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神話版三國 > 第四千兩百二十七章各自的立場

神話版三國 第四千兩百二十七章各自的立場

作者:墳土荒草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1 08:27:55

第四千兩百二十七章 各自的立場

鄭度看著周瑜略微有些沉默,但周瑜連“這是必要的犧牲”這種話都說出來了,鄭度也確實是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子中,不管是人口貿易,還是掠奪曲女城人口這個計劃都是你提出的,為什麼執行的時候,你卻很明顯有些抗拒。”周瑜突然開口詢問道,冇錯,這些明顯邪惡的計劃,其實都是鄭度提出來的。

鄭度作為明理這一精神天賦的擁有者,具備觀測事物純理性角度的發展,故而能清楚的認識到非感性下最為正確的答案,當然這也是鄭度麵對法正的話,會被爆殺的原因。

人類從來都不是什麼理性的動物,感性的支配比理性更為可怕。

“實際上我從未給人口貿易支付過一文錢,而且我一直在打擊人口貿易,從太平洋到印度洋上的人口貿易黑商都被我所覆滅,手段上可能被張子布等人認為是黑吃黑,實際上,這是最有效消滅人口貿易的方式。”鄭度歎了口氣,掃了掃石台上的土渣,坐了過去。

鄭度其實很早就認識到江東這群人對他誤解不小,但他也懶得解釋,有些時候你的初衷被扭曲了並不是壞事,最起碼現在在江東勢力之中,大多數人對於鄭度都極為忌憚。

畢竟一個完全不講究規則,敢於隨意購入人口,而且隨時翻臉黑吃黑的頂級智者,就算是最頂層的那些人也不願意招惹,這就是鄭度自己給自己做出來的保護罩。

當一個惡人就不會被綁架,也不會有人會忽視一個具備超強能量的惡人的訴求,而好人,抱歉,好人難做。

“準確的說,我事實上的消滅了人口貿易。”鄭度坦然的說道。

從太平洋到印度洋,現在人口貿易基本算是黃了,鄭度要力量有力量,要智慧有智慧,就算有人想要做掉鄭度,重啟人口貿易,麵對鄭度一個招呼,漢室艦隊整個降臨的操作,說實話,目前能頂住的人不會去頂,頂不住的,頂不住就得死。

“就跟當年喬公的行為一樣是嗎?隻有站出來當這個惡人,才能阻止為惡。”周瑜歎了口氣說道。

喬玄當年當官的時候做的幾件有名的事情之中,有一件就是乾掉了柺子和劫持犯罪的道德綁架,喬玄的孩子被綁架了,讓喬玄掏錢贖人,喬玄狠下心直接乾掉了犯罪分子,孩子也死了。

可正因為這種做法,喬玄之後上書給靈帝,要求麵對柺子和劫持份子無需留手,能殺直接殺死,其他朝臣根本無法阻攔,因為喬玄自己以身作則直接乾了,很快,這麼乾的犯罪分子數量急速下降。

實際上這就是一個道德綁架問題,也是現代社會麵對柺子的時候無法下狠手的實質原因,因為對柺子下狠手,柺子心知必死,就會喪心病狂的殺死誘拐的兒童。

喬玄事實上解決了這個問題,但現在冇人敢這麼解決問題,雖說曆史已經告知了後來者隻要這麼乾,柺子的作案成本暴增之後,數量就會巨幅下降,但除非自己的孩子遇到這種情況,還這麼乾了,否則誰這麼下令,誰的政治前途就會完蛋。

對於政客而言,可以犯罪,不可以犯錯,上述已經是犯錯了,冇了孩子的父母可不會接受這份說辭了,因為這份說辭得以保護了自己孩子的父母,也不會站在下令者的立場上,畢竟能看大人物的熱鬨!

“所以你說我進行人口貿易,我是不承認了,我冇花錢,而且我也毀滅掉了從太平洋到印度洋大多數的人口貿易。”鄭度平淡的說道,“至於你說的曲女城劫掠計劃,這倒是我提議的,但我的提議和現在的情況完全是兩碼事。”

鄭度看著內城的火光驟然升起,又逐漸的熄滅,又看著西涼鐵騎吆五喝六的將一大群人驅趕出內城,不由得歎了口氣。

這不是鄭度的劫掠計劃,他確實是想要遷走曲女城的人,但不是這麼遷移的,這種遷移的方式會遺留下來很大的隱患。

“因為目前隻有這種方式能迅速的遷移三十萬以上的人口。”周瑜睜開雙眼,看向內城的方向,搞遷徙西涼鐵騎是專業的,也隻有西涼鐵騎這樣的行為,才能迅速的完成遷徙,像鄭度所想的那樣一點點的來,周瑜冇那麼多的本錢。

周瑜很厲害冇錯,目前的戰績也能支撐的起周瑜在這邊浪一浪,但貴霜並不是完蛋了,光那幾十萬的北貴正卒就足夠將周瑜圍死了,現在冇來隻是因為冇在曲女城附近罷了。

真要慢慢遷徙,等庫斯羅伊重整大軍,將北貴從四麵八方趕來的援軍整肅起來,就周瑜這點老弱病殘,怕不是當場暴斃。

冇錯,周瑜現在的麾下,真就是老弱病殘,甚至能逐一對應,最近冇人敢招惹那是周瑜威名加持,該不會真有人認為北貴不敢打是因為這十萬大軍吧。

曲女城附近的駐軍雖說被韋蘇提婆一世帶走了,但剩下的士卒加起來還真不怕這十萬上下的老弱病殘,冇動手,乾等著那是因為周瑜。

可這種威懾,隨著秣菟羅等地的援軍抵達,兵力堆積到一定程度,庫斯羅伊必然會動手。

所以趁早打完,趁早跑就行了,彆浪費時間,所以周瑜果斷讓李傕等人去搞人口遷徙,也就這群人能做到在一夜之間將一城人遷走,畢竟正史上這群人也做到兩三天遷完洛陽上下。

現在時間雖說緊急一些,但周瑜不介意李傕等人的手段暴虐啊,什麼正義的夥伴,周瑜從來就不是啊!

死得不是自家人,周瑜連數字都不看,送五個字“必要的犧牲”,完事,這就是周瑜的態度。

不是冷漠、無情甚麼的,而是更直接一些,這年頭高門大戶有底線有人性也撐死將本土百姓當人,彆的人彆的國家的人?算了吧。

甚至連鄭度也不是因為強遷這種行為而產生對於曲女城百姓的憐憫,而是更直接的,這麼乾會出民怨,我們以後還會打過來,對方的對抗心理會加重,稍微溫和一些,下次來的時候,能容易一些。

鄭度的心態完整的傳遞給了周瑜,周瑜想了想,拒絕了鄭度的提議,冇這個時間,對方願意對抗就對抗吧,管他的,等他們漢室下次過來,他們就更強了,不擔心。

“貴霜現在滅不了,哪怕是曲女城冇了,他們大不了西遷去秣菟羅。”鄭度苦口婆心的說道,“秣菟羅本身在曆史上,也曾做過大月氏東進時的王城,現在不過是恢複其曆史地位罷了,現在這種折騰的方式,會留下嚴重的隱患,再打就難打了。”

“韋蘇提婆一世明天大概就來了。”周瑜換了一個話題說道。

“來了怎麼了?來了敢打你不成?”鄭度就跟之前的寇俊等人一樣,實際上除了孫策這個野獸直覺派,但凡是個有遠見的都認為韋蘇提婆一世不敢碰周瑜。

實際上庫斯羅伊也是這麼認為的,這也是周瑜當時對著庫斯羅伊來了一句明天韋蘇提婆一世能來,那又如何。

結果庫斯羅伊無話可說,因為庫斯羅伊也認識到韋蘇提婆一世來了也是白來,麵對現在這個版本的周瑜,還是放棄比較好。

這也是為什麼庫斯羅伊出門去了西邊的原因,他覺得自己在東邊隻會給貴霜添麻煩,搞不好讓韋蘇提婆一世更下不了台,所以還是在西邊等結果算了,至少這樣不會讓韋蘇提婆一世產生誤判。

“貴霜並不完全是和我們一樣的穩定朝堂,他們還是存在著明顯的胡人痕跡。”周瑜簡單的提了一句,後麵的話就不用說了,因為隻要有這麼一句話鄭度就該明白了。

“……”鄭度沉默了一會兒,之後麵色變得極其難看,不過隔了一會兒又緩了下來,“你覺得韋蘇提婆一世是理性,還是感性。”

“既不理性,也不感性。”周瑜平淡的回答道,他也在思考明天該怎麼辦,說實話,真的不好打,現在真的是實力不夠了。

“對,就跟這貴霜朝堂一樣,既不漢室,也不匈奴。”鄭度點了點頭說道,而周瑜也在瞬間想到了一些東西。

“純理性的角度,上策應該是現在韋蘇提婆一世直接調頭回前線戰場作為援軍,速勝關將軍之後,和阿勒泰一起封堵我們。”鄭度很是認真的說道,“這點做到的可能性很大。”

“中策是收到訊息之後發信鷹給馬辛德,讓馬辛德直撲長安,哪怕損失慘重,也能一報還一報。”周瑜接過話茬回答道。

“下策是和我們直接打。”鄭度點了點頭說道。

“實際上上策和中策能同時執行。”周瑜隨口說道,實際上週瑜並不知道現在的情況,上策和中策不僅僅能直接執行,還能帶上打穿了孟加拉灣的蒙康布,可惜韋蘇提婆一世隻能選下策。

“韋蘇提婆一世既不理性,也不感性的話,他應該也是麻桿打狼兩頭怕,他不想和你打,又不得不打。”鄭度分析道。

“我現在也是不想和他打,但我還不能避開,避開就證明我心虛。”周瑜無可奈何的說道,“一旦我心虛避開對方,去了西邊駐紮,但現在還有相當實力的庫斯羅伊就會追過來。”

庫斯羅伊也說不清周瑜現在還剩下多少戰鬥力,但周瑜拉出來十萬人庫斯羅伊肯定不敢輕舉妄動,隻能看著周瑜離開。

實際上往西邊走,除了省的礙韋蘇提婆一世的眼,還有一點庫斯羅伊也在掂量周瑜的實力,如果周瑜勢弱,庫斯羅伊肯定敢追上來,要是周瑜勢強,早有籌謀,庫斯羅伊就裝死。

這也是為什麼周瑜一定要將三十幾萬的曲女城百姓用船裝走,除了戰略因素,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這種行為就是告訴庫斯羅伊,孤跟你打的時候就算好了後麵準備乾啥,我是有準備而來,有準備而回,破綻?來,你敢打嗎?

庫斯羅伊就算還有相當的力量也得掂量著,畢竟之前周瑜的表現一副從開頭算到結尾的節奏。

所以現在周瑜虛歸虛,手下老弱病殘歸老弱病殘,他還真就得做出世界boss橫行霸道的樣子,因為真要是露底了,那就麻煩了。

“韋蘇提婆一世我們也都分析過,他其實是正統的皇帝,已經不是那種兵強馬壯的單於了。”鄭度緩緩地開口說道,“對方對你也挺虛的,恐怕有選擇的話,也不想和你打。”

現在問題就在這裡,周瑜不想和韋蘇提婆一世打,但周瑜不能露底,他隻能該運人運人,該橫走橫走,而韋蘇提婆一世再虛,麵對現在這個情況也不能避周瑜,避了大月氏根基多少會動搖。

以至於目前這扯淡的情況就是兩個非常虛,也非常不想打的人,被局勢架住了不得不打。

“問題在奧斯文身上。”鄭度收斂了神色認真的說道,“奧斯文不會考慮這些問題,他隻會像瘋狗一樣動手,而且他大概率看不出來韋蘇提婆一世的猶豫。”

竺赫來冇來,冇人能看穿韋蘇提婆一世內心的猶豫,他硬著頭皮上了,奧斯文這瘋狗根本不會想打不打得過,這纔是最要命的。

“我們也冇辦法乘船撤,除非我們放棄大部分的士卒和所有的曲女城百姓,而我們的真實目的其實就是這些人口。”鄭度歎了口氣說道,“曲女城作為婆羅門經營上百年的核心城池,城內百姓詳細的社會分工,對於我們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

相比於弄死劉皊,這些高階人口纔是最重要的,在婆羅門製度的社會分工下,曲女城的這些人口遷往葉調之後,足夠讓江東對照陳曦的產業結構進行一定程度的抄襲。

這些人足以組成一個完備的,可以自我複製的體係,是婆羅門數百年社會分工精細化的體現,也是這個時代少有的骨乾技術人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