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魔道祖師 > 8章 驕矜第三 3

魔道祖師 8章 驕矜第三 3

作者:墨香銅臭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04 04:58:11

然而,摩挲一陣,江澄便強製自己將絲絲敵意剋製起來。

他雖很不愉快,但身為一門之主,卻也有更多的考量,不能像金淩這種小子那般衝動。自從清河聶氏衰落之後,如今三大世家裡,蘭陵金氏和姑蘇藍氏兩家由於家主私交甚篤,本來就甚為親近,他獨立把持雲夢江氏,在三家之中可以說處於孤立狀態。含光君藍忘機是威望甚高的仙門名士,其兄長澤蕪君藍曦臣則是姑蘇藍氏的家主,兄弟二人一向和睦,能不撕破臉皮,最好不要撕破臉皮。

再來,江澄的佩劍“三毒”與藍忘機的佩劍“避塵”從未正式交鋒過,鹿死誰手猶未可知。他雖有這枚家傳寶戒“紫電”在手,藍忘機那具“忘機”琴卻也有赫赫威名。江澄最無法容忍的就是落於下風,冇有十成把握,他不考慮和藍忘機動手。

江澄慢慢收回了摩挲那枚戒指的左手。看來藍忘機已打定主意要插手此事,他再做惡人也不方便。暫且記下這一筆。江澄做出權衡,轉頭見金淩仍憤憤捂嘴,道:“含光君要罰你,你就受他這一回管教吧。能管到彆家小輩的頭上,也是不容易。”

他語氣嘲諷,也不知是在嘲諷誰。藍忘機從不爭口舌之快,聽若未聞。江澄話中帶刺,又是一轉:“還站著乾什麼,等著獵物自己撞過來插|你劍上今天你要是拿不下這大梵山裡的東西,今後都不必來找我了!”

金淩狠狠瞪了魏無羨一眼,卻不敢去瞪罰他禁言的藍忘機,收劍入鞘,對兩位長輩施了禮,持弓退走。藍思追道:“江宗主,所毀縛仙網,姑蘇藍氏自會如數奉還。”

江澄冷笑道:“不必!”選了相反的方向,信步下山。身後客卿噤聲跟上,心知回去免不了一通責罰,愁眉苦臉。

待他們身影消失,藍景儀道:“這江宗主怎麼這樣!”說完纔想起藍家家教,背後不可語人是非,嚇得看了含光君一眼,閉嘴縮回。藍思追對魏無羨淺淺一笑,道:“莫公子,我們又見麵啦。”

魏無羨扯扯嘴角。藍忘機卻開口了,指令簡潔明瞭,辭藻毫不華麗:“去做事。”

數名小輩這纔想起來大梵山是做什麼的,收起其他心思,恭恭敬敬等其他教誨。片刻之後,藍忘機又道:“儘力而為。不可逞強。”

這聲音又低又磁,若是靠得近了,定要聽得人心尖發顫。眾小輩規規矩矩應是,不敢多留,朝山林深處走去。魏無羨則心道,江澄和藍湛,果真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連對晚輩的一句叮囑都截然相反。正想著,忽見藍忘機向他微不可查地點點頭,忍不住微微一愣。

藍忘機這人從年少時起便一本正經得令人牙疼,嚴肅死板,彷彿從來冇有過活潑的時候,眼裡揉不得半點沙子,對魏無羨修鬼道一事極不認可。藍思追應該已告知過藍忘機自己在莫家莊的可疑行徑,卻仍對他點頭致意,想來是謝他為藍家小輩解困。魏無羨當即不假思索地也還了一禮,再抬頭時,藍忘機背影已消失。

頓了頓,他轉身朝山下走去。

不管大梵山裡是什麼獵物,他都不能要了。魏無羨和誰搶也不會和金淩搶。

竟然是金淩。

蘭陵金氏族中那麼多子弟,他實在是冇想到,遇到的恰恰是金淩。若他知道,又怎會譏嘲金淩“有娘生冇娘養”如果是彆人對金淩說這句話,他會教這人領會到什麼叫禍從口出。可是這麼說的,竟然是他自己。

靜立片刻,魏無羨揚手給了自己一耳光。

這一耳光甚是響亮用力,右臉熱剌剌的,忽然一旁灌木叢一番悉悉索索,魏無羨瞥眼見冒出個花驢頭,垂下手。那隻驢子這次卻主動蹭了過來,魏無羨扯了扯它的長耳朵,苦笑道:“你要英雄救美,卻讓我去見義勇為。”

花驢子正哼哼唧唧,山坡儘頭迎麵走上來一波修士。四百多張縛仙網被藍忘機一劍飛山儘數斬了之後,原先那些在佛腳鎮上踟躕的修士們都重新湧了上來。這群人都算是金淩的對手,魏無羨思忖片刻要不要再把他們打下去,想了想,還是默默讓開了道。

這群服色混雜的各家子弟邊走邊抱怨:“這個金小公子,金家和江家都這樣慣著他,小小年紀便這麼霸道跋扈,日後若是讓他接掌了蘭陵金氏還不得翻天。咱們都彆活了!”

魏無羨放緩腳步。

一名心軟的女修歎道:“怎能不慣他寵他那麼點小便父母雙亡。”

“師妹,話可不能這麼說。父母雙亡又如何,世上父母雙亡的多了去了,人人都像他這般德行,那還得了!”

“要說魏無羨也真下得去手。金淩的母親可是江澄的親姐姐啊,一手把他帶大的師姐。”

“江厭離也是冤,帶出這麼個白眼狼。金子軒更是慘,就因為跟魏無羨以前有點過節,落得這麼個下場。”

“魏無羨怎麼跟誰都有過節……”

“可不是。除了他養的那批瘋狗你還聽說他跟誰關係好了仇家遍地天怒人怨,連和含光君都是兩看相厭,水火不容。”

“說起來今天多虧了含光君……”

走了一陣,忽有淙淙溪水之聲流入魏無羨耳中。

這是他來時不曾聽到的。魏無羨這才覺察,他走錯了下山的道,岔到另一條路上了。

牽著驢子,來到溪水之邊,月上梢頭,溪岸上空無枝葉遮擋,溪水中碎裂著霜白。倒影裡,魏無羨看到了一張隨著水流變幻莫測的臉。

他狠狠一掌拍在水上,打散了這張滑稽可笑的麵容,提起**的手掌,就著溪水,幾把抹去了粉飾。

水中倒映出來的,是一個十分秀逸的青年。乾淨得彷彿被月色洗練過,舒眉朗目,唇角微彎。可垂首凝然注視自己時,眼睫上綴著的水珠卻如淚水一般,不住下墜。

這是一張年輕而陌生的臉,不是曾翻天覆地、縱血雨腥風的夷陵老祖魏無羨。

盯了這張臉許久,魏無羨又抹了幾把臉,揉揉眼睛,重重坐在溪邊。

並非無法承受旁人言語攻訐,畢竟當初做出選擇時就已無比清楚,今後將麵對的是什麼道路,心中早已自警:記住雲夢江氏那一句家訓“明知不可而為之”。

隻是自以為心若頑石,卻終究人非草木。

小花驢似乎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難得冇有不耐煩地大叫,安靜了片刻,甩尾離去。魏無羨坐在溪邊,無所反應,它回頭看看,摔了摔蹄子,魏無羨仍是不理。花驢隻得悻悻然回來,用牙齒咬魏無羨的衣襟,拉拉扯扯。

走也可,不走也可,既然都用咬的了,魏無羨便跟它走了。花驢子將他牽到幾棵樹下,繞著一塊草地打轉。草叢裡靜臥著一隻乾坤袋。上方懸著一張破裂的金網,定是哪個倒黴的修士掙脫時落下的。魏無羨撿起袋子打開一看,裡麵雜七雜八物件不少,藥酒葫蘆,符篆、照妖小鏡等等。

掏了一會兒,隨手抓出一張符篆,手上忽然躥起一團火焰。

燒起來的是一張燃陰符,顧名思義,以陰氣為燃料,遇陰氣自動起火,陰氣越盛,燃燒越旺。它一被取出便燒起,說明離魏無羨不遠處就有陰靈。

一見火光,魏無羨凝神戒備,舉著它試探方位。轉到東時,火勢微弱下去,轉到西邊,火苗猛地躥起。他朝這邊走了幾步,便見一個白色的佝僂身影出現在一棵樹下。

那符紙燒完,餘燼從他指尖落下。一名老者背對著他,正發出嘀嘀咕咕的聲音。

魏無羨緩緩靠近,那老者口裡嘀咕的的話清晰起來。

“疼啊,疼啊。”

魏無羨問道:“哪裡疼”

老者答道:“頭啊,頭。我的頭。”

魏無羨道:“我看看。”

他向一旁走了幾步,轉到老者身側,便看到了他額頭上的一個血紅大洞。這是一隻死魂,多半是被人凶器砸頭謀殺至死。他身上穿著壽衣,材料和做工都上佳,說明已被好好入殮安葬。不是活人丟失的生魂。

可是,這座大梵山上,絕不應該有這樣的死魂出現。

魏無羨想不通這不合理之處,隻覺不妙,跳上驢子背,拍它一掌,喝了一聲,策動它朝金淩等人入山的方向追去。

古墳堆附近有不少修士在徘徊,意在守株待兔。有人大膽舉著召陰旗,卻隻召來了一群哭天搶地的陰靈。魏無羨勒住繩子,掃視一圈,朗聲問道:“勞駕,搭一句。金家和藍家那幾位小公子到哪裡去了”

洗了臉果然就有人搭理了,一名修士答道:“他們離開此地,去天女祠了。”

魏無羨道:“天女祠”

那一家鄉下散戶聽說縛仙網儘數被破之後,又悄悄溜了上來,也在夜巡的隊伍之中。那中年男人瞧這人衣服和那頭齜牙驢子,像是剛纔救了他們的那個瘋子,頗為尷尬,假裝無事,那圓臉少女卻指路給他:“那邊。是這山上的一個石窟神祠。”

魏無羨追問:“神祠裡供的是哪路神仙”

圓臉少女道:“好、好像是一尊天然的天女石神像。”

魏無羨頷首道:“多謝。”

當即十萬火急地朝天女祠方向奔去。

懶漢娶親,天雷劈棺,被豺狼咬死的未婚夫、父女先後失魂,華麗的壽衣……如同一顆一顆珠子,被串聯成一條完整的線。難怪風邪盤指不出方向,召陰旗更不會起作用。他們都小看了這座大梵山裡的東西。

它根本不是他們所以為的東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