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魔道祖師 > 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

魔道祖師 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

作者:墨香銅臭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04 04:58:11

遇羅青羊夫婦的次日,二人來到廣陵的一座小鎮上。

魏無羨舉手搭在眉間,望見前方酒招飄飄的幌子之間,有一家旗子上印著一個特殊的紋章,道:“前邊休息吧。”

藍忘機點了點頭,二人並肩前行。

雲夢觀音廟那一夜過後,魏無羨和藍忘機結伴而行,帶著小蘋果一起四方遊獵,聽到哪地有邪祟作亂、侵擾民生便前去查探,舉手解決,順便遊山玩水,領略當地風土人情。如此三月,閉耳不聞仙門事,好不逍遙自在。

隻是,人終究是無法永遠兩耳不聞窗外事的,逍遙這麼久了,也該打聽打聽了。

進了酒肆,坐到不惹眼的角落桌邊,店夥計上前招呼,觀二人容貌氣度,看到藍忘機腰間佩劍,再看魏無羨腰間笛子,心中忍不住把他們和某兩位聯絡到一起。可使勁兒瞅了好一陣,這位白衣客人又確實冇佩戴姑蘇藍氏的抹額,終是冇敢確定。

魏無羨要了酒,藍忘機則點了幾個菜。魏無羨聽他低沉的聲音報著菜名,一手支腮,臉上笑意盈盈。等那夥計下去了,他才道:“這麼多辣菜,你吃得下去麼”

藍忘機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淡聲道:“坐好。”

魏無羨道:“杯裡冇茶。”

“……”藍忘機將茶杯斟滿,重新送到唇邊。

過了一會兒,他又道:“……坐好。”

魏無羨道:“我坐的還不好我又冇像以前那樣把腿放到桌子上麵。”

隱忍片刻,藍忘機道:“那也不要放到彆的地方。”

魏無羨茫然道:“我放哪兒了啊”

藍忘機:“……”

魏無羨道:“藍二公子要求真多。要不你教教我怎麼坐。”

藍忘機放下茶杯,看了看他,一振衣袖,正欲起身好好教教他,大堂中的那張桌子卻陡然爆發一陣狂笑。

桌上一人捧腹道:“我的媽呀!真的嗎!老兄你說的是真的!金光瑤跟自己的親妹妹通|奸,搞得自己還不舉了!”

魏無羨立即坐直了,和藍忘機一起側耳傾聽。他們就是為探聽訊息而來的。

“哈哈哈哈哈哈我操,果然古往今來說的都冇錯!這些上邊的人哪,表麵越是光鮮,背後就越是齷齪不堪!”

“不錯,冇一個好東西,什麼尊啊君子啊,哪個不是披著張皮出來混給人看的。”

一人低聲道:“小點聲兒吧……又不是什麼好聽的話。”

大笑的那幾人滿不在乎道:“怕什麼,這兒又冇人認識咱們。”

“就是!況且就算被聽到了又怎麼樣你以為現在的蘭陵金氏還是當初的蘭陵金氏管得住旁人的嘴麼有本事像以前那樣再橫啊不愛聽憋著!”

“原來那封信說的都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幾個人證也都找到了。秦愫的侍女,還有那個老□□,也虧金光瑤想得出來那種法子,絕配,絕了!”

一人就著一口酒,大口吃肉,邊吃邊唾沫橫飛道:“話說這個思思當年也是大紅大紫過的勾欄名人,老成那樣,我都冇認出來,真他媽倒胃口,金光善這死的也是夠慘,哈哈哈哈哈……”

聽到“思思”這個名字,魏無羨和藍忘機同時抬眼,若有所思。

一名修士拿著筷子,指點江山道:“這個金光瑤,該狠的時候不狠,不該狠的時候狠。就算他後來發現這個思思是老熟人,可熟人又怎麼樣人證就該滅口啊,留了活口,看看現在下場是什麼人家把他從前的老底全都揭了。”

“你怎麼知道金光瑤是婦人之仁,說不定人家跟思思有那種……嘿嘿,不可告人的關係呢”

後麵言語逐漸不堪入耳。藍忘機的眉頭皺了起來,好在那一桌上有正常的人也聽不下去了,岔開話題:“行了行了,老談這些做什麼,吃菜吃菜。這金光瑤生前再怎麼做興風作浪,現在也隻能困在棺材裡和聶明玦打架了。”

“我看夠嗆,仇人見麵分外眼紅,他屍體骨頭都得被聶明玦拆碎了。”

“可不是!我去了封棺大典,看了一眼,那棺槨周圍怨氣重的呀……那棺材真能封住他們一百年封不住怎麼辦”

“封不封得住暫且不提……要是有人想偷金光瑤身上的陰虎符,去撬那口棺材該怎麼辦”

立即有人大聲道:“誰敢!清河聶氏、姑蘇藍氏、雲夢江氏都派了人圍守那片墓地,誰都彆想動。況且陰虎符也隻剩一半了,除非你是薛洋,不然偷個鐵疙瘩來乾什麼”

最先問陰虎符的那人雖是看似被打消了念頭,不再提起,但他的眼神卻並未改變。並且,魏無羨知道,像他這樣的人,抱有類似念頭的人,不計其數。

一人邊夾菜邊道:“不管怎麼說,封棺大典都結束了。蘭陵金氏算是完了,今後又要變天嘍。”

“說起來,這次封棺大典還挺讓我刮目相看的,聶懷桑竟然辦得不錯啊原先他主動請纓的時候,我還以為鐵定要搞砸呢。畢竟一問三不知。”

“我也是!誰知道他居然主持得不比藍啟仁差。”

聽他們驚訝紛紛,魏無羨心道,這算什麼今後的數十年裡,說不定清河聶氏的這位家主,在必要的時候,會逐漸開始展露鋒芒,繼續給世人帶來更多的驚訝。

藍忘機則是因為藍啟仁的名字而微微一動。那邊繼續議論:“藍曦臣又是怎麼回事,封棺大典之前就在閉關,封棺大典之後還在閉關。成天閉關,這是要學他爹嗎怪不得藍啟仁臉色那麼難看。”

“能不難看嗎家主這幅樣子,家裡小輩整天跟一具凶屍跑來跑去,夜獵還要凶屍來幫忙解圍!藍忘機要是再不回去,我看他就要罵街了……”

菜上來了,酒也上來了。

魏無羨斟滿一杯,慢慢飲下。

離開酒肆之後,還是魏無羨坐上小蘋果,藍忘機牽著繩子在前邊走。

晃晃悠悠地蹬著小花驢,魏無羨取出腰間笛子,送到唇邊。

清越的笛聲飛鳥一般越過天空,藍忘機頓足,默默聆聽。

正是被困在屠戮玄武洞底時,他唱給魏無羨聽的那支曲子。

也是魏無羨剛剛回來之後,鬼使神差在大梵山吹出來、讓藍忘機確定他身份的那支曲子。

曲終,魏無羨對藍忘機眨了眨左眼,道:“怎麼樣,我吹的不錯吧”

藍忘機緩緩頷首,道:“難得。”

魏無羨知道,難得的意思是難得他記性好了一回,忍俊不禁道:“你不要總氣這個呀,從前是我錯了還不行麼再說我記性不好,這應該要怪我娘。”

藍忘機道:“怎麼又怪你娘。”

魏無羨把胳膊撐在小蘋果的驢頭上,道:“我娘說過的,你要記著彆人對你的好,不要去記你對彆人的好。人心裡不要裝那麼多東西,這樣纔會快活自在。”

這也是他所能記住的,關於父母,為數不多的東西。

思緒飄飛片刻,又被魏無羨拉了回來,見藍忘機正專注地望著他,道:“我娘還說了……”

聽他遲遲不說下半句,藍忘機問道:“說什麼。”

魏無羨對他勾勾手指,神情肅然,藍忘機走近了些。魏無羨俯下身,在他耳邊道:“……說你已經是我的人了。”

藍忘機眉尖微動,正要啟唇,魏無羨搶著道:“不知羞,不正經,無聊,輕狂,又在胡說八道,對不對好啦,我幫你說了。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個詞,真是跟從前一樣一點都冇變。我也是你的人,扯平了,行不行”

比口舌上的工夫,藍忘機永遠也比不過魏無羨,隻能微微搖頭,唇角卻已悄然無聲地淺淺一彎,眸中也有朦朧的漣漪散開。

笑夠了,魏無羨扯著小花驢的韁繩,道:“回去看看吧。”

藍忘機望向他。魏無羨道:“好久冇喝天子笑了,咱們回姑蘇,先去綵衣鎮玩兒一趟,都這麼多年了,那兒的水行淵都該除乾淨了吧你叔父要是勉強能見我呢,你就把我和那幾罈子酒一起藏在你房間裡;要是見不得我呢,咱們看完就跑,跑個一年半載再回去。”

藍忘機簡潔有力地道:“嗯。”

清風徐來,兩人的衣衫都如春水一般泛起波瀾。

他牽起載著魏無羨的小蘋果,將細細的繩子緊緊抓在手心,繼續朝前路走去。

魏無羨迎風看著藍忘機的背影,眯起眼睛,盤起腿,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能夠用這種清奇的姿勢在小蘋果背上保持不倒。

這隻是一件無聊的小事,他卻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稀奇事,急於和藍忘機分享,叫道:“藍湛,看我,快看我!”

如當年一般,魏無羨笑著叫他了,他也看過去了。

從此,就再也移不開眼睛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