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魔道祖師 > 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

魔道祖師 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

作者:墨香銅臭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04 04:58:11

藍曦臣將裂冰微微挪開,道:“魏公子!”

他本意是提醒魏無羨,他現在這具身體原本是屬於莫玄羽的,而莫玄羽,和金光瑤也是有血緣關係的。並且這血緣關係比他和金淩的還要近。若聶明玦因此將怨氣撒在他身上,隻會更難以對付。

可他還冇接下一句,藍忘機的目光便移了過來,看起來淡然又鎮定地搖了搖頭。

藍曦臣立即明白,這是在示意他:不必擔憂。

藍忘機相信,魏無羨冇問題。

魏無羨嘴上吹著溜溜的哨子,腳下踩著隨便的步子。哨音輕鬆而愜意,然而,在電閃雷鳴、風雨交加、屍橫遍地的觀音廟中,這聲音縱使清越,卻格外詭譎。倒在角落裡江澄和金淩身上的溫寧聽了,似乎有一股異常強烈的衝動在驅使他站起來,不知是忍住了還是暫時冇恢複行動能力,掙紮兩下,又歪倒了。江澄和金淩同時下意識伸手接他,可接住了之後,又同時露出一副神似的想立即把他扔下的糾結表情。

魏無羨一邊笑吟吟地吹著堪稱詼諧的調子,一邊負著手,不快不慢地退後。

聶明玦站在原地,魏無羨退第一步的時候,他反應冷漠;第三步的時候,依舊無動於衷;而退到第七步,他似乎再也按捺不住那股衝動了,朝著魏無羨後退的方向邁了一步。

魏無羨驅使著他前進的方向,正是觀音廟殿後的那具甚為華麗的空棺。

隻要讓他先進去,魏無羨就有辦法封住他。

那些白色的毒煙早已消弭殆儘,稀薄得不成威脅。鐵青著一張臉的聶明玦被引到空棺之前,本能地對這樣東西很是抗拒。魏無羨繞著棺材走了一圈。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盯著這邊,尤其是藍忘機。魏無羨一邊悠悠吹著哨子,一邊悠悠地把目光送了過去。視線一經撞上,他便表情輕佻地對藍忘機眨了一下左眼。

好像被一根糖絲小針刺了一下,藍忘機指底的琴音泛起一縷微不可查的波瀾,瞬息平靜。魏無羨有點得意地回過頭,在聶明玦麵前,拍了拍棺材口。

終於,聶明玦慢吞吞地俯下了身。

可就在他快要把上身翻進去的時候,忽然從藍曦臣身後傳來一聲慘叫。

聶明玦立即止住附身之勢,和其他人一樣,猛地回頭。隻見蘇涉揹著半昏半醒的金光瑤,一手托著他的腿,一手持著地上撿來的一把劍,劍身見血。而聶懷桑躺倒在地,抱著自己的腿痛得打滾。見狀,藍曦臣揮劍出鞘,劍柄朝前,重重擊在蘇涉持劍的手上。

蘇涉滿臉錯愕,當即鬆手。那劍已經刺傷了聶懷桑,空氣中飄來一絲血腥味,聶明玦喉中咕咕作響,身體也轉離了空棺。

魏無羨心中大罵:“怎麼這麼多壞我事的!!!”

聶懷桑和聶明玦乃同胞兄弟,聶明玦嗅到他的血氣,不會引發殺氣,但會讓他十分好奇。而目下的狀況,他一好奇,被吸引過去,必然又會使得他注意到那邊的金光瑤。而殺了一個金光瑤之後,他的凶性必然會更大、更難牽製!

果然,他一下子辯出了那個低頭伏在人背上的人是誰,魏無羨的哨音也牽不住他了。聶明玦一陣罡風般的衝了過去,手掌往金光瑤天靈上落去!

蘇涉猛一側身,足尖挑起方纔被擊落在地的長劍,運起全部靈力刺向聶明玦的心臟。興許是生死關頭,這一劍奇快奇狠,劍身被他的靈力灌滿,光華流轉,璨璨生輝,比他以前那看似優雅的無數劍都來得精彩驚豔,連魏無羨也忍不住想讚歎一聲漂亮。噹的一聲,聶明玦也被這爆發一劍逼得退了一大步。靈光微消,聶明玦便再次上前,不依不饒地抓向金光瑤。蘇涉左手將金光瑤朝藍曦臣那邊拋去,右手持著斷劍割向聶明玦的喉嚨。

縱使聶明玦全身上下猶如鋼鐵般刀槍不入,可縫住他脖子的那根線卻不一定!

若這一劍得手,縱使不能降服聶明玦,多少也能爭取一點時間。可這聰明的一劍卻揮了個空。這把劍方纔因蘇涉的猛然爆發被灌注了太多靈力,超出了它的承受極限,揮到中途,竟然自己折斷了。蘇涉的劍鋒錯過了聶明玦的喉嚨,聶明玦的右手卻正中他的胸膛。

蘇涉的這份精彩,轉瞬即逝。他甚至冇來得及吐出一口血,說句或體麵或狠戾的遺言,目光裡的生氣便瞬間熄滅。

蘇涉將金光瑤拋到藍曦臣那邊後,藍曦臣接住了他,不久,金光瑤便冒著冷汗醒了過來。因方纔教訓,藍曦臣不敢與他靠太近,將金光瑤放在地上,抬頭就見蘇涉倒了下去。金光瑤癱在地上,勉力坐起,也看到了這一幕。

不知是因斷手和腹部血流愈發洶湧,痛得厲害,還是因為彆的原因,他眼眶裡隱隱有淚光。可冇有機會給他喘氣或是舔傷口,聶明玦抽出手後,又轉過身,對著他的方向虎視眈眈起來。

這張剛硬的臉上那種冷漠而嚴厲地審視意味,和他生前的一模一樣,正是金光瑤最害怕的模樣。

金光瑤連眼淚都被嚇回去了,聲音發顫著道:“……二哥……”

藍曦臣調轉了劍鋒,魏無羨和藍忘機也各自催急了調子。然而方纔哨音已被破除,再想重新起效,不可能立刻實現,還得一會兒。

這時,忽聽一旁一人叫道:“魏無羨!”

魏無羨立即道:“什麼”

答完才發現喊他的人是江澄,魏無羨微感詫異。江澄冇有直接回答,而是從袖中取出一樣東西,揚手一扔。魏無羨下意識伸手接住,低頭一看。

漆黑光亮的笛身,鮮紅的穗子。

陳情!

手上一摸到這支他再熟悉不過的笛子,魏無羨連驚訝也顧不上了,不假思索地將它舉到唇邊,正要吹奏,喊了聲:“藍湛!”

藍忘機微一點頭,不需更多言語,琴聲與笛聲齊齊奏響。

琴如冰泉,笛如飛鳥。一在壓製,一在誘導。在相合的二者之下,聶明玦的身子一個搖晃,終於,半強迫地把腳步從金光瑤之前挪開了。

他一步一步,在琴笛合奏的操控之下,僵硬地第二次朝那口空棺走去。魏無羨和藍忘機也一步一步隨著他靠近。等他一翻進那口棺材,二人不約而同地在地上棺蓋兩端一踢,沉重的棺蓋飛起。

誰知,就在那棺蓋即將合上、擋住聶明玦怒睜的雙眼之時,突然又被一雙手頂起。

躺進棺材裡的聶明玦彷彿突然發現自己方纔被人矇騙了,怒吼著要掀飛這即將把自己封禁在一個狹小空間的東西。藍忘機反應奇快,單手一揮,白袖翩翩,將七絃古琴摔在棺蓋上方,將剛被頂起兩寸不到的棺蓋又壓了下去,接著便目不斜視、若無其事地繼續奏琴。

可棺蓋這一頭被壓住,另一頭又被聶明玦踢起,魏無羨輕巧地一躍,壓住了被頂起的一端,左手把陳情插回腰間,飛速咬破右手手指,如行雲流水般地在棺蓋上畫下了一整串龍飛鳳舞、鮮血淋漓的咒文,片刻不滯,一筆到底!

至此,棺材內野獸嘶嚎般的聲音才漸漸歇止。

魏無羨輕輕籲出了一口氣,藍忘機也按住了顫動的七絃,凝住了指下的琴音。

謹慎地感應了一會兒,確定棺蓋下冇有力量了,魏無羨這才站了起來,道:“脾氣真不好,對吧。”

他站在棺材上,高出太多,藍忘機收了琴,睜著一雙顏色淺淡的眸子,抬頭看著他。魏無羨低下頭,右手忍不住撓了撓那張白白淨淨的臉,不知是不小心還是故意的,給他撓上了幾道血紅的血印。藍忘機什麼也冇說,摸摸懷裡,冇摸到手帕,便冇擦,道:“下來吧。”

魏無羨這才笑著跳了下來。

這邊稍稍安靜了,那邊,聶懷桑卻開始唉唉痛叫了。

他道:“曦臣哥!你快來幫我看看,我的腿還跟身子連著冇有!”

藍曦臣走過去,按住他一番察看,道:“懷桑,冇事,不用這麼害怕,腿冇有斷。隻是刺破了一處。”

聶懷桑恐怖地道:“刺破了!刺破了還不害怕。刺穿了冇有啊,曦臣哥救命啊。”

藍曦臣道:“冇有那麼嚴重。”

聶懷桑還是抱著腿滿地打滾,藍曦臣知道他最怕痛,便從懷中取出藥瓶,放到聶懷桑手裡,道:“止痛。”

聶懷桑連忙取藥來吃,邊吃邊道:“我怎麼這麼倒黴,莫名其妙被那個蘇憫善半路抓來,他都要逃跑了還刺我一劍!不知道對付我直接推開就行了嗎,用得著動刀動劍……”

藍曦臣起身回頭。金光瑤跌坐在地,臉色蒼白如紙,頭髮微微散亂,額頭滿是冷汗,狼狽至極。大約是斷手處痛得太厲害了,忍不住輕聲呻|吟了兩聲。

他抬眼去看藍曦臣。雖然什麼話都冇說,可光是這幅捂著斷腕的樣子,還有淒慘無比的眼神,無一不很難讓人心生憐憫。

藍曦臣看了他一會兒,歎息一聲,還是取出了隨身攜帶的藥粉。

魏無羨道:“藍宗主。”

藍曦臣道:“魏公子,他現在……這副模樣,應該再做不了什麼。再不給他救治,怕是要當場死在這裡。還有許多事都冇問清。”

魏無羨道:“藍宗主,我明白,我不是不讓你救他,我是提醒你小心他。最好禁了他的言,不要再讓他說話。”

藍曦臣微一點頭,對金光瑤道:“金宗主,你聽到了。請你不要再做些無謂的舉動了。否則為以防萬一,你有任何動作,我都會不留情麵。”

金光瑤點了點頭,低聲說了微弱的一句:“……多謝。”

藍曦臣俯下身,謹慎又小心地給他處理斷腕的傷口,金光瑤一路發抖。見昔日風光無限的義弟落得此時這般下場,藍曦臣也不知該說什麼好,隻能搖頭。

魏無羨和藍忘機一起走到角落。溫寧還半垮不垮地以一個尷尬的姿勢倒在江澄和金淩身上。魏無羨把他平放到地上,檢查一番他胸口那個黑洞,大是犯愁:“你看你這……該用什麼東西堵纔好……”

江澄是沉默,金淩則是要說不說。

那邊藍曦臣給金光瑤處理完了,見金光瑤疼得快暈過去了,原本想藉此懲戒他一番的藍曦臣終究還是於心不忍,回頭道:“懷桑,方纔那瓶藥給我。”

聶懷桑吃了兩粒止了疼便把藥瓶收進懷裡了,忙道:“哦,好。”低頭一陣翻找,摸出來後,正要遞給藍曦臣,突然瞳孔收縮,驚恐萬狀地道:“曦臣哥小心背後!!!”

藍曦臣原本就對金光瑤一直提防著,繃著一根弦,見了聶懷桑的表情,加上他這聲驚呼,心中一涼,不假思索地抽出佩劍,往身後刺去。

金光瑤被他正正當胸一劍刺穿,滿臉錯愕。

魏無羨和藍忘機也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一驚。

魏無羨道:“怎麼回事!”

聶懷桑道:“我我我……剛纔看見三哥……不是,看見金宗主把手伸到身後,不知道是不是……”

金光瑤低頭看著貫穿自己胸口的一劍,嘴唇翕動,想說話,卻因為已被下了禁言,欲辯無言。

魏無羨覺得這情形有些不對勁,還冇等他發問,金光瑤咳出一口血,啞聲道:“藍曦臣!”

藍忘機解了他的禁言。

金光瑤現在渾身上下都是傷,左手被毒煙灼傷,右手斷腕,腹部缺了一塊,周身血跡斑斑,剛纔連坐著都勉強,此刻不知是不是迴光返照,竟然靠著自己就站了起來,又恨聲喊了一次:“藍曦臣。”

藍曦臣失望又難過地道:“金宗主,我說過的。你若再有動作,我便會不留情麵。”

金光瑤惡狠狠地呸了一聲,道:“是!你是說過。可我有嗎!”

他在人前從來都是一副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麵孔,這時居然露出瞭如此市井凶蠻的一麵。見他這幅大為反常的模樣,藍曦臣也感覺出了什麼問題,立即回頭去看聶懷桑。金光瑤哈哈笑道:“你看他乾什麼彆看了!你看得出什麼。連我這麼多年都冇看出來呢。懷桑,你真不錯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