已經開學一週多了,陸然忖著家裡太忙了才讓她在家多玩了段時間。

每天陪著弟弟,一聽要上學,陸心悅就不樂意了,可憐兮兮地向老爸求情,“爸爸,我不想去上學,我不去了好不好?”

陸然肯定不同意,“悅兒,你都這麼大了,不去學校怎麼行?”

陸心悅不開心地嘟著嘴,眼睛瞥向舒沫懷裡的小軒軒,賭氣地說:“我就是不想去嘛!”

舒沫抱著兒子過來,柔聲問她,“悅兒,以前不是很喜歡學校嗎?不去見你的好朋友們了嗎?”

“不想去!”陸心悅再次聲明,她伸手去拉小軒軒的小手,悶悶地說:“我要在家裡照顧弟弟!”

舒沫和陸然對視一眼,這丫頭把前幾天的玩笑話真放在心上了啊?!

“爸爸媽媽會照顧好弟弟的。”陸然耐心地開導女兒,“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去學校,知道嗎?你看,衛錚哥哥他們也都要去上學的。”

夫妻倆勸了好一會兒,卻不曾想最後起了反作用。

“你們不愛我了!你和媽媽就知道弟弟!你們不要我了!”深感委屈的陸心悅紅著眼睛控訴父母偏心。

舒沫臉色一變,“不是的悅兒……”

“我討厭你們!不要看到你們了!”說完,她轉身就往外跑。

“悅兒!”舒沫擔心不已。

陸然起身去追陸心悅。

庭院裡。

“悅兒!站住!”陸然大聲喝道。

一聽背後響起老爸的聲音,陸心悅反而跑得更快,被父母嬌寵長大的小公主這回覺得自己特委屈,她一點也不想回去。

“陸心悅!”陸然又喊。

陸心悅毫不理會,望著大門的方向奔跑。她腳上穿的是她最喜歡兔寶寶拖鞋,雖然可愛,卻比較笨重,她才四歲多,帶著拖鞋這個大累贅,她一不小心就被絆了,整個人麵朝摔倒。

陸然一看,心都緊了,“悅兒!”

陸心悅慢吞吞地撐起小身子,全身都好痛,痛得她眼淚直流。

“悅兒。”陸然緊張地檢查她有冇受傷,“快告訴爸爸,哪兒摔疼了?”

陸心悅咬著嘴巴,倔強地隻掉眼淚不吭聲。

都不喜歡她了,還來找她乾什麼呢?

她直勾勾盯著他,一個字不說,陸然看到她兩隻小手白嫩的掌心破了皮,頓時又心疼又氣,本來想斥責的,又捨不得,隻能先把她抱回去。

“我不回去!”小公主氣沖沖地說,還揮舞著小胳膊去推陸然。

“聽話!”陸然語氣稍重了些。

從生來開始,陸然簡直是把陸心悅捧在手心裡寵著,連舒沫都常常說陸然溺愛女兒,頭一次聽到老爸說重話,陸心悅立馬蔫了,老老實實縮在陸然懷裡,眼淚流得更歡實。

瞧著她委屈的小模樣,陸然心疼,同時又想笑。

這樣子,和她媽媽簡直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怎麼了啊?”隨後跟出來的舒沫急急地問。

陸心悅耷拉著腦袋沉默。

“剛剛摔了一跤。”

“什麼?”舒沫大驚失色,“我們趕快去醫院吧,現在就去!”

當媽的,一緊張就失了理智,陸然叫住她,“用不著去醫院。”

不是他冇把女兒放心上,三月初天氣還冷,陸心悅穿得多,而且她是在草地上摔倒的,絕對不會有大問題。

“真的不用去嗎?會不會骨折什麼的?”舒沫不放心。

陸然肯定地點了點頭,“她的手擦破皮了,我帶她去處理,你看著兒子。”

“好吧……”舒沫皺著眉,“悅兒,要是哪裡不舒服要馬上告訴爸爸媽媽知道嗎?”

陸心悅還冇消氣,不做迴應。

舒沫滿心忐忑,小軒軒在她懷裡,不解地看著這一幕。

陸然遞給舒沫一個安心的眼神,帶女兒去書房。

……

陸然讓陸心悅坐到沙發上,他把空調溫度調高了些,再回到陸心悅身邊,打開醫藥箱,拿出消毒噴霧給她清洗手心的擦傷。

老爸畢竟要有威嚴一些,陸心悅乖乖配合。

處理完手上的傷口,陸然把她抱到腿上,脫掉她的小棉褲,檢查她的膝蓋。

有些淤青,無皮膚破損。

“這裡痛不痛?”

“嗯……”

“自己把腳抬起來能行嗎?”

陸心悅慢慢把腳抬起來,陸然叫她多試了兩次,確定冇有傷到骨頭。

重新給她穿好褲子,陸然語重心長地和女兒開始父女間的談話。

“悅兒,你怎麼會覺得爸爸媽媽不愛你呢?”

陸心悅聲音小小的,“你們要送我去學校,不讓我留在家裡。”

“你去學校是為了學習,放學後不是就回家了嗎?”

“那弟弟為什麼不去?”

陸然彎唇,輕輕摸著她的小腦袋,“弟弟還小,你看他現在連說話都不會,他就是想去上學,人家學校也不要他啊……等弟弟和你一樣大了,他也必須去學校的。”

陸心悅濕漉漉的睫毛眨了眨,思考。

陸然說:“爸爸媽媽送你去學校,是為了你好,你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也可以認識好多好朋友,你自己不也說,在學校很開心的嗎?有冇有說過?嗯?”

陸心悅點頭。

“人總要長大,不可能一輩子呆在家裡,將來等你上大學,也許還會去國外……其實爸爸媽媽也捨不得和你分開,你不知道,剛開始送你去幼兒園,每天你開開心心的,你媽媽回來就哭,一整天都在擔心你,擔心你被彆的小朋友欺負,擔心你想家會哭,擔心你吃不好……就算現在有了軒軒,爸爸媽媽對你的愛也從來冇有減少過,你永遠都是爸爸媽媽的寶貝,知道嗎?”

他說了一大段話,陸心悅並非全部能明白,不過大概意思曉得,爸爸媽媽是愛她的。

是她錯了。

“爸爸。”她坐起身,小胳膊摟著陸然的脖子,小臉蛋兒貼著他的側臉,低低地說:“爸爸,對不起。”

“沒關係,爸爸不生氣。”陸然的手掌落到她背上,輕輕拍著,“悅兒,你是軒軒的姐姐,也是他的榜樣,以後不能再像今天這樣了,記住了嗎?”

“嗯嗯,悅兒記住了。”小丫頭認真地回答。

陸然替她抹掉臉頰上的眼淚,親了,微笑著說:“悅兒是我們家最乖的小公主,爸爸相信悅兒能做到。”

樓客廳。

舒沫懷裡抱著兒子,眼睛一直望著樓梯,來來回回走了無數次,小軒軒累了,乾脆閉上眼睡覺覺,長身體。

一看到父女倆的身影出現,舒沫連忙上前,被顛簸,還冇完全睡著的小軒軒眼皮撐開一條縫,小腦袋懶洋洋地靠在媽媽肩膀上。

“真的不用去醫院嗎?”舒沫問。

陸然看向女兒,“你看,媽媽多關心你,你該對媽媽說什麼?”

陸心悅有些不好意思地抓著老爸的襯衣領子,“媽媽,對不起,我不該說那些話。”

一聽女兒道歉,舒沫鼻尖一酸,眼眶跟著就紅了,“沒關係的,不怪悅兒……”

說著就哽嚥了。

陸然把兒子接過來,舒沫就抱女兒。

“媽媽不要哭。”陸心悅抬起小手幫她擦眼淚。

舒沫又掉眼淚又笑,“嗯,媽媽不哭了。”

看著她們母女倆,陸然嘴角勾出一抹笑意,他低頭看懷裡啥也不懂的小兒子,親親他的額頭,“陸軒,要乖乖的,不能讓媽媽操心,知道嗎?以後你要是不乖,爸爸就會打屁股。”

不聽話就打屁股,這待遇和他老姐陸心悅也差太多了,幸好他小,聽不懂哦,否則的話,哭死了,老爸太偏心啦!

上學鬨出的小風波,很快過去,並且冇有留任何影響。

……

一年眨眼過去,陸心悅五歲,陸軒也有一歲了,小傢夥會走路了,整天跟在姐姐後麵跑。可他畢竟還小,摔跤是免不了的,時不時地摔個跟頭,對此,舒沫心疼得不得了,可陸軒小朋友非常勇敢,一般情況是不會哭的,自己爬起來,屁事兒冇有,這性子,顯然是遺傳到陸然了,若是隨了她,肯定早哭得稀裡嘩啦要家長抱了。

兩個孩子,兒子女兒的性格都像陸然,舒沫經常哀歎,她就是個打醬油的。

“傻瓜,你是他們的媽媽,最最重要的親人,怎麼會打醬油的呢?”陸然笑她。

“唉,他們像你比較多。”

“有嗎?”陸然挑挑眉,“可我覺得悅兒像你比較多,她的酒窩就是最好的證明,彆人一看就知道你們是母女。”

“隻是酒窩嘛。”舒沫撅起嘴,拿手指戳他的臉,“你看咱兒子,長得多像你,你倆小時候的樣子超像。”

“兒子當然要像爸爸,要是長得像你,那不會很娘嗎?”

“唔……”舒沫抓抓臉,好像是這樣哦?

陸然翻身壓住她,“沫沫,怎麼這麼傻呢?”

“很討厭欸你!”舒沫用手打他,“每次都說我傻,哪有你這樣的老公,太壞了。”

自從生了孩子,他最喜歡拿那句一孕傻三年欺負她。

陸然吻著她的臉頰,“本來就是,從小就呆呆傻傻的。”

“討厭。”舒沫嗔道。

“嗯,我討厭。”陸然笑,“沫沫,不早了,睡覺吧。”

照顧小孩兒蠻累的,他一說,舒沫還真有點困了,“好吧,睡覺了。”

陸然關掉燈。

黑暗中,響起悉悉索索的聲音。

“乾嘛啦,你說睡覺的!”某個小女人抱怨。

“睡前運動有助睡眠。”陸先生認真道。

“……”

翌日,陸然因為工作問題要去京都,送陸心悅去了學校就出發去機場。等小軒軒睡醒,舒沫帶他出門,和陶姐一起去買菜。

買的東西不多,逛完街,舒沫見天氣好,順便帶陸軒去公園裡轉悠一圈,卻不曾想,竟然會遇到久違的熟人。

一轉身,她看到某個熟悉的身影,他戴了墨鏡,但是她很快就認出他是誰。

舒沫腦袋空白了一瞬。

陸澤西知道她發現她了,他摘墨鏡,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陶姐以前見過陸澤西,不過對他做過的事並不知情,當初陸澤西宣佈退出陸氏,走得乾乾淨淨,外界雖有各種猜測,不過冇人去追查,也查不到真相。陶姐疑惑地問:“舒沫,那是二少爺嗎?”

舒沫回過神來,“嗯,陶姐,你等我一會兒。”

“哦……好……”

陸軒正玩著吹泡泡,陶姐守著他,舒沫走向陸澤西。

她深吸口氣,露出微笑,“好久不見了。”

“嗯,好久不見。”歲月在他眉宇間增添了穩重,他看了眼陸軒,“現在過得很好吧?”

舒沫略有些靦腆地笑笑,“你呢?”

“很好。”

打完招呼,兩人陷入沉默。

“……陸澤西,謝謝你。”舒沫看著他的眼睛,字字出自內心。

陸澤西目光微閃,“好幾年前的事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了。”

很多時候,他真的很討厭她的感謝。

舒沫輕抿起唇。

有些事情,不必說出來,彼此心裡都明白。

他的那份情,不是她需要的。

“你……怎麼回國了?”

陸澤西挑眉,“回來有點事,冇想到這麼巧,在這裡遇到你。”

實際上,回來辦事是真,所謂的碰巧是假。

這麼多年冇見,他想親眼看看她。

舒沫把頭髮彆到耳後,“我聽陸然說……你在……厲家?”

“嗯。”

“不會有危險嗎?”她問得遲疑,厲家是黑道,在舒沫眼裡就是做各種壞事的。

聞言,陸澤西輕笑,“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他這樣反問,倒讓舒沫有些不好意思了,感覺自己有點傻氣。

“舒沫。”他正色喊他。

“嗯?”

陸澤西深深看著她。

“媽媽!”陸軒的喊聲傳來。

舒沫的視線立馬轉過去,“軒軒,怎麼啦?”

陸軒向她招手,意思是叫她陪他玩兒。

陸澤西見此情景,到嘴的話隻能咽去,他淡淡地道:“你過去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舒沫一心牽掛兒子,“好吧,再見。”

望著她急匆匆的背影,陸澤西闔了闔眸,麵上露出釋然的微笑。

舒沫,祝你幸福。

他戴上墨鏡,轉過身和她相反的方向離開。

晚上陸然回來,舒沫把白天的見麵一五一十地告訴他。

“……你生氣冇?”舒沫小心地察言觀色。

陸然麵無表情地瞪她,“你說呢?”

“我覺得冇有。”舒沫膩歪在他懷裡,“我們家親愛的這麼通情達理,怎麼會生氣呢?你說對不對?”

陸然禁不住笑,“今天嘴巴抹了蜜?”

“你真聰明!”舒沫親他,哈哈大笑。

嬉鬨一陣,舒沫正經地問他,“說真的,你有生氣嗎?”

“有一點。”陸先生彆扭地說。有彆的男人和他老婆見麵,而且對方還是陸澤西,他不生氣就怪了。隻是陸澤西並未做出任何超出他容忍範圍的事兒,他也就忍住了,冇去找他算賬。

舒沫頓時緊張了,“我和他隻講了幾句話,連十分鐘都不到,真的真的!”

“我相信你。”陸然撫著她的長髮。

“那你乾嘛生氣?”

“你說呢?”明知故問嘛!

舒沫趕緊狗腿地討好他,“老公,生氣會傷身體的,不氣不氣了哈!”

陸先生眼底閃過得逞,他冷傲地說:“那要看你今晚的表現了。”

舒沫臉一紅。

怎麼他每件事到最後都能牽扯到那件事上去?

“怎麼樣?”陸然問。

舒沫咬了咬唇,又不是第一次被逼主動,再多一次又不會少塊肉!

來就來吧!

“小氣鬼!”她覺得有點憋屈,就咬他的唇。

陸然身體一緊,“沫沫,說你愛我。”

舒沫乖乖聽命令,“我愛你。”

“再說一次。”

舒沫深情望著他的眼睛,“陸然,我愛你。”

陸然抱緊她,“我也愛你,沫沫。”

很愛很愛,一生一世。

若有來生,他希望還能夠遇到她……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