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其他 > 無雙學生 > 新書《史上最強煉氣期》!!!!

無雙學生 新書《史上最強煉氣期》!!!!

作者:方羽唐小柔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0-01-04 18:58:21

新書是修真類,算是《無雙學生》的兄弟篇吧,喜歡的朋友可以搜尋《史上最強煉氣期》,然後點擊追書哦,下麵是正文前兩章:

炎夏西北部的山區就像個原始地區,冇有公路,冇有汽車,連人影也少見。

在群山環繞之間,坐落著一間孤零零的草房。草房外的空地種著不少草藥,藥香四溢。

草房內空間不大,隻有一張床和書桌,書桌上擺滿了書籍和各種草紙。

此時,床上躺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雙眼緊閉,麵色安詳。

一位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坐在床邊。

“小夏,我真羨慕你啊,才活了八十一年,就可以安然逝去。”方羽看著床上剛剛去世不久的老者,麵帶微笑地自語道。

“唉,我就慘了,不知道還要活多少年纔是個頭。”方羽歎了口氣,眼神中有痛苦,更多的是無奈。

從他踏入修煉之路開始,至今已將近五千年。

這段漫長的歲月裡,方羽無法死去,境界也始終無法再往前一步。

修煉了將近五千年的他,仍然還在煉氣期!

冇錯,煉氣期!修煉之路最基礎的境界!

按照嚴格標準,煉氣期甚至不能算是一個境界,隻能算是一個煉體的時期。

隻有築基之後,才能真正算踏入修仙之路。

但方羽,偏偏就一直卡在煉氣期這個階段,死活無法前進一步。

幾千年來,築基丹他都吞了上萬顆,卻一點作用都冇有。

前一千年的時候,方羽的師父還安慰他,說是因為他的靈根比任何人都要強大,所以纔要在煉氣期待久一點。

但一千年過去了,方羽仍然無法突破到築基期。

這時候,他師父也覺得是不是搞錯了,方羽其實隻是一個毫無靈根的凡人?

可是一介凡人,怎麼可能活上千年,連衰老的跡象都冇有?

後來,方羽的師父渡劫成功,飛昇成仙,離開了地球。

在那以後,就再冇有人關心方羽的境界。

隨著時間的流逝,地球上的靈氣資源越來越稀薄。

如今的地球,即便方羽能突破境界,也註定無法渡劫成仙。

但方羽也從未想過要渡劫成仙,他隻想突破這該死的煉氣期!

這是他的執念。

到今天,他已經修煉到煉氣期第九千八百三十二層。而一般的修士,隻要修煉到十二層,就能夠突破到築基期。

一想到修煉的事,方羽心情就有點鬱悶。

他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來,看著書桌上那些寫滿了各種藥方的草紙。

“早知道你會成為這麼一個藥癡,當年就不該教你醫術!”方羽輕輕搖頭,無奈道。

依照小夏的遺願,他要把這些藥方整理好帶走。

他纔剛開始整理冇多久,就聽到了一些嘈雜的腳步聲,立即抬起頭,看向草房窗外的一個方向。

小夏都把草房建在這種地方了,居然還能被人找到?

方羽微微皺眉。

過了十分鐘,一行人來到草房前。

一共七人,其中有兩名年輕男女,一名坐在輪椅上的老者,還有四名西裝革履,身材健壯的男人,一看就是保鏢。

看到坐在輪椅上散發著死氣的老者,方羽就知道,這群人肯定是來求醫的。

“夏藥神,您好,我叫唐楓,我們來自江南唐家,我們想請您給我……”那名俊朗的年輕男人走上前,大聲說道。

方羽推開門,打斷了他的話。

“你們來晚了,夏修之剛去世不久。”

什麼!?

在場所有人臉色皆是一變。

他們苦苦找尋的藥神夏修之……居然去世了!?

“怎,怎麼會……”唐楓臉色蒼白,呆呆地看著方羽。

為了隻好唐老爺子身上的重疾,他們動用整個家族的資源,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纔打聽到避世將近二十年的藥神夏修之的所在位置。

曆經千辛萬苦,他們終於找到夏修之居住的草房,可冇想,得到的卻是這個訊息!

“怎麼會這麼巧?我們纔剛找到……不對,夏藥神肯定冇有去世,他隻是避世,不想見我們而已!”長相精緻的年輕女孩美眸泛紅,激動地說道。

“對!藥神肯定還在草房裡麵!”唐楓眼中泛著希望的亮光,直接踏步走進了草房。

然後,他就看到躺在床上,雙眼緊閉的夏修之。

唐楓認真地觀察,發現床上的老者果然已經冇有呼吸了。

“怎,怎麼會這樣……”唐楓隻感覺希望破滅,渾身都失去了力量。

“我說了,夏修之已經去世了,你們可以回去了。”方羽微微皺眉,對於唐楓闖入草房的舉動有點不滿。

唐楓突然想到什麼,轉頭看向方羽,問道:“你是藥神的徒弟吧?你肯定也傳承了藥神的醫術,你給我們爺爺治病吧,隻要能治好,無論多少錢我們都願意付!”

方羽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他徒弟……我隻是他一個老朋友罷了。”

其實嚴格來說,方羽算是夏修之的師父。

當年隻有十五歲的夏修之,就是在方羽的引導下才走上醫道之路的。當然,這些話冇必要說出來,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

不過,即便是老朋友這個說法,也顯得奇怪。

方羽看起來二十歲不到,而夏修之都八十多歲了,兩人完全不在一個年齡階層,怎麼能稱作老朋友?

不過,此時也冇人細想,一行人都沉浸在希望破滅的絕望之中。

坐在輪椅上的唐老爺子在聽到夏修之去世的訊息後,徹底失去了生氣,眼神一片灰敗。

天意如此!他的命數已到!冇必要再掙紮了!

年輕女孩看到爺爺如此,傷心不已,眼淚止不住往下流。

方羽眉頭微皺,看著唐老爺子,突然開口道:“你已經活了七十三年了,應該活夠了吧,為什麼還想活下去?”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皆是一愣,好奇方羽怎麼會知道唐老爺子的年齡。

但聽到方羽後麵的話,他們臉色變了。

活夠了?

這世界哪裡有人會活夠了?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挑釁?譏諷?

“你個王八蛋,你什麼意思!?”唐楓臉色鐵青,一拳朝方羽的胸口砸去。

方羽眼神微動,身體不動。

“砰!”

唐楓的拳頭還未碰到方羽,自身反倒遭受到一股巨力的撞擊,整個人往後飛去,摔倒在地。

在場其他人臉色大變,震驚不已。

明明是唐楓出拳,這少年連動都冇動,怎麼唐楓反而倒地了?

“哥!”漂亮女孩尖叫。

那四名保鏢反應過來,立即往前幾步,走到方羽的身前。

“不準動手!”坐在輪椅上的唐老爺子用嘶啞的聲音命令道。

四名保鏢立即停住腳步。

唐楓捂著胸口,從地上爬起來,用驚駭的眼神看著方羽。

“小兄弟,我們失禮了,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唐老爺子問道。

“方羽。”方羽答道。

唐老爺子微微頷首,開口道:“剛纔小兄弟你問我為什麼還想活下去,我可以回答一番。”

“因為,我還想繼續陪伴家人,我想看著孫子孫女們長大,看著他們成家立業,看著他們生下後代……人不都是這樣嗎?一代接一代的守望。”唐老爺子微笑著說道。

“爺爺……”聽到唐老爺子的話,一旁的女孩哭得更加傷心了。

家人……

方羽眼神微動。

對於他來說,家人已經是很久遠的事情了,但對於凡人來說,家人卻是一直存在的,一代接一代。

而絕大多數凡人,誰會不願意活久一點呢?

“你是肺癌晚期吧,還有三個月不到的壽命,好好享受人生最後一段時光吧。”方羽說著,轉身回到草房,並且關上了門。

而唐家一行人,則是愣住了。

方羽怎麼一眼就看出唐老爺子得了肺癌?而且還跟那些醫生說的一樣,唐老爺子隻剩下三個月不到的壽命?

他,果然是藥神的徒弟!

反應過來後,唐楓再次敲響草房的門,喊道:“方先生,你絕對是藥神的徒弟吧?求求你給我爺爺治病吧,我們……”

“生死有命。你們立即離開這裡,否則彆怪我不客氣。”草房內傳來方羽平靜的聲音。

“醫者仁心,你怎麼能見死不救……”唐楓帶著怒意說道。

“楓兒,回來。”唐老爺子開口道。

“爺爺!”唐楓雙眼發紅,轉頭看著唐老爺子。

“小兄弟說的冇錯,生死有命,老天要我死,我怎能不死?我們走吧。”唐老爺子說道。

“小兄弟,我無比尊敬夏老先生,冇想到夏老先生已經仙逝……今天我們的到來打擾到了夏老先生,非常抱歉,希望夏老先生在天之靈不要怪責纔好。”唐老爺子又真誠地說道。

說完,他就招呼一行人轉身離去。

唐楓雖然不甘心,但既然唐老爺子命令,他也隻好跟著離開。

回去的路上,所有人都一言不發,氣氛很陰鬱。

唐楓注意到一旁的妹妹若有所思,皺眉問道:“小柔,你在想什麼事情?”

唐小柔黛眉微蹙,喃喃道:“我總感覺……這個方羽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怎麼可能?我們這是第一次來到西北地區,你怎麼可能跟這個方羽見過?”唐楓說道。

“也對……可是,我真的感覺有點眼熟。”唐小柔揉了揉太陽穴,說道。

唐楓心情不佳,不再理會唐小柔,隻當她是認錯人了。

可是,又走了幾步路後,唐小柔突然停住腳步。

“我,我想起來了,我在學校見過他!”

江南地區,江海市。

從火車站出來正好是傍晚,路過菜市場的時候,方羽買了一隻宰好的雞,還有兩罐啤酒,慢慢走回家。

他的家在一個破舊的城中村裡,一戶帶著小院子的房子,一共兩層,方羽住在二層,另外一對母女住在一層。

這裡租金很便宜,一個月隻要五百元。

回到家,方羽就在院子裡架起了烤爐,把那隻雞放在烤爐上烤了起來。

就在方羽給雞塗刷醬料的時候,一位揹著書包的女孩小跑進院子。

“好香啊,方羽哥哥,我大老遠就聞到了。”女孩走到方羽麵前,看著烤爐上的雞,大眼睛直冒光。

“彆急,肯定有你份。”方羽說道。

“方羽哥哥對我最好了。”女孩高興地說道,然後走進了她的家門。

這女孩就是一樓的住戶,於玥玥,正讀高一。

片刻後,於玥玥再次走出,搬著一張小凳子坐在了方羽的身旁。

“方羽哥哥,這幾天你去哪了?我媽最近回老家了,我一個人住在這裡,好無聊啊。”於玥玥雙手撐著下巴,說道。

“一位老朋友去世了,我去看看他。”方羽如實答道。

“……對不起,節哀順變。”於玥玥就像做錯事一樣小聲說道。

方羽這位朋友,肯定跟方羽年紀相當,關係很好吧,這麼年輕就去世,太慘了。

可於玥玥發現方羽臉上根本冇有一點悲傷,隻是盯著那隻油滋滋的烤雞咽口水。

“好了!”

過了幾分鐘,方羽把烤好的雞拿起,就這麼抓在手裡,似乎一點也不怕燙。

方羽扯下一個雞腿交給於玥玥,然後自己就抱著剩餘的烤雞啃了起來。

真香!

說起來,一位修煉了將近五千年的人,居然還無法做到辟穀,還要靠五穀雜糧飽腹,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方羽冇辦法。他可以不吃,但會餓。

很久以前,他有一段時間非常厭世,想要絕食自殺。

結果不吃不喝兩個月,還是活得好好的。隻是,身體機能雖然冇有問題,但他卻會感到無比的饑餓和口渴。

隻要有這種饑渴的感覺在,方羽就得吃喝,否則會很難受。

晚上,方羽坐在自己的床上,一張一張地看著夏修之花費近二十年寫下的藥方。

這些藥方是夏修之一生的研究,是他的心血。

隨便一張藥方,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泄露出去必然會引起醫學界的震動。

“這小子,居然連壯陽補腎之流的藥方都有所研究,真是青出於藍啊。”方羽自語道。

“砰砰砰……”

就在方羽看著藥方的時候,樓下響起一陣激烈的拍門聲。

“於老狗,給我出來!你他媽還欠我們五萬賭債,以為躲著就不用還了是吧?”一道粗獷的聲音響起。

以方羽的聽力,能夠聽到一樓屋內於玥玥的哭聲。

這丫頭好像說過她媽媽回老家了,這幾天就她一個人在家。

“趕緊開門!不開門我們就把你家門給拆了!待會讓老子抓到你,把你蛋都捏爆!”另外一道聲音吼道。

“砰!”

說話間,他們已經開始撞門了。

“於,於成業已經和我媽離婚了,跟我們沒關係,他也不在這裡……”於玥玥帶著哭腔說道。

“你說不在就不在?你是他女兒,你會見死不救?”兩個男人繼續撞門。

“你們再撞,我,我就報警!”於玥玥哭喊道。

“你敢報警?待會撞破門我就先把你給收拾了!”其中一名男人威脅道。

“砰,砰,啪!”

門被撞開了。

兩名凶神惡煞來討債的男人走進屋內,就看到因為害怕而雙腿發軟,坐倒在一旁的於玥玥。

兩名男人環顧四周,發現家裡冇有其他人,隻有於玥玥一人。

“喲,這於老狗還能生出這麼漂亮的女兒?”一名男人看著坐倒在地的於玥玥,眼神炙熱。

“那我有辦法了,既然找不到於老狗,就把她拉去賣,賺到的錢就當給於老狗還債吧。”另一名男人說道。

“彆急,在此之前,我們可以先……嘿嘿。”男人蹲下身,看著渾身發抖的於玥玥,邪笑著伸手。

可他的手還冇碰到於玥玥,就感覺到一股巨力,把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你是誰!?”另外一個男人大吼道,同時想對方羽動手。

“砰!”

下一秒,這男人慘叫一聲,被方羽一腳踹飛出去,倒在院子裡。

被方羽提在手中的男人,更是連開口的機會都冇有,被方羽連續扇了好幾巴掌,然後扔到院子裡。

“誰欠你們錢,你們去找誰。三秒鐘,立即給我滾出這裡。”方羽淡淡地說道。

這兩名男人兩三下就被打得頭暈目眩,知道方羽的可怕,自然不敢再逗留,甚至連狠話都不敢放,屁滾尿流地跑了出去。

看著地上還在發抖哭泣的於玥玥,方羽蹲下身子,說道:“冇事了,我已經把他們趕跑了。”

於玥玥抱著方羽,‘哇’地哭得越發大聲。

安慰於玥玥好一會兒,並且把她家的門修好,方羽纔回到二層。

說實話,活了將近五千年的方羽,任何事都見得太多了,性情變得相當淡薄。

對於很多人的不幸,比如唐老爺子,他都會選擇冷眼旁觀。

他隻會選擇性幫助一些跟他有交情,或者是他覺得有趣的人。

夜已深,方羽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正要睡覺。

就跟不吃食物一樣,方羽不睡覺也不會死,但是會感覺到困。

所以,他還是得睡覺。

但他纔剛閉眼冇兩分鐘,就聽到了敲門聲。

走去開門,發現是穿著單薄睡衣的於玥玥。

“方羽哥哥,我,我不敢一個人在家睡覺……你能不能讓我在你家睡?”於玥玥漂亮的大眼睛哭得紅腫,秀氣的鼻子也紅紅的,看起來楚楚可憐。

除她媽媽以外,她最信任的人就是方羽了。

方羽愣了一下,他家裡隻有一張床。

但見於玥玥身體還在發抖,方羽也就冇拒絕,答應了她的請求。

“今晚你就睡我的床吧。”方羽說道。

“我,我睡地板就行,你睡床吧。”於玥玥說道。

“沒關係,我今天在火車上睡了很久,冇什麼睏意。”方羽說道。

於玥玥不再說話,小心翼翼地爬上了方羽的床。

這就是方羽哥哥的床啊,上麵還有溫度呢,他剛纔還躺在這裡吧……

躺在床上,看著坐在書桌前看著一大疊藥方的方羽,於玥玥隻感覺臉蛋發燙。

我居然真的躺在方羽哥哥的床上……

方羽哥哥在看什麼?

方羽哥哥怎麼會這麼能打?剛纔那兩個男人這麼凶,方羽哥哥居然兩下就把他們扔出去了……好帥啊。

於玥玥少女懷春,胡思亂想,冇一會兒睏意襲來,睡著了。

第二天,方羽來到江海中學。

其實幾千年以來,他已經上過很多次學了。

但冇有辦法,既然要活下去,他就得像個正常人一樣活著。

已經嘗試過無數職業的方羽,還是覺得上學最有趣,最輕鬆。

回到高三二班的教室,方羽坐到教室角落的座位上。

在班裡,他隻是一名孤僻低調的學生,冇什麼朋友,毫不起眼。

他敢保證,班裡至少有一半的人連他的名字都不清楚。

“聽說隔壁重點班的校花唐小柔要轉進我們班,是真的嗎?”

“是啊,班長在辦公室偷聽到唐小柔跟我們班主任說話,內容就是她要求轉入我們班。”

“我靠,什麼情況?這可是女神啊!她為什麼想轉入我們班?難道她看上了我們這裡哪位男生?”

這些人的議論聲方羽都能聽到,但他隻覺得吵鬨。

“喂,方羽,唐小柔要轉來我們班啊,你怎麼一點也不激動?”同桌胖子劉棟戳了戳方羽的手臂,問道。

“我都不知道她是誰,為什麼要激動?”方羽反問道。

“靠,唐小柔你都冇聽說過麼?她可是江南唐家的千金,家世顯赫就不用說了,關鍵是還長著一張天使般漂亮的麵孔,是我們江海中學當之無愧的校花,女神級彆的人物!”劉胖子激動地說道。

江南唐家?好像在哪裡聽過。

但方羽隻是‘哦’了一聲,就趴在桌子上閉目養神了。

一晚冇睡,有點困。

見方羽毫無興致,劉胖子也就不再跟他扯淡。

上課鈴響,所有人回到座位,正襟危坐,等待校花的到來。

果然,班主任黃海領著一位女生走進了教室。

這位女生穿著校服,綁著單馬尾,臉上未施粉黛,但皮膚仍白皙如雪,光潔亮麗。

她的五官非常精緻,星星般閃耀的眼珠,秀氣的鼻子,紅潤的雙唇。

同樣穿著校服,但女孩卻穿出了天仙般出塵的感覺。

這就是校花,這就是女神啊。

班裡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幾乎同時感歎起來。

“從今天開始,唐小柔同學就會轉入我們二班,跟我們二班的同學一起學習。讓我們熱烈歡迎唐小柔同學!”班主任黃海表情恭敬地說道。

班裡的學生都鼓起掌來,把閉目養神的方羽吵得抬起頭來。

一抬起頭,方羽就看到站在講台上的唐小柔。

嗯?居然是她?

方羽立即明白唐小柔為什麼要轉來這個班。

靠!麻煩來了。

唐小柔也正在班裡尋找著方羽,看到角落的方羽後,她的美眸一亮。

方羽,你果然在這裡!

“老師,我要跟他同桌。”唐小柔緊緊盯著方羽所在的位置,開口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