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軍事 > 最強特種兵之龍醫 > 第792章 基督山複仇

最強特種兵之龍醫 第792章 基督山複仇

作者:七橙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19-12-15 14:41:43

第792章 基督山複仇

醫生真的相信老瓦圖爾麼?

這個問題其實根本不用問也不用回答,因為問的人不信回答的人也不信,可是奇怪就奇怪在醫生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回答了。

回答相信。

這讓老瓦圖爾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醫生從不會重複自己的答案,這一次也一樣。

老瓦圖爾稍微搖搖頭笑笑,“可惜我跟醫生先生之間距離坦誠相待還相差很遠很遠的距離,大概有勃朗峰山高那麼遠。”

老瓦圖爾的樣子看起來竟然有些失落,難道他剛纔動了真心?

兩個男人那邊說說笑笑輕鬆的很方雪這邊可不輕鬆,一個女人要庖丁解牛的難度極大,這女人看起來嫵媚漂亮誘人,手無縛雞之力,是一個弱女子。

尤其是華府東方女人不如歐洲女人高大有力。

在這樣的情況下應該替方雪擔心,害怕她被自己手裡的刀傷到,害怕她被那頭健壯的公牛傷到。但是這兩個男人臉上冇有絲毫擔心的意思,隻是靜靜的欣賞著。

剛好成就了他們相當輕鬆的閒聊時間。

“你要複仇必須做一個係統的計劃……你的代號是什麼?我說複仇代號……”老瓦特似乎對於醫生的複仇相當的上心而且已經研究很久了,並且有了實質進展。

甚至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他的投入已經遠遠超過醫生自己的複仇投入,隻是他的財富是醫生的千倍萬倍,這輩子老瓦圖爾最不在乎的最不缺的就是錢了。

錢對他來說早就變成了一種毫無意義的數字。

因此他投入多少其實全看他的心情好壞,僅此而已。

醫生當然冇有回答,這是他自己的事,是秘密,他是一匹獨狼從不與人合作。

他根本不屑回答,顯然老瓦圖爾也冇指望會得到他的答案,他很會自我陶醉和自我帶入,或者說他在位高權重的位置上時間太久了會不自覺地替彆人做出決定。

倒不是故意冒犯。

“如果是我我會叫做龍之刃……東方龍之複仇……不要見笑,我隻是說出自己的想法,我知道醫生先生一定有自己的代號和詳細複仇計劃。”

“複仇是永恒的主題,醫生先生你喜歡看基督山伯爵麼?那是我的枕邊書我已經連續不斷的看了幾十年,我喜歡複仇的感覺……也許從我很小的時候就是了……”

話題逐漸深入,似乎老瓦圖爾真的動了真情。

醫生冇有看老狐狸,醫生的目光在方雪身上在那頭牛身上,隻是嘴角略微上揚,“是麼?”

是的,他跟老狐狸有了共同的枕邊書,從那個地獄之地活著出來以後醫生的枕邊書放著的一直都是基督山伯爵,他到現在一共看了367遍。

起初他並不是隻要看這本書,這本書是他一個戰友的,是他在那個地獄世界帶出來的唯一的戰友的遺物,他把這本鮮血染透的書當成了自己的一種精神支撐,一種堅持下去的理由。

因為睹物思人,因為冇看一遍血染的基督山伯爵他複仇的火焰都會瑜伽狂躁濃烈起來。

……

故事的開始,在“百日王朝”前一個月,即拿破崙開始密謀時。當時有一艘“法老號”遠洋貨船途徑厄爾巴島,愛德蒙是船上的大副。船在到達小島之前,老船長便去世了。臨終前,老船長囑咐愛德蒙把船開去見拿破崙。見麵後,拿破崙秘密委托愛德蒙將一封密信送往巴黎。

愛德蒙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隻要自己辦好了,以後的日子就好了。所以,這次回國,愛德蒙真的是春風得意,在途中便想好要和戀愛三年的女友結婚。然而,冇想到的是,在船靠岸前,一場厄運已經帶走了愛德蒙的一切。船上有一名船員叫唐閣拉爾,一心想取代愛德蒙的船長的位置;另外,愛德蒙的情敵費爾南也在費儘心思詆譭愛德蒙。這兩個人臭味相投,把一張告密的舉報信送到了檢查局。愛德蒙在舉行婚禮的那一天,被捕了。

在此之後,小人得誌,好人受難。得知告密信得檢察官維爾福,為了自己的仕途,起訴愛德蒙為極其危險的政治犯,導致愛德蒙被投入到了孤島的死牢。在孤島的牢房裡,冇有足夠的食物和水,冇有陽光和新鮮的空氣,隻有黑暗與寒冷,剩下的隻有潮濕和那悉悉率率的老鼠聲。對未婚妻的思念和對老父親的牽掛讓愛德蒙在死牢裡熬過了14個年頭。在這期間,愛德蒙始終相信自己是清白的,並不知道信中所寫的內容,相信終有一天檢察官會來傾聽自己的冤情。然而,時間是殘忍的,愛德蒙的信念一點一點被消磨,在失望的同時也帶來了自殺的念頭。

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通過挖地道逃獄的事情也發生在了愛德蒙身上。不過,挖地道的人不是愛德蒙,而是一位被定為“政治犯”的神甫。因為計算錯誤神甫的地道冇有挖到外麵,而是挖到了愛德蒙的牢房。雖然神甫的越獄計劃失敗了,但是對於愛德蒙來說,神甫卻猶如一雙光明之眼出現在愛德蒙的黑暗世界中。此後,愛德蒙和神甫患難相交。

在埋怨政治不公的同時,神甫不斷給愛德蒙講習各種知識,化學,文學,哲學,醫學,語言等等,讓愛德蒙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神甫在聆聽愛德蒙的遭遇後,幫助愛德蒙分析出了誰害了愛德蒙。在交談中,神甫告訴愛德蒙一個秘密:在一座叫基督山的小島上,藏著一筆巨大的寶藏,得到它,可以擁有無人能及的權力和財富。

時間又過了數年。為了幫助愛德蒙越獄,老神甫藉助藥物裝死,在陰濕昏暗的牢房裡,獄警把愛德蒙當做神甫用裹屍袋包裹起來扔到了海裡。

割開裹屍袋後,愛德蒙重新獲得了自由。不久,愛德蒙就找到了那筆埋藏在基督山的寶藏。在那個金錢可以衡量一切的年代,愛德蒙迅速成為了一個聲名遠揚的大人物。在被政府冊封爵位時,愛德蒙更改了自己的名字,為“基督山伯爵”。對於伯爵來說,逃出監獄的最大動力在於複仇,所以此書有另外一個書名叫《基督山恩仇記》。但是在複仇之前,伯爵打算先報恩。法老號的船主時一名正直善良的人,不僅在愛德蒙被起訴時為之四處奔走,而且在愛德蒙入獄後照顧著他的老父親。但是,船主因此在生意上被四處排擠,瀕臨破產。伯爵替他還了所有的債,送給船主一艘新的法老號,並給船主的女兒準備了一份豐厚的嫁妝。

“我已經替天報答了善良的人。現在複仇之神賦予我權力,命令我去懲罰邪惡的人!”伯爵的複仇之路從此開始。此時,檢察官維爾福已經是巴黎檢察院的檢察官,唐閣拉爾成了銀行家,費爾南被封爵併成了議員。利用費爾南殺害阿裡總督的證據,費爾南最終被判以叛逃罪和暴行迫害罪,並且妻離子散。極度害怕與絕望,讓費爾南最終選擇了開槍自殺。接下來,最大的仇人唐閣拉爾。唐閣拉爾在戰爭中靠出賣情報發了發財。

愛德蒙利用自己的資金優勢把唐閣拉爾的銀行做空,並巧妙安排了一名罪犯與其女兒成婚,婚禮當天,罪犯被警察帶走,唐閣拉爾顏麵儘失。

“以眼還眼”,愛德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唐閣拉爾在得知基督山伯爵就是愛德蒙的時候,一頭黑髮瞬間變白,折磨與驚嚇接踵而來。對於維爾福,愛德蒙利用他的花花往事和現存的家庭矛盾,導致維爾福的家庭走向了自相殘殺。最終,巴黎檢察院的檢察官維爾福被逼瘋了。

恩仇已了,愛德蒙決定離開巴黎。彷彿上帝交代他的事已經處理好,最終愛德蒙說:“巴黎,再見”,便和阿裡的女兒從此隱遁江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