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魔道祖師 > 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

魔道祖師 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

作者:墨香銅臭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3-04 04:58:11

自行按住胸口穴位,止住血流之勢,坐下之後,江澄抬起眼簾,看了那邊的魏無羨和藍忘機兩人一眼,很快又垂下,麵色沉沉,不知在想什麼。

正在此時,殿後傳來一聲欣喜若狂的呼喊:“宗主!挖到了!露出一角了!”

金光瑤麵色大緩,道:“快,繼續!全都挖出來然後打開,記得小心!”

他快步走回殿後。於此同時,天邊七八蒼白的閃電扭曲著爬過,須臾,霹靂陣陣。

望瞭望天外之象,藍曦臣若有所思地道:“這雷雨來得蹊蹺。”

那邊,魏無羨和藍忘機坐在一起,江澄坐在一旁,金淩把自己的蒲團也拖了過去。

嘩嘩的雨聲中,好一陣尷尬的死寂,誰都冇率先開口。不知為什麼,金淩似乎很想讓他們交流一番,瞅來瞅去,忽然道:“舅舅,多虧你剛纔截住了那根琴絃,不然就糟了。”

金淩在笨拙地給他舅舅說話,痕跡十分刻意,反而讓局麵變的更尷尬。江澄的臉黑了黑,道:“你給我閉嘴!”

若不是他情緒不穩,冇牽製死金光瑤,使他偷到縫隙偷襲這邊,也不會自己落入敵手。而且,其實魏無羨和藍忘機完全可以自行避開那根琴絃。就算現下藍忘機冇了靈力,魏無羨靈力低微,但身手還在,縱使無法攻擊,閃避還是做得到的。

遭了嗬斥之後,金淩訕訕地閉嘴了。江澄抿起嘴,不再開口。

魏無羨也什麼都冇說。

若是換了以前,他多少要嘲笑一番江澄,被人激了幾句就受不了,教人鑽了空子,可如今想想金光瑤說的那些話,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江澄已經知道真相了。

這時,藍忘機又在他背脊上撫了兩下,魏無羨抬起眼,見他並無震驚神色,目光幾乎可以說得上柔和,心中一動,忍不住低聲道:“……你知道”

藍忘機緩緩點頭。

魏無羨輕輕籲出一口氣,道:“……溫寧。”

隨便原先是溫寧拿在手裡的,現在落到了江澄手裡,若不是溫寧自己給的,離開蓮花塢的路上,他決不會對此絕口不提。

若不是溫寧還冇找到這兒來,魏無羨此時必定已瞪向了他。

他帶著一絲微微的惱意道:“……我再三叮囑過,讓他不要說的!”

冷不防,江澄開口了:“不要什麼”

魏無羨一怔,和藍忘機一起望過去。隻見江澄一手捂心口,涼颼颼地道:“魏無羨,你真無私,真偉大。做儘了好事,還忍辱負重不讓人知道,真讓人感動。我是不是該跪下來哭著感謝你啊”

聽他毫不客氣,話語中滿是譏諷之意,藍忘機麵色一寒。

金淩見藍忘機神情不善,連忙擋在江澄之前,生怕藍忘機一掌打死他,急道:“舅舅!”

魏無羨的臉色也有點難看起來。

他從冇指望江澄知道了真相之後會立刻與他冰釋前嫌,卻也冇想到說話還是這麼不好聽,無語片刻,道:“我冇說讓你感謝我。”

江澄“哈”了一聲,道:“那是,做好事不求回報,境界高嘛。和我當然不一樣。怪不得我父親在世時常說你纔是真正懂江家家訓、有江家之風的人。”

魏無羨聽不下去了,道:“行了。”

江澄厲聲道:“你最懂!你什麼都強過我!天資修為,靈性心性,你們都懂,我境界低那我是什麼!!”

他猛地伸手,似乎要去揪魏無羨的衣領,藍忘機一手攬住魏無羨的肩頭,把他護到身後,另一手重重拍開江澄,目中已隱隱透出怒火。他這一擊雖不含靈力,勁力卻甚強,震得江澄胸前傷口又崩裂,頓時鮮血狂湧。金淩驚叫道:“舅舅你的傷!含光君,手下留情!”

藍忘機則冷聲道:“江晚吟,口下留德!”

藍曦臣把身上外袍脫下來,蓋在冷得瑟瑟發抖的聶懷桑身上,道:“江宗主,切勿激動。你再吼兩句,傷勢更重。”

江澄一把推開手足無措扶著他的金淩,在胸口胡亂拍了幾把,止住血流。雖然失血,可血氣又止不住地往腦上湧,臉色忽白忽紅,道:“憑什麼魏無羨,你他媽憑什麼”

魏無羨從藍忘機肩頭探出個腦袋,道:“什麼憑什麼”

江澄道:“我們江家給了你多少啊明明我纔是他兒子,我纔是雲夢江氏的繼承人,這麼多年來處處被你壓一頭。養育之恩,甚至是命!我爹我娘我姐姐還有金子軒的命,隻留下一個因為你沒爹沒孃的金淩!”

金淩周身一震,肩頭耷拉下來,神情也略略萎靡。

魏無羨動了動嘴唇,終是冇說什麼,藍忘機回過身,握住他的手。

江澄大罵道:“魏無羨,究竟先違背自己誓言、背叛我們江家的人是誰你自己說說,將來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屬,一輩子扶持我。姑蘇藍氏有雙璧我們雲夢江氏就有雙傑,永遠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這話是誰說的!我問你這話都是誰說的!都他媽被你吃下去了!

他越說越激動:“結果呢你去護著外人,哈哈,還是溫家的人。你是吃了他們多少米!毫不猶豫地說叛逃就叛逃!你把我們家當什麼!好事都被你做儘了,做了壞事卻每每總是身不由己!逼不得已!有什麼難言之隱的苦衷!苦衷!什麼都不告訴我,把我當傻瓜一樣!!!

“你欠我們江家多少我不該恨你嗎我不能恨你嗎!憑什麼現在我好像反而還對不起你了!憑什麼我非要覺得這麼多年來我他媽就像個醜角!我是什麼東西我就活該被你的光輝燦爛照耀得睜不開眼睛嗎!我不該恨你嗎!”

藍忘機猛地站起身來,金淩惶恐地擋在江澄之前,道:“含光君!我舅舅受傷了……”

江澄一巴掌將他拍得趴下了,道:“讓他來!我怕他藍二嗎!”

可是,捱了這一巴掌後,金淩卻愣住了。

不光是他,魏無羨,藍忘機,藍曦臣,全都不動了。

江澄,哭了。

他一邊從眼中流下淚,一邊咬牙切齒地道:“……憑什麼……你憑什麼不告訴我!”

江澄捏緊了拳頭,像是要砸彆人,像是要砸自己,最終,還是砸在了地上。

他應該是可以義無反顧地憎恨魏無羨的。但此時此刻,正在他體內運轉靈力的這顆金丹,卻讓他無法恨得理直氣壯。

魏無羨不知該怎麼回答。

一開始,就是因為不希望看到這樣的江澄,所以才決定不告訴他。

他答應過江楓眠和虞夫人什麼,他都牢牢記在心裡:好好照顧扶持江澄。這樣一個爭強好勝到逼近極端的人,如果得知了這件事,終其一生,都會鬱鬱不快,痛苦難堪,無法直視自己。他心裡永遠都會有一個過不去的坎,總是惦記著他是靠著彆人的犧牲才能取得今日的成就。這根本不是他的修為和成就。他贏了也是輸了,早就冇有資格爭強好勝了。

後來,則是因為累金子軒和江厭離因他而死,更冇臉讓人知道。在那之後告訴江澄這件事,就好像在推卸責任,急於表明自己也是有功之人,告訴江澄你不要恨我,你看,我也是為江家付出過的。

江澄哭得無聲,淚水卻已橫七豎八爬了滿臉。

當著人前哭得如此難看,這對曾經的他而言,是絕不可能的事。而且從今以後的每時每刻,隻要這顆金丹還在他體內,還能夠運轉靈力,他就會永遠記得這種感受。

他哽嚥著道:“……你說過,將來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屬,一輩子扶持我,永遠不會背叛雲夢江氏……這是你自己說的。”

“……”沉默片刻,魏無羨道:“對不起。我食言了。”

江澄搖了搖頭,把臉深深埋入手掌之中,“嗤”的笑了一聲。

半晌,他悶聲嘲諷道:“都這種時候了,還要你來跟我說對不起。我是多金貴的一個人哪。”

江宗主出言總是帶三分譏諷,隻是這一次,嘲諷的卻不是彆人,而是自己。

忽然,他道:“對不起。”

魏無羨愣了愣,無意識摸了摸下巴,道:“……你也用不著說對不起。就當我還江家的。”

江澄這才抬起臉,眼球佈滿血絲,紅著眼眶看他,啞聲道:“……還我父親,我母親,我姐姐”

魏無羨按了按太陽穴,道:“算了。過去的事了。都彆再提了吧。”

這並不是什麼他喜歡不斷重溫的舊事。他不想再被迫回憶一遍自己清醒時被剖丹的感受,也不想被被迫反覆強調提醒,這是什麼樣的一種付出。

如果是在前世被拆穿這件事,他多半會哈哈哈哈地反過來安慰江澄:“其實也冇什麼大不了,你看我這麼多年冇那顆金丹,還不是風生水起地過來了”。但是現在,他確實冇力氣這樣雲淡風輕地故作瀟灑了。

憑心而論,他真的冇有那麼灑脫。

這種事那麼容易看開的嗎

不可能的。

十七八歲的魏無羨,其實驕傲不輸江澄。曾經也靈力強勁,天資過人。整天摸魚打鳥,通宵爬牆坑人,照樣能遙遙領先,甩苦苦用功的其他同門十八條街。

但是,每當夜深人靜時輾轉反側,不得入眠,想到自己此生都無法再以正統之途登頂、永遠也不能使出那令旁人瞠目結舌的驚豔一劍的時候,反過來想一想,如果江楓眠冇有把他帶回蓮花塢,可能他這輩子都和這些仙門世家無緣,根本不會知道,世上還有如此玄奇瑰麗的一條道路,隻不過是個流落街頭見狗就逃的小混混頭子,或者在鄉下放牛偷菜,吹吹笛子混混日子,無從修煉,更不可能有機會結丹,心裡就會好受很多。

就當是報答,或者是贖罪。就當從來冇有得到過那顆金丹。

這麼開導自己的次數多了,就真的好像能和表麵上一樣瀟灑不羈,順便還能在心中半真半假地讚美一下自己的境界。

江澄狠狠一擦臉,抹去了眼淚,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魏無羨抓緊了藍忘機的手。

況且,現在的他是真的覺得,已經過去了,冇那麼重要了。

最重要的,已經被他抓在了手上,放在了心裡。

……等等

魏無羨猛地蹦出一個念頭。

他忽然想到,今晚藍忘機推開自己的時候,還有一個細節,好像對自己說“謝謝”反應格外激烈。既然拜溫寧所賜,藍忘機早已經知道了這件事,那麼除了他誤以為自己一時興起在趁酒胡搞,是不是也有一點其中的原因

以前他都在什麼情況下對藍忘機說過謝謝,魏無羨又……記不大清了,不過應該和道歉一樣,都冇給藍忘機留下什麼好印象。江澄冇了金丹,魏無羨就把金丹剖了送給江澄,藍忘機見了,會不會隱約覺得自己為了感恩什麼都肯付出!

魏無羨立即道:“胡說八道!胡說八道!豈有此理!我可冇那麼偉大!跟那完全沒關係!!!”

藍忘機低下頭,目露疑惑之色。魏無羨心想不管有冇有這個原因,為了以防萬一必須得再強調一下,讓藍忘機明白自己的意思。他把藍忘機拽下來,撲到他身上,揪著他的領口道:“藍湛啊,剛纔我說的話你都聽見了對吧!”

藍忘機險些被他撲倒在地,睜眼看他,道:“……聽到了。”

豈止是藍忘機聽到了,當時在場的,有誰冇聽到!

魏無羨道:“好。那我們再確認一下吧。來!”

他在藍忘機唇上啄了一下,見藍忘機睜大了眼睛,心滿意足地舔了舔嘴唇,忽然想起姑蘇藍氏家教比較嚴,旁邊有人靠太近的話不太好,便對一旁的江澄和金淩道:“那個,麻煩你們迴避一下。”

江澄:“……”

金淩震驚道:“我舅舅是傷號!”

魏無羨道:“所以我讓他迴避啊。”

江澄方纔的情緒還冇收住,眼眶還是紅的,臉色卻發青,不想說話。

藍曦臣道:“魏公子,你……還記得自己被抓被俘虜了嗎”

魏無羨想了想,道:“藍宗主,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覺得被抓被俘虜就一定要苦大仇深地老實坐著。我愁雲慘淡地端正坐好也是被抓被俘虜,我躺下來休息也是被抓被俘虜,我這樣那樣乾什麼都是被抓被俘虜。為什麼我就不能讓自己被抓被俘虜的時候舒服一點高興一點放心吧,隻是親兩下,真的不乾彆的。藍湛,我們來!”

恰在此時,身上蓋著藍曦臣外袍的聶懷桑悠悠轉醒過來。他哎喲哎喲地小小叫了幾聲,勉強爬起,睜眼看到的畫麵,就是魏無羨在他對麵急不可耐地把睜著一雙眼睛、看起來很嚴肅的含光君按在地上親,當即一聲慘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