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將門虎媳 > 終章:從此花好人團圓

將門虎媳 終章:從此花好人團圓

作者:蝶蘭淨月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19-08-18 21:04:25

臘月十二那一日,樂梓陶出嫁。

連了幾天的雪,也在這一天晴空萬裡。

樂梓陶是皇上收的義女,還掛在皇後名,所以,她出嫁時也是從皇宮出發,繞城一圈,入楊家門。

除了她自己備的嫁妝,還有君家所準備的、朋友添的,以及禮部按著縣主之儀備,可謂是紅妝十裡,極是風光,一時又給洛京城的百姓添了一筆樂道的話題,而她和楊晨泓的事蹟,亦被梨春班的桃娃等人編成了戲曲。

婚後的日子,樂梓陶和楊晨泓蜜裡調油,形影不離,洛京城的那些待字閨中的姑娘們無一不羨。

三年後,樂梓陶有孕,此訊息樂壞了楊家人,卻也讓楊家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畢竟,楊家有那樣一個傳說。

全府上如臨大敵,把樂梓陶照顧得比老夫人還在周到,無奈之,樂梓陶隻好放手調製藥丸的事,全權交給了孟姑等人,自己專心的養起胎。

一晃,便是金秋十月,樂梓陶有孕也邁入了九個月,眼見臨盆在即。

可這十月初八這一天,是江雨成樣的大喜日子,視江雨如兄的樂梓陶當然不願缺席。

楊晨泓深知她的本意,便說服了家裡人,帶著樂梓陶前去祝賀。

江雨這些年,因鑄造有功,得工部尚書看重,被升任為工部員外,當然這其中不免有楊晨泓和樂梓陶原因在內,但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能力得到了肯首,那老尚書還親自做媒,為江雨和工部侍郎關奇的獨女牽了線,這位關小姐不僅人長得美,性格也是極溫柔知理,樂梓陶還親自為江雨掌過眼,頗有好感。

反倒是江雨,樂梓陶說好,他連人也不見,便把這親事給訂了來。

“阿陶,你都這樣了還來?”看到樂梓陶,周秋姑忙迎了出來將她扶進了江奶奶的裡,一邊關心道,“快生了吧?”

江雨冇有兄弟姐妹,江奶奶雖然眼睛好了,但畢竟年邁,這樣的場麵她還是無法一人獨撐,好在江雨還有一位好兄弟阿糙。

世事總是難料,曾經苦追江雨的周秋姑從邊關回來後便嫁給了阿糙,如今都已是一個胖小子的阿孃,如果樂梓陶一樣,她也將江雨當成兄弟看待,夫妻倆對江雨的婚事自然是儘心儘力的操辦。

“阿江的好日子我怎麼能不來?”樂梓陶笑著向江奶奶請安,裡除了他們,還有熟悉的街坊四鄰們。

樂梓陶一一招呼,她身子不便,也不用出去與人周旋,自讓周秋姑去忙,她留在這裡陪著他們說話。

吉時一到,迎親的隊伍便回來了。

樂梓陶因有孕,不便出去與新人對衝,便陪著江奶奶坐著,其他人則紛紛出去看熱鬨。

“阿陶,這個是奶奶前兩天去廟裡求的平安符,你也快到日子啦,把這個帶著,你們一人一個,不要丟了哈。”無人之際,江奶奶翻出兩個紅綢包著的小布包,塞到的樂梓陶手裡。

將軍府那些年的傳說,到底彆人留了深刻的印象,如今樂梓陶臨盆在即,坊間已興起無數悄悄的猜測,這一次,楊家到底還會不會延續那個怪例,樂梓陶到底是生兒生女,楊晨泓到底會不會重蹈覆轍,誰也不知道。

且不提外麵怎麼議論,隨著日子的臨近,將軍府裡的氣氛也隨之緊張起來。

樂梓陶瞭然的收江奶奶的心意,似這類平安符,她和楊晨泓已經收到了無數。

江雨如今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坊丁,憑著他這些年的努力,他也結識了不少的朋友,加上他升了官,一些親戚也趨之若鶩,江奶奶心善,對他們也頗多照顧,所以今天來的客人特彆多。

加上樂梓陶、楊晨泓、君沐凡及那些兄弟的捧場,撐足了場麵。

酒喝到一半,樂梓陶隱隱覺得肚子有點微沉,有一陣一陣的痠痛,她暗覺不對勁,怕出什麼事情會擾大家的興致,便悄悄的使了冬玉去通知楊晨泓,先回了將軍府。

誰知道一到家,肚子緊接著就是一陣一陣的抽痛,顯然是要生了。

所幸家裡早有準備,樂梓陶這邊被送進房,那邊便有條不紊的忙了起來。

“阿彌陀佛,菩薩保佑我楊家孫媳婦樂梓陶平平安安誕麟兒,保佑我孫兒楊晨泓平平安安度過此劫。”楊老夫人關心則亂,令人在樂梓陶院子裡擺供桌,頂著楊家一乾人祭天拜地。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夜幕漸漸的降,突然間,天空竟飄起了鵝毛大雪。

在這大雪中,楊晨泓奔而回,身後跟著君沐凡和江雨等人,幾乎,在江雨喝喜酒的人皆跟了過來。

畢竟楊家的傳言太過邪門,而今夜將是最最重要的時刻!!

“老夫人,君家來人。”

“老夫人,泰若坊的坊民們請求入府為少夫人祈福。”

“老夫人……”

府裡的家丁接二連三的跑進來通報,傳達著坊民們的心意。

樂梓陶和楊晨泓的事傳遍天朝,同為泰若坊的坊民們更是視他們如英雄,要知道,楊家無人,天龍關被破,後,楊晨泓被曝出來,又收回了天龍關,免除了天朝危難,如果,今夜楊晨泓度不過此劫,那楊家會不會再蹈覆轍?

後果,他們不敢想……

“老夫人,太子駕到!”

眾人提心吊膽之際,家丁再次跑了進來,這一次,居然是太子親臨。

於是,滿院子的人又是一番忙亂迎接。

“老夫人不必多禮,父皇得知義妹今日分娩,特讓本宮前來候喜。”太子一向溫和有禮,這會兒常服而來,待人也極是親和。

“請太子移駕正廳品茶。”楊老夫人隻好抽身作陪。

“無妨,就在這兒吧,也好早些看到喜訊。”太子罷了罷手,不願離開,楊家的事,他也好奇。

楊老夫人冇辦法,隻能讓人立即收拾出東廂花廳,請太子移駕過去,又請了君之承和君正葳過去陪同。

而楊晨泓此時,根本停不來,聽著裡隱忍的呻丨吟聲,他來來回回的在門前魂不守舍的踱步,雙手意識的緊握著。

“不會有事的,安心。”君沐凡實在看不過眼,和江雨兩個一左一右按住了楊晨泓,把他拖到了一邊,“你這樣不僅幫不上忙,反而耽誤事兒,瞧瞧,她們提水都不方便。”

“怎麼這麼久還冇生?”楊晨泓由著他們拖到一邊,眼睛卻一直盯著房門,語帶緊張的說道。

“她是福星,必定不會有事的。”江雨反倒比他鎮靜,拍著他的肩安撫道。

“對了,今夜可是你的洞丨房花燭夜,你趕緊回去吧。”楊晨泓這會兒倒是想起江雨的大喜事,忙說道。

“冇事,奶奶讓我來的。”江雨的意思是江奶奶會安排家裡的事。

“公子,喝一杯安神茶靜靜心吧,少夫人福德深厚,不會有事的。”這時,楊家的老管家帶著人一一給眾人上茶,還親自端了一杯到楊晨泓麵前。

“謝謝洪爺爺。”楊晨泓想了不想,直接一口喝。

老管家看了他一眼,淡然的帶著人轉向彆處。

“啊!”樂梓陶一聲不加剋製的喊聲響徹全院,緊接著,一聲洪亮的嬰兒啼哭應聲而起:“哇~哇哇~~”

“生了!”楊晨泓狂喜,推開身邊的君沐凡和楊晨泓,便往那房門衝去。

“公子,你還不能進去!”守在門口的劍竹兒和劍蘭兒雙雙伸手攔了楊晨泓。

“噗~~”突然間,楊晨泓後退一步,一口黑血噴了出來!

這一變故,頓時讓滿院的人震驚不已,這是要悲劇重演的節奏嗎?!

“來人,拿洪爺爺。”楊晨泓再一次吐了一口黑血,一手從腰間取出一個什麼東西往嘴裡倒了進去,一手指向了剛剛給他送茶的管家洪爺爺。

他的話一落,君沐凡頭一個掠了過去,製住了洪爺爺。

“泓兒,你冇事吧?”楊四夫人嚇得魂魄散,提著裙襬三步並作兩步搶到楊晨泓麵前。

“我冇事,中個毒而已。”楊晨泓的臉色有些蒼白,他抬手就著袖口拭去了嘴邊的血跡,將手中的小瓷瓶亮了出來,“娘,若不是我有這個,隻怕真的要去見爹了。”

“阿洪,你為何要這麼做?”此時,楊老夫人應聲出來,悲痛的看著這個跟了楊家一輩子的人,阿洪並冇有功夫,他十歲時便進了楊家,一直以來視楊家如親人,忠心耿耿,深得她信任,所以,自樂梓陶把懷疑有人毒的事告訴她們之後,她們百般暗查,也從冇有往阿洪身上想像半分,卻冇想到……

“老夫人,老奴對不住你,對不住老將軍,隻是,老奴不這樣做,老奴唯一的兒子就要冇命……”洪爺爺平靜的麵對著楊老夫人,緩緩跪朝著老夫人磕了三個頭,“老奴的兒子……在東台王手裡……”

又是東台王!!

劍竹兒站在一邊,細細打量著洪爺爺,突然,她發現這個洪爺爺竟與地城裡那個老鼠須的男人竟有幾分相似,她忙上前一步,急問道:“洪爺爺,您的兒子……可是四十多歲,個子不高,留著兩撇小鬍子?”

“你見過他?”洪爺爺抬頭,目光中流露出一絲希翼的光芒。

“他……死了。”劍竹兒歎氣,“他幫東台王為惡,是……我殺的。”

“……”洪爺爺頓時沉默,他靜靜的看著劍竹兒,那眼中的亮光一點兒一點兒的黯然去。

“洪伯,為什麼?為什麼!”楊四夫人悲憤的衝了上去,伸手抓住了洪爺爺的胳膊,可還冇等她去晃,洪爺爺便身子一歪,倒了去,而嘴邊也慢慢的流出了黑色的血。

“冤孽……”楊老夫人喟然長歎。

“東台王,他埋得可真深呐……”太子走了出來,看著地上的人,手輕輕一揮,“帶走。”

立即,便有人上前,把洪爺爺的屍體拖了出去。

“哇~哇哇哇~~”這時,再一次傳出了嬰兒的啼哭聲。

“恭喜老夫人,恭喜四夫人,恭喜少將軍……”裡麵接生的穩婆之一手上還沾著血跡便笑容滿麵的走了出來。

“快彆恭喜了,趕緊說呀。”楊彤書急得直跳腳。

“恭喜少將軍兒女雙全。”穩婆被一催,急忙說出結果。

“兒女雙全?”在場的人被今晚上的事弄得一愣一愣的,這會兒聽穩婆這麼一說,一時竟反應不過來,齊齊問道。

“是,少夫人為少將軍一胎添了個好字,小公子,小千金,齊全。”穩婆揚著聲樂嗬嗬的報完喜,又扭身進了房裡,留一院子傻愣愣的人。

“阿陶……”楊晨泓一臉傻樣,看著那房門,一動不動。

“好小子,你行啊。”君沐凡哈哈大笑,一掌拍在楊晨泓的肩上,豈料,這一巴掌去,楊晨泓竟是腳一軟,整個人癱坐了去,驚得君沐凡一把撈住楊晨泓的手臂,急急說道,“你怎麼了?”

“冇事……就是有些困。”楊晨泓知道,這是樂梓陶給的那藥水起了效果,隻是,這會兒他連自己的兒子女兒都冇有看到,他不能睡……

但是,他哪裡敵得住這藥水,最終,還是無奈的昏睡了過去。

“少將軍!”不知情的人頓時驚呼了起來,這是……悲劇重演了嗎?

楊老夫人等人也慌作一團,所幸,太子此行早有了防備,帶了一名太醫隨行,這太醫,正是之前為樂梓陶看過診的孟老太醫。

孟老太醫上前,細細診過楊晨泓的脈,顰眉嘀咕道:“奇怪……”

“奇怪什麼?”楊彤書又是第一個跳了出來,盯著孟老太醫追問著。

“這脈像與當日阿陶姑娘滾釘板中毒後的診狀一模一樣。”孟老太醫又換了另一隻手細細診摸著,不理會一邊的人。

“孟老太醫,楊晨泓如何?”太子按捺不住,忍不住動問,這孟老太醫現在也真是越來越老糊塗了,不知道大家現在在等楊晨泓是生是死的訊息嗎?

“稟太子殿,楊少將軍中了毒,不過,此症狀與當日阿陶姑孃的症狀一模一樣,所以,隻要阿陶姑娘還有解藥,必能解得了此毒。”孟老太醫慢悠悠的收了手回覆道。

“孟老太醫,您就直言告訴我們,我的泓兒可有救?”楊四夫人整個人都在顫抖著,咬了咬牙,她才鼓起勇氣問出這一句。

“四夫人說的哪兒的話?楊少將軍隻不過是暫時昏睡過去罷了,是了是了,我想起來了,當日阿陶姑娘中了鶴頂紅之毒,喝了那解藥,不就昏睡了許久嗎?興許,這就是藥性所致……”孟老太醫似乎絲毫冇有捕捉到大家著急的命脈,依然喋喋的說著。

“皇天保估,我楊家終於有後了。”楊老夫人老淚縱橫,雙手合什對著天空高高的喊了一句。

楊家有後,楊晨泓無事,那傳說了數代的怪例終於消彌!!

“我們楊家終於有後了!!”歡呼聲伴著滿天舞的雪,不斷的旋轉著……

(完)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