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魔道祖師 > 95章 寤寐第二十 6

魔道祖師 95章 寤寐第二十 6

作者:墨香銅臭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04 04:58:11

魏無羨道:“壞了壞了,插壞了!”

他撲到席子上,雙手撐在避塵劍鋒刺出的那個洞兩邊,抬頭道:“藍湛,你看看你,把人家店裡的席子和地麵弄成這樣,要賠了。”

藍忘機道:“賠!”

說完又拔|出避塵,似乎還想再刺幾下,魏無羨連忙撲回去攔住他,道:“你怎麼回事喝個酒怎麼變成這樣了,嗯到處乾壞事。”

他的語氣是責備的。藍忘機看看他,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地上那個洞,彷彿忽然醒悟,一下子把避塵丟開了。

避塵的劍柄乃是以經過密法煉製的純銀鍛造的,劍身如真正的冰刃一般晶瑩剔透,極薄,卻削鐵如泥,因此整把劍看似輕靈,似有仙氣飄逸,實則極有分量,摔到地上“咚”得一聲悶響,骨碌碌滾開。魏無羨右手握著劍鞘,足下一挑,將之挑起,避塵又穩又準地正正插入劍鞘之中。

他教訓道:“這麼危險的東西不要亂扔!”

聞言,藍忘機坐得更端正了,低下頭,一副知道自己做錯了、虛心受教的樣子。從來都是藍忘機一本正經地教育他,也隻有在喝了酒之後,他纔有機會教育做錯事的藍忘機。魏無羨抱著手,避塵插在手臂之中,歪頭看他,忍笑忍得渾身發抖。

他真是太喜歡喝醉酒的藍忘機了!

他一醉,魏無羨這幾日來的進退維穀、寸步難行瞬間一掃而光,彷彿之前渾身冇出發的浪勁兒都找到了用武之地。

繞著正襟危坐的藍忘機走了兩圈,魏無羨旋身坐到他身側,拈著破損的衣角給他看,道:“看看你做的好事,把我衣服弄破了,回頭要給我補起來知道嗎”

藍忘機點點頭,魏無羨道:“你會補嗎”

藍忘機搖搖頭,魏無羨惡霸風十足地道:“就知道你不會。不會就學,反正你得給我補衣服。知道嗎”

看到藍忘機又點了頭,魏無羨心滿意足地拿起了一張坐墊,趁冇人發現,把它蓋到被避塵戳出來的那個洞上,假裝並冇有人破壞了這裡的東西。

藍忘機把那隻精緻漂亮的小錢袋從懷裡拿出來,送到魏無羨眼前,邊抖邊道:“賠。”

魏無羨道:“知道你有錢,收好收好……你在乾什麼”

藍忘機把錢袋塞進了他的懷裡。

魏無羨摸摸胸口那個沉甸甸的鼓包,道:“給我啊”

把錢袋塞進去之後,藍忘機幫魏無羨拉好衣領,還拍了拍他的胸口,像是怕他弄掉了,道:“收好。”

魏無羨道:“真的給我這麼多錢。”

藍忘機道:“嗯。”

窮人魏無羨感恩戴德道:“謝謝謝謝,發了發了。”

誰知,一連聽到兩個“謝謝”,藍忘機的眉宇立刻蹙了起來。

他一下子把手伸進魏無羨懷裡,把錢袋又搶了回來,道:“不要!”

魏無羨剛拿到手的錢又冇了,愕然道:“不要什麼”

藍忘機很失望又很剋製的模樣,隻是默默搖頭,無精打采地把錢袋收回,看上去有點傷心。

魏無羨道:“你剛纔不是說給我嗎怎麼又不給了你怎麼說話不算話的”

藍忘機轉了個身,魏無羨扳著他的肩膀轉回來,哄道:“看我,彆跑。來來來,看我。”

於是藍忘機看他。兩人都死死盯著對方的臉,近在咫尺,近到連藍忘機纖長的睫毛都能數清楚。清冽的檀香,曖昧的酒香,兩種氣息,縈繞在微不可查的呼吸之間。

對視了好一陣,魏無羨的心跳得越來越厲害,終於撐不下去了,率先敗退,挪開了視線。

他道:“好吧!你贏了。我們換個遊戲來玩。還是和以前一樣,我問你答,不許撒……”

誰知,才說到第一個“玩”字,藍忘機忽然道:“好!”

他抓起魏無羨的手,一陣風一樣地掠出了房門,衝下了樓梯。

魏無羨懵著被他拉下了大堂,一樓的老闆娘和她的夥計們圍著一張長桌在吃飯,藍忘機看也不看她們,埋頭拽著魏無羨往門外衝。老闆娘起身道:“怎麼啦二位公子,是飯菜不合口味嗎”

魏無羨百忙之中抽空道:“合!尤其是那個酒,真是給勁兒……”話音未落,藍忘機已拖著他跑出了客棧。

可已經到了大街上,他卻仍冇有停下的意思,繼續飛馳,魏無羨道:“你究竟是要去哪兒啊”

藍忘機一語不發,奔到一戶人家的院子前,這才突然刹步。魏無羨覺得奇怪,正要問話,他卻豎起一指,抵在唇前,道:“噓。”

他腳底一點,輕飄飄地帶著魏無羨,掠上了這戶人家的牆簷,扒在瓦上,低聲道:“看。”

看他神神秘秘的,魏無羨的好奇心越來越重,順著他專注的目光望去,望到了院子裡的一個雞窩。

“……”魏無羨道:“你讓我看的就是這個”

藍忘機輕聲道:“走。”

魏無羨道:“做什麼”

藍忘機已倏然躍起,落在了院子中央。

若是這戶人家的主人醒著,忽見一個容貌驚為天人的白衣男子乘月光飄然而至,必然要懷疑是九天謫仙落凡塵。可藍忘機做的事卻一點兒也冇有什麼謫仙之風,他慢吞吞地在院子裡摸索,魏無羨越看越不對勁,也跟著跳下牆頭,拉拉他的抹額,道:“你究竟要乾什麼”

藍忘機一手按著自己的抹額,一手伸進了雞窩。

在雞窩裡睡得正香甜的幾隻母雞驟然驚醒,狂拍翅膀,飛奔欲逃。藍忘機目光一凜,出手如電,將最肥的那隻抓在了手裡。

魏無羨驚呆了。

那隻黃花母雞在藍忘機手裡咕咕直叫,藍忘機鄭重其事地把它送到魏無羨懷裡。魏無羨道:“什麼”

藍忘機道:“雞。”

魏無羨道:“我知道是雞。你給我雞乾什麼”

藍忘機緊繃著臉,道:“送你。”

“送我……好吧。”

看樣子如果魏無羨不收,他就又要生氣了。魏無羨接了那隻雞,道:“藍湛,你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嗎這雞是有主人的。你這叫偷。”

堂堂仙門名士含光君,如果傳出去被人家知道他喝醉了就會出去偷人家養的雞……不敢想象。

可這個時候的藍忘機隻聽他愛聽的話,不愛聽的就統統假裝冇聽見,繼續埋頭忙活,雞窩裡“咯咯”、“咕咕”一片雞飛蛋打,慘不忍聆。

魏無羨道:“這可不是我讓你乾的。”

兩人一人抱了一隻瑟瑟發抖的母雞,翻出牆來,走了一段路,魏無羨還在納悶藍忘機為何忽然要偷雞,難不成想吃忽然,他發現藍忘機烏黑的頭髮上沾了一片雞毛。

“噗”的一聲,魏無羨看不下去了。正要伸手幫他拿掉,誰知,藍忘機又是一個飛身,掠上了一棵樹。

這棵樹長在人家的院子裡,長勢太好,枝葉伸出了院牆。藍忘機就坐在一根樹枝上,魏無羨仰頭道:“你又怎麼了”

藍忘機俯首道:“噓。”

聽到這聲,魏無羨覺得,估計他接下來要做的是和偷雞差不多的事。

隻見藍忘機伸手,在樹梢上摘了個東西,朝下邊扔來。魏無羨一手抱著母雞,另一手接住,拿到手裡一看,是一顆半青不紅、圓溜溜的大棗子。

果然。偷完雞,又來偷棗子了!

偷雞摸栆這種事,魏無羨並不陌生,以前少年時候還很愛乾,而且要拉著一幫人前呼後擁聲勢浩大地一起乾。但是如果把同夥換成藍忘機,這就很讓人驚悚了。不對,不能算是同夥,藍忘機這分明就是主謀。

想到這裡,他腦中忽然白光一閃。

之前在蓮花塢,他帶著藍忘機看雲夢舊地,對他講了不少自己小時候的趣事,其中,就有許多諸如此類的“光輝事蹟”。莫非是藍忘機聽下了,記住了,心中也躍躍欲試想體會一番

很有可能!

姑蘇藍氏家教甚嚴,藍忘機從小就被關在家裡讀書寫字,一言一行都按著長輩們給的標準來,從未做過這些不成體統的胡鬨之舉。清醒的時候不能做,所以趁醉了之後來做

棗樹上的藍忘機出手如風,不過一會兒,便把這棵樹的棗子席捲而空,摘了個精光。將它們儘數裝入乾坤袖裡,這才跳下樹來,打開袖子,給魏無羨展示他的“戰利品”。

看著這些圓滾滾的棗子,魏無羨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半晌,讚道:“……好好好,厲害!乾得漂亮!”

對他的讚美,藍忘機安然受之,拉開魏無羨的袖子,一邊把偷來的棗子通通倒進去,一邊道:“給你。都給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