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玄幻 > 異世盜皇 > 第十五卷 君王戰爭! 第五十八章 傳說的永恒(下)

第十五卷君王戰爭!第五十八章傳說的永恒(下)

當羅瀾正式進入了時空裂隙之中後,眼前的景象卻令他一怔。閱讀í宮一樣的通道,他並冇有選擇破壞xìng的前進,而是進入了裡麵,沿著通道給出的路向前行走。

眼前的景象一遍又一遍的重複,永遠是那單調的管狀晶壁通道,換成一個普通在這裡,不用多少時間他就會麻木,發瘋,乃至最後崩潰,但他的神情卻依舊不變,甚至連腳步之間的距離也從來冇有改變過,不停的沿著通道壁前進著,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也許是一年,也許是數個月,也許是隻是數天,他終於到達了晶壁的儘頭。

一座浮在半空的石階出現在了前方,它向前延伸著,通向目不可及的高處。

似乎又是一個漫長的遊戲,但是羅瀾的神情反而卻振奮了起來,出現這樣的情況,這說明他先前的判斷是正確的,他找對了走出這片mí宮的方法。

他一步跨上了台階,還冇有跨出幾步,眼前的景象卻突然一變,整個虛空突然如裂開玻璃一樣粉碎下來,lù出了一片蔚藍的天空,他站在了一株巨大的榕樹下,周圍是一座充滿了鳥語huā香的huā園,綠sè的草地如bōlàng般在腳下輕輕搖擺,和煦的風帶起yàn麗的huā瓣從眼前溫柔的飄過。

羅瀾伸出手拿住一瓣huā瓣輕輕捏碎,和真實的感覺彆無二致,他抬頭看了看不遠處,huā園的前方,矗立著一座白sè巨柱支撐起的宮殿。

有趣,這就是奧斯特拉姆給自己安排的埋骨之地麼?

羅瀾正了正自己的教袍,邁步走進入宮殿內部,這裡空空dàngdàng,隻在大殿的中心處有一具被大理石方台抬起的金屬棺材。

走到近前,羅瀾往裡看去,奧斯特拉姆靜靜地躺在那裡,他不再是那個老者的形象,而是一個黑髮tǐng鼻的英俊年輕人,他一身肅穆的黑袍,雙手jiāo叉擺在xiōng前,在那裡護住了一支銀白sè的十字架。

羅瀾凝視片刻,他出手輕輕將奧斯特拉姆的手分開,將那支十字架拿了起來,嘴角不禁泛起一絲笑意。

隻有教廷的人纔會關注十字架吧?如果是其他人,恐怕會不屑一顧,然而在這個不真實的世界裡,又怎麼能單純的用東西的外觀來區分物件呢?其實,隻要把握到那內中的實質就可以了。

這應該就是……最後一塊魔骨了。

他的念頭剛剛浮起,手中的銀白十字架一陣流光溢彩的變化,最終成為一塊白sè的骨石靜靜地待在掌心。

羅瀾五指合攏,將魔骨牢牢抓在手中,似在默默體會著什麼。

對立法則,這就是奧斯特拉姆留給世人的遺產麼?

冇錯,在這個空間中,隻有這個法則能將力量發揮到最大,而且奧斯特拉姆本人的心靈力量已經與這個空間合二為一,掌握了對立法則,他就等於間接掌握了這些力量控製權。

隻要還在這個空間中,對上已經能夠利用對立法則的自己,倫迪特就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勝算。

不用再多想什麼了,也不用再等下去了

這是最後一戰了。

誰纔是星空下真正的永恒,即將見到答案

他詭異一笑,從身上取出了另一塊魔骨塞入了奧斯特拉姆的手中,隨後一揮手,整個世界再次發生變化,環境飛速的流逝起來,宮殿,huā園,樹木,草地被一下移到了極遠處,隻剩下一個小小的光點,而遠在另一處的景象也在瞬間被移到了那裡。

倫迪特正在瘋狂地破壞著他所能見到的一切東西,他的身後是無數破碎的晶壁,但是無論他怎麼破壞,這些東西都彷彿冇有儘頭,如果不是他堅韌的神經,他幾乎要發瘋了。

正在這時,眼中的景象卻一陣變化,他詫異的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片庭院中,而一座宮殿則處在正前方,他先是一愣,隨後眼中閃過一片火熱,哈哈大笑了起來,整個人向前衝去,不管不顧地撞碎了宮殿前的大理石柱,衝進了內殿,他一把將金屬棺材提了起來,瞪大了眼睛看著躺在裡麵的奧斯特拉姆,伸手進去粗暴地mō索了一會兒,他就找到了自己那顆夢寐以求的魔骨。

“哈哈哈……”

囂張而瘋狂的大笑從他嘴裡發出,他隨手將金屬棺材遠遠甩開,大叫道:“西奧斯,西奧斯,你看見了麼?是我先找到了它,我纔是勝利者我纔是勝利者我現在有七顆魔骨,世界將在我腳下顫抖,所有強者都要臣服於我,你聽見了麼?聽見……”

他的語聲戛然而止,因為一身白sè教袍的羅瀾正從宮殿的轉角出處慢慢走了出來。

“我聽見了。”羅瀾兜帽下的嘴chún牽出一絲微笑,“但是我並不認為你能勝利。”

“是麼?我現在就撕碎了你”

倫迪特身形急速的膨脹,在短短的時間內,他變得如同古代泰坦一般高大,粗壯的雙tuǐ邁著隆隆的聲響,張開雙臂,碩大的身軀衝向了羅瀾。

羅瀾往後退了一步,隻是這一步,卻在兩者間拉開了極長的距離,他搖了搖頭,道:“在這裡,你是贏不了我的。”他轉過身,似要離開。

“彆走”倫迪特急了,他狂叫一聲,雙tuǐ在地上一蹬,原本的速度陡然加快了一倍,再次撲了上去。

羅瀾望著那頭上籠罩下來的巨大yīn影,他深沉一笑,身形站住不動,而身邊原先由藍天綠地構成的景物卻轟然倒坍,一麵麵光滑的鏡子從平地升起,再漂浮到空中,每一麵鏡子中都映照出了他的身影。

“冇有用的”倫迪特一聲獰笑,“你是míhuò不了我的”他的現在五官靈敏度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他自認為已經盯死了羅瀾,這些隻能欺騙普通人的小伎倆會對他有用嗎?然而下一刻,他卻變得目瞪口呆。

無數的羅瀾從鏡子裡走出來,在他的感官中,居然每一個羅瀾都是真實的?不對,隻有一個是真的,可到底是哪一個?

他發紅的雙目從眾多“羅瀾”的身上掃過,既然都是真的,那麼你們都去死吧

他猛吸了一口氣,張口吐出了一片類似龍息的灼熱吐息,高度熾熱氣息源源不斷的從他嘴裡噴湧而出,冇多久,火紅sè的岩漿便席捲了他所能見到的一切。

“隻是這種程度了麼?”

倫迪特猛地回過頭,羅瀾就站在他的身側,臉上的神情就像是在huā園中散步一樣悠閒,而那嘴角的笑容更是讓他覺得無比的可恨。

他憤怒的大叫一聲,龐大的手掌當頭壓下,可是令他吃驚的一幕出現了。

羅瀾僅僅隻是伸出一隻手就擋住了他的手臂,再衝他微微一笑,手腕輕輕一翻,倫迪特頓時感覺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重重傾倒在了地上。

倫迪特眼中一片不可置信,這怎麼可能?

他事先就知道羅瀾並不是以力量見長,以他現在七顆魔骨所jī發出的ròu體力量,怎麼可能輸給對方?難道是自己的力量被削弱了?

隻是他並不知道,他的力量冇有減少半分,而是世界和原先的世界不一樣了。

在這裡,感覺是欺騙人的東西,倫迪特感到自己被輕易翻轉了過來,其實那不過是整個世界和羅瀾自己被顛倒了一下,而倫迪特本人其實並冇有動過,這樣他就產生了自己被翻倒的錯覺,但在對立法則的世界中,真實和虛假的界限本來就冇有那麼明確的界限,因此他也可以看作是被羅瀾輕易掀翻了,隻是這並不是原先世界的物理法則罷了。

隨著對立法則不斷的運用,羅瀾對這個法則的理解漸漸有些熟悉了。

隻是在倫迪特拿到了那塊他給出了那塊魔骨後,他預想中的事情並冇有發生,是因為自己施加的壓力還不夠麼?

看來,還需要再加把火。

羅瀾伸出手一指,天空和地麵又一次產生了變化,這一次,他們處在了恢弘的天空殿堂中,雲端之上,高達數萬米的宮牆和柱子上下不見首尾。

眼前一陣恍惚,倫迪特突然發現,自己整個人被捆在宮殿正中心的處刑台上,而近在咫尺的羅瀾正用俯視著自己,用憐憫的目光看著他。

他根本忍受不了羅瀾的這種目光,想要將麵前這個可惡的傢夥撕成粉碎,但是他的努力卻徒勞無功,因為他的手腳都被粗大的鐐銬鎖住了,他根本一動都不能動。

羅瀾高舉手掌,然後,向下一揮,一到巨大的斧狀光刃從天而降,衝著他的脖子斬了下來。

倫迪特下意識扭動著身體想要躲避,但是他卻絲毫動彈不得,眼睜睜看著那道光刃將自己的頭顱斬下,頓時鮮血四溢。

羅瀾俯下身,將倫迪特的腦袋拎在麵前,神情中充滿了戲謔和譏嘲。

“啊……”

一聲劇烈的爆炸從倫迪特的身上發出,他將整個血ròu身軀爆散開來,驚人的爆炸力將他視線所能撿到的一切全部炸成漫天的碎屑。

當飛揚的血ròu再次蠕動著聚合在一起後,他發現自己居然身處在一片bō濤起伏的大海上,而不遠處,羅瀾正站在一艘風帆小船上望著他。

倫迪特剛想有所動作,卻突然冷靜了下來,道:“西奧斯,你為憑藉這些幻覺就能擊倒我麼?”

冇錯,這一定是幻覺,這隻是西奧斯造出來的幻境而已,其實對自己根本造不成傷害

羅瀾玩味地笑了笑,道:“你確定如此麼?”

世界再次變化,翻湧的大海變成了攪動不停碎石金屬洪流,它們擠壓著,摩擦著倫迪特的ròu體,將他的表皮和肌ròu扯開,不一會兒,就lù出了組織深處的肌ròu和內臟,一股劇烈的痛楚讓倫迪特忍不住大聲呼痛起來,他不得不再次釋放強大的血ròu攻擊,將這折磨自己的一切轟碎。

羅瀾或許隻是用光刃切割了一下倫迪特的身體,但是在法則之下,這點傷害卻能在心靈被無限製的放大,使得倫迪特自己產生被嚴重傷害的錯覺。而有的時候,明明倫迪特遭到了不小的打擊,他卻絲毫覺察不到。

對立法則所施加的影響可能是虛假的,也可能是真實的,虛假和真實也能進行互相轉變,這是超脫了ròu體桎梏的力量,隻要你冇有從根本上勝過奧斯特拉姆的心靈,那麼在這個法則世界中,被困者是絕對無法戰勝cào縱者的,可惜的是,倫迪特的底蘊實在太差,他直到現在也冇有nòng明白這一點,隻能一直被羅瀾玩nòng在手掌上。

羅瀾要感謝奧斯特拉姆所留下來的遺產,特彆是在這個時空裂隙中,這個法則的擁有者幾乎是神一般的存在,這比他原先所設想的苦戰局麵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倫迪特大口大口喘著氣,在不知不覺的戰鬥中,他全然不留後手的攻擊已經消耗了大量的體力,即便以他的身體,也感覺到了一股久違的疲憊。

原本魔骨能從空間中汲取元素補充消耗,但是在這個隔絕的時空裂隙中,他所能吸取的不過是打開裂隙時所湧入的元素。而在兩個君王的不停吸收中,它們變得越來越少了。

“哦,你累了麼?那麼……”

看到出現在身邊的羅瀾,倫迪特想也不想就伸手一抓,隻是出乎意料,這一次不知道是羅瀾躲避不及還是來不及使用那恐怖的幻境,他居然躲得慢了一點點,以至於有什麼東西從他xiōng口破損的衣物中掉了出來。

倫迪特瞳孔急劇收縮了一次,那是……魔骨

整整四顆魔骨漂浮在空中

“你需要這些魔骨麼?”羅瀾神秘一笑,道:“都給你。”

他真的很想看看在所有的魔骨都給倫迪特之後,結果是否如他所推斷的那樣,而且現在在這個空間裡,這些現在已經消耗一空的魔骨對他來說已經並不那麼重要了,如果推斷錯誤,大不了再搶回來好了。

倫迪特狂叫一聲,頭顱從身體上猛的竄出一截,他一張口,將所有的魔骨一起吞了下去,隨後,一股難以言喻的變化從他身上發生。

羅瀾發現,整個時空裂隙正發生在震顫,似乎已經容納不下什麼東西,隱隱有崩塌的趨勢。不過這股力量卻後繼無力,隻是在最初的時候膨脹了一下,轉而又消退了下去。

此刻的倫迪特,已經將阿bō羅大陸上所有的魔骨融入了自己的身體,他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某種微妙的東西即將改變他的軀體,他正真被迎接這驚喜的轉變,然後正在這關鍵的時刻,他卻感到自己不能動了,不是錯覺,而是真真正正的不能動。

或許他自己看不見,但是此時站在他麵前的羅瀾卻看的清清楚楚,一個黑sè的影子從倫迪特的背後轉了出來,這個影子彷彿早就存在於那裡,他如死神一般,雙手正高舉著一把鐮刀正對準著倫迪特的頸脖。

倫迪特想說什麼,隻是他剛剛張了張嘴,一道鐮刀的虛影從眼前閃過,銳利的黑芒就劃過了他的喉嚨,他的頭顱無聲無息的從身軀上滾了下來,在翻滾中,他眼角的餘光終於看到了那個站在自己背後的身影。

然而,他卻冇有能力再去思考什麼了,這一斬,似乎斬斷了他的生命和靈魂,一股“死”的力量侵入了它的軀體,它們瘋狂的吞噬破壞著它的每一個細胞,破壞著每一處身體組織,原本不停繁衍生長的ròu體似乎僵住了,它們在這股yīn暗死亡的力量下慢慢的瓦解,破碎,直至徹底失去生機,最後化作一團白sè的灰土隨風而逝。

這個黑影轉過頭,他深深看了羅瀾一眼,後者也靜靜地回視著。

隻是黑影卻冇有任何動作,良久之後,他變得一陣模糊,慢慢消散在了空氣中。

羅瀾的嘴角慢慢揚起了一絲微笑,他一揮手,將倫迪特死後,飄dàng在空中的十二顆魔骨一把抄到了手中。

在這場決戰中,他終於笑到了最後。

他看得很清楚,剛纔那個出現黑影,就是他的老師死亡君主伯羅méng休斯。

不過,那隻不過是一個暗影分身罷了。

此刻羅瀾已經能夠斷定,他先前的推斷是無比正確的,某顆魔骨早就被老師動了手腳

先前在吸取了奧斯頓的記憶後,羅瀾獲得了一個極為關鍵的線索,那就是泰坦君王班多西尼輕而易舉就jiāo出了手中的魔骨。

他一直很奇怪,在弱ròu強食的君王中,重傷的泰坦君王擁有魔骨為什麼還能活這麼久?難道其他的君王不知道他握有魔骨這件事麼?

最大的可能是,他得到了某些人庇護。

而另一個疑問又來了,既然有人庇護他,那為什麼在倫迪特的威bī下就立刻jiāo出了魔骨?

那很可能是原本他的舉動是那個庇護者默許的,或者說,那個庇護者原本就是準備把魔骨jiāo給倫迪特的。

這是個驚人的推論

羅瀾之後從自己的母親凱特琳娜那裡得知,當年在重創了班多西尼之後,之所以冇有能真正的殺死對方,那正是由於伯羅méng休斯的暗中乾預。

於是羅瀾有理由懷疑,他的老師伯羅méng休斯有可能會在魔骨中做文章

或許彆人做不到這一點,但是身為死亡意誌的傳承者,說不定是有辦法的呢?隻是他有理由相信,這個辦法的代價一定不會低,甚至會付出自己的生命都不夠,要不然“守護死亡”組織的先輩們不會不這麼做。

隻是先前的戰鬥中,得到了班多西尼魔骨的倫迪特似乎並冇有異狀顯現出來,可是羅瀾並不會為此放下警惕心,他進一步推論,很可能魔骨中暗藏的玄機並不那麼簡單,或許要達到某種伯羅méng休斯認可的條件纔有可能爆發出來,最有可能的是,當魔骨真正聚合在一起時,才能發揮作用。

但這樣一來,又出現了另一個問題,單單隻有一塊魔骨被做了手腳麼?

羅瀾不敢相信。

他甚至懷疑他叔叔藍丹jiāo還給他的魔骨會不會也有什麼問題?這個人的一些行為也有很多的疑點,臨終前委托前任教皇西狄偌厄將魔骨jiāo還給自己,看起來合情合理,但仔細想想,卻還有很多隱藏在暗幕中的東西。

出於謹慎,他寧可選擇不接受,所以他在獲得了奧斯特拉姆的那塊魔骨後,將藍丹給予他的那塊魔骨放在屍體的手中,任由它被倫迪特拿走。

現在眼前發生的一切並不能讓羅瀾理清其中所有的線索,但他已經無需去關心這些細枝末節了。

因為,他是最後的勝利者。

事實上,他的推斷雖然不是最準確的,但也距離真相相差不遠。

身為死亡意誌的傳承者,伯羅méng休斯擄去了幼年的羅瀾後原本是想殺死他,但是他發現,羅瀾還不能死,因為凱特琳娜還依然活著,羅瀾一旦死去,失去了束縛的凱特琳娜反而更有可能做出一些瘋狂的嘗試。

然而雖然他找到了癥結所在,卻依然毫無辦法,因為他絲毫看不到戰勝凱特琳娜的希望,在壽命上更是無法和後者相比,或許他隻能培養出下一個傑出的死亡意誌傳承者,繼續延續先輩的腳步。

然而從那個時候開始,伯羅méng休斯就已經在考慮一個一勞永逸的方法。

直到後來,他辛苦培養的羅美爾斯毫無預兆的叛逃了,這個時候,他才真正下定了決心。

因為這意味著等到他死去後,再也冇有人能夠遏製得住凱特琳娜了,伊琳娜曾經是他試圖再培養的一個傳承者,但是他發現自己的壽命不多了,所以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打算。

那時候伯羅méng休斯,隻剩下了一個選擇。

那就是徹底毀滅“永恒”

而唯一的辦法,那就是犧牲自己的生命和靈魂,將自己暗影分身附著在魔骨上,然而等待著那最後一刻的來臨。

因為“永恒”的誕生無論是誰在主導,必定是要將所有的魔骨重新聚合在一起,這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迴避的,到了這最後一步誰都會這麼做,哪怕明知是陷阱也要往裡跳下去。

正是基於這一點,伯羅méng休斯做出了羅瀾上述推斷的舉動。

他將自己代表著“死亡”的力量附著在了兩顆魔骨上,一顆是班多西尼手中一塊,而另一顆,正是來自於藍丹的魔骨。

甚至藍丹委托羅瀾竊取魔骨的那一幕,也是他暗中授意的,這樣一來,這顆魔骨當日後再回到羅瀾手中也就順理成章了。

那一次,為了確保羅瀾的成功,他甚至將伊琳娜派遣到了那裡,並命令伊琳娜一路尾隨著羅瀾,監控著他的一舉一動。

隻是伯羅méng休斯並冇有想到,伊琳娜一直對自己得不到他的認可而感到委屈,所以她自作主張慫恿羅瀾偷盜了莫沙教區的魔骨,隻希望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讓老師也高看自己一眼,隻是在發現被騙後,卻不敢回去見伯羅méng休斯,因為她知道老師的手段有多麼可怕。

其實這個時候,如果她知道伯羅méng休斯已經帶著一絲遺憾死去的話,也用不著這麼擔心了。

儘管伯羅méng休斯安排好了一切,自認為萬無一失,但是他萬萬冇有想到倫迪特這個變數,而羅瀾出於謹慎小心,利用了倫迪特,讓其先一步聚合魔骨,進而破除了他謀劃已久,併爲之付出生命的佈置。

……

卡隆德洛山脈,一座巨大的方舟正半嵌在山間的冰壁中。

佐德默坐在裝飾華麗的船艙內,他的臉sè在火炬的光芒中yīn晴不定,對散落在四周的黃金器皿視而不見,隻是看著麵前如同陷入了沉睡的美yànnv屍默默不語。

在看到載著他飛來的巨獸化作了一灘ròu泥的時候,他就意識到倫迪特失敗了,那麼勝利的人,隻能是西奧斯了。

苦澀的笑意在他嘴角泛起,“凱特琳娜,你贏了。”

不過,他也冇有輸。

他堅信,蘭蒂斯頓的輝煌仍舊是會繼續下去的。

他歎了一聲,拿起身邊的火炬,一步步向著nv屍走去。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突兀的在他身後響起,“父親大人,如果你要火葬,那就請你稍等一步,等我拿走我需要的東西再舉行吧,我是不會阻攔你的。”

佐德身體一僵,他慢慢地轉過頭來,渾身不可抑製的顫抖起來,他的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船艙中無聲無息的多出了一個人。

羅瀾將自己的兜帽掀了下來,lù出了那張倫迪特幾乎一模一樣的臉龐,隻是他的臉上此刻有著某種說不清的東西,那是一種言語無法表述的威嚴和冷漠,他彷彿是高高在上的神明,用看待螻蟻一般的目光看待一切。

“不,我不會讓你傷害到她的”佐德的臉龐扭曲了起來,他跌跌撞撞地倒退著,雙手無意識的luàn揮,發出jī動的大吼。

“鎮定些,我的父親。”羅瀾笑了笑,搖頭道:“你以為我的心中有那種無聊的報複麼?就因為她是倫迪特的母親?”

佐德背靠在nv屍前,顫聲發問:“那你想乾什麼?”

“我說過,我來取走一件東西,屬於我的東西。”羅瀾一眼都冇有多看佐德,徑直從他的身邊走過。

佐德站在原地,腦海中一片空白,雖然羅瀾冇有對他施加任何法術或者jīng神壓力,可是他仍舊一動也不敢動。

他知道,此刻他麵前的兒子,已經不能再稱之為人類了。

或許,他纔是阿bō羅大陸有史以來第一位真正的神明,就算三大上古家族的第一代先人也不能比擬。

佐德感覺到背後亮起了一團光芒,他不敢去看那是什麼,也不敢去看此時的nv屍到底怎麼樣了,隻是感覺到羅瀾好像取走了什麼東西,然後他看著羅瀾轉過身,毫不留戀地步出了船艙。

佐德渾身虛脫地坐了下來,手一鬆,任由火炬掉在了船艙的甲板上,本就灑滿了油脂的地麵頓時燃燒了起來,冇多久,整隻方舟就包裹在了一片熊熊烈火之中,冰壁的山脈間頃刻間便被映得一片通紅。

羅瀾並冇有去理會身後的變化,他一步跨出,下一刻,他就出現了在了卡隆德洛山脈的一座山峰上,他看著手中那一團散發著璀璨sè澤的晶體。

這是“本源之心”。

在得到了全部的魔骨後,羅瀾也同樣獲得了“它”的記憶殘片,“本源之心”這就是當年諾亞從“它”身上曾經帶走的東西,但是她同樣也付出了代價,她並不能控製這龐大的力量,隻能長眠在這裡達萬年之久。

隻有和它合二為一,羅瀾纔算真正的完整。

羅瀾深深吸了口氣,這顆閃爍的晶體慢慢化為一絲一縷的氣霧,從他的口鼻中滲透了進去,而位於羅瀾體內的魔骨彷彿極為興奮地躍動了起來,貪婪的吸納著這一切,直至融合為一。

羅瀾靜靜站在山巔,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隨手緩緩伸出,在前方一點,空氣彷彿被dàng開了一絲漣漪,先是一點,隨後越來越大,向四麵八方bō紋狀的擴散開來,當這動靜停止的時候,他的麵前,出現了一座無比巨大的位麵之mén。

一幕幕來自魔骨的記憶從眼前閃過。

三萬年前,一個偉大的存在諸多位麵中旅行,隻是一個意外導致了“它”的崩裂,“它”的軀體散落在各個位麵之中,而“它”的“本源之心”和一截最大的軀體則墜落在了這個世界,直到兩萬年後才被三個年輕人類所發現,而阿bō羅大陸,也因此開創了人類英雄的傳奇。

羅瀾能感覺得到,“它”散落在各個位麵中的軀體正時時刻刻在向他發出召喚,向他傳遞那個世界的資訊,期待著他與它們再次合二為一。

隻有重新獲得哪些破碎的軀殼,才能最終再現那偉大的存在。

在這扇位麵之mén的對麵,羅瀾能感覺到,那同樣也是一個充滿了魔法元素的世界,當他那如神明一般的龐大意識隔著位麵之mén掃過對麵的整片大陸時,似乎也引起了幾個強大存在的警惕和惶恐。

羅瀾深沉一笑,他轉過身。

卡隆德洛的山脈的山脊和山腳下,在那裡,成千上萬,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儘頭的血ròu軍團正踏著整齊的步伐,邁著隆隆的腳步聲,走進了那扇彷彿正在燃燒的大mén。

(全文完)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fantitxt.com。手機版閱讀網址:m.fantitxt.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