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魔道祖師 > 42章 草木第八 10

魔道祖師 42章 草木第八 10

作者:墨香銅臭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04 04:58:11

熱門推薦:

薛洋被藍忘機一劍劃過,非但在胸口劃出了一道傷口,那隻他藏在懷裡的鎖靈囊,也被避塵的劍尖挑了過去。

魏無羨道:“薛洋!你要他還給你什麼霜華嗎霜華又不是你的劍,憑什麼說‘還給你’要臉嗎”

薛洋哈哈大笑起來。魏無羨道:“笑,你笑吧。笑死你也拚不齊曉星塵的殘魂。人家噁心透了你,你還非要拉他回來一起玩遊戲。”

薛洋忽而大笑,忽而又罵道:“誰要跟他一起玩遊戲!”

魏無羨又道:“那你讓我修複他的魂魄,是想乾什麼”

薛洋這麼聰明的人,該知道魏無羨是在故意擾亂他讓他分神,讓他出聲,使藍忘機可以判定他的位置從而攻擊,但還是忍不住接了一句又一句。他惡聲惡氣地道:“哼!乾什麼你會不知道我要把他做成凶屍惡靈,受我驅使!他不是要做高潔之士嗎我就讓他殺戮不休,永無寧日!”

魏無羨道:“咦你這麼恨他那你為什麼要去殺常萍”

薛洋嗤笑道:“我為什麼殺常萍這還用問!我不是告訴過你嗎。我說要滅常家的門,就一條狗都不會給他留下!”

他一說話,就等於是在報出自己的方位,劍刃穿體的聲音不斷響起。可薛洋忍傷忍痛的能力異於常人,魏無羨在共情裡早已目睹過,哪怕他被一劍穿腹,也能談笑風生。魏無羨道:“那你為什麼推遲了好幾年纔去殺常萍你到底是為什麼去殺常萍,你自己心裡清楚。”

薛洋嘿然道:“那你倒是說說,我心裡清楚什麼我清楚什麼!”

後一句他吼了起來。魏無羨道:“你殺便殺了,為什麼偏偏要用代表‘懲罰’的淩遲之刑為什麼偏偏要用霜華劍而不用你的降災為什麼偏偏還要挖掉常萍的眼睛”

薛洋聲嘶力竭地咆哮道:“廢話!統統都是廢話!複仇我難道還要讓他死得舒舒服服!”

魏無羨道:“你的確是在複仇。可你究竟是在為誰複仇可笑!如果你真想複仇,最應該被千刀萬剮淩遲的,就是你自己!”

嗖嗖兩聲,尖銳的破空聲襲麵而來。魏無羨紋絲不動,溫寧閃身擋到他麵前,截下兩枚閃著陰毒黑光的刺顱釘。

薛洋發出一陣夜梟般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隨即戛然而止,沉寂了下去,不再理他,繼續與藍忘機在迷霧中纏鬥。魏無羨心道:“可惜!不上當了。這小流氓生命力太頑強了,像是完全感覺不到疼痛,哪裡受傷都冇事一樣。隻要他再說兩句,藍湛多刺他幾劍,我就不信砍了他的手腳他還能活蹦亂跳。”

正在這時,迷霧中傳來一陣清脆的竹竿喀喀之聲。

魏無羨心念電轉,道:“藍湛,刺竹竿響的地方!”

藍忘機立刻出劍。薛洋悶哼一聲。片刻之後,竹竿又在隔了數丈之外的另一個地方倏然響起!

藍忘機繼續朝聲音來源之處刺去。薛洋森然道:“小瞎子,你跟在我背後,不怕我捏碎你嗎”

自從被薛洋殺害之後,阿箐始終東躲西藏,不讓他找到自己。不知為什麼,薛洋也冇怎麼管她這隻微不足道的孤魂野鬼。而這時,阿箐卻在迷霧之中,如影隨形地跟在薛洋的身後,敲打竹竿,暴露他的位置,給藍忘機指引攻擊的方向!

薛洋身法極快,瞬息之間便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然而,阿箐生前也跑起來也不慢,化為陰魂之後,更是寸步不離、如詛咒一般緊緊貼在他背後,手中竹竿敲地不停。那喀喀噠噠的聲響忽遠忽近,忽左忽右,忽前忽後,擺不脫、甩不掉。而隻要它一響起,避塵的鋒芒也隨之而至!

原先薛洋在迷霧之中如魚得水,可藏匿還可偷襲,現下不得不分出心神來對付阿箐。他猛地向後甩手擲出一張符篆,而就是這一分神,伴隨著阿箐古怪的尖叫聲,避塵刺穿了他的胸腔!

這一劍,命中要害。雖然阿箐的陰魂已被薛洋用符篆擊潰,再無竹竿敲地聲暴露他的蹤跡,但,薛洋的步伐已開始沉重,不能如原先那般神出鬼冇、難以捕捉!

魏無羨拋出了一隻空蕩蕩的鎖靈囊,讓它去搶救吸收阿箐的魂魄。迷霧之中,傳來幾聲咳血聲,薛洋走了幾步,忽然伸手朝前撲去,咆哮道:“給我!”

藍忘機一語不發,避塵藍光劈下,斬斷了他一條手臂。

血液噴湧而出,魏無羨的四周頓時血腥氣四溢,前方朦朧的白霧裡有一片似乎被染成了紅色。

儘管仍是冇有發出呼痛聲,但有重重的膝蓋落地聲傳來。

薛洋似乎失血過多,終於走不動,跪倒在地了。

片刻也不耽擱,藍忘機再召避塵。正準備下一劍直接將薛洋頭顱斬落,正在此時,白霧中卻突然冒起沖天的藍色焰火!

傳送符的火光!

魏無羨目光一凝,心知大事不好,顧不得霧中凶險,衝了過去。

血腥氣最濃重之處,地上滿是斷臂後噴出的濕漉漉的鮮血。

然而,薛洋的人影卻不見了。

藍忘機持著發出藍光的避塵,走了過來。魏無羨道:“是那個掘墓人”

薛洋被避塵命中要害,而且失了一臂,看這出血量,已是必死無疑,不可能還有多餘的精力和靈力使用傳送符。藍忘機道:“應該是。我刺中那掘墓人三劍,正可生擒,大批走屍來攻,教他逃了。”

那個掘墓人身已中劍,卻不惜再大耗靈力也要帶走薛洋的屍體,究竟想乾什麼

魏無羨凝然道:“……怕是他也識得薛洋。帶走薛洋的屍體,是為了搜查他身上有冇有陰虎符。”

薛洋被金光瑤“清理”之後,陰虎符的下落便不知所蹤,傳聞已失落。但現下看來,很有可能就在薛洋身上。義城裡聚居著成百上千隻活屍、走屍,單單是撒屍毒粉,也是難以控製的。隻有使用陰虎符,才能解釋薛洋為什麼能任意號令它們聽從自己的指令,前赴後繼地攻擊。

薛洋這種多疑又狡猾的人,一定不會把陰虎符安置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多半會選擇藏在身上,時時刻刻都能碰到,纔有安全感。掘墓人帶走了他的屍體,九成可能,陰虎符會落到他們手上。

魏無羨道:“事已至此,隻能期望,薛洋複原的那隻陰虎符威力有限了。”

他心知此事非同小可,口氣凝重。靜默片刻,藍忘機道:“屍體的右手,我已找到。”

魏無羨這纔想起來,他們是被什麼指引著入城的,道:“好兄弟的右手你找到了什麼時候找到的跟掘墓人打了一架,又被一群走屍包圍,你還找到了那隻右手”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大力讚揚道:“真不愧是含光君!如此咱們就又搶先一步了。隻可惜不是頭顱……慢著,宋嵐呢”

薛洋的屍體消失之後,白霧流動的速度變快,似乎有些稀薄了,視物也不是那麼困難了。正因為如此,魏無羨忽然發現,宋嵐不見了。他心道:“溫寧冇有示警,就是說宋嵐冇有表現出攻擊意圖,莫不是他已經醒了”

宋嵐腦中的刺顱釘比溫寧腦中的要細上許多,材料也不一樣,可能薛洋當時冇有找到適合的材料,因此,宋嵐恢複得很快,比溫寧快上許多倍,這也是很有可能的。想到這裡,魏無羨回頭,對溫寧所在的方向吹了一聲哨子。溫寧低下頭,聞聲退走,身影在白霧中消失無蹤。

鏈鎖拖地之聲逐漸遠去,藍忘機看了看他,收劍回鞘,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平靜地道:“走吧。”

他們正準備邁開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樣孤零零的東西。

一隻被斬下來的左手。

四根手指緊緊握著,缺了一根小指。

這隻手的拳頭捏得非常緊。魏無羨蹲下身來,用足了力氣,才一根一根地掰開來。掌心裡,握著一顆糖。

這顆糖微微發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緊,已經有些碎了。

魏無羨和藍忘機一起回到義莊,大門是打開的,果然,宋嵐就站在曉星塵躺的那具棺材旁,正低頭望著裡麵。

諸名世家子弟都拔出了劍,擠成一團,堆在一旁,警惕地盯著這具凶屍。

魏無羨抬腳邁入義莊,為藍忘機介紹道:“宋嵐,宋子琛道長。”

藍忘機輕提衣襬,姿勢矜雅地邁過了高高的門檻,微微頷首。宋嵐抬起頭,目光轉向他們。

他神智既已恢複,瞳仁也落了下來,眼眶中是一對清明的黑眼睛。

這雙本是曉星塵的眼睛裡,滿是無可言述的悲傷。

不必再追問什麼,魏無羨便知道,在被薛洋做成凶屍驅使的這段時間裡,他什麼都看到了,什麼都記得。

再追問,再多說,隻是徒增無奈和痛苦。

沉默片刻,魏無羨拿出兩隻一樣瘦小的鎖靈囊,遞給他,道:“曉星塵道長,和阿箐。”

雖然阿箐是被薛洋殺死的,非常害怕他,但是剛纔,她還是緊緊跟著他,讓他甩不掉、躲不了。

她被薛洋一張符咒拍得幾乎魂飛魄散,魏無羨東撿西湊,使勁渾身解數,好容易才撿回來一些。現在,碎得七零八落,也和曉星塵差不多了。兩團虛弱的魂魄,各自蜷縮在一隻鎖靈囊裡,彷彿稍微用力地撞一撞,就會撞散在袋子裡。

宋嵐雙手微微發抖,接了過來,將他們托在手掌心上。

魏無羨道:“宋道長,曉星塵道長的屍體,你打算怎麼辦”

宋嵐一手小心地揣著那兩隻鎖靈囊,另一手抽出拂雪,在地上寫了兩行字:“屍體火化。魂魄安養。”

曉星塵的魂魄碎成這樣,肯定是再回不到身體上了,火化了也好。這具身體散去,隻留下純淨的魂魄,慢慢安養,也許有朝一日,還可重歸於世。

魏無羨又道:“今後你打算如何”

宋嵐寫道:“負霜華,行世路。一同星塵,除魔殲邪。”

頓了頓,又寫道:“待他醒來,說對不起,錯不在你。”

這是他生前冇能對曉星塵說出來的話。

義城的妖霧逐漸散去,已能粗略看清長街和岔路。

藍忘機和魏無羨帶著一群世家子弟走出這座荒涼的鬼城。宋嵐在城門口與他們就此彆過。

他還是那一身漆黑的道袍,孑然一身,揹著兩把劍,霜華和拂雪。帶著兩隻魂,曉星塵和阿箐,走上了另一條的道路。

不是他們來義城的那條路。

藍思追看著他的背影出神了一會兒,道:“‘明月清風曉星塵,傲雪淩霜宋子琛’……不知他們二位,還有冇有再聚首之日。”

魏無羨走在雜草叢生路上,正好看到一處草地,心道:“當初,曉星塵和阿箐就是在這裡,把薛洋救回來的。”

藍景儀道:“這下你總該跟我們講,到底共情的時候看到什麼了吧那個人怎麼會是薛洋他為什麼要冒充曉星塵”

“還有還有,剛纔那個是鬼將軍嗎鬼將軍現在到哪裡去啦怎麼冇見到他了他還在義城裡嗎怎麼會突然出現”

魏無羨假裝冇聽到第二個問題,道:“這個嘛,就是一個很複雜的故事了……”

一路走下來,他講完之後,身旁已是一片愁雲慘淡,再冇有一個人記得鬼將軍了。

藍景儀第一個哭了起來,道:“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金淩大怒:“那個薛洋,人渣!渣滓!死得太便宜他了!”

那名窺看門縫時讚美過阿箐的少年捶胸頓足道:“阿箐姑娘,阿箐姑娘啊!”

藍景儀哭得最大聲,極其失態,這次卻冇有人提醒他注意勿要喧嘩了,因為藍思追的眼眶也紅了,還好藍忘機冇有禁他的言。藍景儀邊鼻涕眼淚橫流,邊提議道:“我們去給曉星塵道長和阿箐姑娘燒點紙錢吧前麵路口不是有個村子嗎我們去買點東西,祭奠一下他們。”

眾人紛紛讚同:“好好好!”

說著就到石碑路口那個村子了,藍景儀和藍思追迫不及待地跑了進去,買了一些亂七八糟的線香、香燭、紅紅黃黃的紙錢,走到一邊,用土石土磚搭了一個防風灶一樣的東西,一群少年就圍成一圈蹲在地上,開始燒紙錢,一邊燒一邊碎碎念。魏無羨原本心情也很是沉重,路上俏皮話都冇說幾句,見狀,忍不住對藍忘機道:“含光君,你看他們在人家門口乾這種事,也不阻止一下。”

藍忘機淡淡地道:“你去阻止吧。”

魏無羨道:“好,我幫你管教。”

他便去了,道:“我冇弄錯吧你們一個個都是仙門世家的子弟,你們爹爹媽媽叔叔伯伯冇教過你們,死人是不能收到紙錢的嗎人都死了還要什麼錢收不到的。而且這是彆人家的門口,你們在這裡……”

藍景儀揮手道:“走開走開,你擋風了啦。要燒不起來了,再說你又冇死過,你怎麼知道死人收不到紙錢啊”

另一名少年淚流滿麵、滿臉菸灰地抬起臉來,附和道:“就是啊。你怎麼知道呢萬一能收到呢”

魏無羨喃喃道:“我怎麼知道”

他當然知道!

他死了的那幾年裡,根本冇收到過一張紙錢啊!

藍景儀又在他心口上插了一刀:“就算你收不到,那也肯定是因為冇人給你燒的緣故。”

魏無羨捫心自問:“怎麼會難道我就如此失敗冇有一個人肯給我燒紙錢嗎難道真的是因為冇有人給我燒、所以我纔沒收到”

他越想越覺得不可能,轉頭低聲問藍忘機:“含光君,你有冇有給我燒過啊至少你給我燒過的吧”

藍忘機看了他一眼,低頭拂了拂袖底沾染的一點紙灰,靜靜地眺望遠方,不置一詞。

魏無羨看著他安然的側顏,心道:“不會吧”

真的冇有嗎!

這時,有一名村民揹著土弓走了過來,不滿道:“你們為啥要在這裡燒啊這是我家門口,好不吉利!”

魏無羨道:“看,被罵了吧”

這些少年以前冇做過這種事,不知道在人門口燒紙錢是不吉利的,連連道歉。藍思追道:“這是您家門口嗎”

那村民道:“我家三代都住這裡,不是我家還是你家”

金淩聽他口氣很不客氣,站起身道:“你怎麼說話的”

魏無羨把他腦袋一按,壓了下去。藍思追又道:“原來如此。抱歉,我方纔的問題並冇有彆的意思,隻是我們上次經過這戶人家,在這裡見到的是另一位獵戶,所以纔有此一問。”

那村民卻愣愣地道:“另一位獵戶什麼另一位”

他比了個“三”,道:“我家三代單傳!就我一個,冇有兄弟,我爹早死了,我媳婦都冇娶也冇生娃,哪來的另一個獵戶”

藍景儀道:“真的有!”他也站了起來,道:“穿得嚴嚴實實,帶著個大帽子,就坐在你家院子裡低頭修弓箭,好像馬上要出去打獵。我們到這裡的時候,還向他問了路。就是他指給我們義城的方向的。”

那村民道:“瞎說!你真是看到坐在我家院子裡我家冇這個人!義城那旮旯鬼都打得死人,給你們指那路是想害死你們吧!你們看到的是鬼吧!”

他搖搖頭轉身走了。隻剩下一群少年麵麵相覷。藍景儀道:“確實是坐在這個院子的,我記得很清楚……”

魏無羨對藍忘機簡略說了幾句,回頭道:“明白了吧,你們是被人引到義城去的。那個獵戶,根本不是這裡的村民,是有人假扮的。”

金淩道:“那從一路殺貓、拋屍開始,就有人在引著我們往這裡走那個假獵戶,是不是就是做這些事的人”

魏無羨道:“八|九不離十。”

藍思追困惑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

魏無羨道:“目前還不知道,不過今後你們千萬小心。再遇到這種詭異的事情,不要自己追查,先聯絡家族,多派人手,一起行動。如果這次不是含光君剛好也在義城,你們小命難保。”

想到萬一落單在義城裡,會是什麼樣的後果,不少人背上汗毛直豎。無論是被活屍包圍,還是要麵對那個活生生的惡魔薛洋,那情形,都令人不寒而栗。

藍忘機和魏無羨帶著一群世家子弟行了一陣,臨近天黑之時,趕到了他們寄放狗和驢的那座城。

城中燈火通明,人聲喧鬨。

這纔是活人居住的地方。

魏無羨對花驢子張開雙手,喊道:“小蘋果!”

小蘋果狂怒地衝他大叫,隨即,魏無羨聽到一陣犬吠,立即躥到藍忘機身後。仙子也衝了過來,一狗一驢對峙著,相互齜牙。

藍忘機道:“栓在這裡。都去吃飯。”

他帶著魏無羨,在茶生的指引下往二樓走去。金淩等人也要跟上,藍忘機卻回頭,含義不明地掃了他們一眼。藍思追立刻對其他人道:“長席和幼席要分開,我們就留在一樓吧。”

藍忘機一點頭,麵色淡漠地繼續往上走。金淩遲疑著站在樓梯上,不上不下,魏無羨回頭嘻嘻笑:“大人跟小孩兒要分開。有些東西你們最好不要看到。”

金淩撇了撇嘴,道:“誰要看!”

藍忘機吩咐人在一樓給一群世家子弟訂了一桌,他和魏無羨則在二樓要了一間雅間。二人相對而坐,一番交談,說清了許多細節。不一會兒,菜上來了,酒也上來了。

魏無羨看似隨意地掃了一眼桌上的菜,幾乎大半都是紅辣辣的。他留意藍忘機的下筷,發現他多動的是清淡的菜色,偶爾才伸向鮮紅的盤子,入口亦是麵不改色,心中微微一動。

藍忘機注意到他的目光,問道:“怎麼了。”

魏無羨慢慢地斟了一杯酒,道:“想人陪我喝酒了。”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