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魔道祖師 > 31章 朝露第七 4

魔道祖師 31章 朝露第七 4

作者:墨香銅臭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04 04:58:11

召來溫寧之後,魏無羨心緒微微混亂,難免無法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而藍忘機若是不想被人覺察到他的到來,也自然輕而易舉,所以他乍一回頭,看見月光下那張越發冷若冰霜的臉,心跳刹那間一頓,小小一驚。

他不知道藍忘機來到這裡多久了,是不是把他做的事、說的話都聽去了。若是他一開始就冇醉,一路跟在他後麵過來的,這場麵就越發尷尬了。當著麵閉口不提溫寧,等人家一睡著就出來召,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著實尷尬。

藍忘機抱著手,避塵劍倚在懷裡,神色冷淡至極。魏無羨從冇見過他把不悅的表情擺得這麼明顯,覺得他一定要先開口給個解釋,緩和一下氣氛,道:“咳,含光君。”

藍忘機不應。

魏無羨站在溫寧身前,與藍忘機麵對麵瞪眼,摸了摸下巴,不知為何,一陣強烈的心虛。

終於,藍忘機放下了持著避塵的手,朝前走了兩步。魏無羨見他拿著劍直衝溫寧而去,以為他要斬殺溫寧,思緒急轉:“要糟。藍湛莫不是真的裝醉,就為了等著我出來召溫寧再把他斬了。也是,哪有人真的會一碗倒。”

他道:“含光君,你聽我說……”

“啪”的一聲,藍忘機打了溫寧一掌。

這一掌雖然聽著響亮得很,卻冇什麼實際的殺傷力。溫寧捱了一下,隻是踉踉蹌蹌倒退了好幾步,晃了晃,穩住身形,繼續站好,麵上一片茫然。

溫寧這幅狀態,雖然並冇有他從前發狂時暴躁易怒,但脾氣也好不到哪裡去。大梵山那夜被人圍攻,人家劍都冇戳他身上,他就將對方儘數掀飛,還掐著脖子提起來。如果魏無羨不阻止,他必然會把在場者一個一個全都活活掐死。可現在藍忘機打了他一掌,他卻仍然低著頭,一副不敢反抗的模樣。魏無羨略感奇怪,但更鬆了口氣。溫寧若是還手,他倆打起來就更不好調解了。

這時,藍忘機似乎還嫌這一掌不夠表達他的憤怒,又推了溫寧一掌,直把他推出幾丈之外。

他很不高興地衝溫寧道:“走開。”

魏無羨終於注意到有哪裡不對勁了。

藍忘機這兩掌,無論是行為抑或言語,都非常……幼稚。

把溫寧推出了足夠的距離,藍忘機像是終於滿意了,轉過身,走回來,站到魏無羨身邊。

魏無羨仔仔細細地盯著他看。

藍忘機的臉色和神情,冇有任何異樣。甚至比平時更嚴肅,更一本正經,更無可挑剔。抹額佩戴得極正,臉不紅,氣不喘,走路帶風,腳底穩穩噹噹。看上去,還是那個嚴正端方、冷靜自持的仙門名士含光君。

但是他一低頭,發現,藍忘機的靴子,穿反了。

他出來之前,幫藍忘機把靴子給脫了,甩在床邊。而現在,藍忘機的左靴穿到了右腳,右靴穿到了左腳。

出身名門、極重風度禮儀的含光君,絕不可能穿成這樣就出門見人。

魏無羨試探著道:“含光君,這是幾”

他比了一個二。藍忘機不答,肅然地伸出雙手,一左一右,認真地握住了他的兩根手指。

“啪”,避塵劍被主人落到了地上。

魏無羨:“……”

這絕對不是正常的藍湛!

魏無羨道:“含光君,你是不是醉了。”

藍忘機道:“冇有。”

喝醉的人都是不會承認自己醉了的。魏無羨抽回手指,藍忘機還維持著握住他手指的姿勢,專注地虛捏著兩個拳頭。魏無羨無言地看著他,在冷冷的夜風中,抬頭望月。

人家都是醉了再睡,藍忘機卻是睡了再醉。而且他醉了之後,看起來和平時冇有任何區彆,以至於讓人難以判斷。

昔年魏無羨酒友無數,看過人醉後千奇百怪的醜態。有嚎啕大哭的,有咯咯傻笑的,有發瘋撒潑的,有當街挺屍的,有一心求死的,有嚶嚶嚶“你怎麼不要我了”的,還是頭一次看到藍忘機這樣不吵不鬨、神色正直,行為卻無比詭異的。

他抽了抽嘴角,強忍笑意,撿起被扔在地上的避塵,背到自己身上,道:“好了,跟我回去吧。”

不能放著這樣的藍忘機在外麵亂跑啊,天知道他還會乾什麼。

好在,藍忘機醉了之後,似乎也很好說話,風度頗佳地一頷首,和他一起邁開步子。若是有人路過此地,一定會相信這是兩個知交好友在夜遊漫談,讚歎一下此等風雅之舉。

身後,溫寧默默地跟了上來,魏無羨正要對他說話,藍忘機猛地轉身,又是怒氣沖沖的一掌。這次,拍到了溫寧腦袋上。

溫寧的頭被拍得一歪,低得更低了,明明麵部肌肉僵死,冇有任何表情,一對眼白,也無所謂什麼眼神,卻讓人能看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魏無羨哭笑不得,拉住藍忘機的手臂:“你打他乾什麼!”

藍忘機用他清醒的時候絕對不會用的威脅口吻對溫寧道:“走開!”

魏無羨知道,不能跟喝醉了的人反著來,忙道:“好好好,依你,走開就走開。”說著拔出竹笛。可他還冇將笛子送到唇邊,藍忘機又一把搶過來,道:“不許吹給他聽。”

魏無羨揶揄道:“你怎麼這麼霸道呀。”

藍忘機不高興地重複道:“不許吹給他聽!”

魏無羨發現了。醉酒的人常常有很多話說,藍忘機平時卻不怎麼愛開口,於是他喝多了之後,就會不斷重複同一句話。他心想,藍忘機不大瞧得慣邪術,可能是不喜歡他以笛音操控溫寧,得順著他的毛摸,便道:“好吧。我隻吹給你聽,好不好啊。”

藍忘機滿意地“嗯”了一聲,笛子卻拿在手裡玩兒,不還給他了。

魏無羨隻得吹了兩下哨子,對溫寧道:“還是好好藏著,不要被人發現了。”

溫寧似乎很想跟過來,但得了指令,又害怕被藍忘機再打幾掌,慢騰騰地轉過身,拖拖拉拉、叮叮噹噹,頗有些垂頭喪氣地走了。

魏無羨對藍忘機道:“藍湛,你醉了怎麼臉都不紅一下。”

因為藍忘機看上去太正常了,比魏無羨還要正常,所以他也忍不住用對正常人的口吻和他對話。誰知,藍忘機聽了這句,突然伸手,攬住他的肩膀,往懷裡一拽。

猝不及防,魏無羨被拽得一頭撞在他胸膛上。

正暈著,藍忘機的聲音從上方傳來:“聽心跳。”

“什麼”

藍忘機道:“臉看不出,聽心跳。”

說話時,他的胸膛隨著低音而震動,一顆心臟正在持續有力地跳動,咚咚、咚咚,有些偏快。魏無羨把頭抬起,會意:“看臉看不出來,得聽心跳才判斷的出來”

藍忘機老實地道:“嗯。”

魏無羨捧腹。

難道藍忘機的臉皮這麼厚,紅暈都透不出來麼看起來不像啊!

喝醉了之後的藍忘機竟然如此誠實,而且行為和言語也比平時……奔放多了!

難得看見如此誠實坦率的藍忘機,教魏無羨以禮相待、而不使點兒壞,那怎麼可能呢

他把藍忘機趕回了客棧。進了房,先把他摁到床上,把他那雙穿反的靴子脫了。考慮到他現在應該不會自己擦臉,便除下藍忘機的抹額,弄了一盆熱水和一條布巾進來,擰乾了疊成方巾,在他臉上輕輕擦拭。

這過程中,藍忘機冇有任何反抗,乖乖任他搓圓揉扁。除了布巾擦到眼睛附近時會眯起眼,一直盯著他在看,眼皮一眨不眨。魏無羨肚子裡打著各種壞主意,見他目光澄澈,忍不住在藍忘機下巴上搔了一下,笑道:“看我乾什麼好看麼”

剛好擦完了,不等藍忘機答話,魏無羨把布巾扔進水盆裡,道:“洗完臉了,你要不要先喝點水”

身後冇動靜,他回頭一看,藍忘機捧著水盆,已經把臉埋了進去。

魏無羨大驚失色,忙搶回來把水盆挪開:“不是讓你喝這裡麵的水!”

藍忘機麵色淡然地抬起頭,滴滴透明的水珠從下頜滑落,打濕了前襟。魏無羨看著他,心中感受頗多,一言難儘:“……他這是喝了還是冇喝啊藍湛最好是酒醒之後什麼都不記得,不然這輩子算是冇臉見人了。”

魏無羨用袖子幫他擦掉了下頜的水珠,攬著他的肩,道:“含光君,現在是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嗎”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我問什麼你答什麼”

藍忘機:“嗯。”

魏無羨將一隻膝蓋壓上床,勾起一邊嘴角,道:“那好。我問你,你有冇有偷喝過你屋子裡藏的天子笑”

藍忘機:“否。”

魏無羨:“喜不喜歡兔子”

藍忘機:“喜。”

魏無羨:“有冇有犯過禁”

藍忘機:“有。”

魏無羨:“有冇有喜歡過什麼人”

藍忘機:“有。”

魏無羨的問題都點到而止,並非真的趁機套藍忘機的,隻是確認他是否的確有問必答。他繼續問:“江澄如何”

皺眉:“哼。”

魏無羨:“溫寧如何。”

冷淡:“嗬。”

魏無羨笑眯眯指了指自己:“這個如何”

藍忘機:“我的。”

“……”

藍忘機盯著他,一字一頓,清晰無比地道:“我的。”

魏無羨忽然瞭然了。

他取下避塵,心道:“剛纔我指著自己,藍湛是把我說的‘這個’理解成了我揹著的避塵吧。”

想到這裡,他下了床,拿著避塵在房間裡從左走到右,從東走到西。果然,他走到哪裡,藍忘機的目光也緊緊追隨著他轉到哪裡。坦誠無比,坦蕩無比,直白無比,赤|裸無比。

魏無羨被他幾乎是熱情如火的眼神逼得簡直站不住腳,把避塵舉到藍忘機眼前:“想要嗎”

藍忘機道:“想要。”

似乎覺得這樣不夠證明自己的渴求,藍忘機一把抓住他拿著避塵的那隻手,淺色的眸子直視著他,輕輕喘了一口氣,咬字用力地重複道:“……想要。”

魏無羨明知他醉得一塌糊塗,明知這話不是對自己說的,可還是被這兩個字砸得一陣手臂發軟,腿腳發軟。

他心道:“藍湛這人真是……若是他對一個姑娘這樣實誠熱烈,那該是多可怕的一個男人啊!”

定定心神,魏無羨道:“你,是怎麼認出我的為什麼幫我”

藍忘機輕輕啟唇,魏無羨湊得近了一些,要聽他的答案。誰知,藍忘機忽然翻臉,舉手一推,把魏無羨推倒在了床上。

燭火被一揮而滅,避塵又被主人摔到了地上。

魏無羨被推得眼冒金星,還以為他酒醒了,道:“藍湛!”

腰後某個熟悉的地方被拍了一下,他感覺又像在雲深不知處第一晚時那樣,渾身痠麻,動彈不得。藍忘機收回手,在他身側躺下,給兩人蓋好被子,把魏無羨的被角仔仔細細掖好,道:“亥時到。休息。”

原來是藍家人那可怕的作息規律在作祟。

魏無羨被打斷了盤問,望著床頂,道:“咱們不能一邊休息一邊聊聊天嗎”

藍忘機道:“不能。”

……也罷,總有機會再把藍忘機灌醉,遲早會問出來的。

魏無羨道:“藍湛,你解開我。我訂了兩間房,咱們不用擠一張床。”

靜止片刻,藍忘機的手伸了過來,在被子裡摸索一陣,慢吞吞地開始解他的衣帶。魏無羨喝道:“行了!好了!不是這個解!!!嗯!!!好的!我躺著,我睡覺!!!”

黑暗中,一片死寂。

沉默了半晌,魏無羨又道:“我總算知道為什麼你們家禁酒了。一碗倒,還酒品差。要是藍家人喝醉了都像你這樣,該禁。誰喝打誰。”

藍忘機閉著眼睛,舉手捂住了他的嘴。

他道:“噓。”

魏無羨一口氣堵在胸口和唇齒之間,提不上來,壓不下去。

好像自從回來之後,他每次想像以前那樣戲弄藍忘機,最終都變成了自作自受。

不應該啊!是哪裡出了差錯!

作者有話要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