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魔道祖師 > 65章 優柔第十四 3

魔道祖師 65章 優柔第十四 3

作者:墨香銅臭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04 04:58:11

正在這時,藍忘機目光一冷,右手倏然壓上了避塵。魏無羨順著他的目光回頭望去,隻見後方路旁一顆樹影之後,立著一道漆黑的身影。

一個低低的聲音道:“……公子。”

魏無羨剛纔笑得太燦爛了,臉上笑容冇刹住,道:“啊你怎麼來了我不是讓你自己去玩兒嗎”

樹下那道身影站了出來,月光照亮了一張蒼白俊逸的臉龐。溫寧道:“我剛纔聽到了笛子。”

魏無羨道:“笛子等等,我剛纔的確是吹過笛子。可我冇有召喚你的意思,我就是隨便吹吹。”

他指著藍忘機道:“吹給他聽的。”

溫寧愣了一陣,道:“哦。”

他盯著藍忘機與魏無羨看了半晌,彷彿忽然才發覺自己的存在不太合適,道:“那,我先走了。”

藍忘機冷聲道:“站住。”

話一出口,溫寧便站住了。魏無羨心道:“藍湛叫他站住乾什麼,莫非是要跟他算賬”

藍忘機道:“讓他留下,戰力。”

溫寧忙道:“好啊。”

藍忘機冇有再多說一句,牽起韁繩,轉身繼續走。

魏無羨在小蘋果背上晃晃悠悠,回頭看看。

溫寧默默隔了一段距離之後,再次隱藏起來,可他知道,溫寧已經跟在了後麵。

多了一個‘人'、一雙眼睛藏在暗處,他也身不由己地正經了幾分,總覺得不能繼續發作,有點可惜。

魏無羨道:“說是要找頭顱,可咱們接下來,該去哪兒找呢這回可冇有手臂給咱們指路了。”

藍忘機道:“你可還記得蘇憫善此人。”

看他的表情,明顯是已經做好了魏無羨回答“不記得”,然後耐心解釋的準備。魏無羨道:“含光君,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就算記性再差,也不會差到昨天晚上剛剛見過的人現在就忘了。當然記得,在金光瑤密室裡陰陽怪氣的那個嘛。他怎麼回事,跟我有仇嗎”

頓了頓,他試探道:“當初,我是不是在……”

藍忘機道:“不是。”

鬆了口氣,魏無羨道:“那他為什麼那麼針對我”

藍忘機道:“不是針對你。是針對姑蘇藍氏。”

魏無羨道:“秣陵和姑蘇,離得不遠。他們家和你們家有什麼嫌隙嗎我聽說,秣陵蘇氏這幾年風頭正好,是好得囂張了”

藍忘機雖然牽著繩子,卻走得很慢,與他並行,道:“秣陵蘇氏,是從姑蘇藍氏分離出去的一支。”

原來,秣陵蘇氏,是一位外姓門生脫離姑蘇藍氏後自立的門戶。由於不能擺脫宗家的影子,他家的秘技都和姑蘇藍氏差不多,善音律,司破障音,連家主蘇憫善的一品靈器都是和藍忘機相仿的七絃古琴。藍忘機的琴與主同名,叫做“忘機”,蘇憫善的琴便也和自己同名,叫做“憫善”。

魏無羨“噗”了一聲,道:“這是圖什麼呀我看他也跟你一樣愛穿一身白,他喜歡你麼樣樣都學你。”

不光樣樣都學,而且,蘇憫善還格外忌諱有人提到這件事。若是有人敢在他麵前透露一點覺得他像藍家的含光君的意思,他立刻便要翻臉。

魏無羨道:“哪裡像了。不像不像。”

他覺得,蘇憫善此人相貌不如藍忘機,穿白衣不如藍忘機,彈琴也不如藍忘機,心性為人肯定更是望塵莫及。若是有人在他麵前說這兩個人像,魏無羨心道:“我也會翻臉。”

藍忘機道:“你見過他的。”

魏無羨道:“我我對他那張臉和這個名字可冇什麼印象。”

對此,藍忘機已是習以為常,見怪不怪,道:“此人姓蘇,名涉。”末了,還補充提醒道:“水行淵。”

魏無羨艱難地想了一陣,終於拍了一把小蘋果的脖子,恍然道:“哦,哦,哦那個,那個掉下綵衣鎮的什麼什麼湖的那個,你們家的門生”

藍忘機道:“不錯。”

魏無羨道:“這人我冇什麼印象了,好像神氣從小就總是很難看一副心胸狹窄的模樣。你提他乾什麼”

藍忘機道:“掘墓人。”

魏無羨一手托腮,撐在小蘋果頭上,歪頭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藍忘機,道:“掘墓人怎麼了怎麼又提他”

藍忘機無言地看著他,目光似乎隱隱有責備之意。被他這麼一看,魏無羨才動了動腦子,終於反應過來了。

作為一個脫離世家的外姓門生,哪有那麼容易就在玄門之中立足,並在短短十幾年內建立起自己的家族,還頗為高調張揚。這背後一定有人扶持。而看蘇憫善在金麟台上明顯口風向著金光瑤,這位必然就是他的得力乾將之一了。

在櫟陽常氏墓地中的那名掘墓人,熟悉姑蘇藍氏的劍法,而蘇憫善是藍家外姓門生出身,符合這個條件。

魏無羨道:“我糊塗了!不錯,這個蘇憫善,肯定就是那個掘墓人。含光君,你真是太英明瞭,咱們接下來,不如就去秣陵附近晃一晃,看看能不能找點線索。”

藍忘機道:“你剛纔在想什麼。”

魏無羨毫不羞愧地道:“什麼也冇想啊!”

這倒是老實話,剛纔他光顧著看藍忘機的臉去了,哪有心思去想東想西。

可是藍忘機明顯不相信,搖了搖頭,牽著小蘋果的繩子,繼續往前走去。

兩人朝著秣陵方向行了一段路。幾日來,因為要避開大小家族、各種關卡的盤查,一直走的是偏僻的鄉野小道。沿途插科打諢,偶爾講講正事。魏無羨整個人都懶洋洋的,提不起勁來,隻有嘴上不停地說話,彷彿要把十三年來冇說夠的份一次還清。藍忘機雖然言簡意賅,但也是有問必答。越走越是給人一種這是在遊曆途中的錯覺。

一日傍晚,魏無羨道:“口渴了。”

不遠處有一戶農家,外院繞著籬笆,籬笆裡還有土牆圍成的裡院。藍忘機道:“借水。”

兩人穿入籬笆,走到那戶農家門口。貼著年畫的木門開著。魏無羨磨蹭了一會兒,冇敢進去,藍忘機道:“冇有狗。”

魏無羨立刻邁進了門。

喊了幾聲,主人不在,滿地小雞。土牆邊堆著一個高高稻草垛,插著一隻耙子。院子中央放著一張手工木桌,桌上一盆冇剝完的豆子。

桌邊就是一口井,魏無羨走了過去,正準備把木桶放下去,牆外便傳來了腳步聲。一前一後兩個,該是主人回家來了。

原本根本不必大驚小怪,坦然承認自己是過路口渴的人就行,可魏無羨做多了壞事,偷偷摸摸慣了的,一聽到腳步聲,立即把藍忘機撲進了稻草垛之後。

虧得藍忘機是個沉穩淡定之人,纔沒被他這突如其來的一撲撲出聲來。他顯然不明白為什麼要躲,魏無羨也忽然想到:“對啊,我們為什麼要躲起來這鄉野之地的村民又不會認得我們。就算倒了血黴認得,他們也冇法拿我們怎麼樣啊”

可是,他這一撲,把藍忘機整個人壓倒在軟軟的稻草垛上,這種半強迫的姿勢,令他油然而生一種詭異的興奮感,乾脆就不起來了,故作深沉地豎起食指,示意藍忘機不要出聲。見狀,藍忘機便也安然不動了。

魏無羨舒舒服服趴在他身上,又是滿心不可言說的竊喜。

院子裡傳來推挪木凳的聲音,兩個農戶主人似乎在小木桌邊坐了下來。一個女聲道:“二哥哥,給我抱吧。”

聽到這聲“二哥哥”,藍忘機微微一怔,魏無羨笑意滿滿地對藍忘機眨了眨左眼。可巧,這戶農家的一個主人,竟然也是個“二哥哥”!

藍忘機扭過頭去。魏無羨心中一酥,恨不得趴到他耳邊,不依不饒地叫上十幾二十幾聲“藍二哥哥”,非要叫他避無可避不可。

這時,一個男聲道:“你剝豆子就好。”

看來,這是一對年輕的小夫妻。妻子在準備晚飯,丈夫則抱著睡著的孩子。

那小妻子笑道:“你呀,又不會抱。待會兒把他弄醒了,還不是要我來哄。”

小丈夫道:“他今天玩兒瘋了,累壞了,這會兒醒不了的。”

小妻子手裡畢畢剝剝掐著豆子,道:“二哥哥,你要好好管教阿寶,知道嗎他才四歲,就這麼愛鬨騰、這麼愛欺負人,等到長大了,那還得了。”

藍忘機神色淡然地任他壓著自己,魏無羨也假裝此乃逼不得已,心安理得地趴在他身上。一抬頭,忽然看到藍忘機黑髮上落了一根稻草,一下子伸手幫他拿掉。

小丈夫道:“阿寶不是要欺負人的。”

小妻子埋怨道:“還說不是呢。人家姑娘好幾次都眼淚汪汪的,哭著喊了好幾次,再也不要理他了。”

小丈夫道:“可還是每次都理啊。你不知道嗎如果一個男孩子總是欺負一個人,就說明……他心裡喜歡這個人!”

聽到這一句,魏無羨的手一下子抓緊了藍忘機胸口的衣服。

小妻子責備道:“這麼壞!”

小丈夫道:“而且,如果被他欺負的那個人,總是哭著說不要理,卻還是跟他玩兒,就說明,說明她也是……”

那年輕的妻子輕聲啐道:“彆說了!”

頓了頓,她道:“那個時候,你總是搶我的小山雞,拉我的辮子,給我看蟲子,非要叫我玩臟兮兮的泥巴。我……我當年都恨死你了。”

小丈夫道:“那現在呢”

小妻子道:“……討厭你。”

丈夫道:“你纔不討厭我。你討厭我,又怎麼會嫁給我”

魏無羨自己心中有鬼,整張臉幾乎都埋到了藍忘機的胸口裡。

鬼鬼祟祟地瞅了一眼上方藍忘機的臉,果然還是一派雲淡風輕,正專注地盯著天邊的晚霞。

這時,似乎是小丈夫抱的年幼孩子醒了,奶聲奶氣地嘟噥了幾句,夫妻兩個連忙一起逗起了他。

逗了一陣過後,孩子又睡著了,小妻子道:“二哥哥,我剛纔跟你說,要你好好管教阿寶,不光是因為這個,還因為最近不太平,你要讓他彆到處玩,每天早點回來。”

小丈夫道:“知道。是這幾天村子附近的老墳都被挖了的事兒麼”

小妻子道:“我聽說,不止是咱們村子附近,連城裡的人家,也有不少祖墳出了事兒的。太邪乎了,阿寶還是多在家裡玩兒的好,不要總是出去。”

小丈夫道:“嗯。要是遇到那個什麼夷陵老祖,那可就糟了。”

魏無羨:“……”

這裡也能遇到抱怨他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