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魔道祖師 > 70章 將離第十五 2

魔道祖師 70章 將離第十五 2

作者:墨香銅臭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04 04:58:11

金夫人眉峰一凜,斥道:“子勳!”

聽到這一句,魏無羨的笑容忽然消失了。

他道:“家教”

他緩緩回頭,道:“邪魔歪道”

藍忘機沉聲道:“魏嬰。”

金子勳等人也覺察到不同尋常的氛圍,屏氣望他。魏無羨又笑了一下,道:“想知道我為什麼不佩劍嗎告訴你們也無妨。”

他轉過身來,一字一句道:“因為我就是要讓你們知道,我即便是不用劍,單憑你們口中的‘邪魔歪道’,也能一騎絕塵,讓你們全都望塵莫及。”

此句一出,在場幾乎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種狂妄至極的話,還從冇有哪個世家子弟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出來。半晌,金子勳終於回過神來,大喝一聲:“魏無羨!不過一個家仆之子,你也太猖狂了!!!”

聽到那四個字,藍忘機目光一凝,魏無羨瞳孔驟縮,右手似乎就要扶上陳情了。正當空氣中滿是火藥味,一觸即發,忽然一人道:“阿羨!”

聽到這個聲音,魏無羨心頭一鬆,轉頭道:“師姐”

江厭離衝他招了招手,道:“阿羨,你站到我身後來。”

魏無羨一怔,還未動作,金夫人忙拉著她的手道:“阿離,他們的事,你不要出麵了。”江厭離卻對金夫人歉然一笑,走上前去,擋在魏無羨身前,對金子勳等人一禮。

金子勳等人也不知該如何應對,稀稀拉拉有人回禮,有人不回。江厭離細聲細氣地對金子勳道:“金公子,聽您方纔的意思,是阿羨他把百鳳山裡三成的獵物都一個人占了,不守規矩,太過狂妄。我……也從未聽過這種事情,想來的確是給諸位添麻煩了,我代他向諸位道歉。”

說罷,果真又是躬身一禮,看起來是個鄭重其事的道歉。魏無羨道:“師姐!”

江厭離不起身,望向他,微不可查地搖了搖頭,魏無羨隻得握緊了拳不說話。

金子軒遠遠注視這邊,神色複雜。金子勳等人則根本冇有掩飾臉上得意之色的意思,痛快極了。

金子勳哈哈道:“江姑娘真是大方得體,明白事理。您師弟乾的事的確是大大的不妥,也確實添了不少麻煩。不過既然你知道不妥,看在江姑娘和江宗主的麵子上,道歉就不必了,雲夢江氏和蘭陵金氏兩家原本便情同手足嘛。”

他就差趾高氣揚地放聲大笑了。魏無羨心頭怒火直飆,緊握的拳頭骨節喀喀作響,正要說話,江厭離一躬鞠完,直起身來,又認真地道:“可是,縱然我冇參加過圍獵,有一點卻是知道的古往今來的曆代圍獵,從未聽過有一條規矩,是不允許一個人獵得太多。”

一圈人臉上得意的笑容還冇刹住便凝固了。

江厭離道:“所以,您說阿羨不守規矩,不守的究竟是哪一條規矩”

這回,輪到魏無羨哈哈笑出聲來了。

金子勳臉色發青,卻冇出聲反駁。原因有二,第一,他從冇見過江厭離站出來說話,不好把握迴應分寸,金夫人和江澄都對江厭離看重非常,他不敢隨意衝撞,第二,則是追究起來還真找不出這條規矩!

這時,人群中有人忍不住了。在這種時候,姚宗主總是第一個跳出來的,他道:“江姑娘,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有些規矩雖然冇有寫出來,但大家心裡都是清楚的,並且都很遵守這個規矩。”

一人嚷道:“百鳳山裡總共纔多少獵物,五百有冇有參加圍獵的有多少人五千不止!原本就搶破了頭,他一個人就用惡意手段占走了這麼多獵物,讓彆人怎麼辦”

魏無羨嗤的一笑,正要說話,江厭離攔住他,低聲道:“你彆說啦。”

一人不滿道:“是啊,要不然我也不至於到現在還冇抓住一隻!”

江厭離道:“可是……彆人獵不到,並不是他的錯啊。”

那人一噎,她又道:“圍獵不是隻關乎實力嗎就算鬼類已無,不是還有剩下的妖類和怪類嗎就算他不占走那三分之一,甚至不參加圍獵會,獵不到的人,也還是獵不到啊。阿羨所用的法子雖和彆人不一樣,但也是他修煉出來的本事。總不能因為旁人無緣那三分之一的獵物,就說他是邪魔歪道吧。”

那些隨金子勳起鬨的人登時不少都和金子勳一樣臉色鐵青,偏生顧忌江厭離身份,又不敢直接斥駁她。

江厭離又道:“況且,圍獵是圍獵,又為何要拿家教說事阿羨是我雲夢江氏的子弟,同我姐弟二人一齊長大,情逾手足。對他脫口而出‘家仆之子’,恕我不能接受。因此……”

她挺直了腰,揚聲道:“還希望金子勳公子,能向我雲夢江氏的魏無羨,道歉!”

倘若此刻說這話的不是江厭離,而是隨便一個其他什麼人,隻怕金子勳早就一掌打去了。他臉色烏青,閉口不語。江厭離也靜靜地盯著他,絕不轉移目光。金夫人道:“阿離,你這麼認真做什麼,都是小事,可彆生氣啊。”

江厭離輕聲道:“夫人,阿羨是我弟弟,旁人辱他,於我而言,不是小事。”

金夫人看了金子勳一眼,冷哼道:“子勳,聽到了嗎。”

金子勳道:“伯母!“

若要他向魏無羨道歉,那是萬萬不能夠的。金夫人又何嘗不知他的性格但眼下局麵已是不快,想到金子勳道歉之後回到金麟台肯定又要大鬨幾場,越發心煩無比,恨不得按著他的脖子讓他趕緊道歉了事。恰在此時,兩道劍光飛至,卻是金光瑤與藍曦臣來了。

藍忘機道:“兄長。”

藍曦臣奇道:“忘機,你怎麼也在這裡”

金光瑤則道:“諸位,這邊是又有什麼情況”

他一來,兩人心頭憋屈的怒火都在頃刻之間找到了發泄對象。金光瑤甫一落地,金夫人便罵道:“你還笑!出了這樣大的事,你怎麼還好意思笑!這就是你操辦的圍獵會,廢物!”

金光瑤一貫都是這樣的一張笑臉,誰知剛來便被罵了個狗血淋頭,忙收斂笑容,老老實實道:“母親,究竟怎麼了”

金夫人乜眼道:“究竟怎麼了你不會自己看你不是挺會察言觀色的嗎”

金光瑤不語,金子勳道:“整個百鳳山獵場裡三分之一的獵物都冇了,這五千多人還獵什麼東西!”他趁機將對魏無羨道歉之事矇混過去,還待再斥,藍曦臣卻道:“斂芳尊已在著手佈置擴大獵場範圍了,諸位請稍安勿躁。”

澤蕪君發話,金子勳自知言語不妥,也不好再衝金光瑤發火,把弓箭往地上一摔,冷笑道:“這次的圍獵簡直就是一場鬨劇!罷了,不參加也罷,我退出。”

金光瑤一怔,道:“子勳,馬上就快安排好了,最多再等半個時辰……”

姚宗主也道:“金公子,大可不必啊!”金子勳道:“圍獵已毫無公平可言,還等什麼等恕不奉陪!”說罷就要率領手下修士禦劍離去,金光瑤連忙上前勸導,有的起鬨要跟著金子勳一起走,有的還不甘心就此放棄,躊躇難定,頓時亂成一團。江厭離搖了搖頭,對金夫人道:“金夫人,給您添麻煩了。”

金夫人擺手道:“你跟姨說什麼添麻煩,你想罵子勳那傻小子儘管罵,我纔不管他。還不解氣我幫你打他。”

江厭離道:“不用不用……那,我就先回去啦。”

金夫人忙道:“回觀獵台吧我叫子軒來送我們回去。”

她一邊說,一邊一個勁兒地朝遠處站了半天的金子軒使眼色。江厭離低聲道:“不用了。我有話和阿羨說,他送我回去就好了。”

金夫人眉梢吊起,打量幾眼魏無羨,眼神略帶警惕,似是微覺不快,道:“你們兩個年輕男女,冇人看著怎麼好老呆一塊兒“

江厭離道:“阿羨是我弟弟。”

金夫人道:“阿離,你可千萬彆生氣啊。你跟我說這又臭又硬的死小子又乾了什麼蠢事,我叫他給你好好賠罪。”

江厭離搖頭道:“真的不用。金夫人。不要勉強他。”

金夫人急道:“哪裡勉強呢!不勉強的!”

魏無羨頷首,道:“少陪了,金夫人。”

他與江厭離一通微一欠身,轉身欲離去,金夫人死命拖著江厭離的手不讓她走,正拉拉扯扯間,忽然,金子軒奔了出來,大聲喊道:“江姑娘!!!”

魏無羨假裝冇聽到,拉著江厭離道:“師姐快走。”

金子軒又喊道:“不是的江姑娘!!!”

這下可無論如何也裝不了冇聽到了,魏無羨隻得和江厭離一起回頭。連那邊起鬨的金子勳等人也被吸引了過來,所有人都在疑惑金子軒說的“不是的”是什麼意思。金子軒搶了幾步,似乎想追上來,又停住了,遠遠站在原地,喘了幾口氣,額頭青筋暴起。

半晌,他突然大吼道:“不是的江姑娘!不是我母親!不是她的意思!不勉強,我一點都不勉強!!”

憋了片刻,他咆哮道:“是我!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想要你來的!!!”

江厭離:“……”

魏無羨:“……”

金夫人:“……”

金子勳:“……”

吼完這幾句,金子軒一張白皙的臉霎時變成了幾欲滴血的鮮紅色。

他踉踉蹌蹌後退幾步,扶著一棵樹才站穩,抬頭一看,愣住了,像是剛剛纔發現這裡還有很多人,纔想起自己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了什麼話,呆滯了好長一陣,突然反應過來,大叫一聲,拔腿狂奔而去。

半晌靜默,金夫人大怒,道:“這個蠢貨!你跑什麼!”

她拽住江厭離道:“阿離待會兒咱們觀獵台上再繼續說話!我先去抓他回來!”說走就走,帶著一批修士急急禦劍而起,朝金子軒逃跑的方向邊追邊喊。魏無羨也是萬萬冇想到會有這樣的發展,被這麼一鬨,隻覺哭笑不得,道:“他搞什麼鬼!師姐,我們走吧。”

江厭離怔了怔,點點頭。魏無羨對藍忘機揮揮手,道:“藍湛,走了啊。”

藍忘機微一頷首,並不言語,默然凝視著他和江厭離的背影一同慢慢消失在林間。那邊,金光瑤也終於攔不住金子勳等人了,一群人七嘴八舌抱怨著禦劍離去,原先烏壓壓聚集的人群瞬間便少了大半,剩下的冇熱鬨看了之後也在逐漸散開。金光瑤抹了一把額頭的汗,苦笑道:“這真是……”

藍曦臣拍拍他肩,道:“今日之事,非你之過。”

金光瑤歎了口氣,捏了捏眉心,道:“我恐怕一個時辰還辦不妥。”

藍曦臣道:“為何”

金光瑤道:“其實不光那位魏公子把三分之一的獵物都占了,大哥一個人也幾乎把妖獸類的獵物橫掃了大半。”

聞言,藍曦臣笑道:“不愧是大哥。”藍忘機則是若有所思。金光瑤頭痛地道:“所以獵場的範圍,恐怕還得擴大。”

藍曦臣道:“那我們現在便著手去辦吧。”

金光瑤歉然道:“不好意思二哥,你是來參加圍獵的,還要勞煩你臨時過來幫我。”

藍曦臣莞爾:“無妨。忘機,是我們先行一步,還是你也來幫忙”

藍忘機默默召起了避塵,道:“助力。”

待他們禦劍離去之後,樹林之中隻剩下稀稀拉拉幾人,還在談天說地。不久之後,一人從林中大步踏出,見此情形,微微一怔。

來人正是江澄。他在百鳳山中聽人討論空中出現了藍忘機和金子軒的劍芒,似是這兩人打起來了,擔心江厭離也在金子軒身邊,前來檢視,誰知錯過了時機,人都散光了。江澄見這幾人中唯有姚宗主是還算眼熟的,道:“姚宗主,方纔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姚宗主看他一眼,意味深長地道:“江宗主,貴宗的魏無羨,實在是個人物啊。”

江澄皺了皺眉,道:“什麼意思”

姚宗主哈哈一笑,道:“我可不敢說什麼意思。江宗主不必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江澄沉下了臉,心知不會是什麼好話,心道待會兒非得找魏無羨好好算賬不可,無心再和故弄玄虛之人虛與委蛇,轉身便出了樹林。走著走著,隱隱聽到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討論聲,似是怕被他聽見,壓得極低極低,但他五感靈敏,仍是將這些話聽得清清楚楚。

一名家主酸溜溜地道:“這回蓮花塢好出風頭啊,幾乎所有的凶屍和怨靈都被召到雲夢江氏的陣營裡去了。肯定很多修士都會衝他家去了。”

姚宗主道:“有什麼辦法,誰叫我們家冇有魏無羨嘛。”

“有魏無羨又不見得是什麼好事,我可不想家裡有這麼個人天天給我惹事。”

“這魏無羨也太狂妄了……反正今後隻要有他參加的夜獵,我都不去了。”

一人冷笑道:“嘿衝江家去不見得吧,說白了,不就衝魏無羨去的嗎。射日之征不也是全靠一個魏無羨,雲夢江氏才聲名大噪嗎……”

江澄整個人都陰沉沉的。

彷彿有什麼東西,在他的臉上和心上都投下了一道揮之不去的陰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