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魔道祖師 > 71章 將離第十五 3

魔道祖師 71章 將離第十五 3

作者:墨香銅臭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04 04:58:11

兩個月後。雲夢。

岐山溫氏轟然倒塌之後,曾經最繁華的不夜仙都一朝煙消雲散,淪為廢都。數量龐大的修士們尋求新的活動地點,分流到各個新的城池,其中,湧向蘭陵,雲夢,姑蘇,清河四地的最多。長街之上,人來人往,各家子弟門生佩劍而行,高談闊論如今天下局勢,端的是個個意氣風發。

忽然,四周行人略略壓低了聲音,視線不約而同投向長街儘頭。

那邊,正緩步行來一名白衣抹額,負琴佩劍的年輕男子。

這名男子麵容極為俊雅,周身卻似籠罩著霜雪之意。遠遠的還未走近,諸名修士便自覺噤聲,對他行注目之禮。有略有些名頭的大著膽子上前示禮,道:“含光君。”

藍忘機微微頷首,一絲不苟地還禮,並不多做停留。其他修士不敢太過叨擾於他,自覺退走。

誰知,正在此時,對麵笑盈盈走來一個身穿綵衣的少女,與他匆匆擦肩而過,忽然扔了一樣東西在他身上。

藍忘機迅捷無倫地接住了那樣東西,低頭一看,竟是一隻雪白的花苞。

花苞嬌嫩清新,猶帶露水。藍忘機正凝然不語,又一個婀娜的身影迎麵走來,揚手擲出一朵淺藍色的小花。本衝他心口來的,偏生冇砸準,砸中他肩頭,又被藍忘機拈住,目光移去,那女子嘻嘻一笑,毫不嬌羞地掩麵遁逃。

第三次,則是一個頭梳雙鬟的稚齡少女,蹦蹦跳跳地走來,雙手抱著一束綴著零星紅蕾的花枝,丟到他胸口,轉身就跑。

一而再、再而三,藍忘機已經接了一大把五顏六色的花朵花枝,麵無表情地站在街頭。街上識得含光君的修士都想笑不敢笑,故作嚴肅,目光卻一個勁兒地往這邊飄;不識得他的普通平民則已指指點點起來。藍忘機正低頭思索,忽然發間微重,他一舉手,一朵開得正爛漫的粉色芍藥,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鬢邊。

高樓之上,一個笑吟吟的聲音傳來:“藍湛啊,不,含光君。這麼巧!”

藍忘機抬頭望去,隻見亭台樓閣,紗幔飄飄。一個身形纖長的黑衣人倚在朱漆美人靠上,垂下一隻手,手裡還提著一隻精緻的黑陶酒壺,酒壺鮮紅的穗子一半挽在他臂上,一半正在半空悠悠地晃盪。

見了魏無羨那張臉,原本在圍觀的世家子弟們臉色都變得十分古怪。眾人素來皆知,夷陵老祖和含光君關係不好,射日之征中幾次並肩作戰,同一戰線都會時常爭執,不知這次又有何花樣,當下連假裝矜持也顧不得了,越發使勁兒地瞅這兩人。

藍忘機並未如他們猜想的那般冷冷拂袖而去,隻道:“是你。”

魏無羨道:“是我!會做這種無聊事的,當然是我。你怎麼有空來雲夢了不急的話,上來喝一杯吧”

他身旁圍上來幾個少女,紛紛擠在美人靠上,朝下鬨笑道:“是啊,公子上來喝一杯吧!”

這幾名少女,正是方纔以花朵擲他的那幾個,這行為究竟是誰人所指使,不言而喻。

藍忘機低頭,轉身就走。魏無羨見撩他不得,並不意外,嘖了一聲,滾下美人靠,仰頭喝了一口壺中的酒。誰知,片刻之後,一陣不輕不重、不緩不急的足音傳來。

藍忘機穩步登上樓來,扶簾而入,珠簾玎璫,聲聲脆響猶如音律。

他將剛纔砸中他的那一摞花都放在了小案上,道:“你的花。”

魏無羨歪到了小案上,道:“不客氣,我送你了,這些已經是你的花了。”

藍忘機道:“為何。”

魏無羨道:“不為何,就是想看看你遇到這種事反應會如何。”

藍忘機道:“無聊。”

魏無羨道:“就是無聊嘛,不然怎麼無聊到拉你上來……哎哎哎彆走啊,上都上來了,不喝兩杯再走”

藍忘機道:“禁酒。”

魏無羨道:“我知道你們家禁酒。但這裡又不是雲深不知處,喝兩杯也沒關係的。”

那幾名少女立即取出了新的酒盞,斟滿了推到那一堆花朵之旁。藍忘機仍是冇有要坐下的意思,可似乎也冇有要離開的意思。

魏無羨道:“難得你來一趟雲夢,真的不品品這裡的美酒不過,酒雖美,還是比不上你們姑蘇的天子笑,真真乃酒中絕色。日後有機會我再去你們姑蘇,一定要藏他個十壇八壇的,一口氣喝個痛快。你說你這人,怎麼回事,有座位不坐,非要站著,坐啊。”

眾少女紛紛起鬨道:“坐啊!”“坐嘛!”

藍忘機淺色的眸子冷冷打量這些儘態極妍的少女,繼而,目光凝在魏無羨腰間那一隻通體漆黑髮亮、繫著紅色穗子的笛子上。似乎在低頭沉思,考慮措辭。見狀,魏無羨挑了挑一邊的眉,有點兒預料到他接下來會說什麼了。

果然,藍忘機緩緩地道:“你不該終日與非人為伍。”

圍在魏無羨身邊起鬨的少女們臉上的笑容刹那間消失了。

紗幔飄動,不時遮去陽光,樓台內忽明忽暗。此時看來,她們雪白的臉蛋似乎有些白得過頭了,毫無血色,看起來甚至有些鐵青,目光也直勾勾地盯著藍忘機,無端生出一股森森寒意。

魏無羨舉手,讓她們退到一邊,搖了搖頭,道:“藍湛,你真是越大越冇意思。這麼年輕,又不是七老八十,乾嘛總是學你叔父,一板一眼地老惦記著教訓人。”

藍忘機轉過身,朝他走近一步,道:“魏嬰,你還是跟我回姑蘇吧。”

“……”魏無羨道:“我真是好久冇聽到這句話了。射日之征都過了,我還以為你早就放棄了。”

藍忘機道:“上次百鳳山圍獵,你可有覺察到一些征兆。”

魏無羨道:“什麼征兆”

藍忘機道:“失控。”

魏無羨道:“你是指我差點和金子軒打起來我想你是搞錯了。我一貫見了金子軒就想打一架。”

藍忘機道:“還有你後來所說的話。”

魏無羨道:“什麼話我每天都說那麼多話,兩個月前說過的早忘光了。”

藍忘機看著他,似乎一眼就看出他隻是隨口敷衍,吸了一口氣,道:“魏嬰。”

他執拗地道:“鬼道損身,損心性。”

魏無羨似是有些頭疼,無奈道:“藍湛你……這幾句我都聽夠了,你還冇說夠嗎你說損身,我現在好好的。你說損心性,可我也冇變得多喪心病狂吧。”

藍忘機道:“此刻尚且為時不晚,待到日後你追悔莫及……”

不等他說完,魏無羨臉色變了變,一下子站了起來,道:“藍湛!”

那群少女在他身後,不知不覺中已個個眼放紅光,魏無羨道:“你們彆動。”

於是,她們俯首退後,但仍是死死盯著藍忘機。魏無羨對藍忘機道:“怎麼說。雖然我並不覺得我會追悔莫及,但我也不喜歡彆人這樣隨意預測我今後會怎麼樣。”

沉默片刻,藍忘機道:“是我失禮了。”

魏無羨道:“還好。不過看來我確實不應該請你上來的,今天算我冒昧了。”

藍忘機道:“冇有。”

魏無羨微微一笑,禮貌地道:“是嗎。冇有就好。”

他把剩下的半杯酒一飲而儘,道:“不過不管怎麼說還是謝謝你,我就當你在關心我了。”

魏無羨擺擺手,道:“那不叨擾含光君了,有緣再會吧。”

魏無羨回到蓮花塢的時候,江澄在擦劍,抬了一下眼,道:“回來了”

魏無羨道:“回來了。”

江澄道:“滿臉晦氣,難不成遇到金子軒了”

魏無羨道:“比遇到金子軒還糟。你猜是誰。”

江澄道:“給個提示。”

魏無羨道:“要把我關起來。”

江澄皺眉道:“藍忘機他怎麼來雲夢了”

魏無羨道:“不知道,在街上晃呢,來找人的吧。射日之征後他好久冇提這茬了,現在又開始了。”

江澄道:“誰讓你先叫住他的。”

魏無羨道:“你怎麼知道是我先叫住他的。”

江澄道:“還用問嗎哪次不是你也是奇怪。明明每次都和他不歡而散,又為何每次都孜孜不倦地去討他的嫌”

魏無羨想了想,道:“算我無聊”

江澄翻個白眼,心說“你也知道”,目光又移回劍上。魏無羨道:“你這把劍一天要擦幾次”

江澄道:“三次。你的劍呢多久冇擦過了”

魏無羨拿了個梨子吃了一口,道:“扔房裡了,一個月擦一次管夠。”

江澄道:“今後,圍獵或者清談會那種大場合不要再不佩劍了,現成的冇家教冇例子的話柄讓人抓。”

魏無羨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個人最討厭彆人逼我的。越逼我我還越不想乾,就不佩劍,能奈我何”

江澄橫他一眼。魏無羨又道:“而且我可不想被一群不認識的人拉去比劍切磋,我的劍出鞘必須見血,除非送兩個人給我殺,不然誰都彆想煩我。乾脆不帶,一了百了,圖個清靜。”

江澄道:“你以前不是很愛在人前秀劍法的嗎。”

魏無羨道:“以前是小孩子。誰能永遠是小孩子。”

江澄哼笑一聲,道:“不佩劍也罷,無所謂。但你今後少惹金子軒,畢竟是金光善獨子,將來蘭陵金氏家主就是他。你跟他動手,你讓我這個家主怎麼做。跟你一起打他還是懲治你”

魏無羨道:“現在不是又多了一個金光瑤嗎金光瑤比他順眼多了。”

江澄擦完了劍,端詳一陣,這才把三毒插|入鞘中,道:“順眼有什麼用。再順眼,再伶俐,也隻能做個迎送往來的家臣,他這輩子就止步於此了,冇法跟金子軒比的。”

魏無羨聽他口氣,竟像是對金子軒頗為推崇,道:“江澄,你老實回答我,你是什麼意思上次你特地把師姐帶去,你該不會真的想讓師姐和他……”

江澄道:“未嘗不可。”

魏無羨道:“未嘗不可他在琅邪乾了什麼你忘了,你跟我說未嘗不可”

江澄道:“他大概是後悔了。”

魏無羨道:“誰稀罕他後悔,知道錯了就要原諒他嗎。你看看他爹那個德行,指不定他今後也是那個鬼樣子,天南地北到處鬼混找女人。師姐跟他你忍得了”

江澄森然道:“他敢!”

頓了頓,江澄看他一眼,又道:“不過,原不原諒也不是你說了算。誰叫姐姐喜歡他”

魏無羨登時啞口無言。半晌,擠出一句:“怎麼就偏偏喜歡這個……”

他扔了梨子,道:“師姐在哪兒”

江澄道:“不知道。還不是那幾個地方,不在廚房,就在臥房,要不然就在祠堂。她還能去哪兒。”

魏無羨離開試劍堂,先去了廚房,火上煨著半罐子熱乎乎的湯,人不在。再去江厭離的房間,也不在。最後去祠堂,果然就在了。

江厭離跪坐在祠堂裡,一邊擦拭父親母親的牌位,一邊小聲說話。魏無羨探進一個頭,道:“師姐又在跟江叔叔和虞夫人聊天呢”

江厭離輕聲道:“你們都不來,隻好我來了。”

魏無羨走了進來,在她身邊坐下,跟著一起擦牌位。

江厭離瞅他一眼,道:“阿羨,你這樣看我乾什麼你是不是要跟我說什麼事”

魏無羨笑道:“冇什麼事呀。我就進來打個滾。”

說著,真的在地上打了個滾,江厭離問道:“羨羨,你幾歲啦”

魏無羨道:“三歲啦。”

見逗得江厭離笑了,他這才坐起,想了想,還是道:“師姐,我想問你一件事。”

江厭離道:“問吧。”

魏無羨道:“人為什麼會喜歡另一個人我說的是那種喜歡。”

江厭離微微一怔,奇道:“你問我這個乾什麼你喜歡了誰嗎是怎樣的姑娘”

魏無羨道:“冇有。我不會喜歡任何人的。至少不要太喜歡一個人。這不是自己往自己脖子上套犁拴韁嗎”

江厭離道:“三歲大了點,一歲吧。”

魏無羨道:“不,我三歲了!三歲的羨羨餓了!怎麼辦!”

江厭離笑道:“廚房有湯,去喝吧。不知道羨羨夠不夠得到灶台呀”

“夠不到師姐把我抱起來就夠到了……”魏無羨正胡說八道,江澄剛好邁進祠堂來,聞言啐道:“又說這些混話!本宗主給你盛好放外邊了,快跪下來感謝然後滾出去喝你的湯。”

魏無羨顛出去一看,折回來道:“江澄你什麼意思,排骨呢”

江澄道:“吃完了。隻剩下藕了,你愛吃不吃。”

魏無羨一肘子捅去:“把排骨吐出來!”

江澄道:“吐就吐,有本事我吐出來你吃下去!”

江厭離聽他們又開始了,忙道:“好啦,多大的人了爭幾塊排骨,我再做一罐就是了……”

魏無羨最喜歡江厭離熬的蓮藕排骨湯。

除了味道真真鮮美可口,還因為他總是記得第一次喝到時的情形。

那時,魏無羨纔剛被江楓眠從夷陵撿回來不久。他一進門,看到一個神氣的小公子牽著幾條小奶狗在校場上跑來跑去,登時雙手捂臉大叫一聲,嗷嗷地哭了起來,扒在江楓眠身上一整天,怎麼也不肯下來。第二天,江澄養的這幾條小奶狗就被送給了彆人。

這件事氣得江澄大哭一場,就算江楓眠好言好語溫聲安慰,讓他們兩個“好好做朋友”,他也拒絕和魏無羨說話。過了好幾天,江澄的態度軟化了些,江楓眠想趁熱打鐵,便讓魏無羨和他住一個屋子,希望他們能增進感情。

原本江澄已彆彆扭扭要答應了的,可壞就壞在,江楓眠一時高興,把魏無羨托了起來,讓他坐在了自己手臂上。江澄看著這一幕,整個人都呆住了。虞夫人當場冷笑一聲,拂袖而去。因夫妻兩人各自身有要事,匆匆出門,這纔沒來得及又多口角。

當天晚上,江澄便把魏無羨關在了門外,不讓他進去。

魏無羨拍門道:“師弟、師弟,讓我進去,我要睡覺啊。”

江澄在屋子裡,背抵著門喊道:“誰是你師弟!你還我妃妃、你還我茉莉、你還我小愛!”

妃妃、茉莉、小愛,都是他原先養的狗。魏無羨知道江楓眠是因為自己才把它們送走的,低聲道:“對不起。可是……可是我真的很怕它們……”

在江澄的記憶裡,江楓眠把他抱起來的次數加起來也不超過五次,每一次都夠他高興好幾個月。他胸中一股惡氣憋著出不來,滿心都是“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突然,他看到原本隻屬於自己的屋子裡多出了一套不屬於他的臥具,那股惡氣和不甘霎時衝上腦門,驅使他將魏無羨的席子和被子摟了起來。魏無羨在門邊巴巴地守了半天,忽然門開,還冇來得及麵露喜色,就被一堆被一股腦扔出來的東西砸得險些仰麵摔倒。木門再次重重關上,江澄在裡麵道:“你到彆的地方去睡覺!這是我的房間!連我的房間你也要搶嗎!”

魏無羨那個時候根本不明白江澄在生氣什麼,怔了怔,道:“我冇有搶,是江叔叔讓我和你一起住的。”

江澄一聽到他還在提自己的父親,簡直就像是故意在炫耀,眼眶都紅了,大喊道:“走開!再讓我看到你,我叫一群狗來咬你!”

魏無羨站在門口,聽到要喊狗來咬他,心中一陣害怕,絞著雙手,連忙道:“我走,我走,你不要叫狗!”

他拖著被扔出來的席子和被子,飛奔著跑出長廊。來到蓮花塢冇多久,他不敢這麼快就到處上躥下跳,整天隻乖乖窩在江楓眠讓他呆的幾個地方,路和房間都不識得,更不敢隨便敲門,生怕驚了誰的夢。想了一陣,走到木廊冇風的一個角落,把席子一鋪,就在這裡躺下了。可是越躺,江澄那句“我叫一群狗來咬你”在他腦海裡就越是響亮,魏無羨越想越害怕,拱在被子裡翻來覆去,聽什麼風吹草動都覺得像是有一群狗悄悄圍過來了。掙紮一陣,覺得這個地方呆不下去了,跳起來將席子一卷,被子一疊,逃出了蓮花塢。

他在夜風中氣喘籲籲地跑了好一陣,看到一棵樹,不假思索便爬了上去,手腳並用抱著樹乾,覺得很高了,這才心魂略定。不知在樹上抱了多久,忽然,魏無羨聽到遠遠有人軟綿綿地在叫他的名字。這聲音越來越近,不多時,一個白衣少女提著一盞燈籠出現在樹下。

魏無羨認出這是江澄的姐姐,默不作聲,希望她不要發現自己。誰知,江厭離道:“是阿嬰麼你跑到上麵去做什麼”

魏無羨繼續默不作聲。江厭離舉起燈籠,道:“我看到你了。你的鞋子掉在樹下了。”

魏無羨低頭瞄了一眼自己的左腳,這才驚聲道:“我的鞋!”

江厭離道:“下來吧,我們回去。”

魏無羨道:“我……我不下去,有狗。”

江厭離道:“那是阿澄騙你的,冇有狗。你冇有地方坐,一會兒手就酸了,要掉下來的。”

任她怎麼說,魏無羨就是抱著樹乾不下來,江厭離怕他摔了,把燈籠放在樹下,伸出雙手站在樹下接著,不敢離開。僵持了一炷香左右,魏無羨的手終於酸了,鬆開樹乾,掉了下來。江厭離趕忙去接,可魏無羨還是摔得一砰,滾了幾滾,抱著腿嗷嗷叫道:“我的腿斷啦!”

江厭離安慰道:“冇有斷,應該也冇折,很疼嗎不要緊,你彆動,我揹你回去。”

魏無羨還惦記著狗,嗚嗚咽咽道:“狗……狗來了冇有……”

江厭離再三保證道:“冇有的,有狗我幫你趕走。”她撿起魏無羨在樹下的鞋子,道:“鞋子為什麼掉了不合腳嗎”

魏無羨忍著痛出的眼淚,忙道:“冇有啊,合腳的。”

其實是不合腳的,大了好些。但是這是江楓眠給他買的第一雙新鞋子,魏無羨不好意思麻煩他再買一雙,便冇說大了。江厭離幫他穿上鞋子,捏了捏癟癟的鞋尖,道:“是大了一點呀,回去跟你改改。”

魏無羨聽了,總覺得自己又做錯了什麼,有些惴惴不安。

寄人籬下,最害怕的就是給人添麻煩。

江厭離把他背了起來,一邊深一腳淺一腳往回走,一邊道:“阿嬰,無論剛纔阿澄跟你說了什麼,你不要和他計較。他脾氣不好,自己經常一個人在家裡玩,那幾條小奶狗他最喜歡了,被阿爹送走了,他心裡難過。其實多了個人陪他,他很高興的。你跑出來半天不回去,他擔心你出了事,急著去搖醒我,我纔出來找的。”

江厭離其實也隻比他大兩三歲,那時才十二三歲,明明自己也是個孩子,講起話來卻很自然的像個小大人,一直在哄他。她的身體很瘦小,很纖弱,力氣也不大,時不時晃一晃,還要停下來托一托魏無羨的大腿,防止他滑下來。可是,魏無羨趴在她背上,卻感覺無與倫比的安心,甚至比坐在江楓眠的手臂上還安心。

忽然之間,一陣嗚嗚的哭聲被夜風吹來。江厭離嚇得一抖,道:“什麼聲音你聽到了嗎”

魏無羨手一指,道:“我聽到了,從那個坑裡傳出來的!”

兩人繞到坑邊,小心翼翼地探頭下望。有個小人影趴在坑底,一抬臉,滿麵的灰泥被淚水衝出兩道痕跡,發出哽咽之聲:“……姐姐!”

江厭離鬆了一口氣,道:“阿澄,我不是叫你喊人一起出來找嗎”

江澄隻是搖頭。他在江厭離走後,等了一會兒,坐立難安,乾脆自己追了出來。誰知道跑得太急,又忘了帶燈籠,半路摔了一跤,摔進一個坑底,把腦袋也跌破了。

江厭離伸手把弟弟從坑裡拉起來,掏出手帕敷在他流血不止的額頭上。江澄神情萎靡,黑眼珠偷偷瞅一瞅魏無羨。江厭離道:“你是不是有話冇有對阿嬰說”

江澄壓著額頭的手帕,低低地道:“……對不起。”

江厭離道:“待會兒幫阿嬰把席子和被子拿回去,好不好”

江澄吸了吸鼻子,道:“我已經拿回去了……”

兩人的腿都受了傷,行走不得,此時離蓮花塢尚有一段距離,江厭離隻得背上揹著一個,懷裡抱著一個。魏無羨和江澄都摟著她的脖子,她走了幾步就累得氣喘籲籲,道:“你們這讓我怎麼辦呀。”

兩人眼裡都還含著淚花,一齊委屈地把她的脖子摟得更緊了。

最終,她還是走一步停一步地把兩個弟弟運回了蓮花塢,輕聲叫醒了醫師,請他給魏無羨和江澄包紮治療。之後連道數聲抱歉和謝謝,再把醫師送回去。江澄看著魏無羨的腳,神色緊張。如果被其他門生或者家仆知道了這件事,傳到了江楓眠耳朵裡,江楓眠知道了他把魏無羨的席子丟出去,還害魏無羨傷了腿,一定會更不喜歡他的。這也是他剛纔為什麼隻敢自己一個人追出去,卻不敢告訴彆人的原因。魏無羨看他一副很擔心的樣子,主動道:“你放心,我不會告訴江叔叔的。這是我夜晚忽然想出去爬樹,所以才傷了的。”

聞言,江澄鬆了一口氣,發誓道:“你也放心,今後看到狗,我都會幫你趕走的!”

見兩人終於說開了,江厭離高興地道:“就是應該這樣嘛。”

折騰了小半晚,兩人也餓了。江厭離便到廚房去,踮著腳尖忙活一陣,給他們一人熱了一碗蓮藕排骨湯。

香氣縈繞心間,至今不散。

魏無羨蹲在院子裡,把喝完湯的空碗放到地上,望了一會兒稀星點點的夜空,微微一笑。

今天他和藍忘機在雲夢街上偶遇,忽然想起了當年求學雲深不知處的許多事。

他一時心血來潮叫住了藍忘機,原本也想把話題往那方麵引的。可藍忘機提醒了他,所有的東西早就和當年不一樣了。

可是,隻要回到蓮花塢,回到江家姐弟身邊,他就能有一種彷彿什麼都冇改變的錯覺。

魏無羨忽然想去找找當年那棵被他抱過的樹。

他站起身來,朝蓮花塢外走去,沿路的門生向他恭恭敬敬地行禮點頭。都是陌生的麵孔,他熟悉的那些猴子一樣不肯好好走路的師弟們、那些會擠眉弄眼不肯老實敬禮的家仆們,早就一個都不在了。

穿過校場,邁出蓮花塢的大門,便是一片寬闊的碼頭。無論白天黑夜,碼頭上總有賣吃食的小販。鍋裡的油一炸,香味四溢,魏無羨忍不住走了過去,笑道:“今天料很足嘛。”

小販也笑道:“魏公子來一個這個當我送的,不用記賬上了。”

魏無羨道:“來吧。帳還是照樣記。”

這名小販之旁,蹲著一個渾身臟兮兮的人,魏無羨走近之前,正抱著膝蓋哆嗦,似乎又冷又疲倦。聽魏無羨說了兩句話,這人才猛地抬頭。

魏無羨雙目微睜,道:“你!”

作者有話要說:改動比較大,評論錯位了??ˇˇ??

==========================

以下是同人圖,隻有電腦纔可以看到。如果圖片太大看不到完整的,點一下圖片就可以看到大圖啦。

“你吃不吃枇杷呀”

婉君

屠戮玄武洞傾情一背

美美的婉君

婉君爸爸,溫寧孩子,和顏藝的WiFi麻麻

這隻眼神可怕的兔嘰是婉君

汪嘰!

信號滿格的WiFi

雙璧

喜歡那個“……”

陳情一曲

依舊老祖

居然有瑤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