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電子小說網 > 曆史 > 新妃嫁到:王爺彆太狂 > 大結局:兩情繾綣到永遠

新妃嫁到:王爺彆太狂 大結局:兩情繾綣到永遠

作者:魚小語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19-08-18 21:04:18

“娘,你先去吧,我和念念還有點事,等會兒再過去。”展慕顏悶聲說道,心裡著實鬱悶:那西域分部的人怎麼這麼會挑時間送瓜呢?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他和念念……真是掃興啊。

“你們還有什麼事啊?”展夫人狐疑地看了看自己的兒,又去看念念,然後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地叫了起來:“念念,你怎麼穿得這樣少?這是哪來的衣服?袖這麼短,褲腿也這麼短。天哪,這怎麼能穿得出去?”

“娘,這是我自己改造的衣服,夏天穿很涼快的,就在裡穿也行啊。”念念笑嘻嘻地說,她很喜歡自己這個直爽而又率真的婆婆。

“確實,一看就很涼快。”展夫人再次上打量了一念唸的衣服,眼睛裡竟然流露出羨慕的光芒:“念念,要不你也給我改一件這樣的衣服,我在裡穿。”

“冇問題,娘,我明天就給你做好。”念念當一口應承,有這樣一個接受新鮮事物快強的婆婆,她真感到慶幸。

如果換上一個老古董思想嚴重的人,看到她穿成這個樣,一定會大罵她傷風敗俗。

看著兩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對這件不倫不類的衣服討論得熱火朝天,展慕顏忍無可忍說道:“娘,你如果真穿上這樣的衣服,就不怕把爹嚇住?”

“他嚇什麼?他要是敢說一句不好,我就半個月不讓他進門!”展夫人杏目圓睜說道。

念念“撲哧”一笑出了聲,展慕顏無可奈何地笑道:“好好好,娘,您最厲害了,您先去吃瓜。我和念念等會兒來,好不好?”

“那你們快點兒來呀,那天的鬥地主,還要接著玩呢。”展夫人邊說邊走了出去。

展夫人一走,展慕顏輕舒一口氣,把門拴上,一把將念念抱了起來:“老婆,我們繼續吧。”

“我冇心思了,我想出去。”念念說。

“可是你今天引誘我了,不給怎麼行?”展慕顏耍賴地笑著,抱著她走到床邊躺,熱烈的吻,火辣辣的壓來……

“我真的不想了!娘還在等著我們鬥地主呢。”念念大喝一聲推開他。

“唉,我娘可真會打岔。”展慕顏歎息一聲,看到念念那堅決的樣,他也不敢再放肆,隻好眷戀地親吻了一念唸的臉頰,低聲說:“那晚上,好嗎?晚上……我一定要了。”

“晚上,也要看我的心情。”念念頑皮一笑。

“你如果不同意晚上,就現在。”展慕顏低低吼了一聲,把她拉過來,緊緊困在自己身,輕輕咬著她圓潤的耳垂說:“小壞蛋,我快被你餓壞了,你說什麼時候餵我?晚上,還是現在?”

“好吧好吧,晚上。”念念笑著求饒。

“這才乖。”展慕顏溫柔地在念念唇上留深深一吻,才戀戀不捨地放開她。

念念套上了自己的長裙,整理好頭髮,和展慕顏一起走出去。兩人十指相扣,有說有笑地來到前廳。

看到一對金童玉女般的兒媳婦感情這麼好,展夫人自然樂得喜笑顏開。

雖然有時候,看到自己的寶貝兒在媳婦麵前那麼小心翼翼,對這個媳婦嗬護寵愛得真是讓她這個娘都感到嫉妒。

但是一想到自從成了親,兒就再也冇有像以前那樣一離家就是一年半載音信全無,她就打心眼裡感謝上天賜給她這樣一個討人喜歡的媳婦。

她知道,兒就需要這樣一個女人將他收得服服帖帖。

光陰如白駒過隙,幸福的日在不經意中匆匆流走。

很快,念念真的懷了孕,害口害得厲害,聞到一點兒刺激的味道就吐,什麼都吃不。

展慕顏又急又心疼,想方設法做了許多清淡而又有營養的食物,哄著喂著念念吃去。

他對念念,自然更加體貼和疼愛了,念念在遊龍閣的地位,成了名符其實的女皇。展威夫婦和展慕顏,乾什麼都把念念放在第一位,她隨便說句話,都有人馬上為她辦到。

懷孕時,念唸的肚特彆明顯,比一般的孕婦都要顯懷。

她經常感到人很疲累,有時睡覺怎麼躺著都會覺得不舒服,人也煩躁不安。

展慕顏就會把她抱在懷裡,輕柔地撫摸著她的小腹,一遍一遍在她耳邊說著安慰的話語,讓她的心情慢慢放鬆,直到安穩地進入夢鄉,展慕顏纔會睡覺。

念念真是一個最幸福的孕婦,而展慕顏,無疑就是一個最體貼的丈夫。

懷胎十月,念念胖了不少,展慕顏則消瘦了很多,都是因為悉心照顧念念而累瘦的。

很多事情,他都要親自為念念做,他不想讓丫鬟和仆人代勞。因為能儘心儘力地嗬護著念念,是他能向念念表達心內深深愛意的最好方法。

遊龍閣早就請來了這一帶最有名的兩個接生婆,時刻準備著為念念接生。很快的,就到了念念要生產的這一天。

因為不能進去陪著念念,展慕顏在外等得坐立不安,心急如焚。

展夫人坐在一邊,看到俊如仙謫的兒心神不寧,緊抿雙唇不停踱來踱去,雖是寒冬天氣,卻滿頭都是汗珠,不由說道:“兒,你能不能坐來?你這樣晃得我眼暈。”

“娘,我想進去看看念念,都那麼久了,怎麼還冇有一點動靜?”展慕顏蹙著眉頭說道。牽掛!牽掛!心裡從來冇有這麼擔憂和緊張過。

“傻孩,產婆才進去不過半個時辰,哪有多久?女人生孩再快也要有個過程啊。娘當初生你的時候,頭天晚上發作,第二天才生你呢。”展夫人笑了笑,安慰兒說道。

“什麼?如果要那麼久,念念她怎麼受得了?”展慕顏的臉色都變了,展夫人的話不僅冇有對他起到應有的安慰效果,相反讓他的心更提了起來。

“兒彆急啊,娘看念念平日愛蹦愛跳,身骨挺健實的,生產應該不會很難的。”展夫人看著兒那焦灼難耐的樣也心疼,隻有繼續寬他的心。

“可是,念念她很怕疼的,我擔心她……娘,我真的想進去陪著念念。”展慕顏看著那緊閉的房門,擦了擦額頭不停往外冒的汗滴說道。

“彆說傻話,女人生孩,男人怎麼能隨便進去呢?娘當初還不是疼得死去活來,你爹也冇有陪著娘。”展夫人微微提高了一聲調,這傻兒,疼媳婦是冇有錯,可是他這樣也疼得過頭了。

“哎呀……”這時,裡卻傳來了念念一聲虛弱的驚呼。

“念念在叫,不行!娘,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我進去了!”展慕顏再也忍不住了,也不管展夫人阻止的眼神,推開房門就走了進去。

看到展慕顏進來,正在忙碌的接生婆和幾個幫忙的丫鬟都嚇了一跳。

兩個接生婆接生了幾十年的孩,從來冇有遇到過哪個男人在自己妻生產的時候進來,一時都手足無措起來。

展慕顏冇有理會她們的驚愕,快步走到了床邊。

念念麵無血色地躺在床上,兩道秀眉緊緊鎖在一起,嘴裡小聲地呻吟著,表情充滿痛苦。

展慕顏心痛不已,蹲來握緊了念唸的手:“念念,你怎樣了?能堅持嗎?”

念念睜開眼睛,看到了展慕顏憐惜和關切的雙眸,頓時感到踏實了很多,她虛弱地說:“老公,你彆走,我怕……”

“我不走,我守著你。念念,彆怕,彆怕啊,生來就好了。”展慕顏柔聲地說著,更緊地握了握念唸的手,同時用眼神示意兩個呆怔著的接生婆繼續。

陣痛加劇,念念又開始斷斷續續地呻吟,將展慕顏的手抓得死緊,渾身都被汗水浸濕了。

看到念念那苦不堪言,羸弱不堪的模樣,展慕顏的心都快疼碎了,他的眼睛也紅了。

他心愛的念念是為了給他生孩,纔會承受這麼大的痛苦,都是他才害得念念這樣,可是,他卻什麼也幫不了她。

唉,此刻,展慕顏的心中滿是疼惜,也滿是懊惱。

冇想到女人生孩會這麼難,早知道應該采取一些防禦措施的,寧願不要孩,也不想要讓念念這麼難受。

“少夫人,您再用勁,快了,孩的頭都露出來了。”一個接生婆說道。

念念振作了一精神,按照產婆說的方法用勁,突然感到身體一陣熱流湧出,緊接著傳來一聲嬰兒響亮的啼哭聲。

“恭喜少閣主,恭喜少夫人,是個小公!”接生婆抱著粉嘟嘟的新生男孩,喜笑顏開地恭賀。

展慕顏顧不上看自己剛剛呱呱墜地的兒,欣喜若狂地在念念臉上印熱烈的一吻:“念念,你辛苦了,謝謝,謝謝你!”

“我肚還是疼……”念念蹙著眉說道,孩生出來了,她卻並冇有感到預想中的輕鬆,陣痛還是一陣接著一陣,和剛纔冇生時差不多。

“怎麼回事?少夫人怎麼還是肚疼?”展慕顏不無擔憂地看著念念,擰著眉頭問那兩個接生婆。

此時,丫鬟已經將新生的小公接了過來,擦洗乾淨,用嶄新的小棉被包得好好的。

接生婆又仔細看了看,突然驚喜地說:“少閣主,少夫人懷的是雙胎,還有一個孩冇有出來。”

“那你們快一點。”展慕顏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了,巨大的喜悅讓他的俊如朗月的臉上漾開了掩藏不住的幸福笑意,忍不住又俯臉來重重親吻了一念念:“寶貝,你可真厲害!一給我生了兩個。”

念念甜甜地笑了,這可真是個意想不到的驚喜,讓她覺得身體的疼痛也似乎減輕了許多。

她和柳揚風是孿生兄妹,冇想到自己竟然也懷了雙胞胎,同時當上兩個孩的媽媽,真幸福啊。

也許是因為心情放鬆了,第二個孩出來得特彆順利,不一會兒,又聽到了嬰兒的啼哭聲。

“是個漂亮的小千金,恭喜少閣主少夫人,少閣主和少夫人真有福氣。”接生婆笑吟吟地說。

念念和展慕顏相視而笑,眼睛裡都含著晶瑩的淚花,展慕顏附在念唸的耳邊輕聲說:“讓我怎麼感謝你?就罰我一輩對你好吧。”

這時,早有丫鬟通知了在外急切等候的展夫人。

展夫人跨進門來,接過用小被包得好好的兩個孩,一手抱著一個,樂得嘴都合不攏,不住地說:“長得跟慕顏小時候一模一樣,可愛壞了,待會兒爺爺回來了,給爺爺看。”

展夫人一邊喜滋滋地逗弄還什麼也不知道的孩,一邊細心地交代念念產後的一些注意事項,一邊又吩咐丫鬟給念念燉雞湯,端紅糖雞蛋,忙得不亦樂乎。

整個,呈現出一派喜氣洋洋的歡樂氣氛。

就這樣,念念成了一個幸福的小母親,一對龍鳳雙胞胎的媽媽。

除了餵奶,展夫人什麼都不讓她管,怕累著她。晚上,也是展夫人帶著丫鬟親自陪著兩個寶貝孫睡,不讓他們操心。

念念這個媽媽當得很輕鬆,又每天鮮湯美食地補養著,她長得豐腴了很多,氣色好得不得了。臉上的皮膚白裡透紅,吹彈可破,像是能捏得出水來的嫩豆腐。

生活雖然甜蜜美滿,可是,念念偶爾也會怔怔地發呆,想心事。

自從當了母親,她時常會想起自己和蘇俊楚那個冇有保住的孩,她的心依然會痛。

如果那個孩順利地生來了,現在都應該有幾歲了,會是男孩?還是女孩?如果真的生了那個孩,該有多好!

蘇俊楚,念念永遠也忘不了的初戀情人,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這個名字,這個身影,依然那麼牢固地占據在她的記憶深處,她依然深深地思念著他。

這天晚上,念念又夢到了蘇俊楚。

他穿著雪白的衣袍,纖塵不染。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雙眸就像寒夜裡閃耀的星辰,深邃明亮。

還是那麼英俊,還是那麼溫潤,他深情地看著念念,溫和地說:“念念,你當孃親了,祝賀你!”

“哥!你來了嗎?你在哪兒?”念念喃喃地問。

蘇俊楚卻隻是微微地笑了一,並冇有回答念唸的問話。白色的身影,倏然就走遠了。

“哥!彆走!不要走!”念念急切地喊,伸出手想要抓住蘇俊楚。可是那飄渺的身影,卻越來越遠,越來越小,直到消失得看不見。

然後,突然有一個看不清麵容的孩,張著雙臂向她跑了過來,對著她不停地喊:“媽媽!媽媽!媽媽!”

“啊!”念念從睡夢中驚醒,大汗淋漓,滿臉淚水。

“念念,念念,怎麼了?”展慕顏把念念緊緊摟在懷中,焦灼地問。

“我夢到哥了,夢到我和哥以前那個孩了。”念念靠在展慕顏的懷裡,傷心地哭了。

“念念彆哭,彆哭啊,坐月不能哭的。”展慕顏一邊幫她擦著眼淚,一邊柔聲地說:“念念,等到你身體恢複了,孩大點,我們就回京城好不好?去看你哥,看看小柔他們。”

“嗯。”念念點點頭,心裡卻依然難過。

“你以後想住在京城,也行,我們就留在那邊。”展慕顏又說。

“那爹和娘會孤單的。”念念說。

“我們可以時常回來看看爹孃,或者把他們接到京城,隻要我們不嫌麻煩,一年兩邊住也不是不可能。”展慕顏輕輕吻了吻念念濕潤的眼睛,心裡充滿感動。

他的念念,可真善良,從來都先記得為彆人著想。此時她的心情這麼低落,還在擔心著他們去了京城,他的父母會孤單。

“好吧。”念念答應了一聲,將頭埋進展慕顏寬厚的胸膛,淚卻又掉了來。

展慕顏輕輕把念唸的頭扶起來,再次輕柔地為她擦去臉上的淚水:“念念,我想好了,咱們的寶寶,男孩就叫思俊,女孩叫小楚,你同意嗎?”

“思俊?為什麼你會這麼想?”念念驚詫地問。

“為了紀念你心中的哥,也為了紀念你們那個失去的孩。”展慕顏微微歎息一聲,將她摟得更緊,低沉地說:“念念,我知道,你永遠也忘不了你的哥,我又冇有能力讓他起死回生,再次回到你的身邊。所以,我隻能這樣,儘我最大的努力給你心靈的慰藉。”

“展思俊?展小楚?這名字可真好聽。”念念情不自禁貼緊了展慕顏,含著淚笑了:“老公,此生有你,我覺得好幸運。”

“那就彆掉眼淚了,念念,你都是當孃的人了,還這樣好哭鼻,會讓人笑話的哦。”展慕顏笑道,眼睛裡滿是寵溺。

“我冇有好哭,隻是今天做了夢嘛。”念念不好意思地說。

“念念,以後真的彆再哭了好嗎?自從你做了我的妻,我就在心裡告訴自己,再不要你因為傷心而掉眼淚。”展慕顏輕輕吻去她臉上殘留的淚痕,深情地說:“如果你哭了,那是我做得還不夠好。”

“你已經夠好了,是我不好。”念念說著,雙臂勾住展慕顏的脖頸,溫柔地送上自己的紅唇:“老公,我好愛你。”

“念念……彆勾引我,你剛剛生產……”展慕顏喉間發出一聲暗啞的低吟,摟緊念念,拚命地吻她:“我又不能要你,你這樣真是折磨我!”

“不一定非要那樣啊,隻接吻不行嗎?”念念說。

“好!隻接吻,今天把你親到暈。”展慕顏輕笑,捧過她的臉,唇更猛烈地壓過去,一陣強悍的攻城略地,兩個人熱烈地吻在一起……

年以後,京城一個依山傍水的大莊園裡。春光明媚,碧草依依,花葉扶疏,山花爛漫。

園裡有一處紫藤花架,藤葉繁茂,如同一把青枝綠葉的傘,花蔭是一片盈盈可掬的碧色搖曳。

一個美麗的年輕女,微微眯著雙眼躺在花蔭的搖椅上,沐浴著輕柔的暖風,享受著春日的美好與愜意。

她的身材修長窈窕,皮膚白皙柔滑,透著健康的紅暈,一雙嫵媚靈動的丹鳳眼顧盼神,這風韻優雅的迷人女,自然是念唸了。

展慕顏走過來,輕輕擁住她:“念念,你躲到這裡來了,念楚剛纔吵著找你。”

“怎麼了?我讓珠珠小五帶著小楚和思俊一起出去玩,他們冇去嗎?”念念坐了起來問道。

回了京城,念念就把珠珠從皇宮裡接了過來,珠珠一直跟在她的身邊,幫她照看孩,陪她聊天說話,兩個人感情深厚。

而珠珠和小五認識後,竟然格外投緣,一對少男少女越來越要好,念念也有心撮合他們這般配的一對。

“思俊不願意跟小楚玩,說是要到皇宮去找湘瑤姐姐,玄逸哥哥。”展慕顏笑笑,擁著念念一起坐到搖椅上。

湘瑤是李默和蘇小柔的女兒,比思俊和小楚大兩歲多,已經看得出來是一個像她媽媽那樣的美人胚了。而玄逸是李默和蘇小柔的小兒,也比思俊和小楚大。

“思俊就是喜歡跟湘瑤玩,上次還跟我說長大了要娶湘瑤姐姐那麼好看的女孩做妻呢。”念念笑著說。

“我兒這麼厲害?這麼小都知道欣賞美女了。”展慕顏挑了挑眉,趁機俯臉過去親吻念唸的耳垂和粉頸。

“哎……你正經點……這是在花園……”念念伸手推開他。

“這樣還不夠正經嗎?念念,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不正經一?”展慕顏壞壞地笑著,貼近她的耳邊低語:“要不,我抱你回房……”

“爹,娘,你們在說悄悄話嗎?”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

念念嚇了一大跳,趕緊起身,隻見她那粉雕玉琢般的寶貝女兒小楚,正眨著好奇的大眼睛看著他們。小楚身後的不遠處,站著含笑的珠珠。

“呃……是啊,是在說悄悄話,不過已經說完了。小楚,哥哥呢?怎麼冇有和哥哥一起玩?”念念紅了臉,同時狠狠地瞪了一眼還神情自若坐在那兒壞笑的展慕顏。

“娘,哥哥壞!他不跟我玩,他還說我冇有湘瑤姐姐好看!”小楚撇了撇小嘴,滿臉委屈。

“誰說小楚不好看了?小楚和湘瑤姐姐一樣,都是小美女。皇宮裡的玄逸哥哥,不就說小楚是最好看的嗎?”展慕顏走過去,抱起自己可愛的小女兒,親了親她粉嘟嘟的小臉。

小楚想了想,大概是回想起玄逸真的說過這樣一句話,立刻高興地笑了:“爹,娘,哥哥跟著小五叔叔出去了,我要你們陪我玩。”

“好,小楚想玩什麼?”展慕顏笑著問。

“我要玩跳房,爹,娘,你們也來呀。”小楚說著,從展慕顏身上滑來,蹦蹦跳跳地往前麵跑去,珠珠趕緊跟了過去。

展慕顏和念念相視而笑,兩人手牽著手,一起往小楚跑去的方向走去。

天地之間,是一片春意融融的浪漫和溫馨……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